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完成

    诛儿和话之时,紫宸已将风的内伤处理好,安置在一旁,待他再看外战况时,不由得心中一骇!

    外,只见凤麟一人持着暴涨八尺多长的金枪,全爆发着金光,在群妖之中所向披靡,当真勇武!

    紫宸跟凤麟是交过手的,凤麟的那点法术伎俩,他倒未看到眼里去,可现下再看一批又一批的妖怪倒下,凤麟周三米内无活口,他就如一阵旋风,刮到哪里,哪里一阵哀嚎!

    “不愧是烈枪童子,平里只看单打独斗,倒小看了他的本事!”紫宸不由的感叹着,神戟天王亲手教导出来的,果然有他在沙场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而梵天那边,他正以一敌二,手中的威龙剑划出一道道绚丽的亮光,锦狐、月狐兄妹二人时进时退,一时倒分不出胜负。(点墨中文提供阅读 >

    不过紫宸明显看出梵天手下留有余……

    梵天一面接着招式,一面说道:“锦狐!快点交出昊天神兵,那是天界至宝,我必定是要取回的!”

    锦狐冷笑道:“康的东西,我死也不会交给你们!”

    梵天仍苦口婆心的劝道:“你真以为以你一己之力就能与天界对抗?若不是念在康一心想保住你,我早已不该对你手下留!你还是快快交出东西,免得害了自己,也害了你妹妹!”

    提到月狐时,锦狐的动作明显一滞,但不待他犹豫,就听月狐喊道:“我自然是与我哥哥同生死,你们谁想伤害他,先杀了我罢!”

    月狐这许多年来,因想着要救兄长,一直潜心修炼,如今她的法力倒不可小视。眨眼间,她已召唤出四只魔化黑豹,比之上次跟凤麟缠斗的恶狼,更凶残几分!

    梵天见锦狐、月狐兄妹不听劝,手上也狠了几分,并同样唤出幽冥虎来应付那四只魔化的黑豹!

    幽冥虎乃仙界灵宠,平时虽被梵天当坐骑骑着,可如今放出来,犹如猛虎归山,只轻轻往前走了两步,便把四只黑豹吓的微微后退。

    纵使训练再有素的魔物,面对有品阶差异的敌人,也会失去分寸。

    诛儿第一次看到梵天放幽冥虎出来战斗,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幽冥虎四蹄上的蓝色火焰越升越高,到最后把幽冥虎整个都被包裹进去,犹如一个蓝色半透明的结界一般。

    “嗷”的一声,幽冥虎咆哮出声,整座狐岐山都颤抖起来,月狐和锦狐本来就是妖兽,在这虎啸声下,脸色竟然也苍白了!

    锦狐同在碧落崖上一样,再次魔化,长长的爪牙和及地的长发和尾巴,无一不透露出邪戾与狰狞:“你们休想从我手中抢走康的东西!”

    梵天叹了一口气,只得再次举起威龙剑,威龙剑似乎感应到了梵天内心的愤怒,轻轻的蜂鸣着。

    诛儿又转眼看凤麟,外面的小妖已不知死了多少,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血色染满了整个山坡……

    诛儿忽然想起,最早是小叶偷走了昊天神兵,如今小叶就在她怀里躺着,于是赶紧问道:“小叶,神兵在哪里?快交出来吧,再这样下去,锦狐和月狐,还有外面那数以千计的小怪,都会死的!”

    ……

    饶是外面的小妖如潮水一般一拨又一拨的涌上,饶是锦狐和月狐奋力的抵抗,可是凤麟和梵天的绝对优势,在他们下定决心决一死战之后已暴露无疑。

    “如果交出神兵,下和姑姑就不会死吧?”小叶虚弱的问道。

    诛儿急忙点头说:“当然,我们本来就不愿杀他们,只是必须取回神兵!”

    :“昊天神兵就在大之上的神柱之后,你们拿走神兵之后,就饶了下和姑姑吧……”

    紫宸和诛儿对视一眼之后,迅速的冲上大正上方的石柱,聚集了掌力之后,大力拍了下去。

    “轰隆”的粉碎声惊动了正在和梵天打斗的锦狐,锦狐顾不得梵天向他击去的招式,立即抽去跟紫宸抢夺神兵。

    小叶见锦狐还不愿放弃,大声喊道:“下,放弃了吧,只是一把兵器而已,大家更想你活下去!”

