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 美少年

    “放开我!松手,我要被你揉的吐出来了!”

    能够大声喊出心中的不满,聂诛儿突然觉得畅快极了!

    烈枪童子拧着诛儿的脖子,得意的说:“是小爷我救了你一命,还不快谢谢我!”

    “切!”

    因为之前对他的印象太坏,纵使烈枪童子这回救了聂诛儿,诛儿也无法对他产生半点感激之。(^##最快的站^)

    这一刻,烈枪童子完全无视了聂诛儿不断对他抛出的白眼,他现在就像一个小孩子成功的堆出一座沙滩城堡,让他觉得很有成就感!烈枪童子把聂诛儿救活了,尽管是在用了那么多、那么多灵丹妙药之后。

    烈枪童子盯着诛儿,充满兴趣的问道:“没想到你是一只已经能够说话的兔妖,应该有些道行了吧?快变成人形给小爷看看!没想到那个小邮差竟然有你这样的灵兽。”

    “变成人形?”诛儿被他的话吸引住了,她猛地想到,妖修炼到一定的道行,是可以变成人形的呀!自己现在既然能够说人话,那就说明变成人形不是没可能!

    如果能变成人,聂诛儿绝不想变成这样一只手短脚短的兔子。

    无形中,烈枪童子的话给了聂诛儿强烈的希望和生活的目标!

    烈枪童子见聂诛儿不理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不高兴的提起她的长耳朵,把她整个在空中抖了抖,恶狠狠的问道:“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聂诛儿真是想咬人,怎么烈枪童子跟空空儿一个样,喜欢提她的耳朵?她的大耳朵就这么好揪吗?!

    “听到了,听到了,快放开我!”

    烈枪童子把诛儿丢在石桌上,说:“既然听到了,还不快变一个给我看看!”

    聂诛儿耷拉下自己的耳朵,一面伸手揉着,一面说:“我道行不够,不会幻成人形。”

    烈枪童子有些失望,感觉没什么好玩的,说:“笨兔子,连人形都不会变!”

    聂诛儿顶嘴说:“有本事你变个兔子看看!”

    烈枪童子被她一呛,涨红了脸。他跟着父亲学的枪法和攻击法术,都是为战斗而备,变形术他真没学过。

    “你这只死兔子,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你烤的吃了!”

    话音刚落,聂诛儿很没骨气的闭上了嘴,她不敢挑战烈枪童子的耐心,万一自己真被烤了,那才叫冤呢!

    聂诛儿停了嘴,烈枪童子又觉得无聊,于是他戳了戳诛儿,问道:“你主人叫什么名字?就是那个邮差。”

    诛儿闭着嘴摇摇头,坚决不泄露紫宸的名字,万一这混世魔王记仇去找紫宸怎么办?当她笨吗!

    “不知道?”烈枪童子狡猾的笑道:“可惜啊可惜,我原本打算帮你找到主人,送你回去的,没想到你不知道自己主人是谁,看来只有把你烤的吃了!”

    “啊,我知道!他叫紫宸,是问虚宫的弟子!”

    “是吗?问虚宫的紫宸。”

    看着烈枪童子的笑,聂诛儿突然觉得自己中计了!

    虽然后悔不该这么心急,但是说都说了,为了能早点回去,聂诛儿只好缠着请求道:“你既然知道了,那就送我回去吧,我不知道这是哪,更不知道怎么回去。”

    烈枪童子很享受这种被人哀求的感觉,他得意的说:“送你回去也可以,不过小爷我还要面壁思过二十天,你在这二十天内把我伺候好了,我就送你回去。”

    “什么?”

    是了,烈枪童子在北冥不是来玩的,是来面壁思过的,他不能随便离开,聂诛儿纵然是心急想回去,也无计可施!

    烈枪童子原本打算让聂诛儿服侍他,给他端茶递水什么的,可是聂诛儿一只兔子,能做什么?到头来聂诛儿肚子饿了,还有伸手问他要吃的,他不头疼,自己好像捡了个麻烦?

    聂诛儿在他面前捂着肚子滚来滚去,哭道:“饿死我了,我一天没吃东西,再没东西吃,我会饿死的……呜呜呜……你这小孩儿怎么一点心也没有,要亲眼看着我饿死吗?”

