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夜、吃人的世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他们能想象还在襁褓中的她就要想办法保护自己生命的痛苦与困难吗?刚出生的一个婴儿是多么柔弱,不管赫阑家哪个人都能像捏死一只蚂蚁般把她弄死。(点dian墨mo中5文2网0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没有了父母尊贵的份,她是一文钱都不值的弃婴!她就那么孤零零地被扔在一个寒冷的房间里,当她睁眼里满目都是黑色。所以她长大以后就更讨厌黑色,喜欢在房间里弄满大窗,为的就是驱散婴儿时期最黑暗的记忆。

    吸血鬼不比人类,她睁眼之后便有了思考的能力,黑色让她感觉到压抑,更让她不舒服的是,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喷着臭气的呼吸!

    它越来越靠近自己,直到他们之间没有距离为止。她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脸上全是垂涎之色,都快要把口水滴下来了。他眼里闪着幽光,如来自地狱的冥火,嘴里是两根长长的獠牙,闪出糁人的白光。

    “只要我吸了你的血,就能坐上赫阑家族族长的位置,哈哈哈,他们竟然就这么把你丢在这里。这是天赐的良机啊,小宝贝,乖乖的,很快就好,叔叔不会弄疼你的。”

    称自己为叔叔的男人亮出獠牙接近她,然后伸出手想要把她的手撇向一边,露出还看不清的小脖颈。看到那嫩的皮肤近乎透明,红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男人嘴里的唾液已经泛滥,他似乎都尝到那处子再加上族长血统的鲜血是多么的甜美!

    当男人快要靠近她时,小赫阑言露出了一个地狱般的微笑,想要吸她的血,那就要看看这个男人有没有这个命!

    嫩得稍微大力一点就会弄碎的小手,指甲骤然长长,狠狠地在男人的左脸上划出五条血印,痛得男人倒退三步。

    男人气愤地捂着脸倒退三步,“你这个小杂种,竟然敢偷袭我,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作痛。”他一定要整死这个小畜生!

    露出婴儿最可的笑脸,她很乐意知道谁会尝到痛。当男人再靠近她时,瞳眸利光一闪,男人的体便被定住了,怎么也动不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动不了了?!”男人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却无果,“谁做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是自己眼前才出生几天的孩子做的。

    小赫阑言腾空而起,然后竖起子,飞到男人的眼前,带着最天真、俏皮的笑看着男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即使是吸血鬼,有超人的本领,可才出生的婴儿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异能,就算是长成年的,他也没见过异能这么厉害的吸血鬼。

    “咯、咯、咯。”多么动听的笑声啊,问她是谁?这个男人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今天才来到这里想吸她的血。她很喜欢现在男人脸上恐惧的表,好美噢。

    男人终于知道有点怕了,赫阑家族每个族长都会有超乎寻常的异能,各有不同。他原本以为这个小族长才出生没几天,根本就什么还不懂,却不知道真正的强者,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况,她的威严都是不可侵犯的。这个男人就是犯了这个至命的错误!

    小赫阑言伸出白嫩嫩、胖嘟嘟的婴儿手,好短噢,倒也够着了男人的

    男人惊恐地感觉到那只小手竟然准确移到了他心脏的位置,只要一用力,他的体便会破碎,而那颗最脆弱的心脏便放在了敌人的眼前。

    “咯、咯、咯、咯。”男人越害怕,小赫阑言笑得越开心,刚开始是这个男人兴奋,现在该换她了。微微一用力,小手刺穿了,往里伸一点,够到了!那颗在跳动着的心!

    男人感觉到自己心脏上有一只小手,冷汗直冒,早已忽略上的疼痛,“族、族长,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这个孩子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吸血鬼,她的异能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能想象的!

    族长?现在知道她是族长了,可刚才想到能吸她的血时,这个男人笑得有多么快活啊。细小的指甲就是有这点好处,即使不用太使力,也能轻轻刺破那颗肮脏的心脏。感觉到那刺穿心心脏时的感,小赫阑言笑了。没有人可以挑衅她。

    男人在小赫阑言的手下变成了一堆沙,重新回到上,闭眼想要休息,她真的很不喜欢这间房里的黑色,以后她的房间要全是窗户,能让阳光进来!

