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厉害的紫宸

    北冥的风雪渐渐停歇,雪后初霁的晴空分外的蓝。( )手机下载请到

    不过寒窟外的上空却依然飓风凛冽,“狂风暴雪”中的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梵天席地而坐,与诛儿一起在雪地上仰头看两个人打架,只见那一红、一青两个影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解。

    诛儿担心紫宸会被暴戾的凤麟打伤,于是对梵天求道:“梵天,你是好人,你快去劝劝他们吧,这样打下去,伤了谁也不好!”

    梵天乐呵呵的对诛儿说:“你没看出来吗?凤麟打不过你家主人,每次攻击总是被没声没息的化解了,而你家主人心里有分寸,不会伤到凤麟的。只等凤麟玩累了,就会停了。”

    哈?凤麟打不过紫宸?

    紫宸不过是刚刚飞升的下仙,而凤麟是神戟天王一手教出来的上仙,诛儿原本以为会吃亏的是紫宸,但如梵天所说,倒是凤麟会吃亏?

    听梵天这样一说,诛儿就放心了,她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趴在结界里睡觉,并不忘对梵天说:“他们打完了叫我一下……”

    天色慢慢变黑,紫宸跟凤麟两人的斗法如同星空绽放的烟花一般绚丽。

    凤麟斗志高昂,他怎么也不愿承认自己打不过一个下仙。

    但紫宸却有些心不在焉,他低头看了眼已经呼呼大睡的诛儿,又看看挂上夜空的月亮,心道:今天为了找诛儿,领取的快递还没有送,可不能再拖了。

    这样想着,紫宸浑的仙气如同上了一个档次,他手中的剑法一改之前软绵绵的防御状态,顿时凌厉起来。

    诛儿睡的迷迷糊糊,只听一声巨响,把她吓的睁开了眼睛!

    凤麟被紫宸一脚从空中踹下,在雪地里划出了深深的雪槽!

    紫宸拍拍衣摆,收起仙剑,神色泰然的走到诛儿边,解开她的结界后,把她抱了起来。

    梵天并未管摔倒在地的凤麟,而是一直微笑的看着紫宸,待他走进了,梵天开口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紫宸坦然的说:“在下问虚宫弟子,紫宸。”

    梵天摇摇头,似是对他的回答不满意一般。不过他并没有追问,呵呵一笑之后,转而去看战败的凤麟。

    凤麟脸上羞的通红,他被人如此干脆的打败还是第一次,以往纵使有比他厉害的人,也会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给他留些余地,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在一个下仙手中输的这么彻底!

    梵天过去把他搀扶起来,并未安慰他,只说:“我出来很长时间了,先回去啦。”

    凤麟脸色难看的点点头,任由梵天似清风一般在眼前消失。

    而紫宸抱起聂诛儿,对着凤麟的方向说:“比试结束,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诛儿没有听到凤麟的声音,就这么被紫宸带走了。

    诛儿趴在紫宸的肩膀上,满眼崇拜的看着他,说:“紫宸、紫宸,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紫宸淡笑不语,只听着诛儿在他耳边叽里呱啦的说着今天的遭遇。

    待诛儿说完,紫宸想了一想,便说:“从明起,我教你修炼吧,等你强大一些,我也不用怕你受人欺负了。”

    诛儿听他这样讲,激动的问:“我也可以修炼吗?”

    紫宸点头说:“当然可以,真正强大的灵兽是很恐怖的存在,并不比一位上仙的实力差。你今天因灵丹妙药的作用而进化,既然已能说话,说明你资质不浅,若乖乖随我修炼,必能进步。”

    聂诛儿早在被空空儿欺负的时候,她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变强,现在有了机会,她当然点头答应,心中充满了欢喜之

    紫宸披星戴月的送完快递后,才带着昏昏睡的诛儿回到落虹山的厢房。

    他轻轻的把诛儿放在枕边,自己坐到桌前,不知弄了些什么东西,直到很晚才睡下。

    诛儿迷迷糊糊之际,仿佛还听到他对自己说:“对不起,没有照顾好你……”

    诛儿心中想,你哪有什么错……她想安慰几句,但无奈太困了,连眼睛都睁不开,歪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聂诛儿看到上空空,只剩她自己一小团,紫宸早就起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在屋子里跳来跳去,时不时的跳上窗台张望寻找紫宸的影。

    有了昨天的“绑架”经历,诛儿决定在自己有自保能力之前,再也不会到处乱跑了!

    过了一会,紫宸踏着朝阳回来了。

    进到屋子里之后,紫宸就把诛儿抱在膝头,讲一个金环一样的东西在了她的右爪上,并说:“这是一个空间储物戒指,我在里面放了一些符箓,等会教你怎么用。”

    而后,他又从怀里取出一个项链模样的东西,红红的绳子中间穿着一小块玉符。

    他把玉符系到诛儿的脖子上,说:“这是通话所用的玉牒,我给你弄了一个小的挂在脖子上,如果你不在我边,而有急事要找我,就从空间戒指里取一个符箓出来,拍在玉牒上,就能跟我说话了。”

    诛儿好奇的摸着自己爪子上和脖子上的东西,心中欢喜极了!

