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回家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

    从晋王哪里得到消息说边军打了一个大胜仗,沈子成他们在其中又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沈家所有的人都十分兴奋,计算着日子,沈子成也该在这两日回到家里了。楚方玉特地命厨房这几日都准备了好酒好菜,只等沈子成回来能够一洗风尘。

    许芝兰她们也是望眼欲穿,心心念念的人终于要回家了,怎么能不兴奋呢?

    &ldqo;姐姐,你大可放心。既然晋王派人传话说打了一个胜仗,那子成他们自也不会有事的。不然晋王怎么会好意思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呢?&rdqo;王璨十分体贴地安慰许芝兰。

    许芝兰半是期待,半是不确定,只小声说:&ldqo;那晋王为何不直接将相公的情况告诉我们呢?我心里还真是担忧。特别是我大哥,他被鞑子抓了过去那么久,我真怕他有什么闪失。&rdqo;

    说了才不过两句话,差点又要哭了起来。

    王璨笑笑,急忙继续宽慰她:&ldqo;姐姐真是多虑了,一直都没有许大哥受伤还是怎样的消息传来,想必自是不会有事的。不然子成也肯定不知道怎么跟姐姐交待。反正有子成在许大哥身边,你就不要那么担心了。要是因为这件事耽误或者影响了你对子成的感情,那便是不好了。&rdqo;

    这时,前厅突然有仆人冲到女眷居住的院落,大声呼道:&ldqo;大人回来了!少爷回来了!&rdqo;

    王璨急忙扶着许芝兰走到门外,正好看到听到动静的楚方玉和苏坦妹二人。苏坦妹与她们二人相视一笑,不紧不慢地跟着楚方玉先朝前头走去。

    几个女子都是思夫心切,也顾不上许多礼节,迈着碎步只知道往前赶。到了前厅,这才松了口气。沈子成在她们热烈的视线中走了进来。

    &ldqo;相公,你可算回来了!&rdqo;楚方玉向前走了几步,几乎要哭出声来。这百转千回,这一段时间的分隔,几乎要叫人肝肠寸断。

    沈子成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却并不拥抱她或是其他,而是将视线越过楚方玉,投向她身后的许芝兰。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许芝兰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却无暇用帕子去擦,只是呆呆地看着沈子成,唇角嗫嚅,根本不知该如何说话。

    沈子成转过身子向身后一招手,然后对着许芝兰笑着说:&ldqo;你看我把谁带回来了!&rdqo;

    可不正是许英武么!

    许芝兰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自己的大哥,一边啜泣问道:&ldqo;大哥你没事吧!你受苦了!我真恨我自己没有早些阻止大哥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也没有去救你!大哥,对不起!&rdqo;

    许英武拍拍她的肩膀,宠溺地笑着说:&ldqo;傻妹妹,你说什么呢。哥哥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只了受了些皮肉之苦。而且子成赶去地早,及时救了我。所以我连皮肉苦都没有多吃呢!倒是子成,他救我回去的时候腿上中了一箭&hllp;&hllp;&rdqo;

    几女一听,急忙围在了沈子成身边问东问西。

    许芝兰一愣,放开了许英武,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正在与众女嬉笑的沈子成,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掉。自己之前还怪他偏让自己大哥以身犯险,谁知他会为了救大哥而不顾性命。

    沈子成像是感受到许芝兰异样的视线,也停止与楚方玉等人交谈,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许芝兰身上。笑盈盈地望着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女人。

    &ldqo;子成!&rdqo;许芝兰一下子扑到了沈子成的怀里,除了哭什么都不知道。紧紧地抱着他,以为下一秒就再也摸不着了。

    沈子成很开心,许芝兰一直都是叫他&ldqo;相公&rdqo;,即使自己劝了几次她都不肯改口。这下她主动愿意叫他为&ldqo;子成&rdqo;,说明内心已经把他摆在了很重要的位置。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对自己好,他还有什么别的渴求呢?

    王璨看他们两人卿卿我我一点也不觉得气闷,相反却对沈子成的感情又深了一点。他连自己的舅子都当作亲兄弟一般卖命,又怎么会其他人不好呢。嫁给他只有更幸福才是。

    苏坦妹之前跟许芝兰她们聊天时渐渐产生了许多好感,因此也不会吃醋。倒是那楚方玉,见自己身为大夫人,竟然连独占自己相公的机会都没有。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不过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倒是不好将这一切表现在脸上。

    半晌,楚方玉觉得他们也亲热够了,这才出声说:&ldqo;我叫厨房备了好酒好菜,此番子成顺利归来,实在需要好好庆祝。也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了,我们还是去饭厅准备一下用膳吧。&rdqo;

    众人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相携一起到了饭厅。

    楚方玉与许芝兰分坐沈子成两边,争相问着沈子成此行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沈子成便讲述了装神弄鬼偷袭入蒙营的情况,又将新佑卫门孤身一人刺杀了蒙将托雷斯的事情说给她们听。她们又是好奇又是恐惧,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感觉。