    从婴儿时期,这种事屡见不鲜,无论何时她都不敢真正放松自己,因为一具松懈,可能下一秒她便再也睁不开眼。因为父母的关系,她虽然有着最高贵的份,却最不为人待见,堡里的每个人,甚至是仆人都敢欺负她!

    在强大的异能保护下,没人能伤她,可她过的子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赫阑家族里最低等的生活。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坚持的活着,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她,也没有因为这种暗的生活想过要放弃生命。

    直到那样遇到莫里,她才改变了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小赫阑言走在那条花道上,像往常一样,想吸她血的‘苍蝇’又来了。对于这种想要自己命的人,她见一个杀一个。

    当她擦干净自己的手后,一个长者的声音传来。“你是谁?”莫里眼睛里全是好奇,在赫阑家族你没有足够的地位和强大的力量,被同族人杀了是很正常的事,可这个小女孩才几岁的模样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杀了一个对她有企图的成年吸血鬼,不简单啊。

    她是谁?多么好笑的一个问题啊,除了那些一心想要吸她血,取代她位置的吸血鬼还知道她是赫阑家的族长外,其他人都忘记了还有她的存在。现在她是不是该感谢那些对她居心叵测的的小鬼,还记得有她的存在。

    转想要离开,她知道这个家族里没有人是欢迎她的。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莫里拦在小赫阑言的前面,这个女娃娃很有趣,他想要养了这只小吸血鬼。

    警惕地看着长者,童声里却全是老成,“你也想吸我的血吗?”清脆悦耳,只是那话里的小心翼翼让感到心疼,这不该是一个几岁孩子有的心思。

    “不,我不想吸你的血。”族里规定,族人是不可以吸人类的血,却止不住同类之间的吸血行为,有些在欢时会互相吸血,以增加快感,“我想收养你这只小吸血鬼,这样以后你都不用怕别人再来打你的主意。”

    “你在赫阑家有很高的地位?”不然不可能随便说出这样的大话,虽然这个老头说不想吸她的血,可谁知道他有没有骗自己。上次就有个不知死活的笨蛋用糖来拐她,在赫阑家里有单纯到被糖骗倒的孩子吗?笨死了!

    “是的。”莫里为小赫阑言敏捷的思维赞叹,这个小女娃很聪明,“我是赫阑家的长老。”

    “长老?”她知道长老是什么,长老是可以连族长都束缚的人,“对不起,我没兴趣。”在这个家里,想要活下去,必须靠自己,这一直是她的信念,一旦想要依赖别人,她就会变弱,会被别人‘吃’掉。自己才是那个永远都能让她靠的人!

    “为什么?”一般人知道他是长老,巴结还来不急,这个小女孩却轻易的拒绝了,还是她并不懂得长老的概念?“你知道长老在这个赫阑家的地位吗?”

    “我不是白痴。”所以别侮辱她的智商。

    看到小赫阑言嫌弃的表,莫里哭笑不得,鬼知道他今天是哪里不对了,跟这个小女孩讲这么多,即使被嫌弃了,他还不想离开。“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跟我走?”

    “靠自己才是最保险的。”没有人能给她靠一辈子,连她的亲生父母都无地抛弃了她。在这个世上,她还能相信谁,只有自己!如果无法认清这个现实,她早就死了!

    从来都没有感的莫里很为这个‘靠自己才是最保险’时眼里闪过的倔强和委屈把他的心都揪成了一团,从没有过哪个人可以如此影响他的绪,所以莫里决定非要把这个小女孩拐到手!

    “但是永远靠自己会累,你有一个背,是用来靠别人的,而你背后的敌人,你永远都无法对付。所以从今天起,把你的背后交给我吧。”

    的确,她背后的敌人自己是无法看到的,可是她能把这个重要的位置交给老头吗?

    “试试,你总要强大自己,在没有足够强大之前,把后背交难我吧,我做你的战友!”不是朋友,不是守护者,而战友,他相信这个小女孩更需要一个可以跟她并肩做战的人!

    ————————————————————————————————————————————————————

    昨天謝絶調戯亲亲送了想想二颗亮晶晶和三朵红艳艳,为了这久未见面的亮晶晶和红艳艳,想想今天特地更三千字,以示庆祝,向謝絶調戯亲亲表示感谢,大家鼓掌。

    本书由,请勿转载!

    ,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