    锦狐见紫宸已抢走昊天神兵,心下不由得大怒,他看向小叶,怒吼道:“叛徒!”

    语毕,锦狐聚集了十足十功力的一爪像小叶和诛儿拍来,诛儿只觉得眼前一黑,被小叶狠狠的扑在了子底下,而后一起飞了出去,耳边同时传来众人的疾呼声……

    梵天匆匆赶到接下小叶和诛儿,小叶结结实实的受了锦狐那一掌,如今已心脾俱碎!

    鲜红的血从小叶的七窍中流出,诛儿扑在他上大哭道:“不要……小叶不要死,快救救他!救救他……”

    :“我原本就要死了,最后能为你们做点事,我很高兴……不要哭,我死得其所,你该开心……”

    话语和着血沫一起吐出,小叶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

    在诛儿的哭声中,梵天走向前方,最后一次警告道:“锦狐、月狐,你们为何还要执迷不悟,若不是看在少帝康舍救你们的份上,你以为你们能活到今?为何不珍惜生命,好好的活下去?”

    锦狐微微有一丝怔忪,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少帝康最后的话语……

    “锦,如今你活了,便要带着我和月狐的谊好好活下去……”

    “如今以我心换卿心,终于可以做到不负苍天不负卿!”

    康是以自己的生命在换取锦狐的生命啊……

    锦狐颓废的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紫宸手里的神兵,喃喃的说到:“没有康的昊天,也不过是一团废铁……康……为何要丢下我一个人?”

    月狐闻声,扑到哥哥上,紧紧的抱住他说:“哥哥,月儿一直陪着你!”

    昊天神兵已取回,况且锦狐和月狐已无战意,梵天、紫宸和凤麟便带着诛儿、风以及小叶的尸离开狐岐山。

    凤麟收起定转乾坤枪,啐了一口血沫,说:“呸,杀的我满臭血,怎么不杀到最后?那狐狸害了康哥哥,我早想杀了他祭拜天地了!”

    梵天叹了口气说:“感的事又怎么只怪锦狐一人?如果我们真的杀了锦狐,康也不会瞑目的。再说还有妖怪聚集在小南峰闹事,锦狐与月狐的麻烦还未结束,他们接过如果,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凤麟想想也是,妖界的事本就不该他们多管,取了神兵早点回去才是正理。他甩了甩上的血迹,便随着众人一起离开。

    斑斑血迹从狐岐山顶一直延续至下,诛儿他们又回到狐岐山下的寒水瀑布附近,寒水潭甚至都被染红了!

    风因内伤昏迷,被紫宸抱着,这次只有诛儿一个人带着凤镜钻进瀑布后面的暗道。幸而她已熟门熟路,很快就来到白鼠洞,然后在洞中把镜子安好,接了大家过来。

    风的内伤比较严重,紫宸一路上都在给她护体疗伤。

    到了白鼠洞后,已接近黎明。

    风依然由紫宸照料,而诛儿则红着鼻子,在梵天和凤麟的陪同下去荻花山上葬下小叶。

    荻花山上白茫茫一片,如大雪铺地。短短几内,初生的紫色荻花已成熟,转变为雪白雪白的穗子,微风一吹,如浪涛一般的荻花阵阵飞舞,花絮飞的漫天都是。

    诛儿看着小叶静静的躺在荻花丛中,难受极了,她拉着梵天的袖子说:“真的没有办法救神仙是万能的,什么都可以做到吗?我求求你了……”

    诛儿眼圈红红的,苦苦的哀求着她,样子十分可怜,梵天将手放到诛儿头顶,安抚道:“一个生命的灵魂彻底灰飞烟灭,一丝一缕都捉不到了,那才是真正的死亡。小叶并没有死,而是完成了他这个的宿命,去冥界轮回了。将来有一,你也许可以再看到他,只是那时他会以其他形态出现在你面前,你不一定认得罢了。不要伤心难过,也不要强求,这是他的命格,这是旧的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听梵天如此说,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作为心脏病人的聂诛儿活了二十年死了,可她又作为兔妖诛儿在另一个世界活了。

    她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不用再让父母朋友伤心,更不用为自己即将凋零的生命担心,她在这里有新的朋友,新的生活,新的际遇,一切都是新的!

    轮回,一定是存在的吧!

    他,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吧!

