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截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苦竹24 书名:帝高阳
    第四百七十九章截杀

    青衣小生笑容依旧,道:“不过你得把祖灵山里面的具体况说说,如果能够带我们进去那就最好不过了。还有,你怀里的这个女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天狼组织里的执行长老媚姬吧。你与她又是什么关系呢?”

    高阳闻言心中骇然,他直感觉后背冷汗直下,这些问题虽然出自于青衣小生温文尔雅的口中,但是在他听来,却是犹如一把把的刀子直插他的心脏。

    但好在他还有一点心理准备,于是沉吟一会组织了一下语言便答道:“各位前辈,晚辈是来自于十万大山啸剑联盟的高阳,至于为什么会来到祖灵山,则是因为晚辈的云火飞剑需要火岩晶石,所以想来这里试试运气,结果就在半路上遇见了媚姬,然后被其制服,还下了生死制。在去核心区域的路上便又碰见了那些强大的妖兽,于是发生了大战。随后,破天狼王和伯瑜又相继赶到,加入了团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兽越打越多,破天狼王他们则陷入了困境,就在这时,在下则是将陷入困境的媚姬带着逃跑了出来。”

    说罢,高阳又回头看了远处不停咆哮的黑甲火牛,然后又说道:“当然,后面那两只黑甲火牛也跟着追了出来,然后就遇见了各位前辈。”

    青衣小生在高阳说话之时一直都盯着他,看高阳一脸真诚不像是在说谎,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的切和煦了,“原来如此。你就是啸剑联盟里的那个高阳吗,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呵呵,啸剑联盟的事我们仙羽宗也是听说过的,大长老对你反抗天狼组织可是十分赞赏的,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真是缘分啊既然我们都是同道中人,有着共同的敌人天狼组织,今后就应该多多合作,将天狼组织的狼子野心扼杀于萌芽之中。”

    高阳点头称是,道:“那是应该的。”

    这时,中间为首的白眉老道介绍说道:“小辈以如此年纪便有如此高的修为,就是在我仙羽宗之中也算得天纵奇才,真是难得啊。呵呵,说了半天我们还未给你介绍呢,真是老糊涂了,呵呵。老夫是仙羽宗执掌刑罚的长老,道号仙罚,左边这位仙子是仙镜长老,右边的则是武宗。”

    高阳闻言又是以晚辈之礼拜见了三人,道:“晚辈见过各位前辈。”

    “呵呵,既然都是同道中人,你也不必这般客气。我们先将这两只黑甲火牛打发了再进祖灵山去找破天狼王吧。”仙罚长老笑道,随即将目光转移向了远处的黑甲火牛。

    “一切听从前辈安排。”见仙羽宗的归心期高手要对付那两只妖兽,高阳自然乐得见到,立刻应了声便跟在三人后朝黑甲火牛飞去。

    黑甲火牛见事不对,立刻警觉起来,他们也知道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对付不了这些实力强劲的人类,但却是又不敢逃。因为他们知道,若是擅自逃跑的话,有可能死得更快。恐惧就像是黑夜一般侵袭而来,瞬息便将他们吞噬,然后陷入无尽的黑暗。

    “孽畜,受死”说话的正是冰一样的仙境长老,她双目上冒出一层薄薄的白雾,神说不出的冰冷,说出的话语就像是从万年寒冰里吹出来的一样,让高阳不寒而栗。

    话音未落,仙境长老便发出了属于她那特殊的气势,她全无风自鼓、仙衣飘飘,“缓缓”伸出如玉般的纤纤细手,只那么轻轻一弹,两道晶莹剔透的冰晶形成的锁链便飞而出。下一刻,高阳便看见冰晶锁链消失在空中,随即便听到来自黑甲火牛的咆哮。有怒气,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高阳转眼望去,才发现晶莹的锁链已经牢牢的将两只四心境界的黑甲火牛锁住了

    待到他回味过来,心中默默一算,才愕然发现其间不过一息的时间

    高阳心中犹如被狂风巨*席卷了一般,久久无法平静,心道:“这才弹指一挥间啊这……这实在是太快太恐怖了些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个仙境长老出手之时却是那么缓慢呢?”

    以高阳的境界与见识,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正在思考之间,对面那两只黑甲火牛再次发出咆哮,将高阳从思索之中拉回了现实。他见到的便是黑甲火牛上的黑色火焰倏地一下子窜起**丈高,比他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汹涌。黑甲火牛硕大的躯体几乎都被这些蕴含着无穷威力的火焰包裹,而仙境长老那两根冰晶锁链也随即被淹没。

    仙境长老冷哼了一声,眉宇间的寒气更甚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天空之中却是下起了大雪。

    高阳暗自在心中啧啧称奇,这手法,这气势,啧啧,简直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的难怪仙羽宗会成为蟠龙大陆的十大门派之首。

    高阳偷偷的瞥了眼仙罚长老和武宗二人,他们的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这让高阳心中更加笃定,仙羽宗比起竹林寺这样的门派,肯定只强不弱

