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 偷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焰如歌 书名:夫君不怕多
    烟雨寒料的没有错,云蓓一直盯着外面,也看到了有两个偷偷摸摸的人,却依照烟雨寒的意思,不动声色,否则早就上前把那个监视的人给揪出来了。(诚意为您营造一个舒适的读书环境)

    云蕾再也不敢松懈,守在了烟雨寒的门前,要是主子再出什么事,就是他们的多错了。

    烟雨寒躺在上,细细的想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事,她的目标是什么只有她心里清楚,至于该如何完全的付诸实践恐怕还需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行。

    也因为白钰扎的那几针,烟雨寒在睡了一会儿之后又清醒了不少。除了无力基本上都已经恢复了,可能是因为那叫做摄魂香的毒并非致命,所以此时才能够活着。

    忽然间,窗台上发出了很细微的声音,烟雨寒敏感的察觉到了。

    “云……”烟雨寒刚发出了一个单音的字就失去了声音,来人只是用一颗小石子就点住了她的哑,轻盈的打开窗户跃进了屋内。

    该死,动不了!

    烟雨寒心里低吼一声,恐惧两个字则是与她绝缘,尽管现在靠近的黑衣人手上所持的是银光闪闪的利刃,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眼看刀被抬起就要落下之际,另外一道凌厉的风迅速飞越而过,从黑衣蒙面人之前将上的烟雨寒掳走。

    刀子砍在了被褥上,静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劫走烟雨寒以及蒙面人从窗户逃离,也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外面的云蓓云蕾更是毫无察觉。

    接着微明的月光,烟雨寒看到了抱着她的人微微上扬的嘴角,消失在树丛的时候也顺手解开了她的哑

    “你这次到这里来,不会又是为了行侠仗义吧?”烟雨寒淡淡的说道。

    至于眼前这个人,刚好就是上一次追捕吴三追到她房里的风名字的男子——花弄月。

    “唔,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想来看看你。”花弄月不费吹灰之力的在树林的高枝之上穿梭,后面那蒙面人也是紧追不舍。

    “看我做什么?”烟雨寒小小的白了他一眼,这种语气倒是让她想到了一个人。

    “确认一下,你到底是男是女。”花弄月如实的回答道,带着烟雨寒就在一棵树上停顿了下来。

    “现在确认到了?”烟雨寒低头瞥了自己的口一眼,因为花弄月的移动,已经把她的衬衣领口弄开了一些,刚好可以看到那红色的肚兜的一角。

    要是这样子还不能确认她到底是男是女,他花弄月的名声可就要被毁坏了。修长的手指掀了一下那滑落至肩头的衣服,慢斯条理的给她搭回原处,就连那个蒙面人已经追至眼前也毫无多余的反应。

    今天花弄月戴的是一只黑色泛着光泽的面具,一黑色的衣服,让那原本就有些妖媚的嘴更显嗜血。

    “欺负一个弱智女流,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在动手前,花弄月还要进行一番教育。

    只可惜,蒙面人对花弄月的教育毫不理会,他的任务就只有一个——杀了烟雨寒。有人阻扰,他就只能当做免费奉送了。

    “不听好人言,该教训!”花弄月嘴角勾起了残忍的笑容,面对那锋利的刀刃,他仅仅只是一挥手,就见那蒙面人被震飞出去。

    妖怪!烟雨寒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这个词,还是说这花弄月的武功真的是有那么高强?挥一挥袖子就能够就那么大的力道?

    花弄月携着烟雨寒往下,那蒙面人竟然被花弄月的那一击击得吐血,好半天站不起来。

    “还想再试一试吗?”花弄月邪肆的问道,如同黑暗中冶炼出来獠牙的猛兽。

    “你……你少多管闲事!”蒙面人勉强才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仅仅只是一招,他就察觉到自己全道和筋脉都被震到了。

    “花弄月,你太罗嗦了!”烟雨寒冷淡的道,对杀手,她绝对不会罗嗦,如果她能动,绝对不可能再给刺杀之人呼吸的机会。

    倒是那蒙面人,听到花弄月的名号之后,整个人吓愣了,“妖、妖怪,你是妖怪……”

    话音未落,蒙面人就睁大了眼睛,直直的倒了下去,再没有机会看这个世界一眼。

    “本公子最讨厌的就是叫我妖怪!”触犯了他的忌的人要是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花弄月也不用继续混下去了。

    杀了一个想要取烟雨寒命的人,等于无从知道幕后指使之人是谁。但是烟雨寒不会在意这些,这个人没有回去复命,幕后那想要她命的人绝对还会找机会下手。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还有,为什么会中毒?”花弄月一下子问出了一个问题,只是接近了烟雨寒的子,他就已经闻到了摄魂香那淡淡的味道。

    “你明目张胆的闯入我烟雨山庄,我不能知道你的名字吗?”烟雨寒反问了一句,“至于我为什么会中毒,恐怕与你无关!”

    花弄月呆滞了一下,随即笑道:“七小姐,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

    “如果我门也记错,我没有要求你出手救我。”烟雨寒反驳。

    才想说下面一句,花弄月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最细微的动静,一股强力的杀气。

    “你的那个跟班的动作可真是快,看来要跟你告别了!”花弄月浅笑着说道,带着烟雨寒就往空中飞跃而上。“可是,我要今晚救你的酬劳!”

    “什么酬劳……唔!”半空之中,烟雨寒便被吻住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大概有五秒的时间,偷香成功的男人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松开了手,任由她落下。

    本是打算出剑救人的白钰,这下也只能先接住烟雨寒了,等到稳住的时候,花弄月的影已经消失了。

    这个世界里的初吻,是被偷走的!

    本书由,请勿转载!

    ,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夫君不怕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