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 穿梭之捷径(上)

    诛儿缩成圆团睡在紫宸的臂弯中,两人在吊上晃晃悠悠,也不知是真睡着了,还是假寐。(点墨中文 >

    诛儿闭上眼睛,满脑子里都是风对紫宸媚笑的样子,再想到紫宸对风另眼相看并救过她,诛儿就觉得挠心挠肺的不舒服。

    恍惚间,诛儿想起在望莲池时,她曾出窍去月狐楼中的景,于是心中一动,也想去窥一窥风白鼠洞的景象。

    说做就做,她沉下心,聚起灵气打坐,不一会,便出现了跟那天一样的感觉。

    她这一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从体里脱离,她漂浮在空中,俯视着睡着的紫宸、凤麟、祝婆婆和小眉等人。

    再次出窍成功了,诛儿心中一喜,转头便向荻花山脉飞去,只是她未注意,在她转的那一刻,紫宸睁开了微闭的双眼。

    灵魂飘动起来比飞行要快很多,几乎达到了魂随心动的速度。

    诛儿飘到荻花山脉的上空,左顾右盼一会,见到山的另一面有一处凝聚着黑糊糊的妖气,浓烈的妖气如在水中晕开的墨汁一般,在一个山洞口滚动不散。

    “那里妖洞离这里最近,想必就是风住的白鼠洞了!”

    诛儿躯靠过去,这一飘竟然飘离很远却浑然未知。

    她钻进那个妖洞之后,飘了没一会,就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不算陌生,正是风哼着小曲的歌声。

    从歌声可以听出,风的心非常好!

    风在洞里的灶台前,摆弄着各种各样的食材,炖汤,擀制面食,制作各种花样的小吃。

    这香味馋的诛儿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吃几口,可是她现在是灵魂状态,哪里吃得到东西?

    “不知道风半夜三更在厨房做什么呢?”

    跟诛儿一样心存疑惑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风的干爹。

    一个着圆肚子,却有着贼眉鼠眼无关的中年男人左摇右晃的来到厨房。

    诛儿虽然是灵魂状态,但还是下意识的往隐蔽处躲了一躲。

    那中年男人声音浑厚的问道:“乖女儿,你这半夜三更的在弄什么呢?”

    风手上的动作一顿,转笑道:“女儿把爹爹吵醒了呀?”一面说着,她还殷勤的扶着她义父在厨房坐下。

    “爹爹,女儿想着你明就要动去狐岐山,恐需要些时才能回来,便想着做顿好吃的给爹爹饯行。爹爹不是最吃女儿做的东西了吗?”

    鼠爹心中疑惑,问:“女儿你不跟父亲同去狐岐山了?你之前不是闹着要见锦狐下,还想嫁给他吗?”

    风做哀怨状,往鼠爹边一靠,说:“爹,想通了,锦狐下是妖界数得上的美男,再加上他有通天的本事,仰慕他的女子必然多。若不能成为那三千弱水中唯独的一瓢,还是不要去争那个宠了。”

    鼠爹听了很是欣慰,说:“这才对嘛,我开始就劝你,锦狐下虽好,可他不可能是你的。你可不知道当年的那些事,月狐姑姑见不得女子靠近锦狐下,到后来,连男子都不行,那个霸道劲,世所罕见!现在虽然隔了三千年,但是姑姑的子肯定不会变,你去了,反倒惹的姑姑不开心就好了。”

    风低着头,十分乖巧的说:“嗯,女儿不去,女儿在家好好看家,等着爹爹回来。爹,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赶路,快去歇着,明中午就等着吃女儿给你做的大餐吧。”

    鼠爹高高兴兴的离开厨房,却未看到风眼神儿低下的那抹狡猾神色。

    诛儿偷听他们父女两人的谈话,心中对风有了更多想法了。

    “哼,这老鼠精真狡猾,口口声声喊紫宸恩人,说要报答,可是却不帮我们。她爹爹明天就要走了,却不肯让我们用鼠洞里的暗道通过荻花山脉,当真可恶!”

