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交纳年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苦竹24 书名:帝高阳
    冬天黑得比较早,残阳终于消失在天际,只留下这寒冷的北风呼呼的刮着。( )夜暮降临了,高老庄的打猎大队一行一百多人加快了步伐,因为黑夜比白天更可怕。黑黑的夜色是天然的隐衣,人在黑夜中可不是那些个野兽,能够夜视。豺狼虎豹等一些野兽在黑夜更是如鱼得水,很是凶猛。打猎大队在黑夜之中极容易被那些野兽攻击。

    好在高远海一行人已经距离村庄不远了。在这些村寨附近很少会有凶猛的野兽出没的。走着走着,高远海不由觉得有些激动,又有一点谨慎。激动的是,今天这次打猎出奇的顺利,时间耗费的极少,像这种早出晚归的况还是十分罕见的,以往出去打猎,再怎么快也得留宿在山里一宿,第二天才能回到庄子,今天大家伙儿可以睡在自己家的上了,那将是多么温暖和惬意啊。而且更激动的是今天满载而归,青眼狼就有五十多只,还有再加上那些长牙野猪,特别是年祭快要到了,若是将那些野猪鲜运到石头城去卖的话,定会卖出个好价钱。当然,这个是不会发生的,自己也需要过年祭,有哪个不希望自己好好的过上一个年祭啊。

    但高远海一想到李家寨的事就有一点幸灾乐祸,同时有点气愤,气愤李家寨的那些家伙居然越界打猎,太不把高老庄放在眼里了,实在是可恶。但是,高远海一想起李家寨的惨状,心里就本能的谨慎起来,这个可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啊,说不定哪天就发生在自己大队的头上,必须时刻保持清醒,不能像李家寨的那些人利令智昏。

    “什么人?”高老庄大门石墙上一个声音大声喝问道,想必是发现了高远海一行人,只是天黑无法看清楚。

    高礼轩答道:“是我啊,高礼轩。我们打猎回来了,小六快快开门。”

    这个:“是礼轩哥他们回来了,赶快开门!”

    月亮爬上来了,月光倾泻下来,照得地上的雪层发亮。庄子中,族长高远松的宅子里。高远海正向着族长汇报今天的况。听得高远松也很是高兴,不时的说好。

    高远松沉吟了一会儿,“这一次打猎也是我们庄子的运气,实属罕见啊。李家寨这一次算是栽了,没有个几十年是恢复不了的。赶明儿,我叫礼渊带着些人把这五十多丈青眼狼皮和庄子里存货拿到石头城,全卖掉。这一次应该会卖到好价钱。”

    “呵呵,大哥,礼轩那好久没有去过城里了。”

    “礼轩这小子,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像这么个好久,恩,他要去就随他吧。明天叫礼渊多带一些人手去,保证安全。”

    高远海亦不由有点担心的问道:“听说雷木寨攻打天风寨损失了一百多号人,只怕附近的那些小山寨的又要搞得我们不得安宁哦。”

    “是啊。这一路上去石头城有一百多里,得经过好几个土匪的地盘,安全确实马虎不得啊。这样,远海,你亲自带队去一趟。”

    “恩,好。我这就去准备。”说完,高远海便要走。高远松拉住了他,“恩,你办事,我放心。呵呵,阳儿今天我去看了,很可的。”

    高远海听得这话,也不由得面带微笑,“是啊,的确的。我也有孙子了,哈哈。”

    两天后的下午,高远海带着众人回来了。其中有好几个青年都收了伤,死了四个。整个庄子都沉浸在这悲伤的气氛当中。

    据高远海说,他们一行遇上了三波土匪,第一二波土匪人数比较少,孝敬了一些银两也就放行了。但是第三波土匪却是势均力敌,土匪蛮横讹诈,高远海他们自然不从,于是火拼着冲了出去,却是死伤了好几个兄弟。

    几天后,高老庄又恢复了平静。

    石头城的供银各个村寨是要自己送去石头城交纳的,上次高远海去城里贩卖兽皮便已经交了供银。而雷木寨的供银是雷木寨的自己带人来收取的。整个石头城管辖方圆一千多里的地盘,没有官府,没有朝廷,只有城主林森最大。在石头城的势力范围内,有两个比较大的土匪寨子,那就是雷木寨和天风寨。两个寨子各有各的地盘,上一次大战就是因为地盘而发生的。在两个匪寨下,还有一些小土匪团伙,少的几个人,多的好几十人。这些个土匪团伙不敢向当地的村寨索要年供,只得做一些打家劫舍的事。因为收纳年供的是雷木寨和天风寨的特权,一旦发现这些小团伙收纳年供,就会毫不留的发兵,将其剿灭。

