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何为战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苦竹24 书名:帝高阳
    …当高阳在想着措辞如何询问!时,直言不发的本公。()几乐道:“快点进入战斗状态吧,莫要让我久等。”声音如冰风一般,直接席卷高阳全(身shēn)。让他不寒而栗。

    等不及了!高阳心中一((操cāo)cāo),随即大喜。

    从这句话中,他可以看出本龙一直在等待着自己进入战斗状态。也许是对方自诩为前辈的关系,对于自己这个化神期晚辈,碍于面子他也不好“太过欺负”。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对,像本龙这样的好战狂。对于面子这些虚的东西,自是视之如粪土哪里看得上眼?

    也许本龙是想战胜最强大的自己吧。越想高阳就越觉得是如此,他心中不由苦笑。暗自感叹这个本龙想法的变态。

    这种人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不管怎样。他找到了突破口!

    既然本龙急着战斗,那我袁,拖着迟迟不与对方战斗。只要本龙心(情qíng)起波澜,露出破绽,就有可趁之机!

    这是高阳看到的唯一希望!他怎么刽苛过呢?

    于是他笑嘻嘻不紧不慢地说道:“本龙前辈也应该清楚,一个修士要战斗,就得先进入战斗状态。若是战斗没有进入战斗状态,也发挥不出全部水平不是。”

    高阳略微停顿了一下,眼睛却是死死盯着本龙,他想要看对方到底是何反应。

    本龙对于这样基本的常识自然是知道的,他虽然心中知道高阳这些鬼域伎俩,但他自忖实力强大,对自己有着十二分的信心,自然是不把高阳的(阴yīn)谋看在眼里。相反,他反而想要看看。这个能够将二心期玄幽长老杀死的修士,到底能够玩出什么名堂来。

    于是他也很快便进入了“角色”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高阳见状却是另列一幅模样,他心中大喜,于是继续说道:“嘿嘿!晚辈也知道前辈对于战斗非常执着,若是晚辈不能悉数将实力发挥出来,想必前辈也不会打得痛快。像前辈这样的大人物,也自然不会欺负在下一个晚辈,是吧?

    高阳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眼巴巴的看着本龙。

    本龙脸色依旧木讷冷漠,嗯了一声便算是回答了。但他心中却是想道:“想做什么?拖延时间吗?不过拖延时间又有什么用?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yīn)谋诡计都是毫无用处,难道这小子不知道吗?且先看下去吧。”心中被疑云所覆盖。

    见得本龙答应,高阳随即苦笑道:“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前,是需要做做(热rè)(身shēn)运动的。”他挠着头,作一副无奈苦笑状。

    本龙却是皱眉道:“(热rè)(身shēn)运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心中略微疑惑。

    “是啊是啊!晚辈对于这个坏习惯也是没有办法得紧,还请前辈多多恕罪。若是晚辈不能进入状态。不能让前辈打得尽兴,这也未免太扫兴了吧。”

    高阳笑嘻嘻道,但他始终都看着注意着奉龙,不敢有丝毫放松。他心中却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轻松自如,他的心始终都是悬着的,直到见本龙并没有异常反应。他这才放心下来。若是本龙暴走突然出击,这可不是他能够应付得来的。

    但本龙心中疑惑却是更胜,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姑且看下去吧。

    “嗯,这倒也是。你且先(热rè)(热rè)(身shēn)吧。

    ”本龙声音依旧响亮。

    高阳笑着答谢,于是便开始慢吞吞地(热rè)起(身shēn)来。

    活动活动脖子和胳膊

    扭扭腰,,

    动动腿,,

    高阳从上到下,几乎每一个关节,每一处肌(肉ròu)都活动到了。待得他将全(身shēn)都活动了一遍,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qíng)了。

    其间高阳虽然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对对面的本龙暗自留心不已。

    网一开始他还不觉着本龙有什么变化,直到后来饶是本龙定力耐心过人也不由沉下脸面来。这不是成心气老夫吗?

