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璇玑门

    人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葫芦山中问璇玑,璇玑门里道长生。(点-墨-中-文-网 )”此句正是璇玑门问道求仙的最好写照。

    在葫芦山的南麓,沿着山脊弯弯绕绕建了好一片青瓦白墙的房屋,这正是璇玑门的所在。

    璇玑门擅炼制丹药,所以从老远就看得到道观中有青烟腾起,倒把璇玑门笼罩的似真似幻。

    紫宸领着众人从山顶往下走,穿过了一片密林后,就踏上了璇玑门在山间修的石子路。

    紫宸对众人说:“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南走,过去便是璇玑门了,我们快走吧。”

    众人走了不多会,便看见小路的另一头走来两个背着剑的巡山小道士。

    紫宸心想,这定然是璇玑门的小道士。

    于是赶了几步上前说:“两位小道友,我是你们素方大师兄的旧友,此次上山特来探望,还请引见。”

    那两个小道士看到紫宸时吃了一惊,似是未曾料到能在这个地方遇到人一样。

    其中一个小道士上前一步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山中?”

    紫宸见他们神色警惕,颇有些不解,于是又说了一遍:“我从问虚宫来,是来探望素方旧友的。”

    怎料紫宸话音刚落,那两个:“骗人!问虚宫的道友十前刚跟大师兄结伴下山,你若是问虚宫的弟子,怎会不知?况且这葫芦山下有我们同门师兄弟设下的重重关卡,你们若是从山下来,怎不见他们通报?”

    紫宸被他问的愣住了,他说的虽是真话,可在这小道士口中,听起来倒像假话一般。而且他心中疑惑,这葫芦山向来许人自由进出,可听着,璇玑门在山下已经设了很多布防。

    他们如此戒,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诛儿和梵天他们本在后面远远的看着,忽然见那小道士对紫宸拔剑相对,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连忙赶到紫宸后问道:“怎么回事?”

    紫宸见两方都紧张,在中间调和道:“没事没事。”

    他又对那:“既然素方不在,就请你们帮我向你们掌门通报一下吧,便说问虚宫紫宸来了。”

    那两个小道士见紫宸不急不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竟不像是撒谎,便交耳商议是否要向掌门禀报。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小道士打量着眼前的诸人,突然把眼光定在了诛儿的上。

    他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忽的,他拉起同门往后跃了一步,喊道:“有妖气!师弟,快走,妖怪闯山了!”

    诛儿被他这一喊,喊的愣住了。

    她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周围的众人,这里跟妖怪挂的上关系的,也就是她了,其他几个人可是正儿八经的神仙啊!

    她想跟那道士解释,可是一转眼,那两人便跑回去通信,已经不见人影了。

    “他们好像误会了……”诛儿无辜的看着众人说。

    紫宸牵起她的手,说:“无妨,我们先上去,等见了他们掌门,一切便清楚了。”

    等他们来到璇玑门时,道观门前的空地上已经站着七位持剑的道士,摆起了北斗七星阵!

    阵眼中的那个人喝道:“大胆妖孽!竟然敢私闯葫芦山,无视我璇玑门令!”

    紫宸上前一步说:“我从来不知这葫芦山竟成了你璇玑门一家的地盘,更没听过什么令。我是来见你们掌门的,还请通报!”

    紫宸在人间之时,也是名动一方的高手,处处受人礼遇,没料到这次到璇玑门,竟然受这几个小辈的刁难,心中难免有些怒气。

    紫宸一而再的耐着子求见,谁料那小道士冷笑道:“我们掌门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站在后面的凤麟也被这几个牛鼻子道士气的不轻,上前喝道:“你们听不听得懂人话,我们是来见你们掌门的,再故意刁难,小心爷爷我把你们道观拆了!”

    那七名守大门的道士见来人嚣张,更以为是妖怪惹事,于是“刷刷”的走起阵位,准备御敌。

    紫宸见说不通,只好叹一口气说:“哎,看来只有硬闯了!”

    凤麟见有架可打,早已兴奋的拿出定转乾坤枪,把枪舞的跟风车似的“呼呼”做响。

    梵天出手拦下凤麟,说:“此事交给紫宸处理,你出手没个轻重,这些人哪里挨得住你的一枪?”

