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布星台夜谈

    布星台在天界极东之境,那里虽无北冥的寒雪铺地,却也是极冷的一个地方。(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诛儿和紫宸跟在问虚神君的后一直往东飞去,直到天完全黑了,繁星满布时,他们才遥遥的看见前方有一座灯塔似的建筑,就那样虚浮在夜空里,在黑暗中散发着璀璨的亮光。

    “那便是布星台了,你们二人要谨言慎行。”问虚神君回头嘱咐了诛儿和紫宸一句,继续带着他们前行。

    布星台是一座三棱锥(金字塔)形的高塔,尖顶很高直指星空,仿佛遥不可及。

    诛儿站在台下仰望着一阶一阶的楼梯,小声问道:“天呐,需要一步步爬上去吗?好高!”

    紫宸对诛儿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牵着她紧跟在问虚神君的背后。

    布星台的基座上有一扇玉石门,门边站了两名绝色的仙娥,那两名仙娥见到他们三人,笑着将长长的水袖一甩,那玉石门便开了。

    “三位请进,帝君已经在台上等候三位了。”

    仙娥的声音如玉缶轻击,非常动听。

    诛儿贪恋的看着两位美仙娥,手上却感到紫宸大力一带,强自把她拉进了玉石门。

    刚一走进玉石门,诛儿就惊呆了,玉石门中出现的是一块四五平方米的白玉台,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的!

    狂风一吹,诛儿险些站不住了,幸而紫宸一把抓住了她!

    “小心掉下去!”紫宸拉住诛儿,微微把她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

    诛儿站稳了脚,后怕的回头看了一下后的虚空,这一看,她心中又惊又奇!她后是陡峭的阶梯,阶梯下隐约看得到两个人影,那不正是刚刚守门的两位仙娥吗?

    诛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正站在布星台的顶上!刚刚的那扇玉石门,跟凤凰相思镜很相似,通过那扇门,瞬间把他们从台底送到台上了。

    “呵呵,卿家来了。”

    一声浑厚而有磁的中年男声传了,诛儿回头一看,她几乎忘了,青帝在布星台上等着他们呢!

    四五平方米的玉台上放着一张围棋桌,上面的棋盘还是空的,而棋桌的一边端坐着一位和蔼可亲的俊美大叔。

    那大叔的眉眼长的十分帅气,人至中年,浑上下又生出一份别有的气质来,虽然鬓旁的头发微微有些发白,但这并不妨碍诛儿欣赏美的心!

    问虚神君见诛儿痴痴的看着青帝,脸上的表似笑非笑,脸色不由得一僵:“还不叩见青帝?!”

    诛儿一惊,青帝?青帝不应该是跟问虚神君一样的白头发老头吗?怎么是一个帅气大叔?

    见诛儿还在发呆,紫宸一把拉过她在青帝面前行了一礼。

    青帝淡淡的笑着,说:“不必多礼,起来吧。”他又对着问虚神君说:“卿家也请坐吧。”

    问虚神君领命坐在了青帝对面的位子上,紫宸和诛儿分别站在问虚神君的背后。

    诛儿觉得好生奇怪,青帝专门让紫宸把自己带来见他,可是见了面却又未专门问话,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和问虚神君下起围棋、话起家常来。

    诛儿不懂围棋,只得呆呆的站在旁边,无处走动也不能说话。

    布星台上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她渐渐觉得有些冷了,不自觉的便抱紧了胳膊。

    正在她瑟瑟发抖时,紫宸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挪到了她的旁边,握起他的手,用内力给她取暖。

    诛儿感激的冲紫宸一笑,紫宸:“你这一灵力修为是用来做什么的?”

    诛儿一呆,想了一下她才明白紫宸的意思,原来她也可以真气护体,不畏严寒啊!

    她尝试着运功调度真气,果然,真气如一股暖流在她的体内流转,眨眼间,她就不冷了。

    紫宸见她领悟,点头笑了笑,又挪回问虚神君的另一边。

    棋盘上的黑白子渐渐多了起来,青帝和问虚神君也不像开始下的那么快,现在没走一步,都要思索一会儿。

    在问虚神君思索之际,青帝突然抬头看向诛儿,问道:“这位小朋友就是兔妖聂诛儿吧?”

    诛儿猛的被问起,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是。”转瞬想想不太对,赶紧抱拳弯腰更正道:“回禀帝君,正是小妖。”

    这种规规矩矩的话说的诛儿绕舌头,青帝也看出来了,笑着说:“你不要这么拘谨,孤只是随便跟你说几句话,你随心回答孤就行了。”

    既然他说不要拘谨,那诛儿也就不那么别扭了,她站直了腰冲青帝点了点头,干脆的应道:“好。”

    青帝把玩着手里的一颗黑子,问:“你可会对弈?”

    诛儿摇摇头,说:“这个看着好难,也没人教我,我不会下。”

    “哦?没人教你吗?若有机会学,你可愿意学一学?”说着,青帝把手上的一颗棋子放在了棋盘上。他大概走了一步好棋,问虚神君的眉头又紧了几分。

    不论是前还是今世,诛儿一直觉得围棋这东西是有内涵的文雅人玩的东西,如果有机会学一下,提升一下自素养,偶尔在其他人面前摆摆酷也是不错的嘛!

