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 寿宴之上美男多

    寿宴已经开始,一队队的仙娥端着食物和美酒穿梭在南华池中。(站 。)请用 访问本站

    紫宸带着诛儿来到南华池外围的两个空位上坐下,这里离中心区域较远,看不清仙姬的舞蹈表演,但隐约还听得到歌声。

    看不清舞蹈、听不清歌声,这些对诛儿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她闻着酒香和香,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她看着自己面前桌案上的食物问道:“紫宸,这些东西我可以吃吗?”

    紫宸看她嘴馋的样子,笑道:“当然可以,快吃吧。”

    诛儿如得大释一般扑到琼瑶佳宴之中,狼吞虎咽全不顾形象啦。

    “紫宸,这个鱼丸子真好吃,你快尝尝!”

    “这个红烧也香!”

    “还有那个、那个……”

    诛儿不仅吃着,还不忘推销美食给紫宸。

    紫宸见她的嘴忙个不停,遂说:“你专心吃吧,我知道这些都好吃。”

    仙人们早已辟谷多年,美食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种味道。

    紫宸平虽然陪着诛儿吃东西,但实际没什么必要。他此时只是坐在旁边一杯一杯的斟着美酒,边饮边看着诛儿吃东西。看她吃的那么高兴,他也觉得很开心。

    诛儿见他一连喝了不少杯酒,忙劝道:“紫宸,不要喝那么多,喝酒会头疼的!”

    她上次偷喝了桃圣谷的桃花酿,脑袋疼了一整天,还变形出丑,有了那次教训,她是再也不敢喝了。

    紫宸的酒量自然比她要大很多,这三五杯还不至于醉倒。不过听诛儿劝他,他也停了杯,跟她一起吃起来。

    这一餐,诛儿可是吃了个十五分饱!满嘴满手都是油,还眼巴巴的望着桌上剩下的,想着如果能带回去慢慢吃就好了!

    寿宴进行到中途的时候,梵天出现在了南华池的门口。

    梵天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看了看四周,提步往中心走去。

    诛儿本就坐在外围,当梵天一进场,她就看到了。

    她不知梵天会如何处置凤麟和翎,所以丢下手里的美食,急忙忙跑了过去。

    “梵天!你们来啦?”诛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倒把梵天吓了一跳。

    梵天看到诛儿新衣新貌的可样子,喜的抚着她的头问:“几天不见,米团儿还好吗?”

    诛儿好的很,连忙点头,略有些担心的问:“我很好,不过……梵天,你会怎么处置凤麟和翎?他们只是因为误会才打起来的,说来都是我不好。”

    梵天见诛儿手上和嘴上都是油,于是从怀里掏出手帕,细细帮她擦去,说:“今青帝寿宴,散席之后需要清理南华池,他们既然有力气打架,那我便让他们到时候来这里出点力。”

    诛儿真是佩服梵天,竟然用“劳改”的法子处置凤麟和翎,这对他们两人来说,不止是体上的惩罚,更多的心理上的煎熬吧!

    “哇,他们肯定不愿意吧?”诛儿感叹的说。

    梵天笑道:“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不过也不敢违抗。那两个,都是执拗脾气,谁也不让谁。趁着这次机会,正好败败他们的火气。”

    梵天极仔细的帮诛儿把手上的油都擦干净了,又帮她弹了弹前襟上的碎屑,问道:“你今天跟紫宸一块来的吧?他在哪呢?我正找他有事要说。”

    正询问着,紫宸便出现了。

    早在诛儿突然离席的时候,就注意到梵天来了,他原本不想打扰他们两个说话,但看到梵天捏着诛儿的手一直擦来擦去,便有些坐不住。

    等他来到诛儿边时,正巧听到梵天问起他,于是说:“我在这里。”

    诛儿之前受梵天照拂有将近一月的时间,紫宸还未找到机会登门拜谢,此时正是机会。

    “此前有劳天君照顾诛儿,给你添麻烦了。一直想登门道谢,却又不敢随便打扰,相逢不如偶遇,我在这里先谢过天君了。”

    梵天托起紫宸正要作揖的双手,说:“举手之劳罢了,而且诛儿很乖,又能逗我开心,你就不用刻意说谢了。我上个月就有事要找你和问虚神君,今遇到,我就先于你说了吧。”

    紫宸心中奇怪,不知梵天找他会有什么事,于是说:“哦?不知是何事?”

