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不如不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飘过峰 书名:错穿三国
    诸葛亮才懒得理会与雷迅的所谓约定呢,当天就只骑着快马赶到了崔府。(点-墨-中-文-网 )他要把人接回家去。夫妻俩吵架本来就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更何况当娘子的还闹离家出走,住进了朋友家里。一旦传出去的话,黄硕的清白就全毁了。

    陈管家悄悄的把他引到了后院的书房里。

    “孔明兄,小弟劝你最好不要现在去跟嫂夫人见面。”知道了诸葛亮的来意后,崔州平劝说道。

    “为什么?”正所谓关心则乱,诸葛亮觉得自己这些天整里浑浑噩噩的,脑子完全不够用,思路打不开。

    崔州平长叹了一声,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事不可能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带过去。女人哪有这么好应付!

    “嫂夫人正在气头上,肯定听不见任何劝解。因此,小弟都不敢冒然暴露份,生怕她再次一走了之。再说,两位现在显然都没有冷静下来。正是年轻气盛,只怕三言两语过后,口角再起,那时会伤真了。”

    见诸葛亮依旧是怔怔的站在原地没反应,崔州平又继续说道:“兄台放心,小弟已经安排好了。嫂夫人现在是女扮男装,份是陈叔请来的帐房先生。陈叔把嫂夫人安顿在了一个冷僻的小院子里,又调了几个嘴巴紧的仆妇去照料。等嫂夫人不再钻这牛角尖了,兄台再去不迟。”这些都是崔州平用大把青换来的经验啊。他崔州平要是早知道这些,又怎么会落得个劳燕分飞、独饮相思的下场。

    诸葛亮接受了,冷静的跪坐了下来。与娘子接触越多,他就越感觉到两人之间横了一道无形的隔阂。以前他一直把这归结于平妻事件的误会没有完全消除。但是,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有时候,诸葛亮会觉得看不懂自家娘子。她不按常理出牌,洒脱的如同男子,天马行空,好象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什么礼教、王道,在她面前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很多的事,很多的疑惑,他是该找个时间去好好的想一想、理一理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想暗地里看看黄硕眼下的形。

    于是,陈管家又悄悄的把诸葛亮引到了黄硕的:“先生,令夫人正在里面清理帐目呢。”

    谢过陈管家,诸葛亮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帐房。站在半开的窗户下,他终于看到了黄硕。

    “唉,这丫头真不会照顾自己。”诸葛高亮心痛不已。

    趴在一大堆竹简中埋头苦干地黄硕脸色苍白,明显地瘦了一圈,下巴尖地跟个锥子一般。尽管戴了一顶灰青色的大软帽。可还是不能完全遮住额头上的那块大瘀青。

    “怎么会弄成这样?她到底碰到了什么事?”诸葛亮地心揪着,忍不住往前走了一小步。想靠近些。看个明白。

    突然,黄硕抬起头来。放下笔。皱了皱眉。竟然起向窗口方向走了过来。

    诸葛亮害怕自己被发现了,慌忙掩面离去。

    其实。黄硕只是觉得口有点闷,想去把窗户再打开一些。她没有学过财会。也从来没有做过帐。因为不想失去这份好工作。所以才跟陈管家夸了海口。本以为做帐只不过是算几笔开支。没想到这活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现在她完全是在参考以前地帐房留下的帐目。现学现做。这样一来,就太耗脑油了。很累人。这不,才做了几页,她已经是头昏脑胀地了。

    把窗户完全推开,随意的扫了一眼外面,突然,黄硕好象看到有一道月白色的影在圆月般的拱门处晃过。那是一道酷似诸葛亮的背影!

