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娘子,你要负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飘过峰 书名:错穿三国
    黄夫人午睡醒后,太阳已经偏西。ωωω點墨ㄎ中文网②O手机下载请到

    阿绿贴心的送上醒酒汤。

    黄夫人揉揉隐隐发晕的太阳,起喝了,随口问道:“姑娘呢?怎么不见她?”

    阿绿想起仆妇们形容的姑娘醉酒形,不由笑道:“姑娘怕是醉了,还在昏睡呢!”

    一看就是有八卦,黄夫人扬起眉毛问:“怎么了?”

    于是,阿绿一边伺侯着净面、漱口,一边把那两个仆妇的话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通。

    黄夫人听了,哈哈大笑,心里甚是高兴,嘴上却说道:“这丫头,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嘛。还好是在自己家里,要不就出大丑了。对了,这会儿,姑爷人呢?”

    阿绿熟练的替黄夫人梳理发髻,回答道:“姑爷见姑娘睡踏实了后,又命令王妈妈好生照顾姑娘,这才去了书房读书。夫人,姑爷子真好,就是姑娘这般耍酒疯,也不见他恼。”正好梳好了,她默契的端起一面小铜镜给黄夫人照照。

    “那是,咱们姑爷可是老爷亲自千挑万选的,差不了。”黄夫人得意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很满意,“行了,随我去看看姑娘醉成啥样了!哈哈,这丫头。”

    黄硕还在昏睡。

    王妈妈细心的替她打着扇,见夫人来了,连忙起行礼。

    黄夫人怜地探了探黄硕的额头。凉凉地。没有一丝汗。遂点点头轻声说道:“你下去吧。”说完。取过王妈妈手中地素绢小扇亲自为黄硕打扇。

    王妈妈扇了这么久。早就累了。忙行礼谢过夫人。退了出去。找个清凉的地方径自去补午睡。

    阿绿从厨房里端了碗绿豆纱。不露痕迹地换过她手中的扇子,道:“夫人。这是放在后院泉水里冰过的。凉凉地,很好喝。夫人尝尝。去去暑。”说完,轻轻的替这母女俩扇着风。

    黄夫人尝了一口,果然清凉香甜。带着淡淡地荷叶香味。称赞道:“嗯,不错。咦。死丫头,在家里怎么不见你弄地这么好吃啊?”又紧吃了几口。一气吃了个底朝天。回味无穷,尚未尽兴。

    阿绿收了碗、勺,装着委屈的样子。噘了嘴说:“奴婢也想啊,可是得有这手艺才行啊。这是姑娘先前弄好了。放在后院泉里冰着的。不过,姑娘事先吩咐了,夫人一次只能喝一是这东西凉。不能贪多。”

    两人正说着话,黄硕已经醒了。头晕晕的,还隐隐作痛。见黄夫人正坐在卧榻边上,一脸慈的瞅着自己,挣扎着要坐起来:“娘……”

    黄夫人连忙按住了她:“不要起的这么急。头晕吧?阿绿,快去端了醒酒汤来。”

    正巧,诸葛亮派了青松送醒酒汤过来。阿绿便端了递给黄硕。

    黄硕以前没有喝过这玩意,看着满满的一碗象可乐的汤水,心里直犯怵,生怕是些什么古怪味道的中药汤。小心的闻了闻,还好,透着茶香,应该是碗浓茶。于是,放心的接过来喝了一大口。

    “哇,好苦!”她不叫了出来,眉毛眼睛挤成一团。不过,被这苦茶猛的一刺激,头居然清醒了不少,不再混混顿顿的。

    黄夫人笑道:“胡说,我刚刚还喝过呢,哪有你说的这么苦!”

    “真的,好苦呢!”

