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诸葛小弟反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文飘过峰 书名:错穿三国
    黄老爹急急的回府翻古籍去了。$点-墨 &手机下载请到 阿丑肯定是偷看了自己遗漏的某孤本。

    其他人也跟着告辞了。没有人还有心思留下来吃饭。学海无边,天外有天。这些名士们、青年才俊们人人都恨不得插翅飞回家,好立刻闭关重读《九章算术》。

    不出三天,黄阿丑是个算术天才的消息在荆州遍地开花。男人的嘴有时比女人更快。

    黄硕觉得还不够。她要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高调的做出异常表现,制造出新闻。只有这样才能引来汉组的人。既然自己逃跑不了,那总能引人来营救吧。

    一大早起来就折腾,昨天又吃了一天的干粮,可怜的黄硕饿得肚皮贴在了后背上。麻烦们一走,她就飞下厨做饭去了。

    新人培训时,她曾哀叹唐代的厨房太粗糙。然而三国时代的厨房比唐代的厨房又有多远就差多远。怪不得这些天就没吃过餐象样的饭菜。

    “我的命比黄连还苦哇!”黄硕麻着头皮琢磨着今天早上吃点啥。此刻,她内心纠结,非常的思念老妈,思念所里的食堂大师傅。

    因为刚刚举办过婚事的缘故,所以现在诸葛家的厨房食材很充足。看着琳琅满目的鸡、鱼、以及各类小菜,她总算找到了点幸福感。厨具是简单了点,不过,看在这么多纯绿色、无公害的食材的面子上,就先凑合着用用吧。

    尽管饿得慌,但是多年的饮食习惯摆在那儿。大清早的,她的胃消化不了硬邦邦的米饭。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做个鸡汤拉面。

    鸡汤有一大锅现成的,黄澄澄的,真正的土鸡呢。只要和面拉些面条就行了。这难不住黄硕。读大学时,因为病重的外婆老惦记着家乡的拉面,又嫌外面卖的味儿不地道,所以,为了安抚一手把她带大的外婆,她曾花了大把的时间跟一个来自兰州、出生于拉面世家的学姐系统的学过。

    “啊,康师傅啊,我好想念你啊。”

    可怜的黄硕在厨房跟几碗拉面较着劲。而诸葛兄弟却在书房里算计着如何跟她较劲。

    诸葛亮很窝火。

    诸葛小弟不服气,撸了衣袖要跟黄硕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比一场:“一个黄毛丫头罢了。不用大哥出手,让小弟来。算术就罢了。《四书》之类的,任她挑。小弟就不信比不过她。”

    诸葛亮有些尴尬。含糊说道:“昨儿就是太轻敌,我们一大帮子人才着了她地道。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收服她,就要先接近她、了解她。”可是。让谁去报呢?诸葛亮一边说着话。一边很有意味地瞅着可的小弟。

    他不是胆怯。只是。经过昨天地相处。他发现妻子对自己地戒备心很强。浑上下都散发着浓浓地抵触绪。肯定是先前大姐满荆州帮自己相平妻的事深深的激怒了要强地她。诸葛亮现在觉得很被动。不过。这也激发了他地征服**。男子汉大丈夫要是连个黄毛丫头都搞不定,又怎么能定天下!他诸葛亮一定要让这丫头心悦诚服、心甘愿……

    诸葛小弟果然主动接了任务。他还想着乘机整治整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呢。出名门又如何!还不是诸葛家的媳妇!这丫也太不把诸葛家放在眼里了!

    “开饭了!”黄硕端出三碗拉面在后堂欢快的大声叫唤着。终于可以吃顿饱的了。

    诸葛兄弟齐齐皱了皱眉,这个大家闺秀的嗓门好大啊。

    门尚未近,一股浓香扑鼻而来。诸葛亮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咕咕”叫了两声。算了一晚的数,他确实很饿。

    “不知道是什么吃食?这般香!”诸葛着快走了两步。他仿佛看到了一大桌人的美味在向他招手。

    只见黄硕笑眯眯的端坐在几前。几上摆着三碗气腾腾的吃食。很漂亮!汤汤水水的,有青翠滴的青菜,有细长的丝,更多的是象细线一样的东西。

    “这?……”诸葛小弟有些奇怪,正想问下,可又不想让黄硕小看了去,因此,把话生生咽下,只管埋头苦干。大户人家一般都有自己独特的传家菜谱,这说不定就是黄府特有的吃食呢。

    诸葛亮不动声色看了黄硕一眼,说道:“有劳娘子了。”这才拿了筷子斯斯文文的吃了起来。不料,大惊!美味啊。没想到平常不喜欢的青菜、不值一屑的猪也能做得这般味美,那些细细的面线口感柔韧、弹十足,更是能让人把舌头都吃下去,嗯,汤也很鲜美、香浓、醇厚。

    黄硕在心里感叹:“古人真的好口服啊。用这样的鸡熬的汤才叫一个鲜呢。”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打包带几只给老爸老妈尝尝。

    “这个……”诸葛小弟纠结的捧着空碗问道,“大、大嫂……还有吗?”

