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亲人决裂

    何晴载着何霞回到家以后,发现家里客厅多了很多人。($点-墨^中-文 &)请用 访问本站

    不用说,就是家里那些亲戚了,四兄弟全部到场,何晴的坐在沙发中间,矜持着神,旁边坐着三叔和小叔,其他人也都坐着,还有那些阿姨似乎是在厨房帮忙。大伯一个人坐在单独的沙发上,脸上似乎有些羞愧的神。而自己的老爸何志国的脸上也显得有些不耐烦。

    不用想,何晴也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了。不过能够顺从他们一次,并不是说明何晴能够一直服软下去,其实何晴到底也是个心善的人,他们第一次来借钱,何晴也不会不借,但是他们却采用了这种方式,撇开以前不谈,如果他们没来找她,她也会帮着大家致富,只是现在,何晴也不是软柿子,随便人拿捏。

    “晴晴回来了,哟,还是开车回来的,这车好啊,我们都没坐过呢。”看到气氛有些冷场,小叔的妻子开了口。

    说道这位小婶子,何晴其实还是佩服的,小叔好赌,要是换成别人,可能吵架就是家常便饭了,但是他们却很少吵架,每次小叔在三叔那里拿工钱了,也会主动上交,之后他欠着的那些赌资,她是一概不管的。

    不过她从来也没叫过何晴“晴晴”,似乎平时碰面都很少,更别说打招呼了。而现在,地位改变了还真是不一样啊,何晴自嘲地想。

    “有什么话直说,我没这个时间陪你们耗。”何晴语气生硬地回答。

    “晴晴,怎么说话呢?”何志国赶紧训斥道。

    “你,你这个不孝子孙。”何晴的开口了,只是一开口就是这句对何晴的辱骂。

    “,我怎么不孝了,你倒是说说看?”何晴嘲笑着问道。

    “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她似乎想要继续发飙。

    “妈。你别说了。”三叔开口了,似乎是不想把气氛搞砸。

    “姐。拿着你地书包,上楼回你自己房间。”何晴开口。语气中是不容置疑。

    何霞虽然没在那里受过什么很好的待遇,但毕竟也带了她几年。所以一直很孝敬她,以前每次回老家,都是去看望。何晴不想她她参与进来。

    何霞顺从地上楼以后。何晴也自顾自地找了个位置坐下。

    “说吧,不说地话我们要吃晚饭了。”

    “你个话的权利吗?”怒气冲冲。

    看来她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这个家是谁有话语权了,但是何晴也不屑去提醒她。

    小婶子推了小叔一下,小叔又看了眼三叔,最后三叔开了口:“晴晴啊,现在呢,二哥也富了,二哥一直都很重义的,现在兄弟都有些困难,就想二哥帮一下忙。”

    “直说,我年纪小,听不懂。”

    三叔有些愤愤了,心想你听不懂才怪,虽然不知道你们家是怎么有的那些钱,但是看着这房子没有六七十万也是下不来的,但是现在似乎也没办法。

    “一个兄弟二十万,对你来说不多吧?”

    “你?别算我。”大伯站起来说道,他其实是被硬拉来的,只是没想到老三的野心那么大。

    何晴也站起来安抚道:“大伯你坐下吧。”

    随后又转向其他人:“我的兄弟姐妹的学费以后都由我负责,其他的,就不要妄想了,你们走吧,大伯留下。”

    他们都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何晴这么好说话,但是学费和二十万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少,而且,要钱的话,有一就有二,他们怎么会不懂,但是话说道这个份上,似乎自己也开不了口了,三叔推了一下。

    “那我呢?我要养老。”语气很是生硬,似乎是看不惯何晴。

    “上次不是给了你十万吗?”何晴笑了,笑得很讽刺,“你随便去哪里打听,十万块钱难道不够养老吗?再到处去说我爸妈不孝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激动地想要站起来,又被三叔压了下去。

    “晴晴,你这样就不对了,她是你,是你爸的亲妈,没有你爸,哪来的你呢?”三叔的声音有些生气,似乎是想再要求也无望了。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三叔孩子的学费,我不负责。”何晴继续说道:“三叔,你以前对我们家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后来你干得那些事,我也没那么笨,不会猜不到。现在,你还有脸来,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你!”三叔想到反正现在也要不到什么了,就起码把气都发泄出来,说起来,在兄弟当中,还真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晴晴,你别说了。他们要,”何志国顿了一下,继续说,“你就给他们好了。”

    “老爸,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家从来不是你在当,而现在,我的钱你认为你有权处置吗?”何晴不想他们以后再从善良的老爸那里寻找突破口,而且毕竟这都是他的兄弟,她不想让他背上这个恶名。