    看着高阳懒懒散散的模样,哪里是在做什么(热rè)(身shēn)运动?哼!这小子是成心的!

    高阳见好就收,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就适得其反了。他收回姿势,笑嘻嘻地道歉道:“晚辈向来动作慢,所以还请前辈莫要见怪才是。晚辈现在(热rè)(身shēn)运动已经做完,我们可以开始大战了吧?”

    听得高阳这一问,本龙纵使定力绝佳,无(情qíng)无(欲yù),此刻也不由得大怒。什么叫可以开始大战了吧?若不是等你这臭小子(热rè)(身shēn),老夫早就解决掉你了!现在却是反过来问老夫可不可以?

    他咬牙切齿道:“当然可以。老夫可是等待多时了。”话语像是从岩石缝儿里蹦出来似的,十分难听,其中蕴含着归心期无尚威能,威力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高阳心中一凛,寒意直透后心脊柱,随即冷汗涔涔而下。

    效果是达到了,但后果貌似更加严重了。高阳心中暗自后悔,也许不将本龙激怒,可能更好些。

    调整好心(情qíng)。他深知这一战始终无法避免,既然如此那就得勇敢去面对。

    祭出云火剑,高阳毫不迟疑地挥斩出去,一连瞬发出数十道烈焰斩剑气。剑气随着高阳修士增加而水涨船高,比以往更加凝实,空气中形成一片火烧云,刺啦啦的扑向本龙

    本龙心中冷笑,随着高阳发出第一道攻击,刚才的怒气也随着他进入战斗状态而烟消云散。若是高阳知道本龙又变回那个铁石心肠的心态,他不知道会怎么想他那半个时辰的(热rè)(身shēn)运动。

    “就这点程度的攻击吗?根本不够看的。”本龙语言里少有的含着不屑之意,他立在厚处不闪不必,仿佛当这片“火海”不存在似的。

    高阳略微一愣好似想到了什么,随即心中一凛,面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来不及多想,当火海覆盖住本龙的瞬间,将其全(身shēn)吞噬之际,他心中猛地喝道:“爆!”

    轰隆!

    巨响震天动地,一朵巨大的血色蘑菇云冉冉升起,映红了下方的白云,十分的绚烂。

    峡谷里,正在被人形愧儡缠住的啸剑联盟众修士听闻巨响,心头一惊。纷纷猜想高副盟主与本龙的战斗。但随即傀儡又纠缠上来,他们不得不全力应付。

    这些傀儡没有第一批愧儡厉害,大多数都只是金丹期的实力,偶尔有几只元婴期傀儡。双方虽然火拼得厉害,但倒也势均力敌,一时半会儿也僵持不下,极少有人伤亡。当敌我实力相近,要想出现伤亡,似乎也变得十分困难。

    高阳此刻无暇他顾,他眼睛瞳孔猛缩,死死盯着逐渐消散的火焰,面色沉静如水。

    他神识已经探查到火焰之中本龙的(情qíng)况,竟然安然无恙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他心中震惊异常,“看着”对方冷漠的表(情qíng)强壮的(身shēn)体,他不由猜测道:“难道这本龙是修炼(身shēn)体的?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加难办了。”

    高阳心中顿感头疼。本来以自己的实力要对付归心期的本龙就已经十分困难,若是对方还是一个炼体修士,(身shēn)体强壮到无视他的攻击,那这一场大战还有什么好打的?不如直接给对方认输,倒还免得些许苦头。

    威胁!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他脸色唰的变得铁青。

    “就这点程度的攻击吗?连伤我一根毫毛都做不到。”随着本龙低沉的声音响起,他四周的火焰好似被大风刮着,迅速的消散着。

    看着对方冷静而又玄黑的眸子,仿佛就像是一只万年神兽看着高阳。他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地,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进入战斗状态了!高阳看明白了,本龙进入战斗状态了!

