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真相渐明(6)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自云卿出了宫门,楚瞻的眼光就一直跟随着她,似是探究似是担忧。(点-墨-中-文-网 )他怕清宁的事又刺激到她,万一再惹出什么乱子,他可真招架不住了。

    云卿被他盯得不耐烦,冷眸一扫沉声问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脸上有花不成?”

    楚瞻坏坏一笑,接口道:“是啊,是有朵梅花,开得煞是好看。”紧接着,他凑近她轻嗅了嗅:“嗯,还有怡人花香!”

    “无聊!”云卿感觉面颊微,斜睨了他一眼快步地向停在宫门口的轿走去。

    具丽晴居的柳如眉一向冷静多谋,可自打云卿入府便乱了阵脚。这位王妃真是小瞧不得,以前跟随在五主子边,常听他提及这位文武双全的小姐,自己若是跟她硬斗下去,无疑是以卵击石。幸好,她留了一手……

    翌清晨,云卿早早地起前往沐府等候病人上门。当的天色不错,透着暖意的空气中携带了芳草的清新,不经意间,又到了初时节。

    刚至沐府大门,便见书生打扮的年青男子迎上前来,抱拳向他一揖:“小生邱甫贤,久闻姑娘医术高超,今特携了内人前来求治,多有劳烦,还请姑娘见谅!”

    阜云卿见他谦恭有礼,不由多打量了他几眼,见他相貌虽不出众,气度却是不凡。余光一瞟,便见门边停着一顶蓝衣小轿,想必里面坐着他的娘子。

    “公子不必拘礼,可先随管家到内院厅中歇息片刻,我稍候便到!”云卿微微一笑,翻下马。这是个唯一见了面,不肆无忌惮地盯着她面容的男子。好像王府的那位瞻王爷第一次见面,也未曾多看她几眼。

    云卿净手匀面后这才步入正厅,已见那名男子扶了娘子坐于案前。府内的下人捧了香茗,递到二人手中,那名女子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接了,却不并就饮,直等边的男子饮上一口后,这才送至唇边。

    见此形,云卿大为惊讶,没想到这世间,还有比自己更为小心谨慎的人。她走到案边坐了下来,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妇人,仅一眼,便让她惊骇万分。

    眼前坐着的这名瘦削女子,面貌清秀,只是那双幽深的眸中,却无半点神采。眼前这人,不是安儿又是何人?

    为免唐突,她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激越,素手往她腕间一搭,心内掀起了滔天巨浪,这脉象,实在是太过蹊跷。

    “这位夫人,近来感觉哪里不适?”她一双幽深眼眸闪着奇异的光芒,探究似地望入来人的迷茫的眼中。

    坐于旁边的男子面露困窘,接口说道:“我家娘子生过一场大病,自那后,便再不能言语!”

    云卿点了点头,眼光始终在病人面颊流连:“她得的不是病,而是被人下了毒!”

    “中毒?”年轻男子大惊失色,往也曾请了许多大夫,一个个都说是因病所致。

    “这毒并非江湖中那种毁人咽喉的哑药,而是出自唐门的一种奇毒。中毒之人不仅不能言语,而且神志不清。像她这种,中毒并不算深,只是不记得那些前尘往事了!”云卿面上平静无波,而平放于案上的左手紧握成拳,掌心的那只上好茶杯已被捏成齑粉。

    男子见她所言不虚,连忙起又是一揖:“姑娘所言甚是,我家娘子不记得以前的事倒也罢了,只是口不能言,令她烦恼不堪。谁想她为此多次轻生,若不是及时发现……”说到这里,他已是哽咽难言,眸中脉脉深,显而易见。

    “这位公子莫急,可否将其中缘由说与我听。了解个中状况,我也好对症下药!”她语气幽幽,四溢的寒意让人不由打了个寒战。

    那名年轻男子见她语气诚恳,便也不相瞒,便将他于一年多前在山中苦读时意外发现一名重伤女子,并将其救下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你可还记得,当时你除了她之外,便没有发现旁人了么?”云卿闻言,耐心地导。

    “哦,还有一只黑犬守在旁边,当时我可是费了好些功夫才让它不起敌意!”年轻男子无奈地笑着说道。

    云卿沉吟片刻,诚恳地问:“你家娘子中奇毒,一时半会也无所解,如不嫌弃,便可在府上住些时,我好慢慢为她调理!至于诊金与各项所出,我自会安排!”

    “姑娘……这怎么……”

    “你不必惊讶,你的这位夫人,倒与我失散的妹妹有些相像!”云卿说完,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汹涌怒意,疾步走向了厅外。

    楚瞻,当你那番言语,到底是为了掩饰什么?

    京中最为闹的朱雀街,人群来往穿梭,各种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偶有一两位声音怪异的外地摊主随之吆喝,便会惹来无数好奇目光。

    “这珊瑚钗色泽不错,先生远道而来,不知生意如何?”眼前的摊位虽说不大,但陈列物品很是精致,比起沿街而起的银店铺里的货物毫不逊色。

    “到底是京都盛地,像姑娘这么识货的人并不在少数,这一次来,确实小赚了一笔!”留着络腮胡子的摊主笑得豪爽,伸手接过她递上的银子,将珊瑚钗细细地包好递到了她手中。

    云卿唇角轻挑,向他使了个眼色,款款而去。

    午后的阳光透着浓浓暖意,令人生倦。云卿用了午膳,便卧于小榻小憩,直到太阳西斜这才悠悠转醒。

    “娘娘,丽晴居的瑶姬已在外等候多时了!”萌黄见她醒来,忙捧上一盏香茗,眼光却落在了外的那一抹宝蓝裙裾上。

    “请她进来吧!”云卿抬手理了理散乱发丝,仍着了一素衣,端坐于榻上。见萌黄面露疑色,淡淡一笑解释道:“都是府上姐妹,用不着拘那些虚礼,你请她进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