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乌雅氏之死

    http://点墨言址,请牢记!

    雍正拿着手上厚厚的一沓的银票,看这黛玉问道:“玉儿你那来的这么多银子,这有三四百万两吧!”雍正是缺钱,却也不会平白的要黛玉的银子。(点dian墨mo中5文2网0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这银子原本是上次黛玉劫来的。黛玉早就和林如海商量了说法,“四叔这里有一部分是我父这些年积攒的,还有一部分是我赚的,一共五百万两。我父知道现在朝廷的艰难,就让我给四叔送来了。”

    雍正感慨良多,自己的兄弟算计他。还要外人来帮助他。由衷的说:“谢谢!”

    祥听着雍正的语气,猜出了他七八分的心思,连忙转换话题:“丫头,还有你赚的?怎么你还会做生意,开的什么买卖呀?卖胭脂水粉吗?回头让我家里的女人们,给你捧场去!”

    黛玉摇头轻笑道:“才不是什么胭脂水粉呢!我那生意算不上进斗金,也还过的去。捧场可就晚了。八爷他们早早的就给我捧场了。”

    祥被黛玉说迷糊了问道:“什么买卖呀!老八都给你捧场了。还红火的很呀!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十三叔别急呀!也不是什么大买卖。我和晴雯姐姐合着弄的,是个饭馆叫‘满堂楼’……!”不等黛玉说完。

    祥就接了过来:“什么?‘满堂楼’是你开的?”

    雍正对吃穿从不在意,当王爷时,也没怎么出去下过馆子,自然不知道‘满堂楼’的红火。问道:“怎么十三你知道这‘满堂楼’!”

    “四哥,这‘满堂楼’开业以来,这京城里的富贵闲人们,可有了去处了。你可别听丫头说的‘不是什么大买卖’的话,说进斗金一点都不为过。”祥又大量这黛玉道:“丫头,你会武功、懂医术、晓官场,现在经商又这么好!可惜了我没那几个儿子,没一个配的上你的。要不,说什么也把你娶我家来做儿媳妇。”不等黛玉说话有道:“要不这样,你四叔的儿子道有何你同龄的,你选一个嫁进来。也算进了我们家的门了,怎么样呀!哈哈哈……!”祥半真半假的问道。

    黛玉被祥笑的弄了一个大红脸,佯装生气的道:“十三叔,您要是拿这个来取笑我,我可急了!”

    就想祥能猜出雍正的心意一样,雍正岂会不知祥的想法。可是一来黛玉有婚事自主的圣旨,二来黛玉还小就是指婚也的及笄以后。

    雍正笑道:“好了!十三你就别闹玉儿了。也不早了,让她早些回去歇着吧!”

    女孩对这事都敏感,黛玉也不例外。正不知道说什么呢,听了雍正的话。连忙道:“那四叔、十三叔,我先告退了!”不等二人反应,黛玉连忙的就走了。

    看这黛玉慌张的影,祥和雍正对视一眼,一起笑了!

    “十三是希望玉儿当我家的儿媳妇!”雍正肯定的问道。

    祥笑道:“怎么!四哥不想吗!“一样是肯定的语气。

    二人又是会心的一笑。

    雍正想了想道:“别看这孩子一副柔弱的样子,有主见的很。你我呀!顺其自然吧!”雍正想起康熙临死前叮嘱过的话“任何事都不要难为黛玉。”

    祥疼黛玉跟亲生女儿似的。想让他嫁给弘历,也是心中明了,弘历必定是后继承大宝之人。凭借黛玉的功劳,嫁进来现在是嫡福晋,后就是皇后。

    在祥看来,女人最尊贵的份也就是后宫之主。也只有这个份才能配的上黛玉。

    这兄弟二人在此议论着。

    黛玉这边,刚和雪雁施展轻功回到贾府。还没落地,就觉得暗中有人。黛玉想都没想右手双指凝气,抬手到耳边扯断几根秀发,顺势就朝暗中打去。

    纤细的头发,此时已经变成了几根锋利如针的暗器,朝暗中人上半的几处大就去了。只要打上,以黛玉用的力道,必深入皮肤。

    暗中的人见黛玉出手,忙出声道:“妹妹是我!”同时连忙侧躲闪。

    黛玉一听是弘历的声音,忙又用左手凝聚灵力,暗中改变了几根头发的走向和力道。

    绕是这样,弘历的上衣还是个划破了。

    第一次见到黛玉轻功以外的武功。弘历惊呆了。自己这衣服乃是宫中的特级品,专门给皇室成员用的。就算是刀子也不容易划破,黛玉的几根头发怎么就给划破了呢?显然黛玉的武功,比自己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黛玉客客气气的朝弘历一施礼道:“四阿哥吉祥!”

    弘历这才回过神来,看这黛玉小心的道:“妹妹还生气呢!不能原谅我了吗!”

    黛玉面无表的道:“不敢,黛玉只是平民百姓,受不的四阿哥的称呼!”

    弘历是下了决心要给黛玉道歉。听说黛玉病了也不敢去看。每天晚上都远远的,守在黛玉进宫的必经之路上。今天好不容易见黛玉来了,他又提前守在贾府就是想跟黛玉道歉,想黛玉原谅自己。

    见黛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弘历心里别提多难过了。真心的说道:“妹妹,那是我莽撞了。说了伤妹妹话,妹妹要是还生气就骂我几句,或者再打我几下出气。就是别不理我!”

    黛玉听他说的可怜,又不理解后面话的意思,问道:“什么叫再打你呀!我何时打过你了?”

    弘历来到黛玉面前举起左臂,委屈的道:“还说没打,你看都出血了!”