    先前还未进入战斗状态,本龙的眼睛虽然冷漠,但却是没有现在的让人不寒而栗,让人感到惊悚。

    “来吧!”本龙双眼一荐,随即两道寒芒从眸子里(射shè)出,仿佛直直(射shè)进了高阳的心脏!

    这是杀意!高阳突然打了个战栗,乖乖!这次可闹大发了!

    逃?

    开玩笑!本龙堂堂归心期高手,又岂会他逃脱?

    “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赢!真该死!这种感觉实在糟糕透顶!我肯定会被本龙杀死的!”他丝毫不怀疑本龙若是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杀死。

    高阳心中极为不爽,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他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讨厌自己的(性xìng)命被捏在别人的手里。同时,他更多的是想要摆脱这种处境。

    但如何摆脱?凭实力吗?

    高阳心中没由来苦涩一笑。

    本龙与他的实力差距,相差的也是一星半点儿,这个他十分清楚。如今他云火剑剑气攻击,其威力杀死一般归心期已然不成问题,爆炸之后威力就更甚几分。而这一招使在本龙(身shēn)上,结果却是对方毫发方,伤。

    由此,高阳也能够看出,对方的(身shēn)体已经强悍到一般灵宝无法伤害的变态地步。除非他使用奇宝或者大(禁jìn)术。才能够对本龙构成威胁。至于杀死本龙,高阳想不都不敢想。

    本龙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施展什么手段,但高阳也十分肯定,若是等到本龙出招,他不死也怕是要重伤。他太清楚本龙这种好战狂的心态了,不出则已,一出招就要见血!

    心念电转下,高阳亦是顾不得许多,现在敌强我弱他也唯有拼了。若是不拼,他半点希望都不会有。

    拼了!

    高阳心中猛地大喝一声,与此同时体内灵力疯狂转动,提起云火剑。他毫不迟疑地冲杀过去。

    几个折线(身shēn)法,使得高阳的(身shēn)形难以捉摸,飘忽不定。由于速度太快,只看见高阳的(身shēn)形在青色残影之中,迅速朝本龙奔去。

    “哦?(身shēn)法和速度倒是不错!我也来玩玩。”本龙嘴角微微扬起。眼里晃的一下顿时亮堂了几分,脸上的战意随着笑容爆发出来。

    当本龙说到“玩玩”的时候。他的(身shēn)体已经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黑色残影朝着高阳扑去。

    “铿铿铿

    “铿铿铿铿

    空中顿时响起金属交击的声音,只见一青一黑残影在空中飘忽不定。冒出金红色的灿烂火花。短短几个呼吸,两人却是已经在空中对碰了不下数百下。

    在这一记对撞之后。一青一黑两道残影随即分开。

    待得高阳立定(身shēn)形,他已然满头大汗,脸色也略微惨白,(胸xiōng)口起伏不定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刚才的硬碰硬,给高阳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他使极品灵器,本龙使用双门,旧两硬拼,对方煮然经毫不落下如何能够平静。!

    虽然他早已经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当他亲(身shēn)感受到的时候,却又没有之前想象的那样淡然。

    因为本龙实在太强悍了!

    再反观本龙,他依旧冷漠,如山岳屹立,丝毫不动摇。

    “还是拿出杀手铜来吧,这样的战斗提不兴趣。比如说你之前杀死石青四人的大(禁jìn)术。”本龙好像是玩腻了玩具,想要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看那模样,大有若是高阳不拿出“新玩具”来引起他的兴趣,就会被他一招灭杀的样子。

    大战开始了!

    高阳心中警慢(性xìng)顿时拔到最高点,使出杀手铜就意味着决定(性xìng)的大战正式开始。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这一刻高阳也明白了,本龙之所以迟迟不杀他,就是要在他使出最强一招之时杀死。这是何等气魄?高阳心中佩服,本龙这样做,也算是对他的尊重,对一个战士的最起码的尊重。

    佩服归佩服,但现下双方不死不休,这个不会有丝毫改变。

    高阳运足灵力,体内(穴xué)道的灵气漩涡疯狂运转,拼了!他全(身shēn)也变得通红,青筋暴起,眼神罕有的冒出一丝狠厉,像足了一个杀神。

    “何为战斗?”本龙这时却是突然问道,对于高阳进入狂暴状态丝毫没有反应。

    勘匕我心神蓄力吗?。手!高阳心中冷哼。蓄力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他旋即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像本龙这样的好战狂,他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小伎俩?他根本就不屑于做!