    她捂着眼睛,一面假装哭一面偷看烈枪童子的神

    烈枪童子郁闷的不行,他是仙,平时吃东西只是因为嘴馋,完全辟谷不吃也是可以的,但是聂诛儿不行,她连自己怎么成妖的都不知道,几乎跟普通兔子一样,不吃东西就会饿死。

    烈枪童子很像把聂诛儿扔到雪地里算了,但是他忍了忍还是没这么做。

    于是,他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牒,对着它不知道念了什么法术,就听玉牒发出声音问道:“凤麟,你不是在面壁思过吗?怎么突然找我?”

    聂诛儿心中好奇,烈枪童子原来叫“凤麟”呀!

    烈枪童子黑着脸对玉牒说:“梵天,我遇到点问题,需要一些东西,你帮我送到北冥来吧。”

    玉牒那头的人好奇的问道:“送东西好说,只要不是让我帮你逃出来就行。你要什么?”

    烈枪童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萝卜,或者白菜!”

    “哈?”

    在对方惊讶的时候,聂诛儿一蹦而起,大声的叫道:“,我要吃烤!”

    玉牒那面又问:“凤麟,谁在你旁边,听声音是个女孩哦!”

    烈枪童子一把抓住聂诛儿的脖子,恶狠狠的说:“别吵,信不信我把你做成烤!”

    他回过头对玉牒说:“我救了一只兔妖,麻烦的要死,你快送吃的东西过来吧。”

    对面传来“哈哈”的笑声,烈枪童子愤怒的把玉牒塞回腰间,对聂诛儿吼道:“有得吃就行了,你还挑?!”

    聂诛儿不满的鼓起腮帮,她也有吃的权利……

    没过多久,一个少年站在北冥寒窟的门口喊道:“凤麟,我来了!”

    聂诛儿好奇的向洞口看去,一个穿浅蓝和银白相间服饰的少年笑吟吟的站在那里,他面相俊逸,看着十分和善,跟烈枪童子嚣张跋扈的脸比起来,截然不同。

    聂诛儿闻到烤的香味,急忙向这个叫做“梵天”的少年边蹦去。

    梵天看到一个雪白的圆球向自己靠近,脸上笑的更欢了,他蹲下抱起已经到他脚边的诛儿,然后走到凤麟边问道:“这是你救的兔妖?看起来跟普通兔子没有什么差别嘛,不过很可就是了!很奇怪呀,没想到你会大发善心救助小动物啊!”

    凤麟一脸郁闷的说:“要不是我想找她的主人切磋一场,我才不会管她的生死!”

    聂诛儿心急的在梵天怀里嗅来嗅去,她明明闻到烤的味道了,怎么就找不到呢!

    梵天被她拱的痒痒,笑着从袖子里变出一盘烤,说:“你饿坏了吧,按照你说的,给你带烤来了!”

    “啊,谢谢!你是好人!”

    聂诛儿赶紧的扑进烤里大快朵颐,梵天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吃。在她吃完了之后,还不忘从袖子里变出一杯温水给她喝,真是跟紫宸一样体贴!

    想到紫宸,诛儿就想回去,凤麟不能送她回去,她就把主意打在了梵天上。

    “梵天,我知道你是好人,你能送我回主人那里吗?烈枪童子他还在思过,没办法送我回去。”

    她刚说完,没听到梵天的回话,就被凤麟一把拽过去。

    凤麟把她按在怀里说:“吃饱喝足你就想跑?告诉你,没门!”

    梵天看凤麟动作粗鲁,倒是有些心疼诛儿,于是说:“凤麟,这兔子我帮你养几天吧,等你思过结束,到我府上接她就是,不然我还要天天来给她送食物,这不是为难我吗?”

    凤麟心中有些不愿,但他知道梵天说的是对的,他总不能每天都来北冥送食物。

    正在他踌躇的时候,一股聂诛儿十分熟悉的气息出现在冰窟之外。

    聂诛儿激灵的坐直了体,竖直了耳朵向冰窟外看去。这熟悉的气息不是别人,正是紫宸!

    ----------

    新书期,求推荐票和书架收藏~

    拜托大家支持一下啦!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