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皇帝驾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

    &ldqo;你刚刚说姐姐,语气确实有些重了。&rdqo;王璨一坐下来便开门见山道。

    这王璨平时并不工于心计,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小姑娘,沈子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对她的心直口快并没有什么不爽的意思。

    沈子成却叹了一口气,淡淡道:&ldqo;我也不想,不过她的自作聪明实在让我受够了!我娶个老婆不是回来给我添乱的,谁知她添乱还不止,还在背地里做些我不知道的事情。这叫我成天在外处理锦衣卫的事情该如何放心?&rdqo;

    王璨却笑着摇了摇头:&ldqo;要是没有燕王这回事,你认为姐姐这做法还是错的吗?在我看来,要是燕王暂时不想着要制住你,想必这次皇上过来你是可以讨到不少好处呢。&rdqo;

    沈子成点点头:&ldqo;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这次山西蒙古之战,晋王必不会忘记我。不过我本来也无意争这个功。我愿意来山西,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要在这里大兴商业。凑巧遇上了战争,我只是想以后与晋王不那么争锋相对。在山西做起生意来也有些好处。现在被皇上知道了,我得重新想法子了&hllp;&hllp;&rdqo;

    王璨若有所思,半晌才说:&ldqo;我看你有必要参某些人一本。&rdqo;

    &ldqo;什么意思?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参别人一本。再说你这某些人到底指的是谁呢?&rdqo;沈子成很疑惑,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如今王璨却如是说,他倒是真的起了一些好奇心。

    &ldqo;我说的便是这山西大商乔致庸!&rdqo;王璨说道,她表情变得严峻起来,不过声音中从容透着坚定。想必这个想法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来的。

    &ldqo;我与这乔致庸毫无瓜葛,为何参他。我又以何种理由参他呢?&rdqo;沈子成到底还是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他现在可是非常恐惧,害怕身边的所有女人都跟楚方玉一样乱出主意。

    且先不说沈子成提的这个问题,要说参乔致庸一本的好处是很明显的,而且长期有效。王璨说来也是为了沈家女人的私心。她和苏坦妹还未过门,眼瞅着沈子成对那个乔家的乔子涵小萝莉很感兴趣,自然心里难受。又因为这乔家是山西第一大商,沈子成想要当怪叔叔诱骗小萝莉还是很有困难的‐‐甚至就是不可能的。

    沈子成虽然贵为锦衣卫指挥使,不过那乔子涵是乔家唯一的一个女儿,也是将来的掌门人,想来那乔子涵便不可能做沈子成的二房三房什么的。再说沈家已经有了那么多个女人,那乔致庸更不会放心自己女人嫁个色鬼。

    王璨抱着这样的心思,但是除了楚方玉,谁又不是这样想的呢?

    &ldqo;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是这次参他确实是有重要理据的。山西与蒙古打仗,光这件事就可以狠狠参他一本。&rdqo;王璨说话时越加娇俏,沈子成看的不禁心境荡漾。

    被王璨这么一提点,他立马就想到了个中缘由,心里顿时来了主意。

    上位坐着一个面貌严肃却带着一丝和蔼的中年男子,旁边是一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笑容满面的中年女子。正是朱元璋与元配夫人马秀英!

    沈子成带着家里的女眷跪了一地,甚至恭敬。

    &ldqo;好了好了,都不是外人,快起来吧!&rdqo;还是马娘娘特别疼爱小辈们,见他们一个个很是乖巧心里也很欢喜,便站了起来上前去扶楚方玉等几个女子。

    几人站起身又施了个礼,这才不像刚才那么拘谨了。

    客套过后,皇后对着朱元璋说:&ldqo;皇上,我与方玉很久未见,这便去内堂说些私房话。&rdqo;

    说着就带着楚方玉等一干女子都进入了内堂。沈子成自然明白这是留个宽敞的地方给朱元璋质问他来着。

    还未说话,沈子成倒先跪拜在朱元璋之前。

    &ldqo;沈卿家这是何意?皇后刚刚不是免了你们的礼了吗?你为何又跪下了?&rdqo;朱元璋声音浑厚,中气十足,却一连都是疑问。

    &ldqo;小臣向皇上请罪!望皇上治小臣的罪!&rdqo;这便是沈子成装叉的开始了,他在老朱来之前便想了很多套方案,最后盘算来盘算去还是装叉最合算,也是可以搞到好处最多的。

    朱元璋却转眼就笑眯眯地:&ldqo;沈爱卿的意思朕不是很懂啊!&rdqo;

    所以说古代官场上都是以退为进的装叉高手,沈子成在里边不过是九牛那一毛啊!从上到下,从老到小,都会时不时装叉一下,以显示自己的谦虚或者假装一下愚钝‐‐从而捞好处去!

