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山西锦衣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乡野里布满了秋收的气息,成熟的作物在农田里等候着农夫的收割。山西的地方虽然不如江南那么富庶,到了秋收的时候,看起来也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色。

    张员外着肥嘟嘟的大肚子,迈着小步子,在田埂上走着,后还跟着几个随从,点头哈腰的给他伺候着。

    “我说刘老九,你们家的田租是不是该交了啊?”张员外站住了,看着正在田里忙碌的一个老汉说道:“难不成,老爷我不来催催,你们就不记得还少我的田租呢?”

    张员外后的一个跟班马上窜了出去,揪住老汉的脖领子,满口口水喷了老汉一脸,恶狠狠的骂道:“一群泥腿子,每次都得我们张老爷亲自来催租,你们种的是张老爷的地,吃的是张老爷的饭。一点心思都没有,一把年纪都活到狗上了?”说罢,狠狠将那老汉推倒在地上,顺势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

    那老汉疼的龇牙咧嘴的叫了起来,地里干活的还有他三个儿子,一看老爹被人打,三个儿子拎着锄头就走了过来。

    张员外伸出肥肥的手指,指着刘老九骂道:“你们想干吗?还想打老爷我?活的不耐烦了你。”

    几个跟班立刻护在张员外的前,他们不但带着皮鞭,还带着匕短刀之类的武器,又怎么会害怕区区几个农夫?要是打起来的话,正好是在张员外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忠诚的时候,回头少不得还是要分点好处的。这么好的事,他们还不是抢着做吗?

    刘老九忍着疼喊道:“三儿,你们都要干什么啊,不能对张员外无礼……哎呦呦!”

    他腿上被踢了一脚,又摔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伤了筋骨,看老人家疼的那模样,就差没有抱着腿在地上打滚了。三个儿子见老爹被人打的这么凄惨,急忙叫喊着跑了过来,扶着刘老九,坐了起来。

    “张老爷,今年的田租,不是已经交过了吗?”刘老九咬着牙,低声问道。

    张员外一口浓痰就吐在刘老九的头上:“我呸,你说交过就交过了?那是上半年的,现在我跟你算算下半年的。秋收马上就要到了,一亩地,你怎么也得给我交出来二百斤粮食。要不然的话,明年这块地你就不用租了。不是,是你马上就可以滚蛋了,多的是人等着种老爷的地。”

    “二百斤……”刘老九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老爷,这一亩地才产多少斤啊?交了二百斤,我们全家就没法过冬了,都得喝西北风去了,张老爷,求你开开恩,减一些,减一些吧?”

    “个个泥腿子都是这么说,”张员外取出一块干净的白手帕,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哦,就你们要过冬,老爷我就不用过冬了?就你们要吃饭,老爷我就得喝西北风去了?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你种我张家的地,就得听我张老爷的话,不然的话,有多远滚多远去?你自己说,交还是不交?”

    “张老爷,这二百斤一亩地,真是交不起了啊。家里一点余粮都没有,我还指望今年收成能好点,过了冬给我儿子说一房媳妇呢。张老爷,您大慈大悲,求求您,少收一点吧!”刘老九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爬了过来,拽着张老爷的裤脚,苦苦哀求道。

    张员外看着自己崭新的黑裤子,被刘老汉的手一抓,顿时留下两个黑乎乎的手掌印,心里一阵厌烦,恶狠狠的骂道:“死泥腿子,真犯。”他抬起肥腿,照着刘老九的口就是一脚,喝道:“打,给我打。”

    几个跟班就要一拥而上,刘老九的三个儿子一看,急忙挡在刘老九的前,张开手臂,护住老爹,不叫跟班们动。

    跟班们顿时和刘老九的儿子撕扯成一团,张员外骂骂咧咧的喝道:“打,往死里打,几个泥腿子,娘的,把老爷的裤子都给弄脏了。打,没事,打死了算我的。”

    两边加起来七八个人在地里打来打去,刘老九苦着脸拼命拉架,一个劲的喊着:“求求老爷了,别打了。我儿子不懂事,求你们了……”

    张员外正在得意,忽然远远的看到两个男子并肩走了过来,这两个人都穿着官服,腰间挂着刀,远远的走了过来喊道:“哎,那头的是不是张家庄的张富贵?”

    张员外虽然有钱,但是不敢招惹官府啊,一看是两位官差走了过来,急忙堆起笑脸迎了上去,说道:“是的,小的就是张富贵,两位官爷来找我什么事啊?怎么来地里了?我家距离这里也不远,要不去我家用杯茶?”

    “用茶?”左边一个脸上带个痣的官差冷笑道:“不用喝茶了,我们就是从你家里过来,听你家人说你下地了,这才来找你。应该是你去我们锦衣卫镇抚衙门喝茶还差不多。哪,叫你不冤枉,我们锦衣卫接到报,你张富贵,勾结蒙古鞑子,是蒙古人在山西的内应。走吧,这就走一遭去。”

    张富贵吓了一跳,两腿一软顿时瘫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叫道:“大人,你们搞错了,我张富贵世代良民,从来不敢做贪赃枉法的事啊?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同名同姓的,你们搞错了吧,真的,我一个蒙古人也不认识啊!”

