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各自的算计

    http://点墨言址,请牢记!

    头天给德妃正了名分。(点墨中文 >

    第二天圣旨下,为避名讳,皇兄弟都避讳“胤”字而改为“”字排行。祥封为和硕怡亲王,总理朝政,又出任议政大臣,处理重大政务。禩封为和硕廉亲王,授为理藩院尚书及理户部事务。

    雍正的心思又让人不解了一把。册封祥,是众人意料之中的,祥和雍正始终都是一个战线的。这禩和雍正可是死掐呀!册封禩不说,还管理这大清的银钱呀!雍正这不是给自己做个,卡住了命脉吗?

    雍正的心思岂能是众人猜测的。

    胤禛继位做了皇上。贾家的人自然是高兴的快上了天了,原来不过是亲王的姻亲,这京里亲王的姻亲多了去了。现在可不一样了,皇上的姻亲,王夫人笑着对宝玉道:“我的儿呀!你后可要知道上进了,从今个气逆也是国舅爷了!”

    宝玉道不以为然道:“国舅爷有什么,还不一样的过子,那些个世俗都不是我要的,太太何苦和我说这些。”

    宝玉的话没惹恼王夫人,反而让王夫人高兴了:“那是我的儿,怎么会在乎这个,后自会有更好的前程等着呢!”说完还一脸的笑容。

    宝玉也不和她争辩,批了斗篷出去了。

    王夫人又让人找来了凤姐。

    “太太换我来,可是有什么吩咐?”这凤姐是王夫人的内侄女,说起话来也不拐弯抹角的。

    别看这元还没册封呢,王夫人这些子的心还是出奇的好。在她看来先皇的丧事一办完,元必定是上位之人。却不知鼎盛过后是衰败。

    一脸的笑容道:“是这样,我那在金陵皇商的妹妹,差人来信了。官司已经打完了,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新皇登基明年选秀,她家的女儿闺名宝钗,也是在册的秀女,来京也好先打点打点。都是一家了亲戚,你命人把东北角上的那处房舍打扫一番,等他们来了也好安置。”

    凤姐连忙贺喜:“恭喜太太了,这姨太太一来,太太每里也有了说话的人了。听说这薛姑娘,长的端庄大方,又有才,被誉为‘金陵才女’呢。可见太太家的亲戚都是定好的。”凤姐这号可是说道王夫人心坎上了。

    “呵呵!你这嘴呀!愿不的老太太都让你哄的高兴呢!我家的亲戚。你不也是我家的亲戚,夸人还不忘了自己!”王夫人这心又飞了起来。

    “太太您可是冤枉我了,我现在的好,还不是太太调教的好,要不我一个初来乍到的,那知道什么呀!”凤姐这奉承人的本事在贾府可是公认的。

    “行了、行了,你呀也不用在这哄我了,派人收拾停当了。一会老太太那穿饭了,你去哄哄老太太吧!”说完王夫人有手帕挥了挥,让凤姐下去了。

    雍正在继位前就已经下决心不能让自己的儿子们,也向自己这代一样,争夺帝位,弄得天下群臣四分五裂的,可是一时又没什么好的方法可以避免的。

    这老八又教唆了几个大臣联名上书。新皇登基,为稳天下,早立太子。这明显是想拿自己的儿子当枪,他们要乱中取利。

    雍正、祥、凌云寒、邬思道四人都没什么好办法了,又找来了黛玉。

    黛玉进来先大礼参拜雍正,“正黄旗碧鲁黛玉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书房内除了四人只有李德全在,黛玉也不怕泄露了份。这是雍正登基后黛玉第一次见面,自然要正式的拜见。

    雍正和祥早就知道黛玉的份,自然没什么。凌云寒和邬思道可就不一样了。

    邬思道心想“这碧鲁氏是正黄旗的老姓,虽然不太清楚,可是这一个主子姑娘,在贾府那样一个环境,受着奴才的气,这黛玉姑娘的气度和心机......!”邬思道觉着眼前这十一岁的不上来。

    凌云寒对着八旗的可是清楚的很。这碧鲁氏是正黄旗92个佐领中权利最大的一个,碧鲁佐领,当年在先皇未亲政前,在朝中是先皇的一大助力,后来被鳌拜派人暗杀了。不久鳌拜被捉。可是再也没人提起碧鲁氏族人了。

    原来先皇给碧鲁氏族人安排了新的份,怨不得先皇那么信任林如海呢!原来是这样。

    雍正亲自扶起黛玉道:“玉儿我说过,我和你父是儿时好友。早就免了你的礼了,你今天怎么又给忘了。”

    黛玉笑道:“四叔,我还是叫您四叔觉得亲切。今个和往常的子不一样才给您行礼的。这是祝贺,也是为您以后的辛苦,提前替天下的百姓感谢您!”

    屋中的几人听着这话,像是奉承,又觉的有些什么不对。那不对又说不出来。

    雍正听黛玉雍正听黛玉并没有八他当成皇帝,还是当成四叔,心中十分高兴。把朝臣上书册立储君的事说与黛玉听。

    黛玉道:“四叔是想即要避免皇子争夺,又要保护真正的储君是吗!这个不难……!”

    “不难!林姑娘你可别说大话。这是历代皇帝想避免,又不可避免的大事,怎么就不难了呢?”对于立储君的大事,凌云寒还真不信黛玉能有什么解决之策。

    在众人面前,黛玉不好说什么出格的话,又咽不下凌云寒小看的气。于是:“如果凌爷感兴趣的话,我们打个赌怎么样?我的法子要是可行,凌爷您输些什么给我呢?”