    诛儿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让她昏昏睡的法诀咏唱。她的灵魂开始飘离白鼠洞,飞速的倒退回去。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

    诛儿的灵魂猛地被拉回到里,冲击的她脑袋生疼。

    她捂着脑袋“嘤咛”出声,一睁眼,便看到紫宸深沉而饱含责备的双眼。

    “你真是越发胆大没有分寸了,竟然出窍飘离到那么远的地方,还这么久不回来,若不是我及时用还魂咒把你寻回来,你的灵力必定不能支撑你返回!”

    诛儿劈头盖脸被紫宸训了一通,这才有点后怕,也感觉到体的虚弱无力了。

    她什么也不懂,不知道出窍要消耗灵力,更不知道划算着要存灵力做返程之需,她只是随意的想去哪就去哪。

    紫宸嘴上虽然责备着她,但是心里却对诛儿另眼相看:“诛儿不仅可以出窍,还能走到那么远的地方且不被妖怪察觉,她的修为很是不错啊。”

    诛儿有气无力的趴在紫宸怀里,紫宸知道她灵力用过度了,便给他运功渡气,助她快些恢复。

    早晨朝阳破晓之时,一头白虎威风凛凛的从山口处奔来。

    诛儿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张开眼睛像远处望去:“紫宸你看那边,是梵天回来了吗?”

    紫宸寻迹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料到梵天和黑熊精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他还以为他们最早中午才能回来。

    诛儿和紫宸跳下树,梵天的幽冥虎转眼间也奔到了树下。

    诛儿看到梵天满脸风霜,问道:“你们赶了一晚上的路吗?”

    梵天一面召回幽冥虎,一面点头说:“是呀,你们在妖山之中,我担心会出什么事,还是早点赶回来比较好。”

    紫宸也点头说:“辛苦你们了。凤凰相思镜拿到了吧?现在该想想怎么把其中一面镜子安置到山脉那边去了。”

    说到这个,诛儿就想起昨晚出窍时知道的一切,愤愤的说:“那个老鼠精骗我们,她之前说她义父是锦狐部下,怕跟我们碰见出事端,所以不肯让我们从她洞里的暗道走。可是我昨晚分明偷偷听她说,她义父今天中午就离开鼠洞了!她就是不想帮我们。”

    梵天不知道哪里又冒出个老鼠精和密道,紫宸就像他简单解释了一下。

    梵天释然道:“她立场尴尬,不想惹祸上也是理之事。她不愿帮我们,也就算了。”

    诛儿前世患绝症,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对她极好,无不依着她的。这一世虽然成了兔妖,但是所遇之人也都是对她极好的。她虽说不会侍宠而,也不会霸道无理,但是心底里对不同人不同事的理解、认知有一定偏差。

    就如紫宸和梵天,都能理解风不愿帮忙惹事的苦衷,但诛儿却觉得这种分明能帮却不愿帮的行为非常可恶!

    紫宸见她闷闷的,已经猜到她心中所想,便教育到:“人妖仙,不论是谁,活在这世上都有自己的立场,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对我们好的,愿意帮忙,那是额外的谊,不愿帮忙,也无话可说,你何必要气成这样?”

    听了她这话,诛儿突然悟了。

    紫宸对她好、梵天对她好,连凤麟也对她不赖,她以前从未想过大家为什么要对她好,总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可现在听紫宸这样说来,这也都是谊啊!

    谁非得对谁好?

    谁必须帮助谁?

    这并不是天注定的事……

    如此想着,诛儿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念头突然通达了。

    就在她“参悟”的时候,大榕树旁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是凤麟迷迷糊糊从树上摔了下来。

    梵天走过去,掺起他,说:“你怎么睡的这一沉,以至于从树上摔了下来?”

    紫宸扭着被摔疼的腰肢,哎哟了几声,突然跳起来说:“啊,风!那娘们对我使诈,我中了她的迷香,昏睡过去了!她人呢?人呢?”

