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 在等一个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焰如歌 书名:夫君不怕多
    武当被灭门的事绝对不会多久就会传遍整个江湖,事也将会变的更加混乱。($点-墨^中-文 &)

    原本是四大门派是凶手,但是现在连武当却是遭遇到了不测,大大出乎了那些江湖人士的预料,但是对楼影寒、皇甫绝等人来说,却分明能够感觉到一种压迫感。

    烟雨寒对江湖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现在却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要去查探——黑暗

    如果是搜集报的人群给出的消息,应该不会出现什么误差,即使毫无头绪,烟雨寒也有办法得到讯息。白钰一早就离开了晚晴阁,只为调查烟雨寒交给的任务。

    皇甫绝、楼影诀则是去和那些江湖人士交涉,武当被灭门,江湖人士要找的肯定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晚晴阁,名声鼎力的晚晴阁更是备受江湖遵从。

    事实上,晚晴阁的阁主是楼影寒才对,但是却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楼影寒还有一个胞兄楼影诀,此番楼影诀出去,就是用了楼影寒的份。

    烟雨寒走到花厅后的偏院,看到了一袭白衣如清风一般的男子,静静地站立着。

    “楼阁主。”烟雨寒上前去打了一个招呼,对晚晴阁的偏见只能说是因为楼影寒而没有那么明显,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排斥这个地方。

    楼影寒听到烟雨寒的声音转过了头,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烟雨公子,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习惯了早起。”烟雨寒回答道,早起有利于煅炼,她敏捷的手就是通过近十年的时间每天早晨不间断的练习练出来的,到了这里之后倒是有些颓废了。

    “吃过早餐了吗?”楼影寒很尽一个主人的职责,他为他们安排好了一切,不一定要共桌用餐。

    “嗯。”烟雨寒点头又走进了一些,看到楼影寒的手上抓着之前那张恐吓的纸条,问道:“阁主是不放心凶手的目的?”

    楼影寒浅笑一下,答道:“如果只是单纯的嫁祸或许还比较容易让人理解,为何此次的对象会换成武当,在下百思不得其解。”

    “阁主是担心凶手可能只是临时改变主意?”烟雨寒警觉的问道。

    肯定的点了一下头,“现在对幕后的凶手,在下毫无头绪,江湖上已经因为被灭门的将军府、瑶池山庄以及薛员外一家沸沸扬扬,加之现在是武当被灭门,更加混乱。”

    “那楼主有没有怀疑过被灭门的几处是何份?”烟雨寒问道。

    “烟雨公子说的是掌控了兵权的将军,军队兵器装备的瑶池山庄以及掌控了我天月王朝一部分财源的薛员外一家?”楼影寒也不是笨蛋,烟雨寒所说的他也清楚。

    “这几样都是一个国家的支柱,任何一样有所损害肯定会带来不小的后果。”烟雨寒分析道。

    楼影寒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凶手的目的是破坏国家而不仅仅是江湖,那这三个地方的灭门就说得过去,但是武当又是何原因?”

    “这也是我所想不通的地方,如果凶手要灭门,在下倒是觉得让晚晴阁灭门更来的划算。”烟雨寒也不怕说话会给楼影寒带来刺激,或者会惹怒主人。

    楼影寒虽然微微一惊,但是倒也没生气,烟雨寒的话说的是事实,他没有生气的必要。晚晴阁最主要的生意就是对外贸易,商铺不仅仅是在天月国,更多的是在其他的国家,用烟雨寒的话说就是外贸,而且在国外的贸易比在本国还要更多。

    所以现在问题最大的应该是为什么凶手会突然把目标转向武当,还是说,其实武当知道了什么内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烟雨寒最后安慰的说了一句话。

    楼影寒温和的一笑,“也是,现在所有的担忧都是没用的,倒不如顺其自然。”

    烟雨寒看着他的笑容心跳的速度忽然加快了一些,这倒是第一次跳得如此快速,真是见鬼了。

    “对了,楼阁主,在下有一个问题……”烟雨寒在心底拍了自己一下,转移话题。

    楼影寒看烟雨寒想问又不知该不该问的时候爽快的说道:“烟雨公子但说无妨。”

    烟雨寒颔首,“为何楼公子要用阁主的份外出?”这个问题或许问的有些私人了,但是不问她又觉得憋得有些难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更加了解一些楼影寒。

    对烟雨寒的问题楼影寒似乎并不惊讶,这个问题她也并不是第一个问,但是也不是每个人他都想告诉原因。

    “爹把阁主的位置传给了我,但是我不想离开这里,只能拜托大哥前往各处。”楼影寒简单的说道。

    “不想离开这里?为什么?”烟雨寒有些好奇的问道。问完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是有些心急了,这是别人的事,她这么紧张做什么?

    楼影寒的思绪似乎有些飘离,烟雨寒以为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刚想说“不想回答就不用回答”就听到了他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好像……在等一个人……”楼影寒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在说什么,但是心底却是让他把这话直接告诉了烟雨寒,也是第一个他这么直接告诉的人。

    “等一个人?”烟雨寒更加惊讶了一些,“是心的人?”她忽然作出了一个猜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问的时候心中出现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唯独,在看到楼影寒的时候,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楼影寒转过脸看着烟雨寒,半似忧伤的笑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我在等谁,好像,已经等了好久。”从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要留在这里,要留在这里……

    烟雨寒更加好奇了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要等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忧郁症吗?

    “就是因为要等那个‘人’,所以才一直都没有离开?”烟雨寒在人上加重了音,照楼影寒的说法,她真的不确定那个到底是人是鬼。

    楼影寒有些尴尬的点了一下头,歉意的说道:“抱歉跟烟雨公子说了这么奇怪的话……”

    “没事。”烟雨寒翩翩一笑,到底这个楼影寒是不是心理有问题应该跟她无关才是。理了理思绪又道:“阁主听过一个叫做黑暗的组织吗?”

    本书由,请勿转载!

    ,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夫君不怕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