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夜、坚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下到水中后,赫阑言才呼出一口大气,用那水清洗着自己的体,当把脸上的脏物全部洗去,在水的倒映下看到自己原本的样子,赫阑言的心才放松下来。(点 墨 中 文 网 站 。)

    悠哉地靠着池壁,洗着体,然后笑看一眼像个纯大男孩儿一样的玉锦,“被看到的是我,要吃亏也是我啊,你一个大男人在那边叫什么。”

    玉锦忍住不回头,“我是男人,你是女人!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害怕?万一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一下子没能控制住自己,你可就成了我的人了。”因为不看着赫阑言,玉锦的胆子又回来了。

    “你是说男女之间的天干地火?”掬水在手,任其滑过自己玲珑有致的躯,然后展开体,只要玉锦一回头,他就可以一览无遗那水里美丽的俏影。

    可是玉锦死都没有回头望一眼,不但如此,更是用手死死地捂住眼睛,没看到眼睛周围的皮肤因为过大的压力而变成了血红。“你再用力一点,我怀疑你眼睛都快废了。”

    这个玉锦根本就不是一个会趁人之危的小人,君子到让人猜测他是不是男子。

    这池水奇怪的,泡在里面冰冰凉凉,倒也不会让她感觉到冷,只有畅爽的舒服。用手试着水温,果然是凉的,不同于井中的那种清凉,这池水更多的是接近于刚融化的冰水般的冰,只是却不会伤到皮肤。

    怕她再这么泡下去,池上的那个男人会一直捂着眼睛,直到伤了也不肯放手。所以洗得差不多后,赫阑言连忙从池中里起来,穿上衣服,“你可以回头了,我已经穿好衣服了。”

    “你确定?”玉锦还是不敢回头,总之没有百分百肯定赫阑言穿戴整齐,他就是不回头,宁可眼睛瞎了,也不看其他女人的体!

    “那你就这么一直捂着吧,我可要往前走了。”那个孕妇为何被杀的答案她还没找到,血滴子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不可能陪着玉锦就这么玩躲猫猫的游戏。

    听到赫阑言的声音了里了微怒,玉锦才敢确定现在的赫阑言已经从池水中起来,而且穿戴完毕了。

    他转过来,一看,晕,还不如不看,刚洗完澡的赫阑言有些湿漉漉的,给人更媚的感觉,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新淡雅,似乎还有闻到从她上散发出来的女儿香。

    摸着自己更加冰肌的皮肤,赫阑言回头看了那池水一眼,“这池水好像不一般啊。”

    玉锦连忙转开眼睛,看着那池水,“是的,这池称为冰池,”看着那池面上隐隐的白雾,玉锦说着,“在池的附近用了一百零八块冰包围着,而这池里的水是引用高中上流下的天然之水。”

    听着简单,实则不然,“这一百零八块冰,必须有人现凿放入池周围,每三个时辰就要换一次冰。池中的水来的更是金贵,为了必须保证池子里的水是活的,因而需要上面人,不断从山顶引下这最干净的泉水。”单单这一池子的水得死多少人,恐怖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花这么大手笔?”这个老妖妇还真会享受,刚才她在池子里洗过一次,自然是享受到了一点这池水带给女人的妙用。不过在知道这池子是用来给那老妖妇洗澡,她感觉有点怪怪的,那老妖妇荒的生活她可是见识过一点的。

    如果跟她同用一个池水,感觉比不洗还脏,只能万分庆幸,这池子里的水是活的,不用跟那个老妖妇共用同样的水。

    “你以为那个老太婆为何能保住不老的容颜,其中这个池子也是大功臣。因为这冰水可以让在池中洗澡的女人的皮肤变得紧绷、细滑,不会留下一点岁月的痕迹。”老太婆那可与少女相比的肌肤,这池子功劳可不小。

    “原来是这样。”这个女人的确懂得享受,更懂得如何用别人的血和体,筑造出她的王国。

    “女人啊,你们的青需要多少男人的血之躯才能得已保存下来。”玉锦感叹一声,所以除了她以外,只要是女人他都讨厌,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赫阑言排除在外,赫阑言与其他女人不同。

    她或许也有血腥的一面,但她绝不会是那种残暴不仁的女人。

    从赫阑言上发出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一般,现在他很怀疑在言城真正当家作主的还是不是木萧,怕在赫阑言出现的那一刻便不再是了。

    现在云幻大陆分为四方之力,赫阑言的出现会不会改变这一形呢?言城应该已经归她所有,而炎堡的欧炎也喜欢上了赫阑言,今天她又来到了冰城,对这条密道那么的熟悉。这是不是代表着赫阑言或许与牧冰也有关系?

    “哼,别说的这么简单,女人的青只要男人是不够的,再说了,你们男人的享乐当中,又有多少女人的血和泪!”别把女人说得这么无好像是天下最坏的东西,男人更是好不到哪里去。

    曾经多少个说她的血奴,最后还不是怀里抱着其他女人!

    “好了,现在没这个时间跟你争这些没用的东西,我们走吧。”赫阑言眼里闪过幽光,她现在已经有点可以确定老妖妇便是最近孕妇杀人事件的幕后主使,至于为何要取那腹中的婴儿,她也清楚了。

    这个女人比她血腥多了,因为老妖妇现在所有的一切,不管什么都是用血打造而成的。

    她吸血奴的血,只是因为一点渴求,但她从来都有分寸,绝没有出现过有人死在她嘴下这种况。有人会因她而死,却绝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有时候连她都想嘲笑自己这个坚持,都已经无地喝了那些男人的血,为何坚持不肯为此取人命,这算是血腥里的假仁慈?

    血可以喝,但人不能死!

    她无法接受因为被吸血过多而亡的事实,就像她讨厌在自己小时候那些一天到晚磨着牙,想要吸光她的血的那些恶人一般。

    说她假慈悲,没关系,她根本就不在乎,只有自己开心就好。

    本书由,请勿转载!

    ,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