    另一个络腮胡子的官差冷哼一声:“个个犯人抓到的时候,都说自己是冤枉的,进了锦衣卫,一顿好打,自然就承认了。老爷们没工夫给你费嘴皮子。你自己跟我们走,免得受皮之苦。”

    那几个和刘家儿子厮打的跟班早就已经停了手,刚才还忠心耿耿的脸上,已经换成了惶恐不安的神色。锦衣卫说张老爷跟蒙古鞑子勾结?这不是开了天大的玩笑吗?张老爷是什么人,这辈子也没出过山西,不不不,应该这么说,张老爷这辈子可能就没离开过太原。也就是一个地方的土财主,怎么可能跟蒙古鞑子有勾结?

    但是锦衣卫说人家有勾结,那就是有勾结,轮不到张富贵抵赖。几个跟班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是锦衣卫准备连自己也带过去的话,二话不说,马上指证张富贵勾结蒙古人。相对于一份跟班的工作,当然是自己的命来的更加紧要。

    张富贵已经吓得连尿都尿出来了,他是土财主一个,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从来都不知道蒙古人是什么东西。现在锦衣卫……锦衣卫可是大明的特务机关啊,他们要是说自己勾结蒙古鞑子,那还得了,进去了锦衣卫衙门,一顿暴打,自己哪里能吃得消,最后还不是屈打成招?

    “两位爷,我真的没有勾结蒙古鞑子,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我我,我知道在隔壁村还有个穷鬼叫张富贵的,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两名锦衣卫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的眼神中都带上了一丝无奈,这都是摆明了两个锦衣卫出来打秋风的嘛。只是讹诈土财主几个钱花,这个笨的像猪一样的土财主怎么就是看不出来呢?

    无奈之下,络腮胡子只得看着自己的同伙说道:“老吴,我说上个月好像咱们听说晋城那边也有个人,是和蒙古鞑子勾结的吧?”

    那个老吴接着便说道:“是,那个老小子一点也不识抬举,咱们锦衣卫的缇骑去带他喝茶,居然不给面子,还敢说自己冤枉?你说,我们锦衣卫要是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能够随便定他们的罪吗?再说了,冤枉不冤枉,拉到牢里去一审,什么都出来了。”

    络腮胡子接着便说道:“这样的人,最是让我们锦衣卫头疼,什么玩意啊,个个都说自己是良民,老子当年在街上抓到当街杀人的,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良民呢。遇到这样的,老子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刀,杀了算了,还带回去审什么?浪费锦衣卫的粮食呢。”

    老吴笑道:“老哥,这样就不好了,杀了人,就算我们是锦衣卫也有些麻烦的。”

    “多大的麻烦啊,最多就是被镇抚大人打几棍子。地方官府又管不了我们,镇抚大人从来也不管我们。这样的蒙古鞑子细作,还是杀了踏实,来来回回的审,就算他自己不怕打,我们还嫌烦呢。”络腮胡子不耐烦的说道。

    “所以说,晋城那个家伙倒霉啊,他人都进了牢里,家里才想起来到锦衣卫衙门来活络一下,你说,要是当时办案的缇骑,没把人抓到牢里,活动一下或许还能把人放出去。可是人一进了大牢,那就是铁案如山,就算那兄弟想要徇私放人也为难的很。这就没有办法了。”老吴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后来这案子结了,是不是判了斩立决?”

    “是,侩子手抓住他的头,露出后颈,咔嚓一刀劈了下去,那血喷的叫一个高啊,当时行刑的那兄弟就说了,人要是有冤,血就喷的老高。看他那喷血的架势,十有是冤枉了。真是可惜可惜的很。”络腮胡子摇了摇头。

    这会儿就算是再笨的人也听明白了,张员外原本紧张的心,这就松了口气,只要是想要钱,那就好办的多了,最怕的就是软硬不吃,也不要钱,这样的人才难对付。只要是要钱的,张家还怕拿不出银子吗?

    张员外小心翼翼的说道:“两位官爷,小的真的是冤枉的,不如这样好了。你们再查查,看看是不是弄错了?”

    络腮胡子眼睛一瞪:“少跟你官爷废话,是不是还说自己冤枉?”他一边说着,把腰刀给抽出来一半,雪亮的腰刀在光下这么一闪,刺得张员外眼睛都快花了。

    吓得张员外连连摆手:“我不冤枉,不冤枉。啊,不不不,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麻烦请两位官爷再仔细查查,小的知道,查案子,来往行走,上下打点都是要花钱的。小的怎么敢让官爷花钱呢?不管是多少钱都算在小人头上好了。”

    老吴冷笑道:“你可知道你说的这话,就是在贿赂我们锦衣卫的缇骑呢。我们锦衣卫抓的就是贪官污吏,杀的就是蒙古鞑子。你这么说话,岂不是侮辱我们锦衣卫?没的说了,我看你啊,是没救了。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锦衣卫,顺便叫你的家人给你准备好后事吧,别等到死了找不到棺材下葬。”

    张员外叫苦不迭的说道:“两位官爷,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他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挤到络腮胡子的边,把腰间的钱袋解了下来:“两位官爷,拜托你们再仔细查查。”

    络腮胡子掂量了一下分量,张员外便在耳边接着说道:“这里不是铜钱,是银子。”

    络腮胡子笑了笑,上下打量了张员外两眼,说道:“看起来,你长得也算是忠厚老实,怎么会被人告跟蒙古鞑子勾结呢?是不是你平时得罪人太多了?”