    他们两人携手坐下,只听梵天说:“前不久,天牢之中有一名仙人逃逸,我虽派下天兵天将捉拿,无奈于人间地形不熟,将士们一直被狡猾的罪犯戏耍。我思索着,你刚刚飞升不久,在人间百年,一定很熟悉地形,便想邀你同行,跟我一起下凡走一趟。”

    紫宸心中惊诧不已,要劳烦风纪司的司长亲自下凡捉拿的仙人,必定不凡。如若能够成功捉拿,必定是功劳一件。

    在天界修行,若能立功,对修行极有好处,梵天这个时候能想到他,真可谓是提携他了。至少他不会天真的相信,整个天界,还找不出熟悉人间地形的人。

    虽然有些疑惑梵天为何要提携他,但紫宸仍然很高兴的答应了,一来他的确熟悉下界的况,二来此时颇有惑力,再来,他比较相信梵天的人品,并不认为他会蓄谋害他。

    紫宸点头说:“若有能帮到天君的地方,我自然是再所不辞,待我请示过太祖之后,便向天君回话。”

    梵天思索了一下,说:“问虚神君此时也在南华池,你我二人不如现在就去问他,也好早去拿人。”

    紫宸点点头,对在一旁坐着的诛儿说:“你在这里等着,我跟天君去办点事就回来。”

    诛儿坐在原地,趁着无人管她,偷偷把食物往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塞。诛儿一直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给塞完了,才拍拍手坐在那里静等紫宸回来。

    宴席接近尾声,仙人们陆续离开。

    她忽见一抹绿色的影,那不是桃圣谷的美人白芷吗?

    诛儿眼馋的看着仙衣飘飘的白芷,感叹着天地造物的神奇,居然能够生出如此美丽的男儿!

    看着看着,诛儿就发现白芷也看向她了。

    诛儿不确定白芷是否还认识变成人的自己,所以只是看着他而没有打招呼。

    谁知白芷主动走过来,问道:“你可是那天贪杯的那只小兔子?”

    诛儿一面点头,一面惊讶道:“呀,你还记得我?”

    白芷莞尔道:“但凡我见过的女子,便没有不记得的。”

    呵呵……果然是圣!诛儿在心中腹诽着。

    两人刚打了招呼,诛儿就听一个充满磁的男子声音从白芷后传来:“芷儿,你在同何人说话?”

    白芷转,恭敬的冲来着俯道:“回师尊,徒儿遇到一位旧识,所以闲话两句。”

    诛儿看着走过来的那位墨衣大叔,他虽人到中年,可是上却有着另一番成熟的魅力。

    诛儿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心道:桃圣谷的男人都是这般祸害吗?这师徒二人,活脱脱的像大小圣一般惹女子着迷。

    司缘尊者本是要喊白芷早些随他回谷,可当他看到诛儿时,突然呆住了!

    像……实在是像……

    司缘尊者凝着眉,盯着诛儿,不由自主的往她边走了几步。

    白芷看师父有些失态,问道:“师尊,怎么了?”

    司缘尊者忽然清醒了,心中冷笑道:万年已过,她早已不在,怎么可能是她呢?眼前的小女孩,不过是一只兔妖罢了!

    司缘尊者又看了诛儿一眼,转看着白芷说:“没事,你同这位完,他就先行飘走了。

    白芷其实也没有什么话要对诛儿说,不过是看到了,打一声招呼。不过刚刚司缘尊者的神,倒是很让他思索。因为他比谁都了解师父,在司缘尊者眼里,这天底下的女子,就没有能入他尊眼的。

    想到这里,白芷回过神问诛儿:“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诛儿说:“我在等人呢。”

    白芷笑笑,想起那天她醉酒的样子,提醒道:“这宴席上的仙酿虽比不上我桃圣谷的桃花酿,不过也是能醉人的。你一个人在此,万万不要贪杯哦。”

    提到这个,诛儿的脸止不住的红了红,急忙说:“我、我再也不喝的。”

    “呵呵,乖孩子。”

    白芷笑着告辞了,不过多会,紫宸就回来了。

    紫宸见到诛儿第一眼就说:“走,我们回去收拾东西,明就下界捉仙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