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生日(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飘过峰 书名:错穿三国
    农历六月二十八这天一大早,黄夫人就带着一大帮子人肩挑手提的出现在草庐门口。$点-墨 &请用 访问本站

    黄硕很意外,迎了上去,问道:“娘,天这么,您怎么来了?”

    黄夫人笑道:“今儿个不是你的生辰吗?昨儿,本来老爷说了要派人来接你回家去过生的。可是,这天太了,路上又不平整,我怕你吃不消,所以,就决定还是我过来。”

    原来是真阿丑的生。黄硕自己的生早就过了。但是,听了黄夫人的话,还是很感动。她亲的搀了黄夫人进屋:“看把您的。快坐下歇着吧。爹和大哥呢?”命青松上茶,亲自拿起蒲扇给黄夫人扇风去暑。

    有女儿亲自给自己扇风,黄夫人很受用,让阿绿去指挥众人把东西抬到后院,开心的说道:“他呀,原是准备和我一起来的。还说要顺便考核一下姑爷的功课呢。可是,昨晚你舅父派人到家里请他和迅儿,说是有要事相商,所以,他们父子俩都来不了了。”说着,黄夫人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咦,姑爷呢?怎么不见他?”

    黄硕笑道:“不巧的很,夫君和小叔清晨出门迎接远客去了。”

    黄夫人面现稍许不快,闷声说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辰么?”

    “娘,夫君只是有事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的。”黄硕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她本人都不知道今天是自己过生,更何况别人。

    黄夫人总算不再追究了,浅喝了口茶,随口问道:“是什么客人啊?还要姑爷兄弟俩都巴巴的亲自去迎?”

    “是夫君好友崔相公老家来人了。说是女客。可是,崔相公正好有事外出了。他又没娶亲,家里没人照顾,所以,写了信,请相公接了来家里,托我帮忙照顾几。”

    黄夫人还想多问几句,可是,黄硕急着去招呼她带来的那一大队人马。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草庐显得有些挤了。

    “不用急,今天是你生辰,这些你就不用管了。自有阿绿呢。饭菜也不用你亲自动手了,我带着厨子呢。今天,你就好好的歇着吧。”黄夫人心疼的拉过女儿地手。轻轻抚摸着。“这家里家外的。就没个象样地奴仆。全靠你一人张罗。我说要帮你买几个合适地送过来,可你爹死活不让。看小手都有茧子了。唉,真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想地。”

    黄硕家在现代只是小门呼奴唤婢了。她看到那一大帮子人,已经有些晕乎了,听黄夫人这么说。心想正好偷个懒省事,所以。只管拿出了一些山里地新鲜时令果子,和黄夫人边吃边家长里短的聊着。

    快到晌午时。诸葛亮他们回来了。果然带回来了三名女客:一个戴着白色纱帽地苗条女子。一个看上去很机灵的、十五六岁的丫环和一个穿着打扮很精神地中年婆子。

    见黄夫人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前堂上,诸葛亮和小弟忙行了礼。

    那三名女客也恭恭敬敬的上前道了万福:“小女子芷君见过老夫人、夫人。”

    黄夫人颌首回了礼。

    黄硕看到这主仆三人风尘仆仆,想必是旅途劳顿,所以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让阿绿领了她们去事先安排好的客房休息、洗漱。

    等人走了后,黄夫人笑呤呤的问道:“姑爷,这都是些什么贵客啊?连阿丑的生辰都顾不上了。”

    诸葛亮心中大惊,哎呀,根本就不记得了。当即向黄硕做了个揖,道歉:“罪过罪过,亮忙过头了,竟忘了给娘子庆生。”

    小弟不等黄硕开腔,在一旁洋溢的连声向黄硕祝寿。

    黄硕有点不好意思的回了礼,笑道:“其实,要不是爹娘挂着,一大早过来了,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又正儿八经的跟黄夫人欠道着万福,说,“有道是,儿的生,娘的苦难。女儿谢过爹娘的养育大恩。”

    黄夫人眼泪都快下来了,哽咽着拉过女儿,轻轻的拍着她的手心说:“傻丫头,哪来的这么多歪理!”

    诸葛亮感激的悄悄又冲黄硕拱了拱手,谢她为自己解了围,主动的跟黄夫人解释道:“那客人是小婿的友人之舅父遗孤,远道来投亲的。可是,小友出远门了,过几才能赶回来。家里又没有女眷照应,想着姑娘家的不方便,所以他才求了娘子暂且帮忙照顾一些时。”

    黄夫人被黄硕哄得心大好,又见是一个投亲的孤女,不忍再追究,说道:“哦,原来竟是个世可怜的。唉,不要说她了。既然可巧赶上了,不如请了来一起吃顿饭吧。”

    诸葛亮忙唤青松过去传话。

    不一会儿,阿绿就把客人带上来了。

    这次没戴纱帽了。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白色的棉布孝服,乌黑发亮的长发简简单单的束了个单髻,什么首饰也没戴,只是在一侧插了一朵白色的小绢花。有些婴儿肥的圆脸上粉黛未施,一双水灵俏皮的大眼睛里露出了两分倦色。看上是个子活泼、没什么心机的单纯女孩。

    黄夫人见了,心里有些喜欢,问道:“姑娘贵姓啊?”