    沈子成皱着眉头:&ldqo;小臣所说的正是之前山西与蒙古的大捷,小臣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因此特地向皇上请罪!&rdqo;

    他抬头看了朱元璋一眼,之间朱元璋摸摸自己的胡须,表情却还是淡淡的没有什么变化,看样子,这朱元璋几乎知道他要讲哪些内容,但是朱元璋却不知道他巧妙地调整了一下顺序。能说的事情不就那么几件‐‐捐钱给朱棡,许英武押送军姿,锦衣卫劫营,打了胜仗么。不过既然朱元璋正在等待他的下文,他也比较老实地交代一下。

    &ldqo;小臣不该擅离职守,带着一干锦衣卫去边境‐‐这实在是有违锦衣卫的规矩。还请皇上降罪!&rdqo;沈子成大声说道,将这一些说的都是自己的错,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犯傻去边境。

    朱元璋笑笑,觉得这沈子成倒是很有意思,还很聪明。这许久不见,竟然又长进了不少。当然,既然沈子成这么说,他也得配合一下走个形式。

    &ldqo;不如沈爱卿先将各种缘由说说清楚,不然朕也不知道该降何罪啊!&rdqo;

    沈子成点头,接着说道:&ldqo;晋王慧眼识才,挑中了振武打行的许英武也就是我大舅子作为押送粮草的先行官,谁知在边境的时候竟被蒙古鞑子给劫了去,连粮草都差不多丢了一半。小臣着实担心,又很气愤,这才领着一干锦衣卫去将许英武给救了出来。但是小臣此行确实是冲动所致,事先并没有考虑事情的严重后果!这是小臣的不是!&rdqo;

    瞧沈子成那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由他主持在开别人的批斗大会,却丝毫不关自己的事情。这就是沈子成的高招了,他将其中的那些事情掐头去尾剔骨头,这朱元璋要是聪明的话自然会问那些缺了的东西啊!只要朱元璋一问,就一只脚踏进了陷阱,然后一切咱小沈的不是就全部转移了,这方法不知多好用啊!

    &ldqo;爱卿这也着实有些冲动了,既然那许英武被封为先行官,那自然就归军营里管了。军营里的将士们难道都不会去救他么?这粮草的事情也是要紧事啊,想必晋王手下的人不会那么不理会全军将士的死活吧?&rdqo;朱元璋一下子就把这个抬高到全军将士的高度。

    他想说什么?难道说他儿子手下无庸才么?沈子成有些郁闷,为什么这皇帝会盲目自信到涉及到子孙几代呢?

    &ldqo;可惜,小臣率锦衣卫到军营时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六七日,不过那边境的严同礼将军却才将将探清了鞑子营在何处。小臣真觉得不可思议,思前想后,想必是这将军不肯为了一个区区先行官而主动开战。&rdqo;沈子成声音变得有些冷了。

    这简直就是在打老朱的脸颊,你说大明的一个将军竟然会怕蒙古鞑子,即便这是实情,也决计不能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不然朱元璋肯定想找条地缝钻下去。沈子成这便是在小小地施压,不然朱元璋不会念想到他的好,也不会在乎他有什么感受。

    &ldqo;放肆!爱卿难道是说我们堂堂大明的一个将领,竟会不敢去鞑子营救一个官员?&rdqo;朱元璋赫然有些怒了,眼前这个沈子成惹毛了他。

    沈子成见风使舵,急忙说:&ldqo;这并不怪严将军,我们去了鞑子营,才发现有严将军事先给我们探好了路,这才方便了许多。幸好鞑子误以为许英武不仅是一个押送粮草的官员那么简单。等到我们赶到时才用了一天的刑。&rdqo;

    沈子成这话就叫人不知道如何接口了,什么叫才用了一天的刑?可笑的是,朱元璋根本听不出来这是他无心的一句话,还是讽刺。

    &ldqo;小臣还要参边境的商人一本!&rdqo;沈子成转换了话题,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且不等朱元璋反应过来又马上接着说,&ldqo;许英武行至边境购买粮草,才知当时的粮草已经到了市价的四倍。但是军营急需粮草,他便在粮草行购买了,谁知那粮草的汪老板竟是蒙古鞑子的奸细!小臣回来之后已经查探清楚了,这汪老板本名方达哈,也是山西的一个大商人,他的粮草行里所有购买的粮草都是在山西第一大商乔致庸初购买。由于乔致庸卖给他时已经将粮草价格提高超过了市价,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所以,小臣更加要参这山西大商乔致庸一本!&rdqo;

    朱元璋有些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一个人不喘气还能说那么久的话,他更惊奇的是,这沈子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想到参山西第一大商一本‐‐不过,这些都是自己赋予他们锦衣卫的权力,不是么?

    一个朝代,一个国家,经济都是根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不管朱元璋明初是如何抑制商人,却还是阻挡不了商人如雨后春笋一般长势喜人。更何况这有钱了,国家自然就强盛了。朱元璋暗地里还是不怎么讨厌商业的持续发展的。

    沈子成现在出了一个难题。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