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黛玉发威

    http://点墨言址,请牢记!

    贾雨村收到了黛玉的来信,明白了黛玉的意思,也竟不忙着办案了,一面找人搜集证据,一面安抚冯家的人,好留他们后做个人证。(点墨中文 >安排好了又给黛玉回了封信。

    黛玉看完贾雨村的书信,命紫鹃和往常一样直接烧了。心道“这官司打完了,宝钗就该进京了。这园子里的人物也就要聚齐了。”正想着见雪雁气呼呼的就进来了。

    因这雪雁平时在黛玉面前,一点同龄人的稚嫩都没有,今天见她这个样子,黛玉道是好奇的很,问道:“呦!这是怎么了,谁个我们雪雁气受了不成。”

    雪雁气道:“姑娘这府里真真的是不能呆了,我们收拾了东西走吧,去山庄住,反正这贾府不住了。”

    黛玉轻笑了一声道:“平里你也是个稳重的,今个这是怎么了,这么沉不住气呀!有什么事说出来我听听。”

    雪雁素来和黛玉亲近,见黛玉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急道:“亏得姑娘还笑的出来,你都不知道那些混账的婆子们都说些什么。”

    黛玉脸色一变追问道:“可是又有什么话传出来了?”

    雪雁点头道:“我去厨房给姑娘传午饭,进去时偏巧听见几个婆子在那嚼舌根,说姑娘一个无依无靠投奔了来,客居于此偏还孤高自诩,目下无尘的到比府里的正经主子还尊贵些。又说姑娘一个病秧子八成是女儿痨,偏好好意思大把大把的花用这府里的银钱看病。我提供了气不过,上去说了他们几句。他们反倒说我不过一个外来下三等的丫头,涨了谁的势赶在这府里嚣张。”

    黛玉听完道:“你这丫头,品里也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今个是怎么了,竟让他们如此作践也不知道讨回公道来。”

    雪雁委屈的道:“我是顾念着姑娘,我知道姑娘在京里有重要的事要办,一时不会离开的。这里是姑娘舅舅家,就是去了山庄以后也是要见面的。若要是因为我的话和他们闹僵了,我怕坏了姑娘的事。”

    黛玉埋怨道:“你这傻丫头呀!我平里的事,这满府的人我都瞒着,只有你们几个知道,难道不比他们亲。再说了,既然有这样的言语传了出来,就说明他们没把我当成亲人,咱们又何必在意呢!走和我去找外祖母去,听听她们怎么说,在做打算。”

    “是,姑娘!”黛玉一句“难道你们不比他们亲。”让雪雁和也在屋里的紫鹃心理暖暖的。

    黛玉领着雪雁和紫鹃来道贾母屋里,可巧几个管事人都在。黛玉进来就给众人施礼。

    贾母笑道:“来!到外祖母这来。”

    黛玉对贾母道:“今天玉儿来是因雪雁听几句话来,我来请外祖母给我做主来了。”

    贾母面色一变道:“怎么有人嚼舌根气着我的儿了,来让外祖母看看,可别气坏了子。”又对凤姐道:“凤丫头平里管家我看这也是好的,今个怎么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呀!你去带着雪雁指认下,不管是谁背后议论主子通通捻了出去,给我玉儿出气。”

    贾母心理其实明镜似的。是王夫人知道了林如海遇刺重伤,这都一个多月了还没见好呢,八成是熬子呢。这林如海一死,黛玉对她来说就一点用都没有了,所以这是变着法的挤兑黛玉呢。

    贾母一个寡居的老太太,傍着个过继的儿子生活,还能在府中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待遇,她的手段和见识那是王夫人可比的。不论林如海此番是死是活,宝玉娶了黛玉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首先黛玉虽然不是正经旗人出,可终究是在旗的主子出。贾家再富贵也不在旗,要是严格的说起来,宝玉一没功名,二没爵位根本不能娶旗人的。贾母不过是仗着自己是黛玉的亲外祖母,才几次的提亲。林如海每次来信的意思虽然没明说,但是不难看出,没有结亲的意思。现在要是让黛玉走了根本就别想攀上这门亲事了。

    再来就凭林家四代列侯五世清贵的出,家底必定不薄。而黛玉又是自己唯一的骨血了,嫁过来怎么说自己也能护它几分,必定比外边要强些。就是王夫人看在黛玉家产的份上也会让一二分的。

    不想现在王夫人就不明事理的闹上了,为了稳住黛玉,也为了给王夫人留面子,贾母只能和稀泥了。

    以凤姐的灵透,当然也看出了其中的几分道理,忙道:“老祖宗教训的是,我先去打发了人,再回来给我妹妹赔罪!”

