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如此“风流债”

    梵天微笑着走上前去,笑着携起白芷的手说:“我们今找你,是有事相询,不如我们进屋坐下慢慢说?”

    白芷同样笑着,一面带梵天、凤麟进楼,一面赔礼道:“是我怠慢了两位尊客,快请进来坐吧。(^##最快的站^)请用 访问本站”

    竹楼之中摆设简单,正厅里放了一张绿竹做的茶几,并几条木凳,茶几上面摆了茶具,并一枝粉艳艳的桃花。

    白芷请梵天、凤麟在茶几旁坐了,并取来一坛桃花酿斟予众人喝,并说:“这是师尊所酿的花酒,酒不醉人,倒很爽口,二位且尝一尝吧。”

    凤麟看到白芷那张不男不女的脸就有些气闷,手上接酒的动作不由的重了些,乒乒乓乓的把他心中的怒气都表现了出来。

    梵天只怕凤麟克制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浅尝了一口之后,他便开门见山的问道:“我们二人今来桃圣谷,是有一事想问。今神戟天王府有位小仙娥奉命去北冥送东西,可她抵达北冥时,上衣衫褴褛,外面只得一长袍遮羞,而正有人看出那长袍是你的衣物。不知你可知那仙子遭遇了何事,你的衣服又怎会在她上?”

    白芷想了一下,略有些惊讶说:“那是刚刚飞升到达天界的下仙……”

    不待白芷把话说完,凤麟“啪”的拍桌站起说:“所以你以为她初来乍到没人撑腰,所以欺负她?我告诉你,她是我王府上的人,你今天必须给我交待清楚!”

    听到凤麟的指责,白芷脸上顿时觉得难看,血色也褪去了几分,显得有些苍白。

    诛儿心疼美人,只觉得凤麟粗鲁欺负人,于是跳起就在凤麟脸上一阵乱抓。

    凤麟猝不及防,被诛儿挠了两爪子之后,火气顿时上涌,揪住诛儿的两只耳朵就要把她扔出去,还好梵天眼疾手快把诛儿一把捞了过来。

    梵天把诛儿按在怀里责备道:“米团儿你别添乱!凤麟你先坐下,让白芷把话说完。”

    凤麟狠狠的瞪了诛儿一眼,声响巨大的坐回凳子上。

    白芷解释道:“今我陪师尊去青帝处下棋,因想起谷中还有事,就早一步回来。我就是在回谷的路上遇到那个仙娥的,她当时已经衣衫褴褛不成样子了。我问她何以变成这样,她说她刚刚飞升遭遇雷劫,衣服被天雷所裂,尚未来得及更换。我看她一女子,穿成那样四处走动不雅,于是将外袍赠与她遮羞。若如你们所说,她是神戟天王府的人,白芷实在不知她为何要撒谎,也不知她之前有何遭遇。”

    梵天看白芷说的真切,倒不像是在撒谎,凤麟也陷入了沉思。

    他们都知道白芷对女子有着别样的怀,不管是怎样一个女子,只要遇到困难,他都会伸手帮忙或者给予一定的关怀,这与他认不认识那女子无关,只因为他仿佛天神就对女子有种怜惜。

    所以,白芷说他不认识澄澄,但是把自己的外袍借给了她,这是极为有可能的事

    诛儿见他们三个闷头想不明白,于是开口说:“你们去把那仙娥找来对质不就明白了?”

    梵天拍手笑道:“倒是我们愚笨了。”他转而对凤麟说:“要不你把那叫澄澄的仙娥叫来当面问一问?”

    凤麟见白芷一点也不怕把人叫来对质,心中就有些犹豫,难不成澄澄真的是在说谎?自己误会白芷了?

    正想着,诛儿脑袋中忽然灵光一闪,神识中看到一个人穿过桃林,往竹屋来了,而那人不是别人,真是上午跟清灵仙子说话的黄色衣衫的仙子。

    “外面有人来了。”诛儿突然说道,梵天、凤麟、白芷三人一愣,待他们放出真气去仔细察觉,发现果然有人靠近。

    白芷脸上露出喜色说:“那位仙娥来了,我们当面问一问就知。”

    白芷准备出去迎接,却被梵天拉下来问道:“你上午遇到的仙娥就是外面那个人?”

    白芷点头。

    梵天又问凤麟:“外面那人就是你府里叫澄澄的仙娥?”

    凤麟点头。

    见二人点头,梵天坐下一笑,说:“我倒是知道她的衣服是谁人弄破的了!”

    凤麟和白芷二人同时问道:“谁?”

