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花落无言(6)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未知 书名:鸾劫:梅花妆
    红|袖|言||漫无目的地逛了多时,手中的凝霜剑越发沉重,云卿长长地叹了口气,紧握剑的右手关节已然泛白,僵硬得无法动弹。(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

    抬头望着不远处的瞻王府,门前两盏绯色大灯于微风中摇曳不定,在她眼里竟宛如两团鬼火,悠悠向她飘来。

    “怨灵转世!”云卿咕哝一句,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下一瞬便落入了宽厚的怀抱。

    “你这是去哪了?怎么弄成这副样子?”楚瞻攥紧了她的手,见她面色惨白,乌发散乱,素色衣衫半湿半干,心中不由一痛。

    “无碍!”云卿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恢复了清明,强行掰开他紧扣的手指兀自走开了。

    “小姐……”

    “小姐,您……”

    握剑的右手强势地挥开走上前来搀扶的平儿与安儿,头也不回地说了句:“我想一个人静静!”

    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却一字不漏地传入三人耳中。

    “让她去吧!”平儿见她神色恍惚,忙要跟上前去,却听瞻王低声制止。近被诸多事烦扰,心俱疲的她,的确需要安静一会儿。

    云卿一人行至碧琳,推开门后,却也不点灯,摸到了边静静地坐了,几乎两个时辰未曾动弹。

    平儿见她神不对,一直跟到了院内,站了许久也不愿回房,楚瞻劝了几句,这才悻悻随丫头迤俪而去。

    好在安儿够机灵,见着跟来的牙,蹲下对它耳语了几句,便指望着它入解围。谁知,这牙像是太过了解云卿,走到了门前便趴坐在地,低哼了几声,乌亮的眼睛盯着安儿,好一副委屈的样子。

    安儿见状,又气又恼,一时顾不得礼数,扔了瞻王一人在院中徘徊不止。

    不知过了多久,见室内仍是一片黑暗,楚瞻再也忍耐不住,提过安儿手中的宫灯,直直冲入内。

重要声明:小说《鸾劫:梅花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