    跟何况,她现在每天无聊的紧,有个事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好啊,如果有人教我,我当然愿意学了!帝君,你难道要教我不成?”诛儿大胆的问了这一句,吓的问虚神君手上一哆嗦,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低声喝道:“不得放肆,帝君哪有时间教你下棋?”

    “哈哈……”青帝朗声笑了起来,笑声被风声席卷,带出了好远,甚至惹得布星台下的仙娥频频向上张望。

    “无妨无妨,孤说了,让她随意应答,不要拘谨。”说完之后,青帝又对诛儿说:“若要学棋,孤可不敢误人子弟。天界棋艺最好的人是司缘尊者,你当向他学去才是。”

    司缘尊者?

    诛儿歪头想了想,那不是桃圣谷的主人、白芷的师父吗?她记得在南华池的宴会结束时,匆匆的见过司缘尊者一眼,是一位很有威严的大叔。

    想到他当时满脸冷漠的样子,诛儿立即摇了摇头,说:“我还当帝君要教我下棋,如果是专门去拜师学艺,还是算啦,司缘尊者哪里会收我为徒呢!”

    问虚神君原本也想出言阻止,见诛儿主动拒绝了,话便没有说出口。

    那司缘尊者收徒的标准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天上无数小仙想拜入他门下,唯独一个白芷入了他的眼,被他赞做“灵气通透,璞玉之质”,这些年统共就收了他一个徒弟,他哪里看得上这小兔妖?

    听诛儿这么说,青帝只笑了一笑,又突然转开话题说:“你看这满天星辰,每一颗都是由布星台点出,你可知其中有何奥妙?”

    诛儿睁大了眼睛,看着青帝一面说,一面抬手将一颗棋子点到天幕之上,眨眼就变成了一颗璀璨的星辰!

    满天的繁星如同一张网一般罩住了整个天地,诛儿仰头看着星空,头突然有些发晕,只觉得这些星辰突然以一种奇怪的规律旋转了起来。

    头好晕!诛儿赶紧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待再次睁开眼睛时,她才说:“这里离星星好近哦,这么多星星,看的我头都晕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它们有什么奥妙。”

    青帝一半解释,一半玄乎的说:“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有些事注定发生,就犹如这些星辰、棋子,它早已放在了人生的这张棋盘上。‘命’由天生,但是,‘运’却是掌握在每一个人自己手中。一个人在漫长的一生中,会把这些孤立的点连接起来,组成一条线,这便是他完整的‘命运’。你懂孤的意思吗?”

    诛儿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反问道:“帝君的意思是,这些点虽然是固定的,但是要怎么连接这些点,就全看个人了?不同的连接方式,就是不同的命运?”

    青帝点头笑道:“孺子可教也!”

    青帝干脆站起,走到诛儿边,拉她到布星台的一角,问道:“孤且再问你两个问题,你要如实答我。”

    诛儿点了点头,就听他问:“尝闻你能够看到非眼前的事物?”

    诛儿一惊,她的脑海里的确偶尔会蹦出一些不是眼前的景象,可是这个事,青帝是怎么知道的?

    看她的神,青帝就知道的确是这样。

    青帝爽朗的笑声再次传来,抚掌拍案道:“你的灵气、悟、天资都是上佳的,司缘尊者又可得一好徒儿了!”

    哈?青帝这是在夸诛儿吧?可是这跟司缘尊者又有什么关系?

    问虚神君也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忙说:“帝君太过奖了,这一小兔妖哪里能担当帝君如此称赞,又如何做得司缘尊者的徒弟?”

    “欸,卿这话就错了。”青帝否决道:“几前,弘真(司缘尊者的名讳)找到孤,说起近神思难安,卜算过后,才知他的桃李星相已成,新徒儿已经出现了。他左思右想,排除了很多人,都未想到那徒儿会是谁。恰巧孤记起明素和烈枪童子有一次曾来向我询问,什么灵兽有未看先知的异能,这不正是和弘真一样吗?我找到明素天君细问之后,得知是这位与弘真听,他还不信,非要我先来查验。”

    他看着诛儿,认真的说:“必定就是你了!不枉弘真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找到一个继承衣钵的徒儿了。”

    诛儿觉得青帝说话奇怪,司缘尊者不是已经有了白芷那个徒弟了吗?白芷难道就不能继承他的衣钵?

    还未等她讲疑问说出口,就听青帝追问道:“你可愿意拜司缘尊者为师?”

    诛儿自然是想要学本领,想要变强的,可是青帝之前说司缘尊者的棋艺是天界第一,难不成跟着他只学下棋?

    那可不行,诛儿急忙在脑海里否定道,并问:“如果拜他为师,他能教我什么东西?”

    ————

    PS:求推荐票~~~最近的票票好少哦,请读者大大们支援一下吧~~~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