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夜、神秘的洞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现在赫阑言又有些郁闷了,在她刚进来这灵凤山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她的飞行术在这里不能用,而且平常坚硬无比的指甲也有软化的迹象。($点-墨^中-文 &)

    这个灵凤山果真不一样,就算没有七彩金莲也会有其他宝物,但这个宝物好像有点克她啊。

    再这么永无止静地掉下去,她应该会被摔成烂泥吧?一想到这里,赫阑言紧蹙眉头,她不喜欢死得太难看。

    既然这样,那她只有好好活下去了。

    她目前能做得便是减缓自己下降的速度,突然她的子一重,脚有些麻,竟然在自己还没有想出办法前着陆了?!

    踩踩脚下坚实的地面,挑挑细长的柳眉,扯扯上的衣服,然后掸下鞋子,刚才那一下击起的尘把她的鞋都弄脏了。

    看看四周的环境,除了雾还是雾,白茫茫的一片,这就有点麻烦了。不会走着走着又像刚才那样,再来一个空?

    不好意思,她都高空坠落不感兴趣,尝过一次就可以了。

    赫阑言的眼睛渐渐变红,然后出现血红的眸光,如幽幽的冥灯,却有着最迷人的色彩。

    现在好一点了,她已经习惯什么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那种茫然不会让她害怕,可是也会让她不舒服!

    向后一看,原来她踩着的是悬崖上一块凸起的石盘,不大,只连一平米都没有,要不是她一直贴着悬壁,应该还会继续往下落。

    后无路可走,尔前,倒是有一条小路,通向山里的洞。往前往后?她喜欢往前,向后的事还是留给别人做吧。

    走进那条蜿蜒的小隧道,雾气依旧没有改变。这条隧道直径约两米宽左右,不像是天然的,更像是人工开凿而成。

    有谁会在悬崖中间开这么一条隧道?

    继续往里走,差不多走了近百米,洞内变得宽敞,石壁都是些青石,算是比较平滑,洞中有一类似于的石座,这里有人曾经住过。

    住在这里的人,不是被人推下悬崖,就是个怪癖之人。

    坐在那石上休息片刻,赫阑言打量着这个洞。如果让她住在这么一个地方会怎么样?

    躺下来,细细感受那个曾在这里住过的人的体会。清冷的小洞,只有自己一个人,放眼满是青石。

    无无求。

    就在这时赫阑言的背下有石头移动的感觉,不会是有机关吧,起一看,背部那块地方的石块向下潜,然后空出一个暗格,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把那暗格中的东西取出,只见上面有一张纸条:感吾受,尔同幸哉。

    幸什么?再看看另一物,竟然是一本书籍,随手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可惜她现在没有时间看,不过先收着。

    想不到住在这里的人还留了这么一手。

    现在她已经恢复些体力了,那就继续往前走吧,单找这个灵凤山,都快花了她一天的时间,还有六天,那个男人就要死了。

    只是这里前面的路好像被封死了,没有入口,是那个人故意做的?

    伸手摸了一下严合的石壁,他既然能封,为什么自己不能开呢?

    不过这石壁有点厚,弄起来会比较麻烦。

    对着石壁,赫阑言左右踱步,考虑如何进去,要她把这块石头弄碎,不是她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一旦这块石头碎了,对这个山洞必有影响,到时候自己很有可能被活埋。

    还有一个问题,她现在的力量本就不多,还要浪费在这种事上吗。

    听说这个世界的人很喜欢做一些机关,只有找到这个机关,想要打开这面石墙应该会简单的多。

    这个石洞的主人有些怪,思维不同寻常,那本破书必须要那些人体会过他在这个洞里的感觉才能得到,那么这个石壁的关键又在哪里?

    让她好好想想。赫阑言的食指不断敲击着自己的太阳,考虑这个问题。

    刚才那个机关在石上,而这个山洞里除了这张石便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机关还能藏在哪里。

    先回到那张上看看再说。赫阑言走回那张,坐在石壁的正对面,这时脚下有什么不平的东西,低头一看,脚下踩着的石板上好像刻着一些字。

    赫阑言蹲下子,吹开尘灰,果然有字在:尔等若要入内,慎行!看来里面有危险。

    可惜她赫阑言最喜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句话对她不起作用。

    仔细观察那个石板之上还有些什么,就在这些被她发现一个小圆孔,翻开怀里的书,果然,她的确记得书里有这么一枚玉石。

    取下玉石一看,从大小上,石孔与玉石分明是一样的。把玉石放入圆孔当中,然后用力按一下,石洞内发出隆隆的声音。

    就见那面大石壁微微震动,一些粉尘不断簌簌地往下落,连带着山洞也有些摇晃。

    赫阑言稳住自己的体,先是听到石头之间摩擦的声音,接着那石壁竟然在往上升起,直至全部打开,这时山洞才又恢复了安静。

    山洞一平静,赫阑言就走了过去,这个世界的人太喜欢神神叨叨,不过这样的智力游戏她很满意!

    走进石壁内,发现壁上又有一行字:尔等能入内,也是天定。

    天定?哼,我命由我不由天!

    赫阑言对那句前人留下的话嗤之以鼻,然后再继续前行。当她才走进去时,那道石门又再次关上,阻断赫阑言来时的路。

    原来这里是只进不让出了。

    本来已经消散的雾再次聚拢,让赫阑言举步维艰。这个山洞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又这么雾蒙蒙,害得她不得不再用夜视。

    在前面不远处,赫阑言还未能看到的地方,那里有着皑皑的白骨,发出糁人的白光,一异物,快速闪过,不见踪影!

    本书由,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