    黛玉早就猜到贾母不会追究此事,却不想连话都不让雪雁说,忙到:“二嫂子且慢。”又对贾母道:“外祖母,有些个话黛玉在就有所耳闻了,不过是想这外祖母对我的好,我没计较罢了,可今个这话不但辱及黛玉,连我林家都带上了。外祖母要是真心疼玉儿,当众还黛玉一个公道。”

    黛玉这话一说完满屋子的人都愣了一下,黛玉在贾府这三四年中,除了元被封侧福晋那年,雍亲王福晋派人来接,引人注意了些子外。在大家心中始终是一个每里病病央央的出刀子样的话来。

    凤姐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的僵在那了。

    贾母也很吃惊,但是转念一想定是太过生气了闹的。这事看来不好在推脱了,道:“凤丫头还不快去,把那几个烂了舌头的给抓来。给你林妹妹出气。”

    凤姐连忙出去了。

    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趁人不注意也跟着出去了。黛玉知道她是去打前站去了。

    黛玉对雪雁道:“雪雁吧你早上听到的话,和外祖母及舅母再说一遍,免得她们来了再争辩什么。”

    雪雁又把和黛玉说的话,当众说了一遍。刚说完凤姐就带着人压着几个粗使的婆子进来了。

    几人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当中。

    凤姐笑着来到黛玉的边,拉起黛玉的手道:“好妹妹快别气了,千错万错是嫂子我的错,竟没看出来她们还敢背后,编排主子的不是了。现在这几个混账的婆娘都在这了,妹妹只要出了气怎么罚嫂子都照办就是了,你看可好?”

    黛玉明白凤姐的难处,这谣言的出处自己也明白是那,今个终究不是都揭开的时候。边道:“嫂子这话我不敢当。今个我只是想问问,我是住在这里是祖母亲笔书信,琏二哥亲自去接我才来的。我父尚在,怎么就成了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人了。黛玉子是比家里的姐妹们弱些!怎么就成了‘女儿痨’了。再说从我来起,我父每年按时送来两万两银子,作为黛玉一应用度偶的开销。我何时大把大把的花过这府里的银子了。”

    黛玉接下来还有大事要办。今天借着机会,定要把这府里的气焰打压下去,免得短时间内再分心。

    黛玉一番有理有据,明堂正道的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凤姐得了王夫人的暗示,忙上来打圆场道:“好妹妹,你只管说是要打、要罚或是捻了出去,在不就卖了。你何苦跟她们生这个气!”

    黛玉道:“二嫂子,黛玉只是想要一个公道。”又对贾母道:“请外祖母给我做主。”

    贾母对凤姐道:“凤丫头你去,给我问问她们,这些个话是谁传出来的,她们又是那听来的。”刚才周瑞家的跟着凤姐出去,她也看见了,此时并不着急了。

    这几个婆子辩白了一会,就哭着招认了:“我们几个原就是厨房帮忙跑腿的,自从林姑娘来了后,一三餐,茶水点心的伺候着不说,隔三差五的还得给熬药,弄得我们闲着的时间少了许多,心里不忿,这才编排姑娘出气的。求老太太、太太、二、林姑娘开恩呀!我们再也不敢了。”

    “照你怎么一说还是我的不是了。”黛玉说完又对贾母道:“外祖母,当里您让紫鹃跟着我,是心疼黛玉为了照顾我方便。我年纪小不知道这丫头还分什么等级,现在知道了,这紫鹃就还给外祖母吧。雪雁在林家时虽然没分什么等级,但是月前始终是最多的里边的。今个为了护我,让些个粗使的婆子骂成了‘下三等’我这做主子的脸面上也无光。她虽然年纪什么几等的话来。”

    贾母听黛玉的话音是不在追究了,忙到:“什么你家我家的,你要是怕使唤这不顺手,凤丫头把紫鹃连带着她哥哥嫂子,和玉儿屋子里这些人的卖契,都给了你妹妹,这人要怎么用都由你妹妹说了算。从今个起,紫鹃和雪雁都升为一等丫头,一应用度都按例发放。这几个偷懒的混账婆娘,都捻了出去。在给你妹妹单设个小厨房,以后一应菜品瓜果供应,人员配备都照着宝玉的小厨房给。”

    凤姐一一答应下,就出去张罗了。

    黛玉一听比自己预想的效果还好,目的也达到了,边生挤出来几滴眼泪来道:“玉儿谢过外祖母!”

    本书由,请勿转载!/

    点墨言为你提供精彩言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精灵公主林黛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