正文 明珠蒙尘(7)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果然是从小在宫中生惯养的帝姬,金枝玉叶真是与青楼中的女子大不相同。(提供阅读 >这柔美段,这嫩滑肌肤,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伸手扯下华美的缎袍,一把将她揉于下。

    “唔……不……不要……”清宁微微转醒,便见被人紧紧压制住,不由轻声呻吟。

    “哼,金枝玉叶又怎样,老子想玩照玩!”他看着下的美佳人,心中越发得意,没想到,无意中竟得了个好差事。

    刚刚撕下下清宁的外袍,正要去解开她的绯色中衣,忽觉头顶一阵寒意传来,令他不由打了个寒战:“谁,是谁?”

    具那人处黑暗之中,看不清脸面,但见双眸寒光四,杀意肆起。与此同时,来人手中出一枚银针,精准地向清宁飞去,随即听到一声轻吟,她便不再动弹。

    “对不起,不想让你见着杀人的场面!”那人心中默念,未听见丝毫动静,上的那名壮汉便命丧黄泉。

    “这种死法,真是便宜你了,更脏了我的好剑!”那人取出丝帕慢条斯理地拭剑,随即甩出几枚银针,打落了悬于门窗之上的细丝。

    阜那人深深望了一眼昏厥于上的清宁,轻叹一声,嫌恶地拖下那名壮汉,稍提内力,一把将他掷于房外。这个该死的刺客,今晚坏了他的好事,无奈,只有改天伺机下手了!听见不远处传来脚步声,那人脚尖轻点,瞬间消失于夜幕之中。

    上官奕闻讯赶至清宁房中,但见边几抹血污,清宁钗横鬓乱、衣衫不整地卧于上,早已昏迷不醒。他又气又惊,这次也不知是哪路人马杀了出来,若是这位帝姬真有个好歹,那么姜国可是岌岌可危了!

    因清宁帝姬受了惊吓,养了两三才好了些。她并无宫中那些贵人的骄习气,不顾上官奕的劝说,执意要赶路。若是这样耽误下去,只会更加危险!

    而此在京都的楚瞻,连来四处奔波,到处寻找失踪的云卿。那被她用香迷倒,一连睡了两才醒,果真是名师出高徒,她研制出的香,竟然连宫内医正都难解,这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千算万算,他未曾料到她竟是假装失忆。现在想想那两汪清澈如泉的眸子、楚楚可怜的表、茫然懵懂的神态,简直是太过真了,就连入宫表演的戏子也媲之不及。还有那她差点被上官奕掳了去,那时,她应该也是装的吧?竟敢以涉险,将戏演得如此真,这世间除了她沐云卿,未必能找出第二人来。

    沐云卿啊沐云卿,就算是挖地三尺,本王也要将你给找出来!

    当他跺着脚咬牙切齿地絮叨的时候,皇帝却坐于御座仰天大笑,这位沐大姐小姐,花招可真是多啊。装失忆装了这么久,竟没漏出一点破绽,真是位怪才!

    这时他真是庆幸,当年她拒绝入宫,可真是做对了,否则现在他这后宫,不知要被她闹腾成什么样子。望着眼前一筹莫展的七弟,他难免幸灾乐祸起来。

    上官奕等人又接连了行了十多,就快到了天朝与楚国的交界,再走半便可到了渡风镇。这一路行来,没少遇袭,五花八门的刺客真是应接不暇,好在自那晚后,他多有防备,才能顺利化险为夷。

    唉,父王征战多年,树敌颇多,往天朝去的路上,他为了护宝好几次几乎丧命;而迎娶帝姬返国的途中,又多次与刺客打斗,上挂了好几处彩,真真是流年不利!

    渡风镇的驿丞早就接到帝姬远至的消息,事先收拾将驿馆打扫了一番,这才安下心来静候帝姬凤驾。为了伺候好这位帝姬,他特意在镇上找了两名清秀的丫头。

    他图的不是高官厚禄,而是皇恩浩,能将他从这偏远的小镇调离。呆在这里做个小小驿丞,跟发配充军也没什么区别。他原本是江南小吏,因犯了小错,被贬至此已五年有余,这子,真是生不如死!

    这一路上惊险万分,久居深宫的清宁虽是意志坚强,到了此地,已是精疲力竭。若是早年听兄长的话,她也随宫内的武师学些功夫防了,有时候,她真是羡慕云卿的巾帼风姿。

    用完晚膳,边伺候的丫头也不知去了哪里,清宁刚要张口唤人,便见一名俏丽地丫头端着面盆掀帘而入。

    “下一路劳顿,还请早些歇了吧!”她将面盆往架子上一放,随手绞了手巾为清宁擦面。

    “怎么不见晴兰那几位丫头?”清宁心存戒备地看了看她,总觉得有些眼熟。

    那位丫头笑了笑说:“几位姐姐舟车劳顿,都在外间歇下了!”

    清宁忽而变了脸色,紧紧地盯着她尖锐地叫了起来:“你……你到底是谁?你把她们怎么样了?”

    到底是天朝帝姬,冰雪聪明,没两眼便被她看了出了端倪。那位丫头笑声越发冷冽,倏然窜至清宁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点,我可不想被他们发现!”

    “真的是你?!”清宁拍开她的手,惊喜地望着她。

    “嗯,是我!”云卿一把揭掉右眼角的半块面皮,露出那朵鲜艳的梅花疤痕。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七哥他……”说到此,清宁忽而变了脸色,紧紧地揪住她的袍袖质问:“你竟然是假装失忆?沐云卿,你太可恶了!”

    云卿倒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牵了她往边坐了说:“你大婚之,我岂能连礼都不送?这不,一路紧赶慢赶,将这个给你带来了!”说罢,她由怀中取出那枚九天翔鸾佩,递到清宁手中。

    摩挲着手中温润滑腻的玉佩,清宁心中百感交集,强忍着心中痛意轻声问道:“你,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华语第一言(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