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夜、逗弄小缺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木萧果真如赫阑言所说,自从那件事之后,木萧变得更加冷酷,多亦无。($点-墨^中-文 &)全心全意为赫阑言做事,帮她扩大势力范围。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最后还是会属于他的。他帮的不是赫阑言,而是自己。

    “小缺儿,过来伺候我洗澡。”虽然欧炎人离开了,可是那股千年的腥臭味还没有散开,害得她天天要洗三回澡才肯罢休。

    走进沐室,脱掉外,露出所有男人都肖想已久的美丽躯,一步一步地走入池内,听到背后有一个沉重地呼吸声,赫阑言笑了。

    她的小缺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了。

    没有在乎小缺儿已经火的目光,赫阑言悠闲地爬在池边,露出背部整个美好的线条。

    看着眼前的美景,小缺儿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能够接近主人的只有他,能帮主人沐浴的更是唯有他一人。

    他能欣赏到主人下水时的俏,更能看到主人在水中的动人,还有就是主人出水时的芙蓉,这些美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他却全都得到。

    可是还有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

    小缺儿发现自己的体很不对劲,每次看到主人光滑、美丽的体,就会发,而且那股暖流全都汇集在一个地方,这时候他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为什么他的体会这么奇怪?

    这种奇怪的感觉最近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想要撕咬掉所有一切的事物,可还是无法让那怪感平复。

    哭,这种感觉又来了。他能不能跟主人说,以后主人沐浴,他就不在旁伺候了,找个女仆吧。

    可一想到主人的最美会被别人看去,哪怕对方是个女人,他都感觉自己浑都冒酸泡泡,想要杀了那个可能会看光主人的女仆。

    呜,以前看到主人最多是心跳加速,现在连体都会变得僵硬无比,他是不是生病了,这个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看到小缺儿一直别扭地站在那边,不肯靠近,赫阑言嘴边出现了一丝玩味的笑,因为她想看看小缺儿可以做到何种地步。

    “小缺儿。”温柔沙哑的嗓声是那么的能蛊惑人心,醉眼迷蒙的脸如梦幻般若隐若现,水边的雾气让赫阑言的眼皮眸变得柔似水,这么美的人儿谁能见到。

    “主、主人。”小缺儿不由自主地走进赫阑言,他好像靠近主人,近到他与主人再也没有任何间隙。

    拉过小缺儿,然后用嘴轻轻撩过小缺儿的脸、唇、眉,把暧昧的气氛升到最高,最后才游移到小缺儿敏感的耳朵边,“小缺儿,你怎么了,为什么人这么的烫?”

    呵呵,她的小缺儿这么快就动了。

    “主人,小缺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小缺儿只知道自己好难受。”他好想主人能够亲亲他,抱抱他,可这些就够了吗,他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呵呵,小缺儿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小缺儿在她眼里是一只纯洁的小白兔,而她是一个拥有黑色翅膀的恶魔。

    “嗯,主人教教小缺儿吧?”再这么下去,他快受不了了。

    “小缺儿难得开口求主人我帮忙,主人我当然不会拒绝。我现在就教小缺儿是怎么一回事。”眼里兴趣无限。

    “嗯。。。城主。。。”木萧房里又恢复了往色无边,夜夜笙歌。

    只见小缺儿和赫阑言待在木萧的房门外,在纸窗上破了一个洞,偷看里面的妖精打架。

    看到小缺儿越来越红的脸,赫阑言哈哈哈大笑,一点都不怕打扰到里面两位正激、打得火的男女。

    小缺儿连忙伸出手捂住赫阑言大笑的嘴,主人怎么可能这样,带他来看这种事。原来他每次不舒服的时候就是想要。。。而且那个对象还是主人。。。

    感觉到自己手下是主人嫩无比的唇,小缺儿就感觉到自己不但手心痒痒地,连体里的那颗心也是痒痒的。

    木萧早就知道赫阑言与小缺儿在外面偷看他办事,那是因为赫阑言根本就没想瞒他。

    木萧冰冷一笑,调教男侍都调教到偷看他办房事来了,既然言大城主这么看得起他,他又怎么能让言大城主失望。

    想到这里,木萧把自己对赫阑言所有的恨全都加诸在他下的女人,横冲直撞、肆无忌惮!

    房里女子的声音更响亮了,直呼救饶,羞得小缺儿紧捂着自己的耳朵,只是手心里失去主人的温度后,变得空的。

    拉着小缺儿远离那个男人与女人的‘战场’,“现在你明白你想要什么了吧?”打趣地看着小缺儿,她很期待小缺儿接下来的反应。

    “要不要主人我给你送几个干净的女人,让你好像木萧那样好好发泄发泄。”她敢保证单纯的小缺儿听到这句话会吓死。

    “不要不要!小缺儿死都不要,小缺儿宁可自己憋死,也不要碰其他的女人。”小缺儿死命地摇自己的手,那力度,让赫阑言以为小缺儿会把他那又小细胳膊给摇下来。

    “可是小缺儿已经长大成男人了,这种事当然是需要的啊。”她这个做主人的可是很为下人着想噢。

    “不用了,主人,,好什么呀,本来就够不舒服的了,刚才看到那一幕,他现在疼死了!

    “真不要主人我帮人找个女人,还是小缺儿想要自己找个比较喜欢的。”嗯嗯,也有这个可能。

    “主人,已经很晚了,小缺儿先下去休息了。”看来他只有回去洗个冷水澡,再跟主人说下去,不憋死也会被气死,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主人。

    他的心都给了,还能不能要回来啊?

    看着小缺儿用奇怪的姿势走回去,赫阑言不可遏止地狂肆大笑,她的小缺儿怎么可以如此可。可到她都想把小缺儿收了!小缺儿啊,别怪她,谁让这子太无聊呢。

    ————————————————————————————————

    没票没票,想想要耍无赖了。

    本书由,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