    梵天跟诛儿对视了一眼,诛儿心中已猜到一些,却不知对否。

    梵天对众人淡定的说:“她的衣服是被我用真气震裂的。”

    “你?”凤麟难以置信的瞪着梵天,却见梵天又点了点头,示意他没有听错。

    诛儿听到梵天的答案之后,恍然大悟道:“原来她就是早上对我出手的那个人呀?哼,坏人一个!”

    凤麟和白芷都不明白他们俩在说什么,凤麟又是个毛躁子,追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梵天解释道:“早上我去落虹山办事,看到米团儿一个人在山门前徘徊,于是准备带她回府,却有两个仙娥出手阻止,其中一个没露面的就是这个叫澄澄的仙娥,她险些将诛儿夺舍,被我出手阻止了。”

    凤麟觉得有些意外,也有些不信,说:“怎么可能?”

    梵天只说:“她的气息我不会记错。”

    凤麟当然知道梵天不会弄错人,梵天的本事和品质,凤麟是一百个相信,只是澄澄作为他的贴侍女,所作所为让他有点难接受。

    “澄澄为什么要对诛儿夺舍?定然是这小畜生做坏事了。”想到诛儿刚刚挠他的两爪子,凤麟更确定是诛儿的错了。

    诛儿见凤麟一直袒护澄澄,愤然说:“明明是她心思不正!她跟问虚宫一个叫清灵的仙子交好,那清灵仙子喜欢上紫宸,紫宸却因为清灵虐待我而不喜欢她,澄澄就给清灵出主意,说控制我的神魂之后,紫宸就会喜欢她了。这事你倒来评评,到底谁对谁错?”

    凤麟被问的哑口无言,正好这时澄澄已经走到了竹楼门前,脆声唤道:“小仙特来送还衣物,不知白芷上仙在不在?”

    白芷不知该不该出去接待她,拿询问的眼神看着梵天和凤麟。

    梵天略想一下后说:“你就权当我们没来过一样。”

    白芷领会到梵天的意思,站起走了出去。

    诛儿等人在屋内只听白芷问道:“小仙子这么快就把衣服送还,看来是找到落脚的地方了?”

    那澄澄看着白芷俊俏的脸,一时有些发愣,恍然若在云雾中,待白芷唤了两声,澄澄才红着脸低头说:“因我有姐妹关照,帮我寻了个神戟天王府的侍女职务,今后在那里当差。”

    “哦,安定下来了便好。”

    白芷是个温柔的人,待女子一向体贴。他虽知道澄澄之前骗了他,但仍然是下意识的关心起来。

    而屋内,凤麟的脸色极为难堪,只愤愤的说:“待我回王府,再好好问她的对错!”

    屋外的两人一搭一搭的聊着,屋内的两人各自想着心事,而诛儿却被桌上的桃花酿吸引了过去。

    那酒的芬芳袭人,有桃花香,又有酒的香醇,引的她不自低头在杯子里喝了两口。

    待梵天发现诛儿在偷喝酒时,要阻止时已经晚了。

    “米团儿,你把这一杯全喝了吗?待会儿醉了可怎么办?”

    诛儿傻笑道:“白芷刚刚不是说这酒不醉人的吗?”虽是这么说着,可是她已经感觉全气上涌,竟有些头昏脑胀了。

    白芷在屋外千送万送,好歹是把澄澄给送走了。他拿着送还的衣服回屋里时,只见诛儿已经四脚朝天躺在梵天的膝盖上醉了过去。

    “哎呀,这小东西可是喝了桃花酿?”白芷有些意外并有些着急的说:“这酒对咱们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对于这小东西可不得了,她的功力浅薄,必定无法挡去仙酿的酒力。这可怎生是好……”

    梵天摸摸诛儿发烫的子,神不太确定。

    凤麟在旁觉得无谓,说:“她只喝了一杯,哪会有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

    白芷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忧虑的说:“天君和童子有所不知,师尊所酿的这桃花酿是选用凋谢而不腐烂的桃花瓣,配以谷雨、霜降这两的天地甘露而静心蒸酿,饱含万物精华和天地灵气,仙人喝了固本培元,凡人喝了功力大增,只是不知这兔子喝了会怎样……万一她大补过甚,坏了经脉、伤了元气可怎么办才好?”

    听他这样一说,梵天也觉得不是很妥当,再摸一摸她一阵烫过一阵的体温,终于镇定不住,说:“这可怎么办是好?要不送往医仙那里去看看?”

    --------------------------

    作者语:下一章会发生奇妙的事哦~想知道是什么事吗?嘿嘿……留言来猜一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