    她也可以用这么神奇的东西了!

    用玉牒通话对于仙人们来说很简单,但是诛儿没有法力,做不到这一点。谁想到紫宸竟然会把法力灌在符箓里,准备好现成的东西给她用。

    这份体贴和细心让诛儿心里好感动,一时蜷在紫宸的膝头,讷讷的不知说什么好。

    “紫宸,准备这个玉牒和符箓,花了你不少银子吧?你辛苦赚的银子是用来买材料炼法器的,怎么能浪费在我上……”

    紫宸拍拍她,说:“别多想,好了,我们去后山修炼吧,早点做完功课,我们下午再去做任务赚钱。”

    诛儿爬上紫宸的肩头,两人一起向落虹山的后山修炼地走去。

    诛儿欢喜的摆弄着自己刚刚到手的两件宝物,眼角却撇到一个极不愿见到的人——空空儿!

    空空儿左摇右摆的走上前来,笑嘻嘻的对紫宸说:“紫宸老弟好本事,已经把诛儿从烈枪童子手中要回来了呀?”

    紫宸脸上淡淡的,并不打算理空空儿。

    但空空儿实在不识好歹,竟然抓住紫宸说:“老弟,你该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都是烈枪童子强行抢走诛儿的,不能怪我呀!”

    诛儿听他如此大言不惭,气的骂道:“骗子!明明是你把我当饵,去捕雪鹰,你现在还想诬赖烈枪童子!”

    听到诛儿开口说话,空空儿脸上再也装不住,他这才知道自己的算盘落空了。

    紫宸冷冷的撇了他一眼,说:“你我修道成仙之人,最忌心思不正、旁门左道,你好自为之吧!”

    空空儿虽说不比紫宸是内室弟子出,但是自以为比他早几百年飞升,是以长辈自处。如今他被紫宸这样一训,脸上就挂不住了,讥讽道:“不过是只兔子,又不是上古灵兽,何必宝贝成这样?到底是没见过好东西的,哼!”

    紫宸一改平温和的样子,双眼微微眯起,厉声说:“我观你平收集的那些材料,再看你想捉雪鹰的举动,你以为没人知道你真正的意图吗?那九转移魂丹可不是好用的,若有不慎,就会丧失本心堕入魔道,你百年修道,今成仙,为何要走这等邪门歪道?”

    空空儿不料紫宸如此厉害,竟然一下就看出他是要练“九转移魂丹”,他心下慌神,这种事可不能被人知道,不然被太祖知道了,被逐出问虚宫事小,若被剥夺仙籍贬下凡间可就惨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邪气顿生,见此刻前后无人,便想对紫宸下黑手!

    诛儿和紫宸都察觉到他的恶意,诛儿紧张的扒在紫宸背上,火红的眼睛瞪着空空儿,长耳朵紧张的一闪一闪。

    空空儿自恃比紫宸多修炼百来年,并未把紫宸放在眼中,他稀松一击出手,被紫宸轻轻一袖拂过。

    紫宸说:“你不用急着动手,我今晨已经找过风纪司的长老,已经对你下了战帖,不出三,你们两人决战的公告便会贴出,到时,我俩堂堂正正的做个角逐!”

    “战帖”二字触动了空空儿的神经,他万万没有想到紫宸会以这种方式跟他较量。

    下战帖是仙人们解决私人恩怨的方式,战帖在风纪司发放,不用公布挑战的缘由,但是战败的那一方却要无条件接受胜利方的惩罚,这种方式多用来解决一些说不出口的纷争。

    紫宸选择这种方式,是念在空空儿前段时间对他多有照拂的面上,所以并未把打算把他私炼丹药的事捅出去。

    空空儿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由得一笑:“你要跟我决斗?老弟未免有些不知轻重?不过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怎能拒绝你的好意?咱们后擂台上见!”

    诛儿见空空儿乐滋滋的走了,不由得摇头,见过自大的人,但没见过像空空儿这种盲目自大的人,他凭什么认为紫宸打不过他?就凭他比紫宸多活了几百年?真是无知!

    紫宸也未理会空空儿讥讽的那些话,依然平静的带着诛儿去后山修炼。

    在这两人修炼时,仙界风纪司门外突然号角长鸣,周围的众人纷纷围拢过去看闹,只见两个金甲天兵捧着一个红色布告出来,金黄的字体顿时引得众人沸腾起来!

    “战帖,竟然是战帖!”

    “仙界多久没人下过战帖了!我看看……唔,空空儿、紫宸,都是问虚宫的人,竟然是门派内部的纷争啊,肯定有八卦!”

    “上一次战帖是因为一位仙女而引发的杀,这次呢?同门师兄弟残杀,八成也是因为女人!”

    风纪司外八卦的味道越来越浓,而一位穿着白色和蓝色相间衣服的锦衣公子看着战帖淡笑不语,此人正是梵天。

    梵天忆起早上见到紫宸的景,实在没有想到他会给空空儿下战帖,而紫宸早上来风纪司时,也没有料到梵天这个少年竟然是风纪司的司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