    闭上眼睛,黄硕摇摇头,不敢相信的碎碎念叨着:“怎么可能呢?不可能是他。”睁开眼,仔细的盯着那道拱门再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果真是做帐做花了眼。

    “唉。”惆怅、失落一古脑儿的全涌上心头,黄硕吐了一口闷气,低下头来喃喃自语,“原来,还是会想起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家里也没有个厨娘……”

    然而,她心里很快仿佛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黄硕,你真没出息!那个混蛋根本就不可能给你幸福。他是个被神化了的古代人,而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现代人,相差得太远了。为什么还要恋恋不忘?他的心太大,装的东西太多,却唯独没有你黄硕。难道真的要等到被他伤得遍体鳞伤才甘心吗?难道真的要看到他妻妾成群,天天看着他那一大堆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才会死心吗?放着好好的人生不去享受,偏偏要去自讨苦吃,你犯啊!忘记他!永远忘记他!”

    “不,不,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不要悲剧,不要!”头痛的好象要裂开一样,黄硕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来。

    一个当值的婆子正好路过,看见她在地上抱着头缩成了一团,赶紧碎步小跑了进来,扶起她,关切的问着:“先生,你怎么了?”

    黄硕总算从魔障中被拖了出来,脸色比纸还要白,额头上尽是黄豆大的汗珠子,全冷汗直淌,背上的衣衫早已经被汗湿了。

    “哦,没事,没什么,只是有些头痛罢了。”黄硕虚弱的喘着气,谢过了婆子,慢慢的向自己的房间挪去。

    “先生,还是请个郎中来瞧瞧吧。这头痛的病可大可小呢。”婆子不放心,追上来扶住了摇摇晃晃的她。

    黄硕这才想起自己是摔伤了额头,现在又是晕乎乎的,胃里不舒服,中午吃的那些东西尽在里面翻腾,恶心死了。这些都很象轻微脑震的症状。而且前面几天都是头昏脑胀的,好在一直是躺着静养,所以才察觉不到。今天做帐费了些脑力,症状就全出来了。看来是得找个医生瞧瞧了。

    “那有劳大婶了。麻烦替在下请个郎中来。”黄硕感激的冲那婆子勉强笑了笑,“在下就先去房间里躺一躺。”

    婆子爽快的答应了,扶了她好好的躺下了,才火急火燎的跑去找陈管家汇报况。

    陈管家不敢拖延,一边派人火速去请郎中,一边撩了长袍,三步并两步的跑去后院报告这个新况。

    “嘘!”崔州平示意他轻点,轻手轻脚的出了书房佳话,“什么事?”这几天,诸葛亮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现在,他总算在书房时睡着了。崔州平不忍吵醒他。

    “诸葛夫人病了,头痛得很。估计是因为摔伤了头。老奴已经派人请郎中了。”

    崔州平剑眉轻皱,扭头看了看书房里面。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他这才压着嗓子吩咐:“嗯,暂时不要告诉孔明兄,等郎中来了之后再看况而定。”唉,他的罪过大了。好好的一对夫妻,硬被折腾成这样。对陈芷君的怨恨不由又深了一层。

    那母女俩真是祸水啊。两小无猜的表妹和自己能有今,全是拜她们俩所赐。如今那个小的又千里迢迢的跑来做下这等丑恶行径。让他崔州平无颜面对老友。

    舅父大病卧不起后写信给他,后悔当初不该听信小人挑唆,毁约退婚,害得女儿、外甥两个都没能得到幸福。于是,崔州平也不想再计较那些陈年往事了。毕竟事已至此,表妹早已嫁作他人妇,再怨恨也改变不了现实。舅甥俩终于重归于好。

    只是没想到,子懦弱的舅父死前会生生的死了陈夫人二世,同时立下遗嘱将家产尽数捐给了族里的宗祠。而没有得到一文钱的陈芷君竟会不顾廉耻,巴巴的又跑来纠缠他了。

    现在,新仇旧恨的,崔州平恨不得能剥了她的皮以泄恨。

    还好,郎中说黄硕只是磕伤了头,没什么大碍。一天三碗中药灌下去,黄硕静养了三天之后,不再头昏脑胀了。

    崔州平总算心安了些。这事,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跟诸葛亮提过,怕他担忧得又睡不好觉。折腾了这几天,这位仁兄瘦得厉害,衣带渐宽,愈发的飘然若仙了。

    呵呵,今天心很好。谢谢亲们的鼓励。乃们就是某峰写下去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错穿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