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夜、逆我者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狂想曲 书名:极品男奴
    赫阑言朦朦胧胧间感觉体很痛,眼前有些亮光,然后睁开双眸,怎么会这样,即使她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但也不应该这么虚弱啊?用力的甩甩头,想要保持清醒,手底碰触到的柔软使她有过一秒的诧异:刚才不是晕倒在路边吗,看来是某‘只’人捡到了她。( )

    掀开锦被,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赫阑言无声地笑了,看来这还是‘只’有钱人。什么红木家具、千年檀香,她都不懂,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古堡,没关系总要回去的。

    “姑娘你醒了?!”耳边传来一个女声,转头一看,是一‘只’漂亮的小丫头,“太好了,我去通报轩主。”然后高兴地跑开了。

    轩主,那是什么东西,是这个家的主人?无所谓。从上下来,发现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换掉,紧蹙眉头看着这长衣罗裙,这件衣服穿着太麻烦,讨厌!弯下腰来,讨厌的东西就该毁!

    临煦听丫鬟说那位女子已经醒来,兴奋地马上便跑了过去,才一进门便看到女子弯着腰,如墨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泻而下,莹莹得亮着光泽,段玲珑有致,美丽的颈项露出完美的线条及细嫩的肌肤。

    发现自己看得太过投入,而且还看了不该看的,临煦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通红,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撕拉’一声,抬头一望,便看到一截细致白嫩的小脚:赛雪的晶肤透美粉嫩的柔光,脚踝纤细优美,匀称得恰到好处,极致到完美!

    临煦连忙收回眼光,他怎么可以像一个登徒子一样这么盯着未出阁姑娘的小腿看。“咳、咳,姑娘,在下进来了。”故意咳嗽,希望女子不要误会他是故意偷看。

    “我早就知道了。”别小看吸血鬼,在这个男人离这房间在十几米远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要不是力量分散,百米之外,只要她想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处理好上繁琐的衣服后,才看这‘只’人,“是你带我来到这个地方的?”

    “放肆,竟敢如此跟轩主说话。”临煦边一个看似比较有资历的,在丫鬟以上的女子厉声喝到,扬手就想给赫阑言一个教训。

    可是赫阑言是什么样的人物,就算她再弱,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到她的头上。出手比丫鬟更加敏捷、更狠,用力一个巴掌甩过去,‘啪’“到底是谁放肆!”竟然敢对她大喝小叫!赫阑言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被她打了一巴掌的丫鬟看。

    这个女人从进了房以后就一直就十分恶毒的眼光看着她,那强烈的敌意让她很不爽。虽然这不是原来那个世界,但无论她到了哪里,所有的游戏规则都得她定,没有人可以违抗。逆我者——只有亡!既然已经惹到她,那么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赫阑言杀心毕露,完全没有半点遮掩,临煦自然也感觉到了,他连忙闪到赫阑方的前,隔于两人之间,“是我家丫鬟失礼了,临煦在这里给姑娘赔不是。”

    “轩主,你怎么可以!”临蓝气愤难当,轩主在她心目中是高不可攀的神,他不但长得风神俊郎,而且贵为风轩之主,占居四大高手之一,更是一方霸主,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可以向女人低头,最重要的是,轩主从来都不动,不,应该说没有。可是昨天却破了例,不但带回一个份不明的女人,还对她异常紧张。面对这样的形,她不甘!

    “临蓝。”淡淡的语气如同风一样,没有一丝波动,可是服侍临煦多年的人都知道,这是轩主发怒的前兆。

    “轩主,我、是奴婢错了。”她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看到轩主道歉,但是她绝对不会向那个的女人赔不是,竟然就在光天化之下ti,不要脸!

    当然看出临蓝动了什么心思,她是上了自家主子,更怕主子被其他女人看上。如果这个男人看上哪个女人的话,就像是要了她的命。赫阑言鬼魅一笑,没用的女人!刚才起时浑的酸痛就是拜她所赐吧。想到有人趁自己不醒人世时,竟然打她,赫阑言笑得更欢了,难道古代人的胆子都要大许多,不怕死?

    “我劝你最好让开,不然连你一起杀。”要不是看在这个男人带她回来,早要他挡之时就成尸体了。“我不可能留一个竟然敢在我晕迷时伤我的人在世上。”既然喜欢,那就去抢去夺,凭自己的本事去得到。明明喜欢这个男人却不敢说,只会伤害一些无辜的女人,这种女人她最讨厌!

    “临蓝,你伤过她?”好大的胆子,是他太放纵自己的下属,才导致她们尊卑不分了吗?怪不得她这么生气,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何人,但那一傲气却无法让人乎视。敢伤她,不用她动手,自己也会替她处理好一切。“来人啊,带临蓝去极晕。”

    “不要啊,轩主,饶奴婢一命吧,奴婢再也不敢了。”轩主怎么可以这么做,以前轩主一直都对她很好,为什么这个女人一来就全变了。轩主竟然要让她去极晕,让她死!

    其他婢女也跪地求饶,“轩主息怒,蓝姐姐只是一时糊涂,饶过她这一次吧。”谁都知道蓝姐姐喜欢轩主,试问这风轩里的每一个女人谁不喜欢轩主。轩主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对每一个都是如此,正因为都一样,所以轩主没有心。可是昨轩主回来焦急的神告诉她们,轩主不是没有心,而是没有对她们上心。

    女人哭哭啼啼烦死了!反正那个叫临蓝的女人以后再也伤不了她,就当还这个男人一个人吧。“够了,人还没死你们哭什么。男人,你救我一次,我还你一命,这个完飞走人,她现在急需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范围,莫里老头还等着她拿血滴子回去。

    临煦知道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后,他现在是无法留住女子的脚步,心里怅然失落,突然看到女子睡过的锦被之上有一缕墨丝,细心地收起放入香囊之内,贴携带。“还不带她去极晕。”没有看一眼对他衷心不二的奴婢,即使她愿意放过临蓝,可是他却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她的人,更何况因为临蓝,她走了。

    临蓝必死!

    ————————————————————————————————————————————

    谢谢NP王道送的亮晶晶,染柒若的花,特别感谢NP王道亲亲的大力支持,想想会加油码字的。

    本书由,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男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