    陈芷君脸上飞过两片红云,低头轻语:“小女子姓陈,名芷君,叨扰夫人了。”

    黄夫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什么叨扰呢。今儿个正好赶上是小女生辰,这也是缘份,人多更闹嘛。”

    正说着,仆妇们已经摆好了饭菜。黄硕过来请大家入席。

    诸葛亮自是带了小弟去外间用餐。

    陈芷君捧了果酒,首先向黄硕祝贺道:“不知今是姐姐生辰,打扰冒犯了。芷君借花献佛,祝姐姐体安康。”

    黄硕谢过,不得已,举杯小喝了一口:“崔相公与我家夫君是相交多年的挚友,同兄弟手足。陈姑娘既是他的表妹,就如同是我和夫君的表妹一样。请随意,不必拘礼。”

    陈芷君又大大方方的向黄夫人敬了酒。

    她们你敬我让,边吃边聊,吃得倒也尽兴。吃了些时候,黄夫人多喝了几杯,有些头晕,只得让阿绿扶了去客房休息。陈芷君见了,也以不胜酒力为由告辞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酒宴算是散了。

    而那边,诸葛亮却如同嚼蜡,食不下咽。当,急急的应了黄老爹的提亲,并没有细看庚帖,只知道黄硕年约十七,并没有记住她的生辰八字。刚刚黄硕轻描淡写的替他在黄夫人面前掩饰了过去,这让他心里更过意不去。

    好不容易等到里面撤了几案出来,想是吃完了。诸葛亮着青松去打探况。

    很快,青松回来了,说:“先生,亲家老夫人喝醉了,回客房睡下了。夫人好象也醉了,也回卧房歇息去了。”

    这么久以来,诸葛亮从未见黄硕沾过酒,心想,坏了,大概喝多了,这会儿怕是醉得难受。于是,他急急的赶到了黄硕的房间。

    果然,看到两个仆妇正伺候着黄硕脱去外衣,准备上榻睡觉醒酒。她的小脸红彤彤的,嘴里碎碎念着:“不、不用,我没醉……”

    诸葛亮埋怨着:“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怎么醉成这样?”

    一个仆妇小心的回答道:“回姑爷,姑娘根本就没喝多少,才喝了不到两盏果酒呢。”

    谁知,黄硕听到了诸葛亮的声音,挣扎着从榻上爬起来,不屑的斜着眼睛往在他上歪,还挥着手嚷道:“谁说我喝醉了?我没醉。三碗不过光(冈)……我,我还能喝三、三大碗。”任两个仆妇怎么拦也拦不住。

    诸葛亮只好让忍着笑的两个仆妇下去准备醒酒汤,自己亲自来料理这只醉猫。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诸葛亮打横抱了她放在榻上,起准备替她盖好被子。

    不料,黄硕突然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口齿不清的说着:“别,别走……”

    诸葛亮闻言心里不由一颤。

    紧接着,黄硕嘴里呼着气,咋咋乎乎的嚷着:“爷,给妞,妞香一个……”说话间,她嘟起红唇已经火辣辣的凑了上来。

    诸葛亮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架式,愣住了。只觉得,被她红唇轻点过后,唰的一下,麻麻的感觉迅速传遍全,小腹之中更是流涌动。

    也不知道突然间哪来的横劲,黄硕竟一把把诸葛亮生生的拉倒在榻上,又飞快的反压上,眯着双朦胧的醉眼看了看呆若木鸡的诸葛亮,兴奋的叫道:“哇塞,好大的红苹果耶,啊呜……”照着诸葛亮的嘴唇一口就咬了下去。

    嘴上是温润绵甜,再加上软香满怀,诸葛亮觉得如同被放在火上炙烤一样,浑的血液都在翻滚、沸腾。轻哼一声,他不自的搂住了反吻上去。

    就在这时,黄硕的脑袋瓜子突然象秋后的茄子一样无力的搭拉了下来。

    “啊呀。”一时没有防备,诸葛亮两眼发黑,鼻子被“铁头功”敲的酸痛难忍。撑起她的脑袋,一看,哭笑不得。她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反再次把黄硕安放在卧榻上,诸葛亮伏在她上,气急败坏的捏着她的下巴,很是恼火:“小妖精,你光兴点火就不管善后的啊。要我怎么办?”说着,他不心甘的在那红艳艳的唇上使劲啄了一口。

    可是,黄硕依旧一副雷打不醒的样子,睡得又香又沉。

    “姑爷,姑娘的醒酒汤好了。现在就端进来吗?”外面,一个仆妇恭敬的问道。

    “啊~”流鼻血了,诸葛亮低低的闷叫一声,掏了随的帕子揩去鼻血,狠狠瞪了死睡的罪魁祸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娘子睡了,等醒来了再给她喝。”

    收了帕子,他站在窗前,背对着卧榻,尽量不去想榻上安睡的某祸害,叉起腰,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

    月底加更,新鲜奉上。

    亲们,好戏开锣了。明天,就要PK了,某峰再次求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错穿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