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琐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飘过峰 书名:错穿三国
    第二天,黄硕醒来,发现诸葛亮竟合衣躺在自己的上,而她却正象只小猫一样窝在人家的怀里。(提供阅读 >当下,小脸羞得通红,慌忙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赶紧逃离了“案发现场”。

    诸葛亮也刚好醒来。等黄硕仓皇逃走后,他笑了笑,起,伸了个懒腰。浑酸痛啊。他几乎是一夜无眠,到了清晨才小眯了一会儿。

    昨晚,黄硕恶梦连连,时不时的口齿不清的哭叫着“回家”、“老爸老妈”之类。无论诸葛亮怎么劝慰都没用。最后,诸葛亮只好象当年哄年幼的诸葛小弟一样搂着她。这样,黄硕才总算安静下来了,死死的抱着人家诸葛亮的一条胳膊,慢慢的睡踏实了。

    接下来,黄硕就象耗子躲老猫一样的避着诸葛亮。实在是太糗了!她只要一想到这事就脸上变得火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是,这草庐并不大,躲得过一时,躲不了一世。

    这不,她刚刚才看到诸葛亮去了书房的。不料,她在厨房里一转就撞到了一堵温暖的“墙”。抬头一看,人家诸葛亮正指着一条推磨的机械臂一本正经的问话哩:“娘子,这是什么?为什么它自己会动?”

    “嗯,是外面的水车带动的。”黄硕把头埋得低低的,假装在捡黄豆。太尴尬了。

    诸葛亮看到妻子面似桃花,粉面含羞,别有一番趣。他心里象被只小手挠得痒痒的,不自的伸手轻轻勾起妻子的下巴,眼嘴含笑说道:“没想到娘子竟是制造机关的高手。可愿收个笨徒弟?”

    “什么?”黄硕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道。

    诸葛亮正儿八经的跟她拱着手说:“亮想请娘子传授这机关制造的奥妙,还望娘子成全。”

    原来是这个。

    “既然你想学。我教你就是了。”黄硕那颗快跳到嗓子眼里地心总算落了下来。见诸葛亮真的一心一意的去琢磨机械臂了。她心里却又涌出了一丝惆怅。真是个笨家伙!

    黄硕懒懒地带他看了外面的水车和厨房里的这些机械装置。并详细的给他讲解着其中地工作原理和设计理念。说着自己最熟悉的东西。慢慢的。她发现自己总算能和从前一样跟他坦然相对了。

    而诸葛亮看到妻子眼神明亮,如数家珍一样的讲着自己完全不懂的知识。不觉有些痴迷。简直令人惊艳!没想到女子也能这样自信,这般神采奕奕。自己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妻子!与寻常女子完全不同呢。

    也许男人天就对机械制造和手工制作兴趣浓厚。虽然制造机械臂和水车对于从没有接触过这类知识地诸葛亮来说是一件很复杂地事。他有太多地方地听不明白,但是。他却是对此痴迷了。黄硕传授地这些知识就象一把钥匙。在他面前打开了一道门。门内是另一个异彩纷呈的世界。通过对这个新世界地学习和思考,他觉得自己的眼界抬高了。对自己以前学的那些知识又有了新地认识。

    黄硕也越来越愿意跟诸葛亮讨论机械方面地知识。有时候。她甚至会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是在跟大学地同学一起讨论,而不是跟一个千多年以前的古人。

    时久了,诸葛亮竟偶尔能提出一些她根本就无法回答的问题。这时,她会自我安慰的说:“没关系。不着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话一出口,她才猛的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渐渐接受了不能再回现代的现实;午夜梦醒,她不再泪湿卧枕;想起老爸老妈,她的心里不再是揪得生疼,反而心里多了一丝羞涩的甜蜜。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硕习惯了起夜。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醒来,去窗前看看对面书房里的灯是否还亮着。如果油灯亮着,那是诸葛亮还在挑灯夜读。她就会做了宵夜送过去,看着他立刻放下手中的竹简香香甜甜的将宵夜吃个精光。