    黛玉如此叫板,凌云寒自然不会示弱:“好呀!你要是帮皇上解决了这个难题,我就,嗯……!”想了一下说道:“就把我那西洋茶具给你了。不过,就怕你呀,不会用!呵呵!”

    凌云寒这戏谑的语气,让雍正十分的诧异。这师弟平时一副冷面,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来自己要他帮忙他都推三阻四的,这次他这么痛快的自己送上门来,定是师傅的意思。现在自己初登大宝,正是用人之际,他要是对这丫头有意思,道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还能留下来帮我呢!有时间得找他好好的聊聊。

    黛玉心中“噗嗤!一笑,还西洋茶具。你到是精明输了还想将我一军。可惜呀!这个时代还有能难住我的东西吗!”面上却没表示什么,应道:“好呀!我这先谢谢凌爷了!”

    “唉!你先别急着谢我,我还不见得输呢!你要是输了,有什么给我的呢?可不能随便的拿件东西就打发我。也不要你什么贵重的,只要体现出心意就行。”凌云寒心里想要一件黛玉亲手做的东西,可是姑娘的东西不能随便送人了,凌云寒没好意思开口。

    黛玉看这凌云寒道:“我要是输了,我那偶然得了一部《广陵散》琴谱,就送个凌爷了!”

    “自嵇康死后,《广陵散》从此不传,你手上的会是真谱?你怎么得的?”

    “这谱绝不会错!等到了凌爷的手里在鉴定真假啊也不迟呀!”

    “林姑娘,真是深藏不漏呀!”凌云寒这话一语双关。一这《广陵散》失传多年,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二凌云寒喜欢曲谱,连雍正也只当他是消遣,黛玉竟知道。这黛玉不简单,她背后绝对不止林如海在帮她!

    黛玉向来心细如尘,这话中的意思她怎么会听不出来呢!不过按她熟知的红楼,林如海也快要由明转暗了。适当的显露下实力,以后生活会方便很多。

    “四叔,您只要宣布会在适当的时机秘密册立储君,带您百年后。在行宣布。可避免皇子们的争夺,又可暗中考察您中意之人。您看这办法可行否?”

    几人差不多同时投来赞赏的目光,雍正点头同意。又说起禵之事“太后这一出面还真的不好办了。玉儿,你可有什么好注意?”

    “大将军王禵,连年征战,功勋卓著。即晋封郡王爵位,赏领亲王俸。所遗大将军一职,即命甘陕总督年羹尧实领。着该员进京陛见后,即到职视事。四叔您看这样起草诏旨还行吗?黛玉说完看这雍正。

    岂止还行吗!这帮了雍正的大忙了。禵曾当过大将军王,那时他手握重兵,叱咤风云,是一位给大清建立过功劳的人,就是封个亲王也并不过分。但是现在却只让他享受亲王的俸禄,却不给他亲王的名号,这分明又是有意的贬降,可又让禵说不出什么来。

    雍正又说起朝中大臣多有奉阳违之人。黛玉又建议启用密折制。

    三个计策下来,众人已经被黛玉的聪慧给震住了。

    大清朝雍正皇帝三道圣旨一下,在朝中百官心中立下了威信。

    也让老八等人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不过几人可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不说这些。禵接到圣旨明白雍正的用意,直接进慈宁宫找太后去了。

    看这跪在下面的禵,乌雅氏心中也是一阵的惋惜。怎么就不是这个儿子继承大业呢!

    遣走了跟前的人,只留下心腹乌雅氏皇后问道:“禵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儿子就是来请额娘试下的。”禵恭敬的说道。此时的如若让外人看到绝对会大为吃惊的,可以说他对康熙都没如此的恭敬过。却对份低微的包衣(奴隶)之后的母亲如此的恭敬。除了孝道只外要是没有别的什么。恐怕没人会相信。

    “儿呀!你可知道为什么我执意不诸臣上徽号吗?”

    “儿子不知。”

    “嗨!我一生总共生育三子三女,生育胤禛的时候我还没有份,甚至连嫔也不是。就更没资格抚育皇子,于是胤禛刚刚出生不久,就被送到了当时还是皇贵妃的孝懿仁皇后(佟佳氏)的怀中。这个孩子的出生不但没有给我带来荣耀,反而是耻辱,一个母亲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儿子,却要顾及份,不能亲近。因为儿子是主子,母亲只是个奴才。直到又有了老六先皇才册封我为德嫔。老六深的先皇喜,不久我进位德妃。那时我一心培养老六,不想他子弱,早早的就离我而去了。我的希望都破灭了。后来又有了你,你才是额娘的希望。可是造化弄人,先皇晏驾之时你又远在西北。现在你告诉额娘,你愿意给额娘一个徽号吗?”德妃喜欢的终究还是禵,同样的太后,她只愿意接受禵册封的。

    “额娘,儿子愿意。可……可是现在……现在儿子无能为力呀!”这句话道是出自禵的真心。

    “你过来拿着这个,联系上面的人。就看你的造化了!”

    禵接过乌雅氏太后手上的白绢,打开一看里面包裹着的书信的署名,和玉佩。

    大吃了一惊!

    &8195;

    本书由,请勿转载!/

    点墨言为你提供精彩言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精灵公主林黛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