    &ldqo;相公,要说这新佑卫门还真是有些本事。不过感觉上唐一鸣的武艺更高强些,为何你不派唐一鸣去呢?&rdqo;楚方玉有些疑惑。虽然这新佑卫门是有些本事,但是毕竟不如唐一鸣,再加上唐一鸣在他身边跟着有些时候了,何解会单独派新佑卫门前去,而不叫唐一鸣跑这一趟。

    沈子成却是神秘地笑笑,反问道:&ldqo;夫人以为如何呢?&rdqo;

    苏坦妹见楚方玉皱着眉头一时想不出来,便放下了碗筷,优雅而从容地说道:&ldqo;我是这么想的,这新佑卫门虽然武艺不是十分高强,但是他的忍术在这里十分有用。加上唐一鸣还有更重要的用处。不知道我说的是也不是?&rdqo;

    沈子成眼前一亮,拍手称赞道:&ldqo;果然厉害!全中!你越来越聪明了。&rdqo;

    苏坦妹得了一句夸赞,这才重新拾起碗筷继续用膳。其实她的想法也是一半一半的,她知道新佑卫门会忍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唐一鸣没有去。所以便推说他另外有事,谁知竟猜中了。

    &ldqo;倒不知这忍术是如何了得,看来有机会要看看新佑卫门的实力啊!&rdqo;许芝兰说。

    王璨也是笑着点头称是。沈子成见大家都这么要求,便许诺等到何时空闲便叫新佑卫门耍两下给她们瞧瞧,也好开开眼界。

    午膳用毕,楚方玉很细心地伴在沈子成左右陪他回房。自然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楚方玉所在的院落。其他几个女子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沈子成笑盈盈地搂着美人走鸟。

    楚方玉细心地掩好门,为已经坐在凳子上的沈子成倒了一杯茶。

    沈子成接过来喝了一口便放下了,望着楚方玉淡淡地问道:&ldqo;家里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吧?&rdqo;

    楚方玉一愣。她已经明显感觉到沈子成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从一心维护着许芝兰开始就已经转变了。她很是委屈,身为沈子成的几个老婆,她们个个都是真心对沈子成好。只不过女子的天性使然,叫她完全不嫉妒不吃醋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谁知道这回来才一顿饭的功夫,他又跟自己较劲了呢!

    &ldqo;相公,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在家里只会兴风作浪么?&rdqo;楚方玉有些委屈,却仍然讥讽着说。

    曾经她的雷厉风行和咄咄逼人是多么诱人欢喜呀,可是现在怎么看都有些跟泼妇相像。沈子成自然不会这么想自己的老婆,只好安慰道:&ldqo;方玉,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简单的一个问句,你怎么会曲解我这意思呢?我只是关心你一个人管家辛苦不辛苦,你却&hllp;&hllp;唉&rdqo;

    沈子成故作悲哀叹了一口气,楚方玉一听他这是在关心自己,一瞬间又喜笑颜开了。

    &ldqo;相公,也许是最近有些忙碌,心里有些累,这才曲解了你的意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rdqo;

    &ldqo;哦,最近家里有什么事情?还是锦衣卫出事了?&rdqo;沈子成有些紧张,自己去边境救人这件事明里只有晋王这一个大人物知道,但是暗地里那燕王朱棣,还有老朱皇帝,肯定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自己想否认只怕也否认不来,要是在自己消失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啊!

    楚方玉娇声一笑:&ldqo;瞧相公你紧张的,锦衣卫自然是不会出事的。只不过最近家里的访客有些多了起来,我们几个女人也便忙碌了一些。相公不必胡思乱想。&rdqo;

    &ldqo;都有些什么人。若是不重要的话,就都推了吧。你们忙碌,我也心疼。&rdqo;

    楚方玉急忙摆摆手:&ldqo;不碍事。跟这些人打好交道也对相公做这个指挥使有好处。这些人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其中有一个人,想必相公一定会有兴趣。&rdqo;

    &ldqo;什么人。&rdqo;沈子成抬起眉梢,这年头他感兴趣的人多了去了,哪里知道从哪个旮旯里面再冒出一些出来呢。

    楚方玉翘了翘食指:&ldqo;正是这太原乔家的大小姐乔子涵!&rdqo;

    &ldqo;乔家?乔子涵?&rdqo;沈子成一来山西上任便忙得焦头烂额,还没有空调查一下这边的重要人物呢。所以楚方玉这一说,他也没有什么印象。

    &ldqo;我派人查了一下,说是这乔家垄断了山西的商行,全国都是有名的。我也记得以前在京都时,便隐隐听说这里有个大人物。现在一想,不正是这太原乔家么?&rdqo;

    沈子成听着听着这眼神渐渐亮了起来!这不是一个明朝版的《乔家大院》么?一样是大商,一样的权势。只不过有些时差,还不知道那乔家老爷经商的手段与那乔致庸相比如何!

    &ldqo;相公知道他家老爷叫做乔致庸?&rdqo;楚方玉奇道。

    不会那么巧吧!沈子成拍了拍脑袋。真是穿越的奇事一堆,之前碰上一休,现在碰到经商天才。这趟穿越真是没有白来!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