    更何况是对付高阳这么一个化神期晚辈呢?

    略微思索,高阳便答道:“战斗是实力、智慧的较量。”他也不打算多说,因为多说无益,蓄力才是最主要的。

    本龙却似乎感兴趣来,他双眼略微闪烁,说道:“哦?除了实力还有智慧?难道就是你使用的那些小伎俩吗?”

    本龙对于绝对力量十分信服。对于智慧这种东西却是嗤之以鼻,十分不屑。

    在绝对力量再前。什么(阴yīn)谋阳谋都是纸老虎,一捅就破。

    高阳此刻处于蓄力的关键时刻,并不回答本龙。最近他领悟锁天金笔其中奥妙,也略有所得,只是一直未实验转化成大(禁jìn)术。刚才他突发奇想,若是将这些领悟的东西与原来的天玄毁灭结合起来,创造出一招威力更大的招数,那结果将会如何?

    意外!肯定会出意外!高阳心中兴奋莫名,对于他而言,这个意外无疑是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杀招。

    他在灭杀石青宗主之时,本龙亦肯定将他的天玄毁灭看得一清二楚,若是使出的大(禁jìn)术突然变化,打对方个措手不及,那结果”

    他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心中(热rè)血喷涌,大有立刻尝试的冲动。但他还是强自镇定下来。

    融合参地法则到天玄毁灭,之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需得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回想着前些(日rì)子所悟,高阳一边运力一边将心中所悟与体内灵力结合,贯通”…

    呼吸之间便完成,突然!高阳双眼雪亮,目光锁定本龙,心中猛喝“天玄毁灭”

    伴随着他大手的挥出,一股股(肉ròu)眼可见的黑色能量爆发而出,如惊涛骇浪,瞬间便吞噬本龙。

    本龙见高阳那双凌厉如刀似箭的眼神,顿觉兴奋,随即鼓催体内灵力。

    但这黑色能量速度太快,纵使本龙也脸色微变,他只来得及散发出一层红光,便被黑色吞没。

    在发出新领悟的大(禁jìn)术,高阳额头尽是汗珠,脸色苍白如纸。但他不敢丝毫大意,立刻催动杀戮本心之剑,只见一道红光从他眉心(射shè)出,随即(射shè)入黑色能量之中。

    呼!,呼!,,呼

    高阳气喘如牛,但眼睛却始终都盯着本龙原来的地方。在大(禁jìn)术包裹之下,他根本就无法探知本龙的(情qíng)况。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只有呼吸还在继续。

    黑色狂暴的能量突然不断地涌入,不断地减少,像是中央有什么东西正在吸纳着这些能量似的。

    高阳突然大惊,脸上惊恐表(情qíng)十分骇人,他能够感觉到本龙了!本龙正在张口“吃”着这些黑色的法则能量!

    这一幕太匪夷所思了!

    本龙居然能够吞噬法则释放出来的能量!

    高阳对于法则能量虽谈不上熟悉,但也知道一些,这些能量恐怖无比,一般的灵宝也(禁jìn)不住一丝一毫。虽然本龙(身shēn)体堪比灵宝,强悍无比。但也不至于强悍到如此地步吧?!

    这已经完全超出高阳的认知。

    愣了半晌,他只听到黑色能量之中低沉的声音传来:“这就是你说的智慧?”

    高阳虽然惊惧,但六识灵敏的他还是发现,本龙言语里并没有开始的不屑于鄙视,这说明了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以元旦节了,又是新的一年!竹子祝大家快快乐乐,事事顺心,修为猛增到随心所(欲yù)无拘无束的归心期境界!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帝高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