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阴谋重重(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那一双有力的臂膀,成了当年那个羸弱少年支柱,以后的子里,在他的悉心指导与帮助下,那个少年终于成为现今的国之梁柱。(点-墨-中-文-网 )手机下载请到 平内乱、扫敌寇,皆是他一马当先,英姿勃发的他,将昔那些把他踩于脚下的人打入了深渊,再无翻的余地!

    只是,与平儿的一面之缘,他将自己打入了万丈深渊。自己的迟钝与失察再加之她的精心巧妙设计,万丈涯边,他再一次体会到了幼时的无助。梦中多少次擦肩而过,他总是不停地告诫自己,若真有来生,他一定紧紧抓住她,永远不会放手……

    朦胧中,云卿感觉手腕被人紧紧攥住,逐渐加重的力道令她感到一阵痛意,蓦地睁开眼一看,握于腕间的手正是尚在昏睡的楚瞻的。

    挣扎着缩回手,却见凝白腕间已是红肿一片,她不由苦笑:“能有这么大力气,想必是安然无恙了!”

    具亲自将药熬好端入房中时,已见楚瞻醒来,只是体虚弱尚不能下地行走。

    “赶紧把药喝了吧,你体内尚有余毒,须得十几天才能除清,这期间最好安心修养。”云卿扶他起,待药渐温,这才递到了他手中。

    楚瞻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面色仍是苍白如纸,眸中黯淡无光,就连声音也极为颓废:“昨之事,劳你费心了!”

    阜见他这般模样,云卿竟莫名觉得心痛,接过他手中的空碗放于桌上,重重地叹了口气:“之前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你却不放在心上,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连人下毒也丝毫不觉吧?”

    “百密一疏,想必是命中有此一劫吧!”他的声音平静如水,如同修行多年老僧一般。

    云卿闻言,又是生气又心疼:“你说得倒是轻松,昨晚况那般危急,我若是晚了半刻,这会你恐怕已在地府向阎王感叹命运不济了!”

    楚瞻见她眼眶发红,眼中血丝遍布,心中不由一暖,紧紧地握上她的手笑道:“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真是无可救药!”云卿无奈一叹,面上竟浮上两抹红云,瞥见他怔怔地看着自己,连忙将头一扭,不敢再去看他深邃的双眸。

    “沐云卿,你也……真是难得啊!”楚瞻见她这般,笑得极为开心。到如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害羞的模样。皇兄,你果然说得没错!

    柳如眉被软于丽晴居已是三余,除了一名上了年纪的嬷嬷在边照看,内再无旁人。她全道被封,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整面对着沉默寡言的嬷嬷,更是探听不到外面的消息。

    若是他得知自己被囚,会不会顾念那一晚的谊前来相救?

    她半躺在牙之上,望着窗边青翠滴的百里香兀自遐想着,若是他知道自己有了他的骨,会是何种表?纵然他府上正妃已为其诞下王子,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期待着。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只要他偶尔能想起自己,这一生她便满足了。

    在燕窝中下毒,不过是她一时急才临时做的打算。横竖都死,倒不如就此除掉他的眼中钉。纵然这位瞻王爷潇洒俊逸,可在她眼中,终比不过那位主子。当年若是他夺得皇位,自己作为他的通房丫鬟,再怎么不济也可成为他后宫中的一名嫔妃。

    一想起那场政变,她眸中的怨毒越发的浓郁,所以,就算她死,也要拖楚瞻一起下地狱!只是可惜了……

    楚衍啊楚衍,你若是得知屡次救他于水火之中的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一位,到底会有作何感想呢?

    “怎么?你带给他的好消息,就是那碗下了剧毒的燕窝吗?”神不知,鬼不觉,一浅紫莲纹锦袍的云卿立于她前。

    看她一脸肃然,既不像是来看闹的,也不像是来问罪的,倒像是解惑来的。

    “既然我来了,那我把该说的都说了吧,平儿的事,确是我从中作梗。”说到这里,她鄙夷一笑:“这丫头也是自作自受,好坏都分不清,还想在府中立足?不过一个浅薄心狠的丫头,死不足惜!”

    “她是好是坏,你根本没资格评论。若论起心狠手辣,这府中谁又能比得上你?她腹中的胎儿已然足月,你竟然……”说到这,云卿有些动容,那个孩子,可是楚瞻唯一的骨血。这府中,也只有平儿,才是真心对他并能为他诞下孩子的人。

    柳如眉闻言,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美丽的面容因此而扭曲:“我倒是没想到,一切不过是上天的安排吧!”她抚上自己的小腹,看向云卿,笑得更为得意了。

    “哼,真当我是个懵懂?”云卿见之,轻蔑一笑,随即上前轻拍着她的手说:“也罢,看在你腹中孩儿的面上,他或许会原谅你的失误吧!”

    “如今我无法亲口向他说明,也只有祈望姐姐大发慈悲代为转告吧!”柳如眉笑得越发妩媚,浑却不由自主地抖着。现下她一心求死,楚瞻若是得知这个消息,想必会尽快遂了她的愿吧!

    刚踏入楚瞻的寝,就听闻内室传来他的嗔怪:“我都成了这副模样,你还有闲心乱跑?”

    云卿极为无奈,这两,自己可没少受他的支使。他不仅没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反倒将自己当成了使唤丫头,真是可恶!这下,总该让他尝尝苦头了!

    走入内室,见楚瞻只着一中衣,立于窗边。黑亮的头发随意地扎于脑后,尚有几绺散发披于额前,瞧上去还是那么风流不羁。

    “成了哪副模样?又没断胳膊断腿的?”云卿见出去放于桌上的药丝毫未动,不由忿忿说道:“我好心将药熬好,你怎么不按时喝掉?我可没耐你这位骄纵的王爷,还是让下面的太监丫头来伺候你吧!”

    楚瞻见她转就走,连忙追了上去:“方才太烫,难以入口,现在冷了些,我马上就喝!”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