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整顿,军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

    这天天气晴好,虽不是什么良辰吉日,却也极其便利出行。许英武一早便将粮草队伍整理好,只等晋王拨过来的二十名士兵,便可开拔。

    谁知差不多等到晌午,这队士兵才懒散地来了,看似并不把这个差事放在心上。

    许英武虽很生气,但是碍于对方是晋王派过来支援自己的,也便不说什么。只是对打行的人发了个命令,便开始了行程。

    沈子成也是一大早告别了许英武便直奔锦衣卫衙门了,要是他知道晋王口中精心挑选的二十人就是那邋遢样估计当即就要闹到晋王府去的。

    不过许英武近来磨平了易怒的性子,只当自己白白添了些人手,聊胜于无。

    这从太原城到山西边境的话,还是有一定距离,招平时那么赶路的话,倒是很快就能到达,不过这次多了许多粮草,又加上一队散漫的士兵,许英武真是无语。一个白天才赶了三十多里,打破历史新低了。

    三十里,也就是相当于现代的十五千米,平时自行车的话一个小时,就算步行是自行车速度的三分之一,再加上粮草啥的,就算速度只有它五分之一的话,那么五个小时,看他们走了多少路。

    许英武不禁有些怒气。

    &ldqo;停!&rdqo;他吼了一声,示意自己人都停下来。

    这一路走走停停,这样已经好几次,许英武决心一定要把这群当着兵却毫无纪律可言的渣滓整顿一下。

    众人都有些疑惑,虽然这一路速度真是到了龟爬的境地,不过却是一直走着,没有这么正式地停下来过。

    许英武却将这些都聚拢而来,自家打行的人都是为了生计奔波的,自不会偷懒。

    他看着那二十个千姿百态仍在不断变换的士兵,眼神盯着众人,声音低沉却叫人听得十分清楚地说道:&ldqo;我知道有些人却是不服我这个先行官!&rdqo;

    这个&ldqo;先行官&rdqo;的名号却是晋王给封的,算是意思一下,方便他管理。士兵们也是因此而出现了抵抗情绪,一个打行出生的人,没带过兵没打过仗,凭什么就做了他们的先行官。

    人群中开始出现一些窃窃私语。打行的人却是为许英武自豪,士兵们只是有些抵触的心绪。

    &ldqo;我这个先行官,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管粮草的官。不过自古战争时期粮草都是尤为重要的。这点大家不会不知道吧!&rdqo;许英武边说边往四周环绕地观察了一下众人脸上的表情,那些不屑一顾的人现在还是不屑一顾。

    &ldqo;若是粮草没了,咱的项上人头甭想保住。&rdqo;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用力。

    众人这才有些如梦初醒的感觉,这粮草是军队的后备支柱,若是粮草真的有了什么意外,仗也不用打了。许英武的话自然谈不上什么艺术,不过很是在理。

    窃窃私语的声音倒是小了,但是许英武并不满足于现状。

    &ldqo;我并不是拿这个官位压你们,实际上,这也算不上什么官。却很重要。就比如锦衣卫,官位最大的,是指挥使大人。而沈子成大人却是督查风闻司的一个三品同知,官位可算不大,但是你们算算,有多少案子是被督查风闻司给破的。&rdqo;

    许英武这是特意拿出沈子成的名头来打压有些不安分的人。他们应该或多或少听说他是沈子成的大舅子。

    果然,他一提沈子成的大名,很多人都收敛了许多,之前散漫的表情倒有些不敢表露出来了。

    他突然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扬了扬说:&ldqo;这便是晋王所赐的玉牌,见此玉牌如见晋王。众位若还是有谁不服的直接上前来说,我定你叫心服口服。&rdqo;

    这狠话一说,马上成效就出来。

    许英武也不多说话,只是命令继续前进。到傍晚前竟然赶了十里地!

    他们这大批粮草也不方便投宿,但是第一天耽搁了许多路程,要是不休息好的话可能会影响第二的行程。许英武便让大家住进一家客栈,留下几人看守着装满粮草的车子。

    车子外面都被毡布覆盖着,淋不着与,却也给贼人留下了一个念想。许英武睡到半夜实在不放心,于是也到后院来看守粮草。

    果不其然,才到半夜,就有一贼眉鼠眼的人蹑手蹑脚靠近粮草车,还伸手去扯毡布。

    &ldqo;贼人哪里跑!&rdqo;许英武大喝一声,已有四五个人将那贼人团团围住。

    &ldqo;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只不过是好奇过来看看东西有没有丢,你们倒好,还把我当成了贼。&rdqo;那人长得便是一副贼眉鼠眼,却还口口声声狡辩。

