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潜龙在望

    “锵、锵、锵!”三声震天动地的铜锣声响起,围观的散仙本来就多,现在又有许多路过的仙人被这巨大的铜锣声引来,把这擂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连空中都叠了几层。( )请用 访问本站

    谁叫仙途漫漫,众神无聊的紧呢!

    擂台就要开始了,紫宸跟空空儿对视一眼,两人一同翻跳上擂台。

    空空儿靠在擂台的红色围栏上,神颇为不屑的对紫宸说:“我念你是刚刚得道飞升的小仙,对你处处关照,谁知道你得寸进尺!今天擂台无,别怪我拳脚无眼了!”

    紫宸站在擂台上,竟是以一种上位者的申请看着空空儿,根本不想不与他争辩,只淡淡的说:“请吧。”

    空空儿被他这副超然的神激怒,一时把双手捏的“咔咔”作响。

    诛儿被梵天抱着坐在主席台上,那里是最佳的观战之地。

    她听空空儿说的像是紫宸忘恩负义一样,不由得恨的爪子痒,只想上去挠他两下!

    “胖东西,你抓坏我了。”梵天温和的声音传来,诛儿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里把梵天白嫩的手背上抓了一排红印子。

    “啊,对不起。不过……不要叫我胖东西,我叫诛儿!我哪里胖了?比起广寒宫的玉兔,我一定一定不算胖!”

    梵天好笑的看着诛儿,没料这只兔子这么在意别人说她胖。不过看她的耳朵,圆圆的脸,胖嘟嘟的子,怎么看也不瘦呀,活像一个圆滚滚的米团子。

    “呵呵,不胖、不胖,就是圆了点,像个米团儿,那我就叫你米团儿好了。”

    圆和胖不是一个意思吗?有名字不叫,还非得叫她什么米团儿,她又不是食物!

    诛儿想同梵天争辩,却听擂台上铜锣又响了一声,比赛开始了!

    她赶紧转过神去看紫宸比赛。

    问虚宫主修剑道,所以空空儿跟紫宸一样,都是手持仙剑,只不过空空儿的剑细长,而紫宸的剑看起来要厚重一些。

    诛儿见两个青色影缠在一块,她看不出什么门道,也不知谁占上风。

    “梵天,你看他们谁会赢?”

    梵天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几招,说:“米团儿你急什么,这不过是第一局,擂台总共比三局,三局两胜,你慢慢看。”

    诛儿耐着子看下去,见两人的招式都渐渐快了起来,空空儿的仙剑竟然同时化作七支短剑飞在空中,摆成剑阵将紫宸困了起来。

    那些短剑化作剑影上下缠绕着紫宸,让紫宸一时变的束手束脚。

    诛儿见紫宸被剑阵所困,原本就着急,突然她又听梵天在耳边说了句:“你主人这局要败了。”

    顿时,她就紧张了。

    梵天话音刚落,紫宸的右手就被剑影缠绕,飞剑脱手而出,落在了擂台之外。

    武器脱手即为输,但空空儿似乎没有放手的趋势,只见缠绕着紫宸的剑影猛烈一缩,竟像是要把紫宸整只右手绞掉一般!

    总是像诛儿这般不动招式的外行人也看出了空空儿的歹意,不急的叫了出声。

    幸而,紫宸周红光暴涨,顿时将空空儿的剑阵震的七零八落。

    两人武器都掉了,但是紫宸武器脱落在先,所以第一局,空空儿胜。

    诛儿又是纳闷、又是担心,一时急的用前爪扯着自己的耳朵说:“紫宸不是很厉害吗?连凤麟都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会输给空空儿这个大坏人!”

    梵天看她那么扯自己的耳朵,倒替她觉得疼,赶紧抓了她在怀里说:“你还真是笨,场边众人都看得出是紫宸在让着空空儿,你却急成这样,真是个急儿。”

    诛儿更纳闷了,问:“紫宸为什么要让着空空儿,空空儿刚才差点伤了他!”

    梵天抬头看向紫宸,眼神中多了许多赏识和认同,说:“他们二人本是同门,紫宸是念在同门之宜不想让空空儿输的太难看,不过空空儿却心思歹毒,紫宸不会再让着他了。下面两场,你便等着看好戏吧。”

    听她如此说,诛儿赶紧坐正子看他们比试。

    同样是铜锣开场,只听铜锣声未落,空空儿就如魅影一般冲向紫宸。

    紫宸站在原地未动,但强大的灵力却瞬间爆发出来,卷起他的黑色长发和衣袂,把空空儿的无法靠近半分!

    只听“啷”一声仿若龙吟的剑啸声,众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仿若被骄阳晃花了眼,等揉眼再看,空空儿竟然连人带剑躺在了擂台下。

    好凌厉的剑气!好强悍的气场!竟然是一招定乾坤!

    “好!”梵天忍不住,喝好声脱口而出,别的人没看出紫宸刚刚做了什么,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好一凛然正气,好一招潜龙在望!”

    诛儿被强光晃的泪光闪闪,但是听梵天这样叫好,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骄傲极了,连脑袋都不知不觉昂了起来,做昂首装。

    紫宸在台上听到梵天的叫好声,微微侧过头对他点头微笑。

    梵天也笑着看向他,心里却在想,只要假以时,这个下仙必然能够有所成就,位列仙班也不是没可能。

    空空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口中一连吐了两口血。他用手背擦擦嘴角,心中震撼不小。他原以为自己在问虚宫中算年轻有为之辈,没想到跟紫宸一比,完全算不上什么!