    凤麟极为不爽,想狡辩几句参加战局,谁知还没说话,就听诛儿“哎呀”一声叫唤,顿了一下说:“赢了……”

    凤麟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那七个道士竟然已经倒地,紫宸抬起脚步,默默的走上了进门的阶梯,哪里还有凤麟出手的余地?

    门前的打斗惊动了里面的道士,一批又一批的道士涌了出来,拦住紫宸的去路。

    紫宸每每动手之前便要说一句“问虚宫紫宸求见璇玑门掌门!”可以没人理会他,都是挥着剑便砍了上来!

    这些小道士与紫宸实力差别巨大,根本无法阻止他们前进,这五人就这样一路“杀”上金顶正

    璇玑门的掌门和各位长老听闻有人闹事,已齐聚在正前的广场上,他们本是杀意浓浓,可在看到紫宸出现时,齐刷刷的愣住了。

    当中哪位白发白须的长者走出来,问道:“来人可是紫宸世侄?”

    紫宸上前抱拳说道:“小侄见过还真道长!小侄不过离开数月,没料到要见掌门一次,竟然如此困难,喝了足足一十八遍,也无人通传,无奈,只有得罪了!”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还真道长是知道紫宸已经渡劫飞仙了,纵使是长辈,他现在也不敢拿出长辈的姿态来。

    而且紫宸飞升之后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真道长料到紫宸肯定是有不寻常的事来找他,于是说:“没想到真是紫宸世侄,都说你羽化仙去,谁能料到你会出现在这里呢?快进屋,我们坐下慢慢说话!”

    还真道长手中拂尘一挥,让长老们料理弟子们的伤势去了,自己带着紫宸等五人到了内院。

    紫宸进了内院之后,便问:“道长,门中为什么一个大弟子都不见,都是一些生面孔?葫芦山下又为何要设障阻止人进入?”

    还真道长领他们进入房间,说:“世侄此前飞升,想来不知这数月间的世事,待我慢慢与你说来。”

    原来在三个月之前,十万妖山中突然传出消息,说月狐九千岁要在葫芦山下的望莲池举办九千岁生宴。这一消息出来之后,各路妖怪都往望莲池赶来,扰的璇玑门最近不得安生!

    “素方他们几个大弟子都带人去望莲池一带守着了,生怕诸妖怪集会生势,山下的关卡也是因此而设。”

    经还真道长一说,众人终于明白璇玑门为何如此紧张的防备了。

    还真道长说完,看了看紫宸后的几位少男少女,见他们一个个器宇不凡,心中便揣测起来。他虽然看穿了诛儿的妖精之,但是也观察出诛儿的灵气纯净十足,并无邪气,想来不是凡品。而另外几人,他凭着自己一辈子的功力,竟然看不出是什么来头。

    “紫宸世侄,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何事?”

    紫宸看得出还真道长满腔的疑惑,便说:“我和几位朋友下来办一些事,需要打探一下最近有何大事发生。刚刚听道长说月狐九千岁之生辰,想来也许有些关系也未可知。”

    说到此事,还真道长忧心的说:“那妖狐一向安分的待在十万妖山之中,不知这次怎么会突然兴风作浪,难道人间又将有一场浩劫吗?”

    紫宸安慰道:“道长不必忧心,我们几人明便下山前去打探个究竟。”

    还真道长这段子一直为群妖聚集之事烦心,谁都希望自己家门口安生一些不是吗?

    璇玑门虽然是一个大门派,但也经不住成百上千的妖怪一起冲击!现在紫宸带着几个份神秘的人出现了,还真道长自然是高兴把他们留下,这样对璇玑门也算是一大保障!

    他命弟子给这五人专门收拾了一个小院落住下,并备好茶水饭菜。待晚饭过后,紫宸他们便从房间里聚到起今之事。

    之前听紫宸跟还真道长聊天时,诛儿就对“月狐九千岁”十分感兴趣,现在得了空,自然就赶紧问了出来。

    梵天、凤麟、龙九对下界之事了解甚少,便也匆忙凑了过来,听紫宸说起那妖狐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