    黛玉借着月光一看,可不是,左臂上三条细细是划痕,都渗出了血。弘历平时贵的,那流过什么血呀!忙道:“怎么不早说,快随我回去上写药去。”

    要是平时弘历巴不得的,去黛玉的闺阁看看。今不同一定要黛玉把“四阿哥”换成“哥哥”,弘历道:“上药就不必了,妹妹看在我受伤的份上就原谅我吧!好吗!”

    弘历可怜的样子,加上真诚的话语。黛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四哥,还是随我回去上些药吧!”

    “呃!你……你肯原谅我了!”弘历准被了好些的话还没说呢,听黛玉的称呼是原谅他了,受宠若惊的口齿都说不清了。

    黛玉看这弘历的样子,点头道:“四哥不必介怀了!”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分&8226;&8226;&8226;&8226;&8226;割&8226;&8226;&8226;&8226;&8226;&8226;线&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这黛玉正独自在花园里走动。原来这花园里,不只知是贾府的先人,还是早先的花匠,竟在院子里中了些不常见的药材,现在府里的人也只当是用来看的花草了。

    黛玉独自来是要摘些回去配药用,正掐了几朵芙蓉花,配在一把药草中免的他人疑心。

    就听平儿的声音从后传来:“林姑娘,这些个活怎么还自己来了,每的插花都没人给姑娘送去吗?看我们怎么罚她们。”自从凤姐再三叮嘱平儿黛玉的不一般,平儿还真是上心了。

    黛玉见时平儿也不觉的亲近了几分,笑道:“这回可不是她们的错了。每里都要给我送的,你也知道我这子时好时坏的。连带着瞧着这些花,也不是每都好了,就叫她们不用送了。想看了,或是紫鹃、雪雁或是我自己来掐些回去就是了。倒是你这二当家的,今个怎么有时间来这里逛了?”

    “好姑娘你可绕了我吧!连我们都只是带管的,我怎么就成了二当家的了。我呀也的确不是来这里逛的。今个呀来了个姥姥姓刘说是和太太家有亲,我们让我去回了太太,好斟酌着办!”

    黛玉一听原来是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了,想着后凤姐少不得要受刘姥姥的好处道:“那你快去吧!我也有子没见你琏二嫂子了,我一会过去看看她!”

    “那感好!我们就是和姑娘投缘!见姑娘去了,不定多欢喜呢!”平儿向来说话都是捧着说。

    “有你这张最呀!帮琏二嫂子围了多少人呀!那你不在她边了,我看她还转的开不!”说完黛玉抿嘴一笑!

    平儿却是一愣,赶忙道:“不是里不开我,倒是我呀!哪能离了我们呢!”

    按理说这平儿早就是贾琏的人了。因是凤姐的陪嫁丫头,凤姐平里有少不得她帮忙才没给姨娘的名分。连月例的银子,凤姐念她每的辛苦,又事事为凤姐着想,给的是平妻的份例,和凤姐一样的。黛玉这话说的让人不解!

    黛玉把药草给了雪雁,又是独自一个人来了凤姐的屋里。见凤姐一朱红描金团绣牡丹披沙的衣裙,头发梳成了飞燕髻,右侧戴的是金凤簪,中间是凤翅金叶额贴,靠右边插了三支金镶玉柱小钗,整个人显的即精神,又妩媚还不失高贵!

    见黛玉进来,忙到:“你今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了!来快坐下说话!”

    黛玉也不推辞道:“刚听平儿说,来了个乡下的姥姥,我来看看!”

    凤姐拿过点心盒子打开,放到黛玉跟前:“你看她作甚,我也没见着呢!周瑞家的配这呢!来你尝尝这几样点心,是那边府里,容哥媳妇派人送来的。要是吃着可口,一会我让人给你送点去!”

    黛玉笑道:“我有句话不知道嫂子愿不愿意听!”

    凤姐听黛玉的话与往不同,笑道:“有什么话妹妹尽管说,那还有不当说的呀!”

    黛玉道:“要不是自我来了这府里,嫂子就百般的照顾。我可不会说这些话的,嫂子听了只记在心里就好了!我也不说别的了,嫂子今个来的这个姥姥,嫂子好生的待承些,后对嫂子只有好处的!”

    凤姐被黛玉说的一头的雾水。疑惑的看着黛玉想了好一会,才疑惑的问:“妹妹这话死从何说起!后……,难道妹妹……?”

    不等凤姐说出后面的话黛玉揽道:“嫂子只记在心里就好了!黛玉说的后嫂子就明白了。”

    这时平儿回来了。进屋见只有黛玉和凤姐道:“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自一姓,当年又与老太爷一处做官,偶然连了亲,这几年也不大走动了。当年他们来,却也没空了他们,今儿既然来了瞧瞧我们,是他们的好意,也不可太过减慢了,要是有什么事,叫裁度这办就是了。”

    凤姐还沉浸的黛玉的话里呢!只点了点头。

    平儿又道:“刚我过去赶巧,老太太屋里人去传话,说是史大姑娘来了。太太也让我给带话,让安排史大姑娘的住处。”

    又对黛玉道:“想是传话的也去姑娘那了,姑娘不妨直接去老太太那!”

    黛玉点头道:“好呀!上次云妹妹来就赶巧我在寺里。就没见着,我这就去看看。”

    黛玉对这个有口无心的史湘云,还是很好奇的,说完跟凤姐和平儿告辞就往贾母房里走去。

    快到门口了,见雪雁站在太阳底下正朝黛玉招手呢!

    黛玉快走了几步,上前道:“大天的怎么站在这呀!”

    雪雁不顾的黛玉的话趋上前,在黛玉的耳边道:“凌爷传来消息了,太后刚刚自杀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点墨言为你提供精彩言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精灵公主林黛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