    不知不觉中,黄硕有了做夜宵的习惯,而诸葛亮则添了吃宵夜的习惯。

    阿绿并没有呆多久就回了黄府。所以,无论是家里,还是农庄里,大大小小的事已经慢慢的全由黄硕在管理了,但是她不再象以前一样觉得是个负担。草庐给了黄硕家的味道。她喜欢看到家人心满意足的吃着自己做的饭;喜欢看到他们穿得清清爽爽的出门;喜欢看着诸葛亮全心全意的跟黄老爹做学问;喜欢在喂饱诸葛亮的同时,也喂饱他的朋友们,听着他们酒足饭饱之后,慷慨激昂,指点江山。

    有一次,诸葛亮喝了点小酒,躺在溪水旁树荫下的竹上午憩。黄硕见了,悄悄的拿了蒲扇给他扇风醒酒。盛夏,金色的阳光透光浓密的树冠倾泻下来,印在诸葛亮的脸上,他的脸仿佛被涂上一层金色,闪着柔光。黄硕坐在旁边,竟看得痴了。而诸葛亮醒来,也同样含笑的痴痴的看着她。若不是后来青松过来禀事,还不知道他们俩会互相看到什么时候去。

    “完了,丑丫,你恋了。”雷迅知道后,幸灾乐祸说。

    自从确定不能再跟主机联系上后,雷迅就恢复了本名,不再用化名“路人甲”活动。他对黄硕解释,这是因为从此以后,这里有了属于他的真正生活,他不再是三国时代的一个“路人甲”。雷迅开始积极的活着。他扩大了生意规模,暗地里发展并完善着自己的报网。

    也不知道他怎么的就跟黄老爹搭上了线。两人一拍而合。在襄阳蔡家和刘表再度联姻的婚礼上(刘表的次子刘琮娶了蔡瑁的侄女蔡氏为妻),黄老爹当众宣布已经收雷迅做了义子。事后,黄老爹将自己名下的田庄、产业尽数交给了他打理。黄夫人也很喜欢这个义子,视若己出,一口一个“迅儿”的叫得欢,并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介绍给了娘家的兄弟们。雷迅也不嫌麻,反正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啥样,索就将黄氏夫妇当成了亲父亲母,“爹”啊“娘”的喊得顺口极了。三人搞得跟谪亲的骨一般。

    雷迅和黄硕变成“兄妹”之后,诸葛亮跟雷迅的关系发展神迅。诸葛亮经常会去雷迅的商行小坐;而雷迅也隔三差五的会来草庐小住。他们俩竟成了惺惺相惜、相谈甚欢的好朋友。要不是黄硕清楚的知道两人都是很正常的男,这种“男人间的纯洁友谊”(雷迅语)还真让她心里泛酸。

    不过,有时黄硕还是会怀疑雷迅是不是个同志。因为,他竟然和自己做起了“姐妹”。有事没事,雷迅会拉上黄硕闲扯聊天。这家伙比女人更女人,说起家长里短的“八卦”来,他会两眼兴奋的豪光大放。连偶尔跑回娘家小住的诸葛两姐妹都自叹不如。

    这不,他又给黄硕分析上了。

    黄硕支着头,眼睛看着无穷远去,走了神,喃喃碎语:“真的吗?这就是恋的滋味吗?”

    雷迅夸张的叫道:“丑丫,你这是初恋啊!哈哈哈。”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有多酸多痛。无论自己怎么做,怎么暗示,在她的心里真的就永远只能是一个“路人甲”吗?就算是他引吸了全世界的眼光,都无法引起她的注意。

    某峰求评,亲们,没你们的喝彩,某峰很没动力呢。也不要心疼某峰。某峰比金坚,不怕板砖砸。麻烦,吱个声,让某峰看看亲们的与愤怒。一二三,让口水淹没偶吧。

重要声明:小说《错穿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