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 赠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焰如歌 书名:夫君不怕多
    烟雨寒自然能够感觉到烟雨烈的用心,恐怕这一次真的会是凶多吉少,把所有的命运集中在她的上,这烟雨烈还真是看得起她。(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两柄绝世宝剑就到了烟雨寒的手中了,剑鞘也是在剑庄随便找的两个比较普通一点的,不过血凤剑和邪凰剑在离开了玉室之后,剑上的光泽也消失了,跟普通的剑毫无两样。

    与上官莫邪分道之时,烟雨寒喊了一声:“上官楼主!”

    上官莫邪转过,一柄剑就直接飞向了他,他抬手就接在了手中,“七公子?”他很平淡的示意手中的剑,他虽剑,但是不会因为有宝剑在此而别有居心的想要据为己有。

    “找剑当然要找一个好主人,那邪凰剑,从现在开始的主人就是上官楼主了。”烟雨寒笑着说道,月光之下折出美艳的笑容。

    那一个笑容几乎让上官莫邪看呆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又快速的找回理智。

    “七公子,邪凰剑乃绝世之剑,岂可如此轻易赠予他人,庄主交给七公子的目的……”上官莫邪似乎又有些愠怒了,烟雨烈才把剑交给烟雨寒,她怎么能这么快就说要把剑给她。

    “爹交给在下的目的不过是为这两把剑找到真正能够驾驭的主人,现在我找到了邪凰剑的主人,把剑交给他难道不对吗?”烟雨寒截断了上官莫邪的话。

    “七公子这话是何意思?”上官莫邪无法看透烟雨寒,难道她是想要试探他吗?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试探,即使眼前这个人是自己所尊崇的烟雨庄主烟雨烈的七公子。

    烟雨寒一眼就看出了上官莫邪的心思,笑容加深了一些,道:“上官楼主,我没有开玩笑,此剑确是赠予你,不为试探,如果楼主觉得自己无法成为邪凰剑的主人,大可在找到能够胜任它的人之后转送他人。”说完,她便撤离开。

    “且慢!”上官莫邪喊道。

    “上官楼主不必多言,既然爹把两柄剑交给我,就自然相信我的眼光,我对自己的眼光也很信任,如果上官楼主把我当做朋友,就不要托辞了。”烟雨寒不等上官莫邪说话又已经接了下去。

    在烟雨寒的眼中,上官莫邪看到的就只是坦然,一点也不虚假,倒是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如此,那就多谢七公子!”上官莫邪很平静的跟烟雨寒道谢,黑色的影伫立,高傲优雅。

    烟雨寒弯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不必言谢,我只是尽自己的职责而已。时候不早了,上官楼主早些歇息,我先告辞了!”自己的力气还没有恢复,再加上也确实醒了很长时间又没有进食,现在又累又饿又困了,这个体还真是破败!

    上官莫邪点了点头,看着烟雨寒爽快地转然后离开,一点也不留恋自己刚刚丢给他的剑,好像邪凰剑对她来说就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东西一样。

    可是看着烟雨寒的背影,他的心里忽然又有些忐忑不安,他甚至怀疑这柄剑其实是一把假剑要不是自己是亲眼看见烟雨烈把邪凰剑放入剑鞘中的。

    烟雨寒,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只这一举动,便在上官莫邪的心里烙下了痕迹。

    两个人走在一起,烟雨寒忽然问道:“白钰,你之前给我吃的又是什么东西?”这一个晚上,白钰已经是第二次把东西塞进她嘴里了。

    “是毒药你已经死了!”烟雨寒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想起之前她吃那颗药丸的时候,他很确定,当时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到了他的手指。

    “怎么了,谁惹到你了,火气这么大?”烟雨寒很是得意,能够让冰山变脸,这可是绝大的成就。

    “……”白钰决定不理会烟雨寒,这个女人的羞耻程度以及她的无理取闹都让他无法招架,所以干脆不理最好。早知道他在那玉室的时候就不把火魂丹给她吃了,他担心她体虚弱无法抵抗住玉室的寒才让她吃了能让体温度不下降的火魂丹,但是她竟然……竟然……想到就来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烟雨寒露出了骄傲的笑容,这块冰山板着脸的时候倒是酷的,偶尔笑笑能保持年轻,看来以后还有更多有趣的事要做。

    “对了,送走了邪凰剑还有一把血凤剑,白钰,你的剑时间也长了,换一换如何?”烟雨寒把玩着手中的血凤剑对白钰说道,好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无需!”白钰冷漠的丢出了两个字,他的剑只要适合他杀人就可以,其他如何他无所谓。

    “反正你的剑只要杀人,何不换一个威力强一点的,也省的遇上高手剑会不小心折断呢!”烟雨寒就像是有读心术一样,把白钰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

    白钰手上的剑直接就被烟雨寒给拿走了,硬是将她自己手上的血凤剑塞了进去。

    两个人停了下来,白钰皱眉看着这个不知道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的女人,今天晚上自己已经被她戏弄过两次了,这一次她又想干什么?

    看到白钰那黑黑的脸,烟雨寒无惧的笑着,“就当是你在我边保护我的酬劳好了,一把剑已经送了出去,另外一把我留着也没有多大用处,你用剑就将就这好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她往前面走去,没有忘记把他原来的剑也还了回去。

    将就着用血凤剑?白钰望着烟雨寒的背实在是有用剑把她劈成两段的冲动,他对剑虽然没有什么更高的要求,但是他还是尊敬剑,这血凤剑一眼就知道是剑中极品,她竟然说的好像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剑,这对血凤剑来说应该就是侮辱了!

    没办法,这两把剑实在是太危险,她看人绝对不可能看错,在边自己所接触的几个人中,只有上官莫邪和白钰最适合用剑,而且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事,她也等于是照着烟雨烈的话去做了,不会让剑落到人手中。

    此外,把剑赠予上官莫邪还是带着一点私心,因为他的份和江湖上的地位,她很敏感,在这江湖中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绝对不会错!

    至于那所有的一切是否有幕后主使,她还需要去认真的探究一番!

    抱歉抱歉,回来晚了,送上二更╮╭

    本书由,请勿转载!

    ,

    www.dianmo520  .com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夫君不怕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