    诸葛亮憋得好难受。笑死了,这小子刚刚还跳手跳脚的骂着“恶妇”来着,一个劲的跟自己说什么要坚守男子汉大丈夫的立场啊原则之类的。有了好吃的,这会儿竟叫上“大嫂”了。

    “嗯,全在这儿了。”黄硕很难堪。拉面是很辛苦滴,所以,她一般况下都是算着下料,绝不浪费体力的。所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想到诸葛小弟正是长体、饭量大的年龄,她已经把最多的一份给他了。没想到,瘦瘦的诸葛小弟竟有个牛一样的胃。

    诸葛小弟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的大哥。太好吃了,还没尝出是用什么做成的呢,这就没了。

    诸葛亮当作没看见。哼,自己都嫌太少了,不够吃呢。

    黄硕看到象没吃饱的娃一般可怜的诸葛过,掌勺的没让人吃饱饭,那是罪过。她犹犹豫豫的说:“要不……我碗里这边的还没动过呢……”希望诸葛小弟不嫌弃。

    诸葛道:“果真长嫂如母,小弟谢过大嫂了。”当下搂过黄硕的那碗面大快朵颐。还不忘冲诸葛亮轻哼了一声,不鸟你。

    黑线爬得黄硕满头满脑都是,她只是想分一些给他罢了。唉,再次哀叹自己命比纸薄。忙乎了一个早上,出工又出力的,居然还是不能吃顿饱饭。

    见长嫂如母的话都说出来了,诸葛亮又好气又好笑,一不留神,呛着了。

    黄硕赶紧的去厨房给他盛了碗温的鸡汤上来。

    “好体贴的女子。”诸葛亮心里暖烘烘的。大家闺秀洗手作羹,让饭给幼弟吃,又盛汤给自己止呛,没想到强硬的妻子竟本纯良、体贴可人、厨技上佳,有着这么柔的一面。

    君子远庖厨,吃过早饭,诸葛兄弟推了碗,咂巴着嘴巴走了。

    黄硕哀怨的收拾碗筷回厨房。吃饱了的不干活,却要她这个只吃了不到两口的人涮锅洗碗,天理何在啊。

    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唤起来。实在没力气再去揉面了,没办法,她只得将就喝碗鸡汤凑和一下了事。

    而诸葛小弟因为吃得太饱不消化来厨房找水喝,所以正好看到黄硕捧着碗喝汤充饥。可怜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就没了娘,真正的缺少母。于是,他看着黄硕的背影感动的稀里哗啦。

    黄硕在厨房偷吃独食被抓了个现形,很不好意思,放下汤碗,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也想喝汤?”

    诸葛小弟也很尴尬,揉着眼,支吾着:“唔,眼里进灰了。”真丢脸,居然让女人看到了自己流泪。

    “那不能用手去揉的。会感……哦,会伤眼睛的。”黄硕暗道好险,又差点说漏嘴。别人特意来向自己求助,那就行一善、助人为乐啦。好在边有早上烧好的开水,现在已经冷却了。她用碗取了水细心的为诸葛小弟洗眼睛。

    动作轻柔、眼神专注,娘亲会不会就是这样子的?诸葛小弟心里的堤坝霎间大崩塌:“大嫂,你真好。”

    黄硕不由一怔,两颊飞红。心想,古人果真纯朴得很,不过举手之劳罢了,竟让他这般感动。

    诸葛小弟接下来满厨房的找着事做,洗碗、挑水、劈柴,忙了个不亦乐乎。还见缝插针的跟黄硕说着家里的事:“这厨房原本一直是云婆做事的。昨天,二姐说云婆为诸葛家煮了一辈子饭,没功劳也有苦劳,便把卖契还给了她,让她跟着儿子回家养老去了。”

    黄硕听得心里怪怪的,感自己是来当厨娘的吗?

    只听见他又说了:“大嫂不要小看我,我经常来帮云婆做事的,劈菜啊挑水的都做惯了。云婆做的饭很好吃,可是,大嫂做的更好吃。早上吃的是什么吃食啊?我从来没吃过呢。”

    呵,原来是个小好吃鬼。黄硕笑道:“那叫拉面。”怕是三国时代没有的,所以又加了一句:“是娘教我的。小叔喜欢吃,那以后我常做就是了。”汉组的人一不来解救自己,自己就要多呆一,还是先搞好人际关系再说。这样,子也会混得开些。

    果然,诸葛小弟活干得更起劲了,把那整治、卧底之类的心思全抛到了爪哇国。

    中午,黄硕吸取经验教训,做足了准备。清蒸鱼、油焖老母鸡、回锅,再用鸡汤爆炒了两个时令蔬菜,最后还怕不够吃,又加了个蛋花汤,焖了满满的一锅米饭。

    三人食指大动,人人尽欢。

    诸葛小弟彻底的站到了“大嫂”的阵营里,抢着收拾碗筷,顺便帮忙涮洗干净。还把诸葛亮拉到了书房里唾沫横飞的说着大嫂这也好、那也好,末了,以一本正经的劝说大哥一定要对大嫂好作为发言总结。

    诸葛亮彻底无语,当晚郁闷的搬了铺盖去书房睡觉。因为诸葛小弟晚饭后帮她大嫂传话来了:“大嫂体不适,大哥就暂且委屈睡书房吧。”

    “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等你成亲,也要让你尝尝被赶出新房睡书房的味道。”诸葛亮恨得牙齿咬得咯吱直响。

    其实,黄硕也没有说什么不舒服之类的话。她只是做晚饭时有些累了,腰上有些酸楚,于是就皱了一下眉头,叉着腰坚持炒菜罢了。一整天都在厨房里忙碌,全是纯手工活,又是分餐制,诸葛兄弟吃得又多,是个人都累啊。

    不巧,这个小动作被诸葛小弟看到了。还没开窍的他只想让大嫂多休息休息,明天好有体力继续给自己做好吃的,所以,大哥就不能去扰大嫂清梦。

重要声明:小说《错穿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