    一说到这个,张员外就火不打一处来,看到坐在地上的刘老九,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叫道:“我是一个本分良民,我能得罪什么人?就是这些遭天杀的泥腿子,老爷我要加他们几分租子,就唧唧歪歪没完没了。想想,要是有人告老爷我,也就是这些泥腿子了。娘的,不打死他们我就不姓张。”

    张员外一回头看到老吴和络腮胡子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马上醒悟了过来,照着自己的脸上噼里啪啦就抽了几巴掌:“两位官爷,看我这臭嘴,在大人面前怎么敢自称是那什么来着。小的真是该死,该死啊。”

    老吴抬头看了看太阳,头已经偏西了,看着心里也有些烦躁,再不回太原城,晚上城门一关,就算自己是锦衣卫也有些麻烦。山西这里是要和蒙古人打仗的,那些边军悍勇的很,平素也不是很给锦衣卫面子。到时候被边军关在城外,岂不是要露宿一晚?这样的事,锦衣卫的大爷怎么能吃亏呢?

    “哎,我说那个张富贵啊,你这么一说的话,附近几个村,有几个叫张富贵的?”老吴赶紧把话题拉回来,提醒自己的同伴,时间不早了,敲诈了钱,就赶紧回去喝花酒吧。

    络腮胡子会意,点了点头。张员外急忙说道:“好几个啊,那些穷鬼泥腿子,家里穷的连十个铜子都找不出来,还喜欢给自己起名字叫什么富贵啊,吉祥的。就我知道,左边的刘家村,右边的何家村,都有叫张富贵的。大人们还是查查,那些穷鬼,穷疯了心窍。要是蒙古鞑子找到他们,给他们十个铜子,他们就能把官府出卖了。”

    络腮胡子沉吟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只是……”络腮胡子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钱袋,约莫也有十来两银子,拿回去换了钱,两兄弟起码可以乐呵好几天了。不过看着张员外诚惶诚恐的样子,要是不多敲诈几个,心里又不舒服,便说道:“老吴,咱们是来办案的,要是收了这些钱,岂不是成了受贿?”

    老吴也一脸为难的样子:“是啊,我们两袖清风,一正气,要是收了这钱,心里实在难受的很。”

    张员外在肚子里骂道——你们就别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了,丢什么人啊?简直是太丢份了。

    不过,他肚子里敢骂,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这怎么能是行贿呢?两位官爷查案,喝完水要钱,走路磨破了鞋也是要换新的,这么大太阳的,晒的也有些难受。这些只是小的拿出来资助大人们办案的。绝对不是贿赂。”

    络腮胡子笑道:“听他这么一说,似乎也对啊?”

    老吴点点头说道:“嗯,看起来这个张富贵还真是个良民,不是好老百姓,怎么会拿出自己的钱财来给我们锦衣卫办案呢?我们是要仔细查一查,不能冤枉了好人。但是这钱,我心里,始终是有些别扭……”

    别扭你娘的脑袋,张员外又在肚子里骂了一句,如今上也没多少钱了,便咬咬牙,把腰间的玉佩解了下来,笑脸说道:“两位官爷,你们看,我本意是要多资助锦衣卫一些的,无奈我家也不富裕。这块玉,好歹也能当个二十贯钱吧。两位官爷千万别嫌少。这只是草民对锦衣卫大人们的一点心意。”

    “唉,既然你一番对我们锦衣卫,我们也不好冷了血百姓的心啊。”络腮胡子说着就已经把钱塞进了怀里,又把玉佩对着阳光看了看,这才心满意足的说道:“这个案子,我们早晚能查的水落石出。还你一个清白,你什么都不用怕,就在家里待着吧。”

    老吴也跟着说道:“我们锦衣卫从来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良民的,你就放心好了。这些钱财,拿回去,我们也是要给上官禀告的。”

    张员外肚里冷笑,脸上却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这是自然。”

    老吴和络腮胡子转便要离去,忽然看到田埂那边走过一个少女,白衣如雪,长飘飘,出落的简直跟花朵似的。络腮胡子顿时傻了眼,喃喃的说道:“这个一定是蒙古鞑子。”

    老吴呆呆的看着那个女子:“不错,她上一定有里通外国的证据。”

    络腮胡子骂道:“那还等什么,上去抓人啊?”

    老吴如梦方醒,跟着络腮胡子一起猛扑上去,看那架势,不把那女子给扑倒是决不罢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