    &ldqo;我们这打行的旗子挂得那么大,你不会看不到吧!要是不老实,就送你去见官!&rdqo;手下一人踹了他一脚,愤恨地说。

    才出行第一天就招来了贼人,这叫他们如何放心以后的日子啊!到达边境少说还要七八天的时间,要是每天都出点岔子,撑不到边境,本身的粮草就会损失过半。

    就算到时可以补齐,但是打行的损失那可就大了,传了出去,对名声也没有什么好处。

    &ldqo;见&hllp;&hllp;见官&hllp;&hllp;这有这么严重么?&rdqo;那人怯懦地说。

    &ldqo;哪里像你想的这么轻巧!&rdqo;许英武生气极了,叫手下人把人手都叫齐了,连夜开拔。

    有些士兵刚刚睡得舒服,就要起来了。自然是有些怒气,不过看许英武的脸色不太好,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夜色有些凄迷,也不见什么月光,但是举着火把,路还是看得清楚地。

    渐渐进了荒山,便与城镇隔绝了。

    许英武叫人在荒地上搭了一些帐篷,让人轮流去睡觉,留下几个人仍旧看守着粮食。这才有些安稳了,附近一两里来个人,这里都依稀知道。

    又渐渐接近天亮,这新的一天总算过来了。

    许英武想,这也总不是办法,要是每晚都是睡在荒野,补充水分与干粮可是得不到保障,而且荒野之处,要是下个雨什么的,也找不到什么避雨的地方。粮草倒是有毡布盖着,他们却没有备雨伞蓑衣什么的。

    这样困扰了半日,他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

    &ldqo;从今天开始,我将人分成三组。每天白天,两组人抓紧时间休息,而剩下的一组则负责看守粮草。白天视野开阔,看守难度不大。一到晚上,我们就抓紧赶路。这样自会减少不少危险。白天歇息的时候,千万不要挑地势险要,易于居高临下的地方,防止有山贼出没。&rdqo;许英武又如此叮嘱一番。

    暂时也想不起其他的,于是吩咐下去,先照自己的这个计划执行。

    三天过去,果然一切都变得有效率地多,本来晚上赶路就须十分小心。而现在白天众人都养精蓄锐,到了晚上就变得兴奋多了。对于周围的风吹草动十分敏感。

    这下,一干人等才真正开始有些佩服许英武。

    而此时在山西太原的沈子成,日子过得可不怎么舒坦,据说他们沈家插手这个事情已经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而这有关方面却赫然是那个最应该惧怕的人‐‐燕王朱棣。

    唐一鸣这几天都在整理锦衣卫的文书档案,却得到消息说,燕王朱棣貌似晓得了沈子成最近的行为,对此不快。这下清闲的日子顿时变得忙碌,他又变得跟之前想主意对付晋王时的样子了。

    &ldqo;唐一鸣,我们是否是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向燕王报备清楚?&rdqo;沈子成开始有些疑惑自己之前的决定。

    唐一鸣摇摇头:&ldqo;我认为这个不妥,若是大人因为听了一些谣传而向燕王承认一些莫须有的事情,那么将来浑身是嘴也是说不清楚的。之前苏姑娘已经说了以不变应万变,我倒是认为这着实是条好的计谋。君子坦荡荡,不怕别人说什么。燕王若是怀疑大人,必会前来问个清楚,大人又在这里担心什么呢?&rdqo;

    沈子成却只是想自己这个官做得越来越大,权力也很好,如果燕王觉得控制他不容易了,估计就不会管他有什么才能,能怎样帮到他。

    自从穿越过后,他实在是锋芒太露,也多次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眼光下。但是,此刻却再也退缩不得。

    &ldqo;我担心的,只是燕王顾忌我的势力,欲铲除我。&rdqo;沈子成淡淡地说。

    &ldqo;怎么可能!&rdqo;唐一鸣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了什么。

    若说沈子成的势力,眼下只是锦衣卫的一个官而已,跟胡惟庸郭桓那些人是不可比拟的。唐一鸣只当他杞人忧天。

    沈子成却觉得,若是自己何时不小心透露出自己穿越人的身份,知晓未来,那么朱棣留着他还有什么用处呢!这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未雨绸缪。

    不过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唐一鸣的话实在很有道理,于是决定按兵不动。却隐隐为远去边境押送粮草的许英武觉得不妥。

    那天他从锦衣卫回来之后,听说了那帮士兵姗姗来迟的事情。心想若这许英武不及早立下官威,只怕以后要出大的乱子。于是提笔书信一封,再信中又交待了很多事项。然后派人沿着他们前行的路快马加鞭送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