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边境商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

    将在外,很是忙碌哇。沈子成忙到天昏地暗,心里还不能不爽。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将边境的商业全部垄断!

    话说那日新佑卫门正是使用他提供的诱敌之策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本来是个简单的道理,其中是要靠新佑卫门的特殊能力和蒙将托雷斯的掉以轻心。

    ‐‐那厮怎么会知道新佑卫门会使用忍术呢。加上他腰间别着从唐一鸣那儿借来的长软剑。到时只要隐身就能够伺机将那个托雷斯给杀死了。

    果然正是如此。

    &ldqo;来,今晚我很高兴。我们要多喝几杯!&rdqo;严同礼满面红光,端着酒杯,向着众人举杯。

    这是严同礼为了这次不战而胜而特地设的宴席,邀请了沈子成等人参加。沈子成倒也不客气,他帮了这个将军那么大的忙,自然是要讨些利益回来的,不然岂不是太亏了?一点都不符合他商人的本性。

    新佑卫门俨然成了这次的主角,严同礼不断感谢他,还拼命敬酒。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在沈子成的示意下,他倒是放开了胆子,也回应了一会儿。

    &ldqo;当然这次最最要感谢的还是指挥使沈大人!&rdqo;严同礼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将士说道,又将酒杯举到沈子成面前说,&ldqo;大人您一定要给面子干了这一杯!&rdqo;

    沈子成却之不恭,很爽快地将酒喝了,又说了一些客套话:&ldqo;哪里哪里,要不是严将军肯听取一些好的主意,想必也没有那么快破敌。外界说严将军任人唯贤的确是没有说错。将山西边境这个至关重要的地方交给严将军,晋王着实可以睡个安稳的好觉。&rdqo;

    严同礼被这两句夸赞弄得有些飘飘然,但是在官阶比自己高好几级的人面前还是有所收敛。

    沈子成话锋一转,立马就扯到了粮草行上面去:&ldqo;倒不知严将军对于那个所谓的汪老板留下来的粮草行有什么看法?&rdqo;

    &ldqo;粮草行?我早就派人烧掉了。难道大人以为有什么不妥吗?&rdqo;严同礼夹了一口菜,有些不以为意。

    沈子成笑了一声,就是晓得你派人烧掉才问的,难道还要我那么直接地说,好吧,你马上把粮草行交给我算了。他脸皮还没有那么厚呢。

    唐一鸣咳嗽了一声,这大人主意打得似乎有些早了,又是刚刚跟蒙古人打赢了胜仗。他以为在这时候提这样的事情扫兴不说,还会引起严同礼对他的怀疑。这严同礼可是晋王朱棡的心腹爱将,本来就是有义务将他们在军营里的一举一动都告诉自己的上司。现在节外生枝实在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

    而沈子成却丝毫不理会唐一鸣的眼色,他一直嚣张惯了,而且抱着打铁就要趁热的理念,否则这指挥使的头衔怎么会落到他头上呢?

    记得当初从京都到了山西这鸟地方,心里很是郁闷,不过老朱倒是很体贴地将他叫了过去。

    话说当日沈子成刚刚接到旨意说让自己去山西,虽然早就心里有了底,但是知道和真的要走的心情是不一样的。而且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却还只是锦衣卫的一个同知,这叫谁心里会爽呢?

    所以他整整自己的衣襟,急急忙忙往宫里赶,看老朱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说法。

    朱元璋正在御书房批阅折子,最近实在是很忙。折子没日没夜批也批不完。本来他也分担了一部分给太子朱标,不过朱标身体一向不好,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

    &ldqo;启禀皇上,锦衣卫同知沈子成到了,正在御书房外候着。&rdqo;朱元璋身边的李公公通报道。

    朱元璋一挥手,李公公便走了出去把沈子成叫了进来。

    &ldqo;参见皇上。&rdqo;沈子成以大礼跪拜在地,等着老朱叫他起来。

    老朱倒也不为难他,又示意李公公给他端了一张凳子。沈子成很谨慎地坐在了凳子上听皇帝训话。

    朱元璋倒是懂得迂回曲折之法,淡淡地问道:&ldqo;你跟方玉新婚,这日子自应该过得不错。那么,还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吗?&rdqo;

    沈子成皱了皱眉,难道嫁了女儿给他就叫他不要赚钱养活家里了?他向来都不是吃女人软饭的,现在跟楚方玉是新婚,不过老朱似乎一直记恨自己收了她。所以这话到底是真心的祝福还是淡淡的讽刺也无法确定。

    他低着头,并不说话。以前的伶牙俐齿这时候突然就不见了。

    朱元璋嗤地一笑,安慰他说:&ldqo;子成啊,朕倒是第一次看到你紧张。朕只是随便问问,你又何必如此拘礼呢?好歹你现在也是朕的女婿,朕不会为难你的。朕自然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放心,朕不会亏待你的!&rdqo;

