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明争暗斗(8)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红|袖|言||赢了瞻王后,云卿终于得偿所愿,今秋沙场上,大军营中,多添了一员副将。(点墨中文 >她想起旧时私下准备的甲胄,依她现在的形,怕是小了许多。好在往母亲为父亲缝制袍甲时留下些犀皮,安儿随她在军中行走时,也从营中的巧匠那里学了制甲之技。现今将甲胄拿过来改动一番,竟比朝中派发的战袍还要好。

    一早起来,安儿见云卿不在中,四处找寻了一番也未曾找到,想必是杨天青那边有要事要见。无聊之余,便拿过袍子,仔细地用针在犀甲上规律地戳着透气小孔。

    想起那路过中院,平儿看她时的那副睥睨眼神,她不由失神,差点儿被针扎了手。麻雀飞上枝头成了凤凰,便这般目中无人了么?曾经那么憨厚老实的人,现今怎么变成了这样?还是,以前的她,只是伪装?

    初秋时节,林中万物渐渐现出颓势,唯有根根翠竹傲然立,碧色喜人。

    杨天青匆匆走后,云卿立于林中,心中有些烦扰。如今大局已定,还有些细枝末节要仔细斟酌。待她走后,想把安儿暂时安排在沐府,以免留在王府受人欺凌。

    “牙!”见一乌黑油亮的牙轻嗅着自己的袍角,不时发出呜呜的撒声。

    云卿见状,无奈地拍了拍它的大脑袋笑道:“真是只附庸风雅的狗!”

    顷刻,便见被碧竹环绕的木屋顶上,云卿一抹白衣抚笛而奏,旁还蹲着一只毛茸茸的黑犬。悠然婉转的曲调如清泉般流淌,恍如缥缈仙乐……

    还记得小时候,她与师兄偷跑出来,无意中发现了这片竹林,二人便在此处搭建了木屋,成了他们闲暇时候的好去处。

    那个时候,牙的母亲涯,也是那般酷声乐。师兄吹笛,云卿抚琴,憨态可掬的涯便静静地蹲在边上听着,尽兴时还会发出一两声低吠,子竟如神仙一般。

    俱往矣!吹罢,她临风一叹,想起木屋的暗格内还有一把凤首七弦琴,是她往年从师父的琴室偷来的,一直没机会还回去。如今师父不在了,总不能一直把它丢在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