    “哎哟,这一大早的,曹,曹就到了。

    风挎着一个篮子,在朝阳下万种风的扭了过来,她走到凤麟面前,斜睨着他说:“小哥儿昨天偷吃了我的果子,我是看到我恩人的面上才不同你计较的,我劝你啊,还是别跟我闹了,我也没心思陪你这小孩儿玩。”

    “你!你这女人!”风把凤麟气个半死,幸好梵天拉着,他才没有冲上去动手。

    风有恃无恐的继续扭着走到紫宸和诛儿边。

    紫宸微微皱眉,问道:“昨天不是让你不要过来了吗?”

    风笑着放下手中的篮子,说:“恩人放心,这大清早的,那些个懒东西还在睡觉呢,没人知道我过来。你看,我连夜做了好些东西给你吃,你且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篮子上的布一掀开,鲜美的味道立即飘开了,连凤麟也不自的靠了过来。

    风拿起碗,盛了一碗汤,捧到紫宸面前,并依偎着他,非要紫宸尝一口。

    紫宸低头喝了一口,点头说:“的确很好喝。”

    听紫宸这么说,风得意极了。

    凤麟雀跃的说:“好喝吗?我尝尝!”

    “啪!”风一巴掌把凤麟的爪子拍飞,“偷了老娘的果子,还想喝老娘的汤,没门!”

    “你!谁稀罕!哼!”

    见他们两个又吵起来,紫宸赶紧扯开话题,问道:“风,你一大早过来,应该不是只为了送汤吧?有事不妨直说。”

    紫宸主动跟风说话,她高兴极了,忙贴过来说:“恩人,我昨晚想了又想,你既然要去狐岐山,便带上我吧!我义父今中午就启程先走了,待他走后,我可以找些小妖来帮我开凿暗道,把他扩大成一人可过的甬道,两天的时间就能修好。到时候你可得带我一起!”

    紫宸微微有些差异,一是没料到她会改口同意,二是不知道她家的通道还要改造才能通过。

    “暗道入口多大?为何需要改?”

    风解释道:“那老鼠洞里的暗道,不过桶口的大小,恩人和那几个哥儿怎么也过不去,也就你这兔子和那两只鸟精可以过去。”

    诛儿脑袋转得快,既然她能过去,她便可以带着相思镜过去,到时候借用相思镜和暗道,大家就都能顺利过去了。

    难得有用的着诛儿的地方,诛儿终于觉得自己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立即嘴快的说:“不用麻烦修改,我能过去就行,我们还有宝贝呢!”

    紫宸制止住诛儿继续说下去,只对风说:“你先回去,待送走你义父再来找我,我和我的同伴需要商议一下。”

    “哎,好的!”

    风怕鼠爹找她,把食物留下之后,急忙回白鼠洞去了。

    待她一走,诛儿就说:“紫宸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梵天如今把镜子取来了,我带着镜子穿过暗道去山脉的另一边,待在那里安置好了,你们通过镜子直接过来就是,不用她改造暗道浪费功夫和时间了!”

    紫宸看着诛儿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自己胡乱出主意!风虽然受过我的恩,但毕竟没有什么交,若你跟着她去白鼠洞,被她夺宝害了,可怎么好?”

    诛儿倒未想到这一层,磕磕巴巴的说:“你不是她的恩人吗?她为什么要害我啊?”

    紫宸只说:“人心不古,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梵天一直在旁默默的听着,他倒想了一个主意,道:“诛儿带着镜子先行一步也不是不可,只是,还有一个人要跟着诛儿一起。”

    众人都看着梵天,等他继续说下去。

    梵天抬头看着枝头说:“到时候就要拜托祝婆婆跟诛儿一起走一趟了。”

    祝婆婆拍着翅膀飞下来,化作老妪的模样,说:“要老走一趟没什么不可,只是,那媚罗刹在妖界也颇有名气,老可不是她的对手。若她有什么歹意,我可保护不了诛儿。”

    梵天倒是笑了,说:“我昨晚在去取镜子的路上,倒听黑熊大叔说了些奇闻。祝婆婆你可是怀绝技的,何必自谦?”

    ————

    最近工作很奔波,中午不太能保证更新,改为晚上一更,都是大章节,字数分量十足的。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