    无数朵晶莹的雪花飘落,洒落在熊熊燃烧的黑焰上,发出嘶嘶嘶的轻微声响,随即消失不见。但是黑焰也因此而变弱。

    黑焰变弱的细微末节虽然很小,几乎微不可觉,但是以高阳的眼力却还是发现了。令高阳所不知的是,这时,仙罚长老的目光稍稍一移,却是落在了他的上,随即露出和蔼如风般微笑。但是这也只是一瞬息的事,仙罚长老随即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远处的黑焰上去了。

    雪花的“灭火能力”虽然有些微不足道,但是无数朵雪花加总起来形成的威力却是不可小觑,只几息时间,黑甲火牛那高高燃烧的气焰却是弱了大半。照这样下去,再过几息时间就会被全部扑灭。

    就在高阳以为大局已定之时,黑焰之中的两只黑甲火牛一前一后、相继发出了狠绝而哀伤的咆哮。伴随着这两声咆哮,原本逐渐衰弱下去的黑焰一下子又窜起了几丈。而且这次黑焰高阳本能地觉得与之前的黑焰有所不同,但是却又不知道它们之间的不同之处到底在哪里。

    但是新的黑焰的威力却是比之前的旧黑焰强了许多,无数片雪花降落在黑焰上,却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而明显的效果。在高阳的仔细观察下,他才发现这些新生的黑焰有一些带紫色,在黑焰的上方似乎有着一层无形的空间格挡着无数下落的雪花。

    那到底是什么呢?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高阳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然后覆盖了整个战场。而与此同时,仙罚长老与武宗几乎是同时,都将目光转移向了高阳。但是此刻高阳却是无暇他顾,若是他注意到的话,定会看见仙罚长老与武宗两人眼中那一丝丝毫不掩饰的惊讶

    就是正在与两头黑甲火牛斗法的仙境长老,也忙里抽闲的将冰冷的眸子微微向高阳一瞥。他们所惊讶的,正是高阳那强大到足以与归心期高手媲美的神识。

    要知道,化神期大圆满与归心期之间也就一步之隔,但却是修真道路上十分艰难的一步。在修真界的历史长河之中,有无数的修真天才就是无法跨出这一个步,而遗憾至死。

    曾经有有一位修士这样的无奈感慨道:“我离他越近,就感觉他离我越远。”由此可以看出这一步是多么的艰难。

    当然,若是仙羽宗的三位长老知道高阳已经觉醒了六颗本心、凝聚成型了四颗本心,真不知道会怎么想。恐怕就算是竹灵寺的七位贤者到此,他们也会强行将高阳押送会仙羽宗给大长老当做关门弟子吧。

    要知道这可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啊,人才难得,更何况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呢?

    高阳的神识覆盖在黑焰上方之后,却是让他惊出一声冷汗来。因为黑焰似乎对于神识有着巨大的伤害作用,高阳还未接触到这些黑焰,他的神识就有被融化的迹象。若不是他反应得快,恐怕现在他的神识已经受损,而他也会因此而受伤。

    但即使只是这一瞬间的试探也足够高阳获得一些信息,因为他从那些黑焰上感觉到了天地法则的存在。

    “那是天地法则,原来如此。”高阳若有所思,旋即明白了方才那无形空间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些黑焰蕴含了法则,才使得雪花的威力减少大半。

    但是面对如此问题,仙境长老似乎并不着急,她依旧不动声色面色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给高阳形成一种错觉,那就是似乎正在斗法的不是仙境长老本人而是别人似的。

    “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呢?对付这两只妖兽,反正以仙境长老的实力肯定是绰绰有余了的。唔,看来正是应了那句‘皇上不急太监急’那句老话了。”高阳无厘头的想着。

    几息时间很短暂,但是对于黑甲火牛来说,却无异于度如年。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像是在万年冰山里被冻住了一样,冻住了的不仅仅只是他们的心,还有无时不刻都在消逝的时间。

    但是面对冰冷彻骨的寒意,他们却是对此没有半点办法,除了坚持运用【紫火毒焰】抵抗之外,就只有继续坚持。谁叫他们的实力还不够呢?