    “怎么会呢?”阿绿半信半疑的接过来小心的尝了一口,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笑了:“这里面加了黄连呢。清去火的,八成是姑爷特意让人加进去的吧。”

    黄硕听了,气得牙根痒痒,嗖的爬起来,恨不得立刻冲去找那诸葛亮算帐。

    黄夫人笑得前俯后仰,拦住了她:“姑爷是恼你醉酒吧。你不知道,当时你都醉成啥样了……哈哈哈。”

    “我做了什么?”黄硕只隐隐约约的记得诸葛亮好象来了,扶她上榻睡觉。难道还发生了什么吗?记得在现代时,大学的室友们曾说她喝醉了后很牛。可是,到底是怎么个牛法,那些家伙打死都不肯说。自己该不是对人家诸葛亮做了些什么吧!所以,他才加了黄连报复!想着想着,黄硕不疑惑重重。

    黄夫人笑得更厉害了,捂住肚子,说不出话来。

    阿绿强忍住笑,尽量轻描淡写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王妈妈她们当时要替姑娘更衣,正好姑爷进来看望姑娘,姑娘就跟姑爷打了醉拳。”

    原来,自己喝醉了之后会有暴力倾向。怪不得那群家伙说自己牛。黄硕有点不好意思了,问:“那,夫君怎么样了?”在醒酒汤里加了这么多黄连,很有可能是在自己这里吃了顿饱拳。

    “还好吧。王妈妈她们中间出去准备醒酒汤了,具体形也不是很清楚。回来时,姑娘已经睡下了。后来姑爷出来时,虽然气得满脸通红,但是还算好,并没有恼怒。其它地方不知道,反正脸上是没带伤。”

    黄硕听了,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跟诸葛亮相处这么久了,居然没看出来他是一个牙眦必报的家伙。还没把他怎么着,就的让自己喝黄连水。要是真把他打伤了,保守估计自己就能喝上传说中的鹤顶红了。

    黄夫人见女儿脸上一会儿,一会儿阳,止了笑,正色说:“阿丑啊,不是娘说你,虽然今儿是你过生,但是终究是妇道人家,醉成这样,确实不象话。姑爷这算是小惩大戒了。你去跟姑爷认个错吧,这事就算过去了。”

    黄硕知道这是在古代,没有男女平等,更没有女权一说。心里虽然不服,可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了滴。于是,她只好心不甘、不愿的端了碗冰镇绿豆纱去向诸葛亮陪礼道歉。可是,到了书房,她硬是说不出道歉的话来,只是尴尬的把绿豆纱递了过去。

    诸葛亮并没说什么,表怪怪的看了她一眼,就跪坐在几案前大口大口吃起绿豆纱来。

    他这副样子让黄硕心里完全没底,不知道这个大腹黑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招。不过,看到诸葛亮脸上好好的,不象受了伤的样子。她想应该没什么大事。于是,乘着他低头吃东西的功夫,在心里凑了点词,打着腹稿。

    很快,诸葛亮吃完了,抬头,淡淡的说道:“辛苦娘子了。今天的绿豆纱很好吃。”

    有况!黄硕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诸葛亮是从来不夸她做的东西好吃的。不管好吃与否,也不管几案上摆的是什么,诸葛亮一般都是吃个精光,说句“娘子辛苦了”之后直接走人,从不做任何评价。

    看着诸葛亮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莫名的,黄硕紧张起来,刚才的腹稿全给忘了。她干巴巴的咽着口水,说:“夫君,今、今天……对不起了。”

    诸葛亮见她紧张成这样,拼命忍住笑,起,象个幽灵一样轻飘飘的走到她面前,故意拉着脸问:“娘子为何要道歉?难道娘子做了什么错事不成?”说完,暧昧的往她上靠了靠,不动声色的偷偷闻着她的发香,不自不觉中,上又了起来。

    黄硕却感觉到了诸葛亮气势人,不由后退了两步,急之下又想用老办法开溜:“那个,夫君,我想起来了,厨房里还烧着水呢,我去……”

    谁知,“一招鲜”失灵了。不等她把话说完,诸葛亮已经一把紧紧的搂住了她的小蛮腰,用充满惑的磁男中音在她耳边细语:“娘子,你不能就这样跑了啊。你可要对为夫负责。”

    “负责?啊!负什么责?”黄硕懵了,本能的用双手抵住诸葛亮贴过来的膛。

    诸葛亮看到怀中的人不安成这样,心中大爽,轻笑道:“为夫的嘴唇可差点被娘子咬破了,哪,现在还肿着呢。娘子该不会只想用一碗绿豆纱问慰一下为夫就算了事吧?”

