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蓦然相逢(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西北边关的天气变化无常,到了冬,尤其寒冷。(站 。)手机下载请到 午时刚过,天边就积了厚厚的云,一层层地堆叠起来,大有压城摧之势。

    三位军医赶至清浦丘时,已近未末时分。因其医技高明,多有人远远赶来相请,所以湘娘对这三位军医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念着云相貌出众,不宜长久抛头露面,便不顾三人的央求便婉言拒绝。

    云在里屋听见了动静,从对方口音已判断出他们来自天朝军营。若去了那里,见到了不该见的人,必定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恐难轻易抽。可是,从上官奕的口中探知了战况,想必是营中有人中毒,那人,很有可能是杨天青!

    “哼,你们作为天朝子民,竟如上不识大体。营中将士誓死护国,为了关内万千子民而受重伤,作为大夫,你们却袖手旁观,不肯施救,真是令人心寒!”其中一位年长的军医见状,气得浑直哆嗦。

    具“这是师父精心炼治的药丸,可解百毒,你们可以拿回去一试!”云闻言,终于按捺不住掀帘而出,面无表地将淡青药瓶抛入他们手中。

    清冷的声音如有魔力一般,顷刻便拂去了三人心头燥意,不自主地纷纷抬头望之,一看之下,竟都呆住了。

    眼前的这位气质高华的女子,如同刚从云端而至的仙子。特别是那一双幽深冷眸,初看之时,让人觉得浑冰冷,却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阜半晌,才见他们收回心神,那位年长的军医轻咳了一声恭敬地说道:“听闻姑娘医术高超,现我等特请您往营中走一趟,为我军将领治伤!”

    “先生手中的拿的,便是解百毒的药丸,虽说不能将体内之毒祛除干净,但也足以保命,待我师父回来,再去营中清毒便可!”云打定了主意不肯去军营,冷眸一扫,淡淡说道。

    那位年长的军医看了看手中的药,却是犹豫不绝。若是这药拿回去不起任何作用,要是万一……那自己可不就没命了?这等没把握的事,他可不干。

    如此作想,他忍不住多瞥了云几眼,暗想她如此貌美,又是天朝良民,就算是医治不好,将军也不会用军法处置。到时候,他们便可将责任推脱干净,将军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小命。

    “姑娘,你有所不知,若非况危急,我们也不会煞费周折找上门来。都说医者仁心,就看在营中将士誓死卫国的份上,请你跟我们三位走一趟吧!”那位军医一脸苦相,连连央求,几乎要落下泪来。

    湘娘在旁边看了,也是于心不忍,只得走到云边轻语:“既是如此,那就烦你走一趟吧,更何况,他们都是天朝的军队,我们这些做百姓的,也该尽些微薄之力!”

    云现下进退两难,转念想到某人曾说他用双剑将杨天青挑下马,心中亦是担忧,只得将心一横,答应随他们去军营走一遭。

    出门时,沉的天空红云密布,开始下起了雪霰子。为了掩人耳目,云借机戴上斗笠。因军医们担心杨副将的伤,便将马让给了云,留下一人步行回营。

    行至辕门便不可再骑马而行,云压低了头上斗笠,缓缓地跟在二人后。好在雪下得不大,军中尚未停止练,一路上来往兵士寥寥无几。

    到了营帐中,她四处打量了一番,除有一位军医于榻前照看,并无他人。她暗暗松了口气,走至榻边,只瞄了一眼,一颗心便揪了起来。

    榻上之人双目紧闭、面色憔悴,因中毒至深,嘴唇已呈乌紫色。

    素手搭上他的手腕,屏气凝神才能探到几许微弱的脉搏,果然,再晚些,就来不及了。

    她迅速由药箱中取于一粒乌黑药丸,放入水中溶化后,命人喂他喝了下去。随即掀开棉被,查看伤口。上官奕果然够狠厉,他上两道长而深的剑伤已然泛黑,若不是有人封住道,只怕他早已命丧黄泉了。

    想到今他毫无戒备地让自己看伤敷药,那一双充满笑意的清澈眼眸,很难让她看出上官一族的狠狡诈。那时,自己一时心软,未曾要他的命,谁知他却……

    “我已用银针将他体内的毒出,尚存于体内的余毒只要后慢慢调养,便可祛除。待他醒来,每隔两个时辰让他服下瓶中一粒药丸便可!”一番诊治下来,云的额上已渗满了密密一层汗珠,在盆中炭火的微光下晶莹透亮。

    两名军医不敢怠慢,细细问了许多,这才放下心来。见此时的杨天青面色由青紫转为苍白,一个个暗自庆幸,小命总算保住了。

    为避被人发现端倪,云迅速地收好药箱便要告辞,谁知那两位军医却感恩戴德地准备替她要赏。

    “众位将士一心为国,庇佑我天朝无数百姓,我不过略尽绵薄之力,别说是赏钱,连这诊金也万万不能收!”云连连推辞,眸中冷意渐盛,二人见之,便不敢再多劝,只得上前领路送她返家。

    傍晚时分,天色越发暗,方才只是下着细密的雪霰子,现下却飘起了鹅毛大雪。营中初来的兵士忍不住抱怨这里天气变幻莫测,方才练得一是汗,才停下来没多久却又冻得浑哆嗦。

    楚瞻接过随侍递上的斗篷,见他面上喜色微露,心中便有了数:“可是军医们找到了解毒之法了?”

    随侍见他面色稍霁,兴致勃勃地答道:“多亏了度风镇的那位姑娘,瞧她年纪轻轻的,医术竟是那般高超。营中的二位军医,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哦?度风镇的女大夫?”楚瞻疑惑地扫了他一眼,自己常年征战于此地,只听闻王清哲医术精妙,却未听说此地还有女子行医之事。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