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 惨遭绑架

    烈枪童子这一击来的突然,紫宸猝不及防,只得腾空后跃。(站 )请用 访问本站

    堪堪躲过这一击后,紫宸见烈枪童子并未收势,见他再要攻来,只得捏一手诀,施法形成一道气墙挡在烈枪童子和他之间!

    烈枪童子见紫宸轻易躲过自己的一刺,心下便有些不开心,于是提枪用尽全力向紫宸冲刺过去!这威力十足的一枪触到气墙,虽然势头锐减,但不见停下,直到在紫宸前一厘处方停下,吓的诛儿全兔毛都竖了起来!

    紫宸不知哪里惹怒了烈枪童子,引得他跟自己动手,便问:“童子因何动手?”

    烈枪童子听他发问,坏坏一笑,说:“且试一试这杆枪好用不好用!”

    他的这个回答将诛儿气的一噎,她今才见识到,天地间竟然有如此不讲道理的小孩儿!

    不过紫宸相较而言稍微淡定一些,他只是平静的说:“小仙法力微薄,武功稀松,童子不如找其他上仙较量。”

    烈枪童子人小鬼大,他见紫宸如此淡然,便觉得这个小仙有点不一样,于是仄仄的看着紫宸,问:“你不怕我?”

    紫宸面带笑容,淡然的问道:“为何要怕?”

    烈枪童子听他这一问,似是被羞辱一般,暴跳如雷,当即收枪加持法力之后又是猛烈一刺。紫宸再不出手恐怕挡不住这天生神力的一击,只好祭出仙剑格挡。

    枪杆光滑,兵器两相碰撞之下,矛头滑向紫宸的肩上,他原本可以安然躲过这一击,可是他赫然发现,诛儿正在他的矛头之下!

    “诛儿!”

    说时迟那时快,紫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反手抓住诛儿,将他塞到自己怀里,可这时,他的后背已生生挨了一棍。

    诛儿听到那声闷响,就像是打在自己上一样。

    她已被这喜怒无常的混世魔王气的咬牙切齿,只想上去咬他一口!

    他们不过是来送信,这小子凭什么动手就打人!真是混不讲理!

    紫宸终究不愿闹事,他吃了这一棍之后,便抱着诛儿飘远,隔了丈许远之后,他开口说:“快递即已送到,我就告退了。”

    烈枪童子在后恶狠狠的吼道:“站住,你我还未分出胜负,打完再走!”

    紫宸充耳不闻,御剑眨眼就不见了。

    诛儿在他怀里胡乱挣扎,又是气那小子蛮不讲理,又气紫宸忍气吞声,她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口怎么也眼不下去。

    无奈她只是一只兔子,既不能打那混世魔王,又不忍咬紫宸,只好在紫宸怀里拼命的画圈圈、画圈圈……

    诅咒那混世魔王金枪变蜡头,诅咒他吃饭嚼石头、咽菜吞青虫!

    紫宸见诛儿两眼急的像是要滴血一般火红,拍拍她的脑袋说:“你急成这样作甚?与那小孩子争锋有什么用?他只不过是想引起人的注意罢了。”

    诛儿听他这样一说,抬头疑惑的看着紫宸。

    紫宸见她安静,知道她在听自己说话,于是继续说:“我在下界有一个师弟,他很优秀,可是他有一个更优秀的父亲,纵使他再优秀,别人也只会说他父亲怎样怎样厉害,而忘了他的优秀。他一直活在父亲的光环下,为了得到众人的注意,他也是像烈枪童子一般胡作非为,似乎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是真正存在的。看到烈枪童子,我就像看到了那个师弟,都是没懂事的小孩子,何必与他较真?”

    紫宸也不知诛儿听懂没听懂,絮絮叨叨说了一阵,又去派送其他快递了。

    诛儿心里虽然愤愤,但是听他这样一说,心已平复大半,而且觉得自己真是好运,竟然被紫宸这样善解人意的小仙捡到,若是其他人,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里,她又想到脑海里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这个记忆的主人以前好像过的不好呢,也不知有怎样的经历,才导致她潜意识里那么害怕记忆中的黑袍男人!

    有了对比,聂诛儿越发觉得紫宸的温柔和好处,于是更加坚定了她要紧跟紫宸的心思,虽然跟着他只有青菜胡萝卜,而没有鱼和……

    做邮递这一行,虽然辛苦,但有一点好处,那便是消息灵通。

    诛儿这几天总是或多或少的听到关于那混世魔王的一些传言。

    比如说,神戟天王征战回来见府邸被炸,气的将混世魔王的股揍开了花啦;再比如说,神戟天王听说儿子拿着定转乾坤枪欺负小仙,命他在北冥寒窟思过一个月啦,等等!

    总之,烈枪童子在他爹回府之后,便没有好子过,乐得诛儿只想拍掌叫好,可惜她那软乎乎的毛爪子拍都拍不响……

    这紫宸又来邮递司领任务,诛儿见门口聚了一堆散仙在讲八卦,于是从紫宸的肩膀上跳下来,蹲在一旁听墙角。

    紫宸见诛儿又去偷听八卦,无奈的摇头笑了笑。他知道诛儿不会乱跑,等自己领任务出来之后,她会回到自己边,于是放心的把她留在那里偷听。

    诛儿悄悄靠近,正听到那几个散仙说到神戟天王的夫人——炽桑仙子,那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早一千年前,她是迷倒三界各物种的大美人,而且法力高强,只是脾气有些暴躁,所经之处必然风云变色。

    诛儿在一旁听的偷笑,若如这些人所说,神戟天王威武严厉、炽桑仙子暴躁如雷,再加上一个炸药包似的烈枪童子,他们这一家子,还真是够恐怖的!也难怪旁人不敢接近。

    她听的正起劲,突然一股大力将她的双耳提起,疼痛随之而来。

    诛儿突然被拧到空中,这么粗怒的做法,肯定不是紫宸所为。

    是谁这么讨厌,弄疼了她不算,还不让她把八卦听完,那些人正在讲炽桑仙子当年怎么倒追神戟天王呐!

    诛儿愤怒的挥舞着粗短的四肢,无奈什么也碰不到。

    “嘿嘿,小兔子,不用闹腾了,快随我去找好东西!”

    不算陌生的声音从诛儿头顶传来,聂诛儿听到这个声音后,心道不好:“被空空儿抓到了!”

    虽然她早就感觉到空空儿想捉她,可是想到空空儿跟紫宸师出同门,应该不会胡来吧?可是事实不如她所想,空空儿偏偏就大庭广众之下把她掳走了!

    “紫宸救命,救命啊!”

    诛儿在心中狂喊乱叫,但是紫宸正在邮递司的大厅里排队领任务,又怎么能知道她处于危险中?

    聂诛儿被空空儿一把塞在又臭又馊的怀里,直把她熏的晕头转向,她以前在紫宸怀里,怎么就那么舒服,果然是不能比的!

    我挠、我踢、我跩、我打滚!

    任聂诛儿在空空儿怀里怎么折腾,空空儿都没有一点反应。

    诛儿感觉到周围的气温越来越低,到最后已经觉得非常寒冷了。她心中一阵沮丧,空空儿究竟把她绑到了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冷?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空空儿突然抓住她的一对大耳朵,一把将她从怀里提了出来。

    “耳朵扯的好痛!”诛儿疼的泪光闪闪,外面的寒风一吹,倒把她冻清醒了几分。

    聂诛儿睁眼环顾,入眼之处都是冰雪,跟片刻之前的仙界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这究竟是哪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慧眼识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