    何志国似乎有些惊诧,何晴从来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而自己,似乎,真的很没用,也就落寞地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你真是不孝子!”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以后我们何家没有你这个孙女。”

    “您真的当我是何家的孙女了?恐怕没有吧。”何晴冷笑道,“您还是指着您那些孙子好了。在您怎么对我母亲的时候就决定了你现在在我心里没有任何地位。”

    “滚,还用我多说吗?妈,去把姐姐叫下来,开饭。”何晴起离开客厅,想饭厅走去。

    大家似乎都有些呆滞,没想到事会这么结束,尤其是三叔,这次是没要到任何好处的,感觉自己吃了大亏一样,说起来她是不在乎这些学费的,但是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就骂骂咧咧地出了门。

    何晴眼角剽了他一眼,上次他要走十万,在那里又分到三万,现在居然,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这种人是完全不可以顺着他的,彻底决裂也不是一件坏事,不然以后他打着何晴的旗号做一些事还真是不好办。

    其他人也有些讪讪的,毕竟何晴算是负担了学费,学费其实也是不少的,而且再说下去恐怕连学费都捞不着,所以也不想继续说什么。更何况上次已经分到了四万,也算不少了。

    倒是大伯,何晴对他这次的表现很是满意,首先,没来要钱,而且也在那份那里没分到,估计是他自己不要的,不然怎么都不会少了他。今天,虽然出现了,但是明显也是被硬拉来。

    当然何晴知道,这其实并不能证明大伯有多有有义,可能只是他看得清况罢了,而这样,何晴已经愿意帮他一帮了。

    现在何晴看到大伯似乎也随着他们要出门,就顺便说了声:“大伯,把大妈和堂哥堂姐叫来一起吃饭。”

    何志明没有说什么,但是何晴知道他会来的。

    果然大概十几分钟以后,何志明带着大妈还有堂哥一起进来了。

    “晴晴,怎么两个月不见,变这么漂亮了。”大妈一进门就搂过何晴。

    何晴一直是跟大妈很亲近的,自己是捡来的,然后何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认为自己是大妈生的,反正说明大妈是对何晴不错的。

    “呵呵,大妈,我好想你啊。”何晴的大妈显得有些感动,自己不是不知道何晴是怎么对那些叔叔们的,但是何晴现在能够这么对自己,何尝不是有有义,至于他们那些人,只是自食其果罢了。

    “堂姐怎么没来?”何晴问道。

    “哦,她在上卫校,这次就不回来了。”这次回答的是大伯。何晴的堂姐先是上的卫校,从护士做起,后来努力自学,考了医生执照,成了一名医生。

    “站着干什么,都坐下,可以开饭了。”凌芳将他们迎到饭厅,其实凌芳和大妈的关系算是比较亲近的,有什么事都会一起商量一下。

    何晴注意到堂哥似乎有些诺诺,以前这个堂哥在何晴面前可以一直很豪气干云的,现在,可能是被大伯关照过了吧。

    “尚武哥,看到我开心不?”何晴笑着和他打招呼。

    “呵呵,”他有些憨憨地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尚武觉得这个妹妹真是不一样了,先别说这么俏可,感觉,怎么说呢,现在的她,有了一种气势,一种压迫感,似乎在她眼前什么都隐藏不了。

    何霞也从被凌芳叫了下来,洗完手之后,就帮着去厨房拿菜,大妈也想跟着去,只是被何晴按下了。

    七个人一起围着吃饭,因为何晴没有说话,大家便都沉默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然是这个家的核心了。

    “爸,”何晴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跟何志国解释清楚,免得他伤心,“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只是不想他们再来烦你。虽然是老妈当家,但是老妈还不是听你的,而且以前也是你赚钱啊,你一直都是一家之主。”

    何志国想了一下,似乎觉得有道理,何晴这样说,以后他们也不应该再会找他了,想通了之后,也一改之前的郁色。

    “大伯,”何晴对何志明说,“你也知道有些事可一不可再,如果继续放任他们,对他们其实也没好处。”

    “恩,我知道,他们也的确过分了。无论你们家是怎么富的,你们一没偷二没抢,他们不该打你们家的主意。而且以前你们家困难的时候我们也没帮上忙。”何志明的脸上有些愧色。

    “大伯,别那么说,我们都是亲人,不帮你们帮谁,而且当时你们自己也顾不过来的,哪有这个能力帮我们,我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何志明的脸上似乎有些感动,但是也没开口,似乎是等着何晴继续说吧。

    “大伯,今天把你们家叫来吃饭,也是想和你谈谈我能怎么帮到你们家。”

    *******************************************************************************

    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帝国女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