    算算子,这几天雷木寨的就会来人收取供银了。

    这天,天空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好在风不怎么猛烈,大门石墙上的瞭望塔里,小六正和他的一个堂弟吹牛,打发着这难捱的时光。小六他们是一天一轮换,他们一般都是十多岁的,而又没有成年的少年。因为十五岁成年的少年,一般的,不是进入打猎大队,就是进入保护庄子的守卫队。他们的这种是属于提前锻炼,每一个人都有保护庄子的义务。当然,还有其他的少年去学习锻造刀枪棍棒的。但是,每一个都必须得学习武术,这可是保命的东东。所以,庄子里设置了一个演武堂,专门让那些孩子学习武功。高老庄的青罡刀法在附近的三村五寨算得上是一绝,那些孩子一般学习的都是青罡刀法。

    就在小六跟其堂弟吹牛的功夫,清溪河对岸远处有五十几个黑点正向着高老庄移动。他们正是雷木寨的悍匪。但是,盗亦有道,土匪是很少滥杀的,只要你乖乖交纳供银。规矩是这样的,每一个人得交纳一两银子,不管你是老的少的病的残的,只要是人,而且是活的,就必须得交。若是不交银子,哼哼,那些悍匪们可保不准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高老庄的人,加上今年出生的十一个婴儿,总共一千二百七十八人。也就是说,高老庄得向雷木寨交纳一千二百七十八两白银。若是银子不够的,就用东西抵。金银首饰,兽皮鲜,刀枪棍棒,甚至是人,什么都可以,只要土匪觉得有用就行。当然了,像这种用物品抵押的,一般都是村民们吃亏的多,那些物品的价钱都要被土匪们压得很低。

    吹牛的小六两人很快发现了那些移动的黑点,渐渐的,黑点变大,原来那些黑点都骑着马。小六发现了石类木寨的土匪来收取供银的,立马让堂弟去报告族长。

    待到土匪们过了清溪桥,族长等一行人早已聚在了门后面的演武场里。

    一个悍匪在马背上大声叫道:“快开门。”

    悍匪的却是悍匪啊,一个个的,高马大,材都很魁梧,也许是雷木寨的特意挑选出来的吧。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震慑一下这些个村民,好让其惧怕,乖乖的缴纳银子。

    五十多人马就在大门前停住了,群首一人骑着白马,光头,一手牵着马缰绳,一手举着阔背大刀,将刀抗在肩上。他是雷木寨的三当家,专门负责的是山寨的对外事宜,比如收缴供银,再比如对外作战,打家劫舍等。三当家叫做上官雄,武功已经练到了第七层顶峰了,他手下的那些个土匪也是个个不凡,就是不知道武功都练到了第几层了。

    听见那个悍匪喊话,小六哪敢不从啊,马上叫看门的快些开门,免得惹恼了这些个悍匪。

    待到大门打开,土匪们骑着马进来,便在距离高远松一群人之前的三丈远处停了下来,但是他们并没有下马。土匪们看着这些个村民,就像是看着一群羊,眼里透露出贪婪和有如实质的杀气。

    场面静了一会儿。大雪还是不停的下着,北风也还是不停的刮着。

    三当家上官雄后面的一个悍匪向着人群大喝道:“快将供银交上来!”

    听得这话,族长高远松向前走来,在匪首一丈开外停了下来,拱手答道:“禀告当家的,高老庄加上今年新出生的十一个婴儿,减去死去了的八人,总共一千二百七十八人。”

    说完便回头对着人群说到:“礼渊。快将银子抬上来。”

    然后,高远松又对着土匪躬,“请当家的过目。”

    上官雄也并不答话,只是做了一个手势,便立马有两个土匪下了马,前去接收供银。等那两个悍匪查看无误向三当家禀报后,上官雄这才说到,"我们走。"

    说完这三个字便掉转马,缓缓的走了。在上官雄看来,这些个村民是不敢谎报的,因为,一两银子就是一颗人头,雷木寨这些年的积威已经好久都没有哪一个村寨敢侵犯了。

    读好书,请记住网唯一地址(http://www..com)

重要声明:小说《帝高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