    如此想着,诛儿心中稍稍好过了一些,她蹲在山顶的土坑,望着“沉睡”的:“希望你下辈子能生个好人家,有父母疼,有朋友喜欢,幸福的过上一辈子,再也不要受这一世的苦难了!”

    小叶漂亮的脸十分宁静,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长长的睫毛盖在脸上,宛如一个沉睡的娃娃。

    梵天站在诛儿背后,看她已经跟小叶告别完了,便用掌力轻轻一推,土坑四周的泥土瞬间覆盖到小叶上,填满了这个新坟冢。

    诛儿擦了擦眼角的泪,站起来揉了揉眼睛,说:“我们回去吧,还不知道风的伤怎么样了。”

    待他们回到白鼠洞时,风已经坐在头,捧着火圣果吃的津津有味。

    风辛苦种了那么些年的火圣果,上次几乎被凤麟采了个干净,剩下几个一直藏着没舍得吃,这次她受了伤,醒来过后倒也会犒劳自己,几个果子眨眼就没了。

    她正呱唧的吃着果子,紫宸坐在头守着她,凤麟见风还有这果子,忙上去讨要,说:“上回吃这果子香甜的很,我再要找的时候已经没了,原来都被你藏了起来,快给小爷来一个。”

    风连“呸”两声,说:“跟伤员抢东西吃,你好意思!”

    凤麟鄙视的看了眼风,说:“小气!”

    诛儿从后面轻轻捶了一下凤麟,说:“就你喜欢欺负弱,你还不信,你自己看看,哪回不是这样?”

    凤麟跟诛儿拌嘴已是常事,他说:“我吃她个果子就是欺负她了?你们怎么一个比一个小气?这果子虽然珍奇难得,吃了能涨修为,可是对治伤却没多大功效。要想治伤,我这里倒有一些药,嘿嘿……”

    诛儿忽然想起自己正是因为吃了凤麟的药,才能开口说话,想来他的药是极好的,于是立即上前扑道:“既然有药,还不快点给风用!”

    凤麟从腰间的荷包拿出一丸药,说:“这个可是治疗内伤的仙药,你要吗?要就求我呀,哈哈……”

    看着凤麟一脸得意的样子,诛儿恨不得上前去挠他几爪子:“你怎么这样,快点给风吧。”

    药虽然是要给风的,但凤麟只逗着诛儿说:“想要我给她?你求我呀~”

    诛儿两只红眼瞪着凤麟,心中嘀咕道:“求就求呗,又不少块……”

    于是她蹭到凤麟边,低声说:“那我就求求你呗……”

    凤麟脸上神色一僵,说:“太没意思了,你怎么这么没骨气?不好玩不好玩!”

    诛儿才不管他好玩不好玩,向上一跳,拿到药之后就给了风

    风接过药之后还不敢吃,说:“这个混小子的药到底能不能吃啊,看着怪危险的。”

    凤麟下巴一抬,说:“不敢吃就别吃啊!”

    这时梵天在旁边说话了:“凤麟上的药,别的不说,治内伤、外伤绝对好用,快吃吧。”

    神戟天王常年在外征战,炽桑仙子就到处给他搜集一些好用的伤药,这次儿子下凡历练,她自然是捡了很多好药给他带上以防万一。

    既然梵天这样说了,风也不疑有他,赶紧吃了下去。

    众人在白鼠洞修真了一天又一晚之后,因担心风的义父回来多生事端,便计划着要走。

    风的内伤在吃了凤麟的药之后,已经好了大半,现在都已经能下抱着紫宸的腰死不松手了。

    “恩人,你就带上我吧,我还想报答恩人的大恩呢!”

    风死缠烂打一般的拖着紫宸,紫宸满头黑线,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天界有天界的规矩,我怎么能随意带你上去,快不要胡闹了。你好好修炼,我们总有再见之。”

    风想跟着紫宸上天,紫宸却铁了心的不答应,只留下两心法教给她之后,便跟众人走了。

    那绝的样子,当真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

    小羽:这是第二卷的最后一章,他们明天就要回天界了。

    第三卷预告:诛儿回到天上之后认了一个师父,他师父看她的目光总有那么点不对,这位师父是谁捏?他跟诛儿又有什么故事捏?诛儿又能否顺利渡过雷劫从妖兔变成仙兔捏?尽在第三卷——千红一窟!

    请大家继续支持!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