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审讯(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烈焰如歌 书名:夫君不怕多
    烟雨寒一个人去到烟雨山庄的大厅,一般况下或许她那位娘应该是要陪着她一起过去的,但是没办法,谁叫她是山庄里最不受宠的一个孩子,恐怕就是那位娘也没有办法保住她吧!

    大厅中,威严的烟雨烈正端坐在中央的位置,那种霸气,烟雨寒甚至连猜都用不着猜,在左边的位置上,有一个跟他年纪相仿容貌相似的男人,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烟雨烈的弟弟,烟雨冷。( )烟雨冷,她还是到后来才知道的。

    右边坐的是一位朴素高贵的妇人,那种贵气与生俱来,能够坐上那个位置的,应该是烟雨烈的正妻孟秋兰了。

    “七姐……”八少爷烟雨云梦被这名贵妇抱在了怀里,让烟雨寒更加肯定了那名贵妇的份。

    下方整个左排最上方的男子,英俊拔,跟烟雨烈有几分相像,在烟雨寒肆无忌惮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大方的任她看,这个人,应该就是二夫人陆晚秋的公子了,也就是烟雨山庄的大少爷烟雨云皓。

    在烟雨云皓的下座就是把她带到这里的二少爷烟雨云瀚了,在接下来就是一个比起烟雨云瀚还要小上几岁俊逸的男子,跟烟雨烈和烟雨云瀚几个人都不像,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就是那个看不起她的烟雨云泽。虽然说是在坐的五夫人玉娴带大的,但是还是因为之前的那位烟雨寒小姐太过不受宠,所以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对她也是没有多少怀,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右方,大夫人的手下作者三名美丽的贵妇,最下面一个是烟雨寒的娘,玉娴。此时玉娴的脸上尽是焦急,她的四姐烟雨棋站在玉娴的后,恶狠狠的瞪着烟雨寒。中间的两名贵妇,不用说,应该就是二夫人陆晚秋以及四夫人司马卉湘了。六小姐烟雨遥站在了二夫人的后,三小姐烟雨琴则是站在了四夫人司马卉湘的后,这样一个对一个,倒是分工明确。

    烟雨寒偷偷的朝着烟雨云梦打了一个手势,刚好被正在悠闲地喝茶的烟雨云泽看在了眼中。

    很快的,烟雨寒将在座的所有的人都打量了一遍,对于人物心理的分析她还是比较擅长的,至少她看到最中间那威严的男人对她并没有惩罚的意思,这让她放松了不少。唯一让她觉得有些厌恶的,便是坐在烟雨烈左边的烟雨冷,那个男人的眼神有些鸷。

    “七姐……”不懂事的烟雨云梦在接收到烟雨寒的打招呼之后就要从大夫人的怀里奔过去,但是却被拦住了。

    “梦儿!”大夫人低低的喊了一声,示意他不要乱动。

    也是烟雨云梦稚嫩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沉默,烟雨寒忽然觉得这有点像三师会审,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案件吗?用得着全家出动吗?简直就是小题大做。

    烟雨寒又看了一眼玉娴,整个烟雨山庄里,恐怕还是只有这个娘和不懂事的烟雨云梦是对她真心好的了吧。至于其他的人她应该是可有可无型的,而且这诺大的烟雨山庄,应该不会连一个女人也养不起。

    烟雨烈的视线停留在了烟雨寒的上,那双精锐的眸子打量着她,好似要将她看穿一般。烟雨寒无惧的任他打量,也许是多年以来累积的严肃,让她看起来很是得体大方。

    “寒儿,你四姐说前些子将她推入池中,你可有话要说?”烟雨烈终于开口,以前他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这个女儿,因为她不像其他三个女儿一样懂得奉承,甚至胆小的不敢跟他亲近,每次看到她她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但是今天,她的眼神却是让他觉得有趣,那根本就不是一个胆小的丫头该有的眼神。

    烟雨寒似乎一点也不讶异烟雨烈会问这个问题,只是福了福,而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道:“爹,寒儿若说没有做,爹是否会相信呢?”她柔柔的开口,声音煞是好听。

    “哦?”烟雨烈挑眉,“你的意思是你的四姐诬赖你?”

    “没有爹,是七妹把我推下去的,三姐和六妹都可以作证!”一旁的烟雨棋在烟雨烈的话说出口之后就立刻反驳了过去。

    为了增强烟雨棋话语的说服力,烟雨琴和烟雨遥也是异口同声的说道:“是的,爹,我们亲眼看到七妹把四妹(四姐)推下去的!”

    “老爷,寒儿不会做这种事的。”玉娴也站了出来,眼角泪光盈盈,再怎么样她也不会相信自己这个弱的小女儿会做这样的事啊!

    烟雨烈的视线淡淡的扫了一眼烟雨棋三姐妹,“你们三个先不要说话,寒儿,你说!”

    烟雨烈的话让烟雨寒多少还是有些感触,他这分明是给她一个辩解的机会,如此良机又怎能错失?心下,对着烟雨烈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爹,寒儿前些子因为一时想不开差点做出傻事,幸好被五哥所救才捡回一条命。近来寒儿只是子不适,想要在外面晒晒太阳,后来三姐、四姐和六姐便来看望,因寒儿是坐在池边,四姐走过来想要拉寒儿一把,才没有注意到脚下碎石,三姐和六姐一时拥上想要把四姐拉上来,却不想因此而撞上四姐,四姐才会失足落入池中。

    “爹,四姐是寒儿的亲姐姐,寒儿子如此虚弱,又怎么可能有力气把四姐推入池中呢?”为表现自己的虚弱,她还故意的咳了两声。

    “是的,爹爹,七姐的体一直都不好,她没有劲把四姐推下池塘的。”烟雨云梦也在一旁给烟雨寒说好话。

    “老爷,寒儿常年住在怡心苑,吃的也少,子骨差了一点,是我这个做娘的没有好好照顾她。”玉娴也在一边苦口婆心的说道,“棋儿一定是自己不小心掉进池中的,但这不会是寒儿的错啊……”她上前抓住烟雨寒的手,激动的说道。

    “娘?”烟雨棋可就不满意了,为什么同是娘的女儿,自己的待遇就要那么差呢?

    “大哥,我相信寒儿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亲姐姐的,难道这么多年了在山庄,您还能不了解自己的小女儿吗?”烟雨冷突然开口,夹带着一些另外的绪。

    烟雨寒微眯着眼睛看着那眼神清晰但是内处却是冷的男人,一开始听说他云游天下去了,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山庄里了?而且,他现在帮她说话又是什么意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7×24最新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夫君不怕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