    两只黑甲火牛都是火属的妖兽,对于水属的攻击尤为惧怕,更何况是水属之中独特的冰属呢?这也让仙境长老事半功倍,这也是为什么仙罚长老和武宗不动手的原因。

    终于,两头黑甲火牛终于抵挡不住那冰寒至极的杀气,黑焰消逝了,他们也瞬间被冻成了两只雕像,栩栩如生,终于是不能动弹了。但一切痛苦也就结束了,解脱了。

    高阳为此还有若在梦里似的,这也太古怪了些。在他看来,归心期高手之间的大战,那一场不是生死搏,那一场不是惨烈残酷,但是发生在刚才的大战却是看起来如此的没有波澜,渀佛只是天空之中下点漂亮的雪花,然后这场生死大战便结束了两头四心境界的黑甲火牛的生命。

    不真实,很不真实

    不过高阳也觉得大开眼界,大战也能够打得如此美丽,也许,这也算得上是一门艺术了吧。“对是艺术战斗的艺术。”高阳心中终于找到一个最适合最恰当的词语来了,他为此十分的兴奋,甚至于两眼放光。

    美丽的雪花消失了,化作点点晶莹剔透的光点,在血红的空中显得尤为凄美。

    仙境长老很快便将战利品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没有任何的丰收的喜悦,然后依旧是满脸冰冷的跟着仙羽宗的其他两位长老一起飞进了祖灵山核心区域。当然,高阳得在前头为他们带路。

    高阳的速度并不快,他也不着急,也并没有施展【容天地】。他知道,现在去破天狼王正跟那些五心六心的妖兽打得火,若是去早了,说不定还得被其他妖兽攻击呢,那岂不是帮了破天狼王了,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

    几位仙羽宗的归心期高手个个都是人精,自然也知道其中的道理,所以他们也不急着催促高阳,任由高阳带着路,俨然一派大人物的景象。

    ……

    祖灵山核心区域,这里已经被大战破坏得残缺不全破败不堪了。熔岩浆湖里,随处可见几里直径大小的大的黑色巨石,而一些小火山也被削平,正冒着缕缕黑色浓烟。

    破天狼王已经与这些可恶的难缠的妖兽大战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他上较之以前又平添了几处新伤。当然,有两处便是因为体内的灵力不支,他不得不被动的选择用受伤的方式来换取自己服用灵丹补充灵力。而另外两处则是因为黑石兽人和黑炎螳螂的突然合击而造成的,这两处伤当然也比其他几处伤得更重,腹下两道一尺多长的口子显得尤为血腥可怖。

    此刻的破天狼王就是连大骂这些妖兽的心思都没有了,他的处境越来越不妙,若是不想出什么办法来解除当前的危机,恐怕他就要永远的被留在这里。这种结局他自然不乐于看到,更何况他还是狼头的分呢?若是他有什么闪失,死的不仅是他,受损的还有“狼头”——那个真正的高破天

    这是个秘密,除了狼头高破天与破天狼王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即使曾经有人知道的,但那也都被一一杀死了。

    危机再次降临到破天狼王上,因为他的灵力又要枯竭了

    对敌人的残忍称不上什么残忍,真正残忍的,都是对自己。破天狼王不仅对敌人残忍,对他自己也残忍,拼着右臂受伤的代价,他立即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大把大把的灵丹吃了下去。

    破天狼王修为达到七心境界,体也不是常人那个理解的,只见他的嘴巴瞬间扩大至碗口大小,随即将大把大把的灵药放进去,闭上嘴巴,他的喉咙也随着丹药进入食道也变大,然后消失在脖子上。这种吞食方法就像是蛇吞食老鼠一样,虽然十分恶心,但却是最有效的。

    灵力得到补充,破天狼王又渡过了一劫。但随即他双眼变得狠起来,只见他双手猛掐法诀,大喝一声“爆”,熔岩浆湖里随即轰隆一声巨响,红通通乎乎的熔岩浆溅出来,就像是火山爆发一般,蔚为壮观

    混在这些散落的熔岩浆里的,还有一些血模糊的东西,那些都是块,大大小小,似乎有着无数块。

    这一声“爆”的结果,便是八爪圣祖被炸得七零八落,死得不能再死了。

    众妖兽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在下一刻,破天狼王再次施展手段,而伯瑜却是不知怎么回事,异变突生

    他双眼充血大睁,似乎快要凸出来,脸上,脖子上,手上,甚至于全都变得血红,随即快速冲向那些妖兽。与此同时,他体也逐渐变大,瞬息之间就涨得一个像是一个气球

    而破天狼王这时却是倏地后退,瞬息十里。

    就在众妖兽反应过来之时,伯瑜却是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伴随着一声巨响,以伯瑜为中心,竟瞬间变得一朵血蘑菇

    这朵血蘑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面带惊恐的众妖兽都笼罩了进去,然后吞噬,最终走向毁灭。

    此时,破天狼王已经远在几百里之外了,但是血雾如巨*一般向他汹涌而来,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奔逃着。饶是如此,他还是被血雾赶上。但是由于这是血雾已经不太浓,应该说是很淡了,所以威力也不强。虽然受了点伤,但是还不重。

    来不及看这次反击的结果,破天狼王已经满头大汗,他喘了几口粗气,便掐着法诀将奇宝乾坤圈收了回来。将手镯大小的乾坤圈吞了下去,他这才感到放松下来,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随即他便将高阳在心里骂了千百遍,然后消失在如血的空中。

    高阳悠悠然带着仙羽宗的三人向着核心区域飞去,但是这时仙罚长老却是说道:“是破天狼王快截杀他”

重要声明:小说《帝高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