    “什、什么?”黄硕咽下口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说,是醉拳么?”好好的,怎么变成咬破嘴唇了?难道自己喝醉之后变成女王了?

    “娘子不信为夫么?为夫可是有证据的。”说着,诸葛亮从怀里掏出了那条沾了鼻血的帕子。

    “这个是……”黄硕还没彻底傻掉,看看这条带着斑斑血渍的白色丝帕,又看看诸葛亮的嘴巴,恼了:“夫君的嘴巴不是没破吗?怎么会流血的?”

    诸葛亮凑过来,鼻尖离她的鼻尖只有一粒米的距离,沙着嗓子说道:“为夫有说这是为夫嘴上的血吗?”心里暗笑,丫头,这可是我的鼻血。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得也应该好好的让我亲亲吧!

    黄硕往后仰了仰,高度紧张之下,会错了意,以为诸葛亮说这不是他的血。如果不是诸葛亮的,那么就是自己的了。她慌忙摸了摸自己脸上。不疼不痒的,不象破皮流了血啊。瞥了眼那白色的帕子,突然,她想起了以前看的那些网络。难道自己在喝醉了的时候已经跟诸葛亮洞房了?那就是所谓的落红?想到这里,她的头嗡的一下炸了,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诸葛亮看到黄硕象小猫洗脸一样脸上胡乱摸了几下,有些搞不懂。心想,娘子这是什么怪仪式,亲吻之前还要放松按摩脸部肌吗?又见她瞅了自己手里的帕子之后,羞躁的脸颈通红。突然明白了,心里暗笑:“嘿嘿,娘子你很不纯洁哦。”邪念乍起,小腹内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小火苗“噌”的一下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瞬间将他最后一点理智吞没。

    他扔了手中的帕子,扳起黄硕的下巴,贪婪的吻了下去。

    象是电流经过,黄硕手麻脚痒的,子不由微微颤栗,头脑里一片空白。

    诸葛亮得寸进尺,已经不能满足于嘴上的厮摩,浑难耐,低吼一声,索打横抱了黄硕,一起倒在了卧榻上。

    突然之间,黄硕只觉得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看到诸葛亮红的象个虾公,两眼里尽是**,以泰山压顶之势向自己扑了过来。

    “不……”她轻声的喃呢着。

    可是,对诸葛亮来说,这无疑是火上浇油。那颤抖的呢正象是迎还拒的邀请,更让人罢不能。吼,他一两下就扯开了黄硕的外衣。霎那间,葱白般细嫩的颈脖、迷人的锁骨和火红的肚兜尽现。满眼的香艳深深的刺激着诸葛亮。他喉头一动,压制住黄硕的双手,不自的冲着锁骨窝吻了上去。

    “啊!”黄硕粉面若桃花,两眼意乱迷,没了焦距。这让诸葛亮完全失控了。他恨不得把眼前的人儿狠狠的揉进自己骨子里去。

    就在这时,青松跟往常一样,大大咧咧的推门进来了,嘴里喊着:“先生,亲家老太爷和舅爷来了,在前厅……啊!”声音嘎然而止。可怜的孩子从来没见过自家先生、夫人这副模样,捂住嘴巴,当场石化了。

    象往烧红的铁石上生生的浇了一盆冰水,诸葛亮气急败坏的狂叫:“滚!滚出去!”

    ………………分界线………………

    诸葛亮:亲妈耶,亮究竟做错了什么?改了还不成吗?不带这么整人的!很伤肾滴。娘子,你说是吧!

    黄硕:(红着脸)啐,活该!谁叫你那么猴急的?……(凶巴巴的)大大,你确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吗?

    某峰:(暴汗)呃,某峰也不想的……还不是因为票票闹的吗?

    诸葛亮:各位走过路过的亲,请给点票票吧。推荐票、粉红票……不限,只要是在起点能用的票就行啊。亮要“幸福”,呜呜呜,就没见过这么贪的妈……(掩面泪奔)

重要声明:小说《错穿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