    他又想到之前那一局,紫宸故意输给他,是在逗他玩、讽刺他吗?

    再念及如果输了这次擂台的后果,他对紫宸的嫉恨一下子到了极致!

    空空儿似是伤的很重,几次尝试着站起来都倒了下去。

    梵天站起来,用众人都听得到的浑厚声音问道:“空空儿,你是否还坚持第三场比试?如果坚持不了,现在认输也没什么。”

    这第二次比试让大家看到了明显的实力差距,梵天让他认输,倒不是羞辱他,而是为他着想。

    空空儿抬起头,对梵天苦笑道:“比,当然要比!”

    他的眼神扫到梵天怀中的诛儿上,顿了顿。

    诛儿感觉到他仄仄的眼神,不打了一个寒颤,这等恶人,哪怕是个眼神儿,都这么让人讨厌!

    “哼!活该!”诛儿扭过头不再看空空儿的惨样。

    空空儿爬上擂台,摇摇晃晃的站着,第三场比试还未开始,胜负仿佛就已判定。

    巨大的实力差距让这个擂台变的无趣极了,周围的人都开始唏嘘,甚至有人喊着让空空儿快点投降,不要自讨苦吃。

    空空儿低着头,扶着擂台的围栏,嘴上惨笑。

    在众人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盛开双手,两只暗剑从他的袖中飞出,一左一右直指诛儿!

    不明所以的人以为空空儿脑袋坏掉竟然要杀风纪司司长梵天!但是紫宸明白,空空儿最后一搏的对象是诛儿!

    虽然知道有梵天在,诛儿不会有事,但是紫宸还是不自的向诛儿飞去,想要替她挡开飞剑。

    梵天眼底难得显现出几抹厉害的神色,他长袖一挥,已把暗箭卷到袖中。而另一边,紫宸已经飞下擂台,只差几步就到他们面前。

    梵天眼疾手快,伸掌就对着紫宸拍去,不轻不重这一章,恰好把紫宸推回擂台之上。

    直到受了这一掌,紫宸才想明白,自己险些就上了空空儿的当!

    空空儿明知有梵天在旁护着,那两把小剑伤不到诛儿,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把自己引开擂台!若自己主动下了台,这一局他可就是主动放弃了!

    他感激的向梵天看去,却见诛儿神色紧张的拿着紫竹箭对准自己!

    “嗦嗦”两声,两支紫竹箭从紫宸的肩膀上飞过,直突进正要偷袭紫宸的空空儿前!

    空空儿被紫竹箭正插进心脏里,手上的剑应声而落,两眼难以置信的瞪着诛儿。

    诛儿看到空空儿的剑掉了,这才大呼一口气,她刚刚看到空空儿的剑尖对着紫宸的后背心,差点没把她吓死!

    这些变故来的突然,大家只见这几人纷纷动手,待停下来时,空空儿已经捂着口跪在地上。

    紫宸听到后面的动静,放才察觉自己刚刚好危险,竟是被诛儿救了一命!

    空空儿知道自己难逃一劫,惨笑着说:“我输了,我知道你要我退出问虚宫、远离仙界,放心,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后会无期!”

    紫宸皱眉看着他,原本想说他是要空空儿重返人界修炼,待找回真我本心再反回仙界,却不料空空儿抛弃了流血不止,神识化作一团灰蒙蒙的雾气飘散了!

    “哎,他这又是何苦!若他十二时辰内找不到合适的宿体,他的神识就会灰飞烟灭呀。”

    梵天有些不忍的说着,一面抱着诛儿来到紫宸边。

    诛儿飞速的跳回紫宸肩上,恶狠狠的看着梵天说:“原来你也是坏人,你刚刚竟然帮空空儿出手打紫宸!差点就让空空儿偷袭得逞!”

    诛儿脑袋一时没有拐过弯,只看到梵天出掌打紫宸,也难怪她会误会了。

    紫宸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说:“若不是梵天出手,我只怕是中了空空儿的诡计,自己跃下擂台了。”

    听了他这样说,诛儿歪头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梵天。

    梵天并没有生她的气,只是伸手捏她的爪子说:“米团儿就是笨,不笨的话也不是米团儿了,哈哈。”

    他笑的爽朗,诛儿却羞的要命,她躲到紫宸背后,拼命抓紫宸的衣服说:“快走快走,我们不要跟他讲话了!”

    比赛既然已经结束,空空儿自行退出仙界且生死未卜,紫宸也没有必要留在风纪司了,于是对梵天道了告辞,带着诛儿回去了。

    待紫宸走远之后,梵天伸手招来两个天兵,吩咐道:“将空空儿的尸处理掉,并且在三界之中搜索空空儿的神识,确认他的归宿。他方才退散时怨气颇大,我心不安。”

    “领命!”

    待天兵领命之后,梵天伸手招来一只四蹄踏着幽冥之火、额上长着一只独角的吊睛白虎坐骑,轻轻侧坐了上去。

    只见那幽冥虎健壮威猛,一双大眼摄人心魂,脚上蓝色的火焰更显诡异,让人心生胆怯。

    但是梵天却如抚摸小猫一般抚摸着幽冥虎的大脑袋,轻言细语道:“咱们去青帝那里转转吧。”

    待他说完话,白虎就如风一般像天宫的方向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