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夜、无影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所以男人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喜欢上比自己大上千岁的女人?”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啊,除非男人不知道,暂时被女人的美貌所迷住,但那也只是短暂的迷恋罢了,不是真正的。(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当这个男人发现睡在自己旁的应该是一个早已做古之人,他一定会反胃。”

    真正的,不管是什么样的,都只是短浅的晕头,只要时间稍一长,再坚定的也会变得不堪一击。她那对不负责任的鬼爸鬼妈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她从来都不动

    “你不怕我吗?”毕竟她是一个凭空出现的女人,如果是这个男人认为女人对他没有威胁的话,她随时都可以扭断眼前男人那有力的脖子!

    “为什么要怕你,你是会‘吃’了我呀,还是杀了我?现在我们都被困在这个地方,算是要共患难了,互相扶持才是最正确的。”他一个大男人还怕这个弱女子吗,这全天下,除了那四个老太婆以外,其他女人都不可怕。

    “哼!”自己无能没办法走出去,别把她也混成一锅子说,“你走不出去,并不代表我也会被困在这里。你继续在这里待着吧。”其实这个男人还算现实,没有浮夸和虚张。至少刚才那些话里,她听不到半点假话。

    听到赫阑言能走出这个密道,玉锦开心极了,“能走出去为什么不早说!”还让他在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要知道时间可是很金贵的,就在刚才说话的这些时间,他能偷尽这世上多少宝贝,这女人懂不懂啊。

    “我为什么要说。”眼睛长着是用来看的,耳朵也是用来听的,没发现她从一出现就没有陷入困境时该有的害怕与慌张吗。

    玉锦听到此话,差点吐血,合着刚才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这个女人却在一旁看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还要靠这个女人走出密道呢。所以大丈夫能屈能伸,先放过这个女人。

    赫阑言走下几介石梯,才踏入玉锦处在之处,就发现在石阶最后一处那立马升气了一道无形的墙,把人困在了里面。赫阑言走过去,试着碰了一下无形的墙,坚硬无比,只进不出!呵呵,这个世界的东西真有趣,这些东西她以前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用再碰了,一旦下来了,除非走出这个迷宫,否则是无法离开这条密道的。”真让人头痛啊,他就是找不到出口,绕了半天却绕回了原点,本来是一件开心的事,此路不通,他最多再另觅他处。

    就在他高兴之余,想要走出这迷宫时,却被这道无影墙给弹了回来,不论他怎么用武功,始终无法攻破这无影墙。“喂,你真的有办法走出这迷宫?”向后一望,那黝黑的迷宫像是一张大嘴,一旦进去了,可是很难再出来的!

    摸着这似乎真的很坚硬的无影墙,赫阑言满脸都是好奇与兴奋,下次她也试试能不能找人做出这种东西,好玩的。

    玉锦虽然看不到赫阑言长什么模样,可是在黑暗之上,赫阑言闪着趣味光芒的眼睛在这迷宫中实在是太璀璨了,让人想忽视都不行!玉锦发现这个女人真是怪啊,明知道自己被困出不去,也不见怕,倒是对困住自己的无影墙很是感兴趣。

    这女人不怕死啊!

    “喂,你别玩儿了行不行,再这么下去,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座迷宫,还有你来沐冰阁的目的不会是忘了吧。”晕死,这个女人来到此地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我自然不会忘记。”只是这墙的确有趣得紧,“走吧。”这世上没什么比血滴子更重要,有机会再来研究这道无影墙便是了。

    赫阑言首先进入那座迷宫,而玉锦紧跟其后,这才走了第一步,玉锦就感觉特别别扭,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他是男人,却让一个女人帮他开路!他玉锦怎么会做如此丢人的事儿!

    “你是白痴吗,现在还有心思计较这些,如果你能带头走出这座迷宫,刚才还会被困在入口无法动弹?”这个男人太没心机了吧,心里在想些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赫阑言没想到的是,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里,谁看得清谁,只有她这个能用夜视功能的吸血鬼是个例外。玉锦自然认为在这种况下,即使是把心里所想之事都放在脸上,也无人能够窥探到。

    “我。。。”玉锦很是委屈,他是男人,这样想很正常啊。可能是被困在迷宫有点久,玉锦都没有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说,旁的这个女人却可以看出他的心思,这么诡异的力量是一个普通女人能拥有的吗,就连他口中的老太婆都无法做到吧。

    “我叫玉锦,姑娘名唤什么?”他玉锦好歹也是个翩翩佳公子,虽不知这女人是美是丑,可基本的礼貌还有要的。总不能‘喂’来‘喂’去吧。

    “我叫赫阑言。”一个名字,无所谓。

    听到赫阑言三个字,玉锦的眼光闪烁了一下。换作是以前赫阑言这三字没有半点印象,可自从炎堡堡主向言城城主之妹赫阑言提亲,却遭到拒绝后,赫阑言三个字是家喻户晓。

    天下女人谁人能拒绝欧炎,她们不能,不会,也不敢!

    “你真知道怎么出去?”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只不过是一个城主的妹妹,会有什么本事,能比他这个走南闯北,盗遍天下宝的神偷玉锦还见多识广?没错,他其实就是个小偷,好听点就是梁上君子。

    “信不信由你,你完全可以不用跟着我。”这个叫玉锦的男人有点罗嗦,如果不相信她,那么跟她这么紧做什么,走开一点不是更好?

    “你懂什么,这条密道里肯定还有许多害人的机关,这座迷宫只是其中一个而已,你是女人,而我是男人,我当然人保护你的义务。”玉锦逞强地说,因为赫阑言一脸笃定,总让他忍不住想要相信这个还没见过面的女人。

    只是大男人主义让他无法开这个口罢了。

    赫阑言懒得去计较玉锦的这些小心思,她现在只想着如何走出这个迷宫,然后去找血滴子。如果可以的话,顺便把那个婴儿的事也察清楚,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不管因为什么理由,不该剥腹杀子!

    ——————————————————————————————————————————————————————

    谢谢甜甜七七送的四朵花艳艳(第二次了,很感激。),还有die5feiyang亲亲送的,呵呵,也是第二次啊,开心亲亲也来此文中。

    在些说明一下,小缺儿已经被天天来砸飘的黑羽闲亲亲领养走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

    点墨中文()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