    沈子成这才抬起头说道:&ldqo;小臣倒是不敢要求什么,只是想跟皇上说,小臣这一家老小还是要靠小臣养活的。现在小臣在锦衣卫为官,又不能像以前一样从商,因此这家里的收入来源倒成了一些问题。现下皇上又颁了圣旨调小臣去山西,小臣既是喜悦又是忧心。很是伤神啊!不过我知道皇上自然是有皇上的用意的,我也不怕皇上会亏待我。&rdqo;

    他这番话倒不矫揉造作,说的十分真诚。朱元璋听了以后也直感慨这沈子成平时很会说话,现在也很真诚。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ldqo;你身为锦衣卫同知,朕自然是不能破例让你再经商。不过你做了官不能经商,并不代表你的家人也不能啊!到时到了山西,你也可以为家里出出主意找些生意做做。这倒是不违反怎么规定。而且,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要知会你一声。&rdqo;朱元璋神秘地笑笑。

    沈子成听了前半句已经是十分喜悦了。老朱这就是默认自己还可以插手家里的商业,只要不做的太明显就可以的。不过他说了后半句话以后,沈子成激动地几乎心要跳了出来。虽然这是猜测,但是也未尝不可。要真是事实的话,那可是赚大发了。

    &ldqo;圣旨。&rdqo;朱元璋对着李公公说道。

    李公公笑盈盈地拿着圣旨,打开宣读了。

    沈子成还是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天,当李公公说完那个锦衣卫指挥使给他当了之后他是怎样的状态。虽然在朱元璋面前还是需要装叉一下,不过到了家里,几乎跟那几个女人喝酒喝到半夜。第二天即使头痛不已,也还是欣喜若狂。

    所以说,正是他在对的时刻提出了一些不算过分的要求,才能有今天的成就。现在他还想回归到经商的那一方面,只有先从边境这个不太受关注的地方做起。

    &ldqo;难道那粮草行就这样任它烧了了事么?将军难道没有什么别的打算?&rdqo;沈子成又问。

    严同礼惊疑道:&ldqo;我只是一介武夫,对于粮草行什么的本来就不怎么清楚。而且听说那粮草行是一个奸细开的,我想以后是不能再用了。省的再想这次差点惹得先行官丢了性命。这些事情,我想我们还是不需要去管的。&rdqo;

    &ldqo;那将军难道没有想过,要是这粮草行还能用,那会给边境的将士们带来多少好处吗?&rdqo;

    严同礼一愣,这还真的没有想过。

    沈子成见自己提的问题有人放在心上了,也便接着说:&ldqo;将军之前担忧的也不过是这粮草行再经过一个奸人之手,可能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了。但是将军没有想到,若是我们启用自己的人来管理这个粮草行,不单能筹措一些军饷。要是跟蒙古人还有什么仗要打,也算是有一个坚实的后盾。&rdqo;

    严同礼微微点头,算是有些明白,不过这个商业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要他们当兵的还特地找出一些人来管理粮草行他却是十分不看好。这当兵就是他们的职业,怎么还能干兼职呢?

    沈子成自然知道严同礼那简单的脑子在想什么,他就是要等他将问题说出来,自己才好顺理成章地说要接收这粮草行。最好是还不要被朱棡那些不相干的人知道才好。

    &ldqo;那大人你说该怎么办呢?我们这里都是当兵的,也没有什么人懂什么商行粮草行之类的啊!听说大人以前家里是经商的,不知大人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供给我们呢?&rdqo;严同礼擦了擦额上的一把汗,很困扰地问。

    沈子成故作镇定,缓缓举起酒杯,先喝了一口酒,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ldqo;若是将军同意,我倒可以将我家的一些懂这方面的人给抽调过来,也算是助将军的一臂之力。将军你看如何?&rdqo;

    严同礼这下郁闷了,他原先根本不知道这指挥使打的是这个主意,他该怎么办。话说当年这指挥使还不是指挥使的时候就有能力把户部的头头郭桓给拉了下水,这几年似乎这指挥使有意针对宰相胡惟庸老头。这样的人物他严同礼是根本没法对付的,要应付好夜很困难。但是就这样把这粮草行交给了沈家,于理不合,要是被上面查出来,他岂不是很无语?

    &ldqo;其实别的,将军无需担心。&rdqo;沈子成说道,&ldqo;将军原本是将这粮草行一把火给烧了,想必对将军也没有什么助益。我要是就这样拿去了,也没有人可以说什么。不过我是有心想帮将军的,以后军饷粮草都不用愁,将军还看如何?&rdqo;

    沈子成这番可算是威逼加利诱了。他意思是,我要拿早就拿了,何必还经过你同意?本来就是你不要的东西,我拿了也只算是路上捡的,你还想怎样?

    严同礼还能怎么说呢。他只好点点头,不再说话。

    沈子成却是十分得意地奸笑,奸计得逞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