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人祭大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焰如歌 书名:夫君不怕多
    夜黑。(站 )

    三条黑色人影从烟雨山庄离开,并未换上夜行衣,唯独有所改变的就只是凤如雪。不,现在应该将其称之为花弄月了!

    烟雨寒之所以能够察觉出凤如雪就是花弄月,还是那句话,完全只是因为他上不容改变的气息。

    晚上的时间烟雨寒也有所研究,普通的高墙之类难不倒她,也就是所谓的轻功,但是跟白钰凤如雪之类的如此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她也多研究了如何提高自己的本领,再加上有白钰的指点,此时她已经勉强的能够攀上一丈之高的墙。

    白钰虽然不怎么喜欢自大的烟雨寒,但是他不得否认她的能力,短短数已经能够如此驾轻就熟,她绝对是特殊的。

    然而,烟雨寒虽然能够行动自如,却无法在林间穿梭自如,些许时候还是靠白钰才能继续前进。

    一红衣的花弄月极为妖冶,红色的唇泛着嗜血的光泽,如同野兽一般魅惑,给这苍白的月色更加增添了几分妖魅。

    烟雨寒和白钰跟着凤如雪(以下花弄月称凤如雪,有些乱,亲们不要介意哦,厚厚)往烟雨山庄的后山处前去,烟雨山庄四周环山,尤以后山处是地,倒不是说是烟雨山庄的规定或者强制的命令,只是后山之中野兽极多,稍有不慎便会丧生。久而久之,后山就成为了地。

    几乎是翻越了一个山头,原本昏暗的地方竟然出现了火红的亮光,染红了半个天。

    凤如雪提着烟雨寒在一棵树上停下,白钰跟随其后,三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了前方那盛大的场面。

    无数的火盆在木桩的支撑下熊熊燃烧着,火盆围成的圈是一个近五亩的区域,里面满满的站的都是整齐的穿着白衣之人,同上次所见一样,最前面是一个祭台,不过这次的祭台显然比烟雨寒和白钰前几见到的要大得多了。

    “不是只有十五才会祭祀吗?”烟雨寒问凤如雪道。

    “十五的祭祀是用人血来祭祀,但是今有所不同,你看……”凤如雪冷淡的回答道,手指指向了祭台上一个角落的地方。

    烟雨寒的视线落到了那角落之中,看到两个类似于担架之上,有两个人被包裹的像是木乃伊一样,横躺着,无法动弹。而在祭台的中间,有两个像是石棺的东西,边缘地带却是很低,里面烈火燃烧。

    烟雨寒不由得蹙起了眉头,难道那两个人是要被焚烧吗?

    “他们用活人祭祀。”凤如雪将烟雨寒所思考的时候直接说出来。

    “为什么是在这里,而且是在今天?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烟雨寒有太多的疑问了,在烟雨山庄的后面地,这一个神秘的组织,神秘的祭祀,都让她疑惑不解。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一百年前邪教的余孽。”凤如雪严肃的说道,面具下那一双暗红的眼睛透着丝丝杀气。

    “邪教的余孽?”烟雨寒念道,同白钰对视了一眼,白钰淡淡的点了点头,显然是有所知晓。

    凤如雪扫了一眼站在祭台上站成一排的六个披斗篷之人,无法辨别他们的别,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们六个人上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晦暗的气息,沉,血腥。

    “邪教在一百二十年前出现在江湖,传言邪教中人邪术超然,没有人能够在他们的手下活命。一百二十年前,迅速的崛起,并且掀起了江湖上腥风血雨……”凤如雪淡淡说道。

    “邪术?如同妖法一般?”烟雨寒再次问道。在这个古代世界,妖邪连为一体,如果说是邪术的话,自然是跟妖术有关。

    凤如雪眯了眯眼,无数的思绪从他的脑海中浮现,有血腥、有尖叫、有火灼,一片欺凌,一地杀伐!

    烟雨寒从凤如雪那几乎不可查见的眼眸中看出了些许,这种眼神,带着一种憎恨,恨意深刻,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他有了如此的仇恨?

    “开始了!”一直沉默的白钰突然间开口,视线盯着那祭台之上。

    烟雨寒的视线也随即望向了祭台,只见那挣扎着的两个木乃伊一般的人被底下的几个人抬了起来,一前一后,稳重而有序。

    一左一右,两个木乃伊被抬到了那火炉旁,站立。

    原本站成一排的六个人,中间先有两个人站了出来,走到两个人的头顶上方,从两边端着托盘的同时拿出了一把匕首,划破自己的手腕,让鲜红的血滴在了额上。

    两个人的动作结束后,另外两个人上前而来,做着相同的动作,然后退下换下面的两人。

    到最后两个人上前之时,白钰的眼眸有些改变,“左边之人就是当伤你之人。”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烟雨寒微微惊讶之后就问道,那个人根本什么地方都看不出来,加上那天本来就天色昏暗,纵使眼神再好也不可能区分出来。

    “他上的气息。”白钰冷漠的说道,认出一个人不一定是靠他的相貌特征,对于杀手来说,一个人边周的气息能够让他们最准确的分辨出来是何人。

    “寒气!”凤如雪也说出了两个字,忽然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当上有寒气所伤,就是为他所伤?”

    烟雨寒没说话,白钰先一步说道:“他所使用的,是失传的寒冰掌。”

    这次连凤如雪也很是诧异了,当虽然察觉到了烟雨寒上的寒气,但是绝对没有意识到是海蚌就所致,更何况是如此武林的秘诀。

    一股不安的气息萦绕在三个人之间,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那祭台之上,两个木乃伊被生生的放入了火中。

    包括祭台上的六个人在内,都齐齐的跪了下来,齐齐的念着什么东西,一开始听还好,但是才几秒钟的时间,烟雨寒就觉得宛如魔音贯耳,脑中混乱不堪。

    白钰和凤如雪两个人突然一起行动,一个人捂住一只烟雨寒的耳朵,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地搂住了她,快速的离开,消失在了这苍凉的月色之下。

    魔音,是会让人出现幻觉影响人神经之音,凤如雪和白钰可以支撑,但是烟雨寒毫无内力,对她只会有害。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夫君不怕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