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成长 第七章:黛玉进府

    http://点墨言址,请牢记!

    这次和黛玉进京,是按着林如海的吩咐,找贾政谋个官职,为后行事留个方便。(提供阅读 >

    黛玉上岸前,便和林家在京的“绮林山庄”联络好了,今来见。下船上了荣国府打发来的轿子,便隔着纱窗向外瞧。刚进城门一个穿蓝衫的青年男子骑着马的从后边赶上来,不经意的看了看黛玉坐的轿子,从怀中拿出一条墨绿色只绣着一双展翅飞翔的翅膀的汗巾,在脸上轻轻的沾了沾。黛玉见了那墨绿色的汗巾,一只手伸出纱窗外,双指轻弹,手中的白色小球便到了那青衫男子手中,黛玉收回了手。

    一系列动作极快,常人若看见只当自己眼花呢。可是事就有这么巧,凌云寒本来骑马刚要出城,却是突然一阵风吹过,接着一阵幽香袭来,寻香看去,正好看见黛玉那一手漂亮的隔山打牛。凌云寒一愣,隔着纱窗一看想轿中竟是一名幼小的女子,称女子尚早应该是女孩。那一手炉火纯青的功夫不说,她人虽然在轿子中,还隔着老远,但是自己却能感受到,她那清贵的气质非一般人可比的。

    凌云寒清醒过来的时候,那黛玉已经没了踪迹。

    凌云寒突然道:“来人。”

    后的影子趋马上前来:“爷,有什么吩咐?”

    凌云寒道:“给我查查刚刚那轿子中女孩的来历。”

    “是。”影子在马上躬应道。

    又走了一会,来到一处占地甚广的府外,三间大门,只见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又往西行,不多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黛玉想道:这必是荣国府了。却不进正门,只进了西边角门。那轿夫抬进去,走了一之地,将转弯时,便歇下退出去了。后面的婆子们已都下了轿,赶上前来。另换了三四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又抬起轿子。众婆子步下围随至一垂花门前落下。众小厮退出,众婆子上来打起轿帘,扶黛玉下轿。林黛玉扶着婆子的手,当中是穿堂,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便忙都笑迎上来,说:“刚才老太太还念呢,可巧就来了。”于是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一面听得人回话:“林姑娘到了。”

    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她是贾母。方拜见时,却被他贾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叫着大哭起来。黛玉虽然不担心母亲,但是想来不知母女何年才能相见,心中难过也跟着流泪。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拜见了外祖母。

    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认识:“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黛玉一一拜见过。

    贾母又说:“请姑娘们来。今远客才来,可以不必上学去了。”

    不一会,只见三个嬷嬷和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来了。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黛玉知道是三到了,上前见礼相互认识。

    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猜他有不足之症。因问:“常服何药,如何不急为疗治?”

    黛玉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黛玉来贾府之前就已经知会过一行众人她要装病。而且让林如海在书信中也提了提,林如海和贾敏见她想的如此长远,放心不少。

    贾母道:“正好,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心道:“这王熙凤光听声音就是一个泼辣之人。”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量苗条,粉面含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黛玉站起来。

    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黛玉装作不知如何称呼,众姊妹都忙告诉他道:“这是琏二嫂子。”

    黛玉道:“琏二嫂子。”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

    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

    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

    又见王夫人问她:“月钱放过了不曾?”

    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也并没有见昨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

    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

    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熙凤道:“这倒是我先放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黛玉接道:“谢舅母、琏二嫂子关心,黛玉从家来时带了四季的衣裳,不用劳烦舅母与嫂子惦记了。”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舅舅。邢氏忙起,笑回道:“老太太,大老爷说了:连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即同家里一样。姊妹们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黛玉站起来,谢过邢氏。邢夫人起离去。

    黛玉心想。“还真当我是孤女投奔来了不成,现在我也不与你们一般见识,自会有你想见我那天。”

    黛玉由众嬷嬷引着,来到了“荣禧堂”,引黛玉来到王夫人房中,黛玉见完礼,王夫人再三携他上炕,她方挨着王夫人坐了。

    王夫人说:“你舅舅今斋戒去了,再见罢。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顽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理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黛玉当然知道王夫人的心思,想让自己远离宝玉。贾宝玉在她看来还不如花草(蝴蝶当然喜欢花草了),心里厌恶,脸上却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在姊妹中极好的。何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

    王夫人笑道:“你不知道原故,他与别人不同,自幼因老太太疼,原系同姊妹们一处养惯了的。若姊妹们有不理他,他倒还安静些,若这一姊妹们和他多说一句话,他心里一乐,便生出多少事来。所以嘱咐你别理他。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

    黛玉一一的都答应着。只见一个丫鬟来回:“老太太那里传晚饭了。”

    王夫人忙携黛玉来到贾母的后院进房门,已有多人在此伺候,见王夫人来了,方安设桌椅。在样的家庭都是媳妇伺候姑娘的,李氏捧饭,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

    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王熙凤,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让。

    贾母笑道:“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黛玉方才坐下。

    贾母命王夫人坐了。迎姊妹三个告了座方上来。迎便坐右手第一,探左第二,惜右第二。李,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让。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黛玉心知是漱口用的接了茶。漱了口。洗完手,又捧上茶来,这方是吃的茶。

    贾母便说:“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王夫人听了,忙起,又说了两句闲话,方引凤,李二人去了。贾母因问黛玉在家念何书。

    黛玉道:“只是认识几个字。”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

    贾母道:“不过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本书由,请勿转载!/

    点墨言为你提供精彩言免费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精灵公主林黛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