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上门提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后院的书房,朱棣转关上房门,微笑着对沈子成说道:“这三位,是你想推荐给我的吧?”

    沈子成当然不会说是因为知道这三个人后来被朱棣杀得全家死光光才推荐过来的。他镇定的看着朱棣,随说道:“是啊,他们三人来找我,说说兰溪会的事。我想,几位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燕王将来去了北平就藩之后,也需要人手,便自作主张给推荐过来了。怎么样?燕王还满意否?”

    朱棣的脸色渐渐趋于平静,说道:“齐泰这个人很有本事,他是要重用的。就算他不来北平做官,我也不能让其他人把他拉拢过去。齐泰,头脑清楚,懂得学以致用。对朝政也有自己的见解。我得想个办法,最好是把他弄去北平。”

    说完,朱棣有些出神,显然是在想怎么才能理直气壮的把人给要过来。沈子成插口道:“燕王,那黄子澄和方孝孺呢?”

    “黄子澄?他是个饱学鸿儒,不过,书生气太重,满脑子都是子曰诗云。跟蒙古人打仗,靠子曰诗云打得赢吗?当年张弘范得宋帝昺跳海,十余万军民,打得过蒙古人吗?读书,总是要选一些有用的来读才好。而且,读了之后,要明白自己读书是为什么,能做到什么。才算是读懂了书。”朱棣皱起眉头:“黄子澄这个人还是先要在地方上磨练,至于他是不是能磨练出来,我也没有把握。他要是真的考上科举……”

    “那就听从吏部的安排吧。”朱棣缓缓的说道。

    沈子成立刻出声反对:“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应该使把力,把他放到山西做官。”

    “为什么?”朱棣目光闪烁,一时间没有明白沈子成的用意,但是看到沈子成的眼神,和他脸上那仿佛带些一些坏意的笑容。朱棣顿时明白了过来,哈哈大笑道:“有你的,让黄子澄去山西是最合适不过了。”

    “至于方孝孺。”朱棣想了想:“他是一个书生,想做的都是学政而已。北平那里,也需要这么一个读书人来教导大家如何读的,科举,分南北。北方因为战乱太多,又不如南方繁华,所以读书人比南方少了一些。为了朝廷,这书,还是必须要读的。方孝孺……到时候我想想办法吧。”

    沈子成笑道:“既然燕王都说要想办法了,看来也是十拿九稳了。”

    “那也得他们先考上科举再说,要是考不上,什么都是白说。”朱棣含笑说道。

    两人说了一会儿闲话,朱棣有意岔开话题说道:“不久,你就要去山西了。临走之前,不知道在京都有没有什么计划?”

    沈子成有些不太明白了:“计划?什么计划?”

    朱棣解释道:“放你去山西,乃是一群大臣在后推动的结果。至于是哪些人,兄弟心中也有数。人家已经把你当成了眼中钉中刺,难道你就要束手待毙?去不去山西并不要紧,重要的是,得让人看到你的反击力量。不然的话,人家未免看轻了你,去了山西之后,你人不在京都,圣眷这种事也就难说的很了。我也不怕把话说难听了,俗话说,人走茶凉。你离开了京都,少说要一两年,你就不怕这一两年会生什么事?”

    沈子成默然不语,他不是不知道燕王说的这种可能。自己在锦衣卫,自从上任以来,风头实在太过于强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俗话也说,枪打出头鸟,猪肥了有人杀。有些人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威胁了。利用强大的舆论,把自己调离京都是第一步,接下来会生什么,也就难说的很了。

    朱棣诚恳的说道:“沈兄,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说这些话,别人的生死与我和关?官场仕途的险恶,真是一言难尽。现在你有皇上的眷顾,又有锦衣卫的特权,所以无往不利,做起事来得心应手。一旦去了山西,当心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沈子成叹息一声,悠悠的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现在朝官集团的话语权。他们若是想对付我,一点也不困难。不过也难怪,那些都是贪赃枉法的官员。我现在把持锦衣卫的大权,他们看我自然是不顺眼的。这是一场长期而又艰苦的斗争。我唯一的信心,就是皇上反腐的心是不会暗淡下去的。”

    朱棣沉吟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你应该有自己处理问题的办法。只要一天还没有离开京都,你随时可以找我帮手。”

    为燕王,已经把话给说到了这个份上,朱棣对沈子成也是没得说了。两人并肩走出书房,朱棣吩咐下人将酒菜送上,便在客厅摆开酒席,和诸位一起痛饮了几杯。

    楚方玉和苏坦妹都是聪明伶俐的姑娘,看着沈子成的感觉有些不大对,沈子成自从后院回来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恍然若失的模样。加上他喝酒喝得格外痛快,根本不像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样子,更是让人觉得诧异。

    殊不知沈子成一边喝酒一边在肚子里骂道,胡惟庸、郭桓你们这些禽兽,想着办法把老子弄出京都去。到了山西就好泡制老子了?没那么简单,燕王说得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要是不给你们这些老小子一些颜色看看,你们还真不知道老子的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到底是文官系统厉害,还是特务机关更强大。

    这一顿酒席吃得倒是快,沈子成在肚子里把胡惟庸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了一遍之后,回过头来开始考虑现实的问题了。论政治斗争,自己是个菜鸟级的选手,跟那些在官场里泡大的官爷们没法比。可是自己有自己独到的优势,比如手中的锦衣卫,这个变态强大的机构,想查谁就查谁,只要咬死了某人不放,也足够他头疼的天天睡不着。

    吃完了酒席,众人一起离开燕王府。三位才子,自己要去寻觅住处,沈子成大骂他们见外,就让随从领着三人去沈府住下了。自己却要亲自把楚方玉和苏坦妹给送回家。有的时候,女人心海底针,不是还有句话叫做最毒妇人心吗?听听这个女人的意见也是不错的。

    燕王府离开楚方玉的家并不是很远,三个才子一离开,沈子成等人也快到楚方玉家里了。沈子成还没琢磨好怎么跟两位女子说说自己的事儿。忽然看到楚方玉家门前,站着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婆子。

    “她们是谁?”沈子成诧异的指着那几个老婆子问楚方玉,什么时候家里请了这样的佣人?看起来也太没有档次了吧?

    到底是楚方玉和苏坦妹有眼力,仔细一看,楚方玉的脸立刻拉长了下来:“这些人是媒婆。还是京都最有名的几位媒婆。”

    “哎呦呦,这两位肯定是楚姑娘和苏姑娘了?果然出落的跟天仙似的。要不是这般的人品,要不是这般的俊秀,怎能让郭公子朝思暮想?”一个脸上有些雀斑的媒婆嘻嘻笑着走了过来,冲着楚方玉说道。

    伸笑脸人,媒婆们嘴上功夫着实了得,说话也都是滴水不漏,连捧带夸的。让楚方玉她们想要开口火都没有机会。苏坦妹只得无奈的说道:“你们都守在我家门口做什么?我们还要回家呢。”

    “我们来,当然是有好消息了。天大的好消息。”雀斑媒婆乐呵呵的凑到两人跟前,响亮的拍了下巴掌:“这是报喜鸟儿来了。户部的郭大人,你们应该听说过吧?咱们来这儿就是给郭大人的儿子,郭少爷说媒来了。”那个媒婆看来是众家媒婆之,说着话就从怀里取出一封红贴来。

    “原来是给郭三霸说媒啊。”沈子成乐开了花,这可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自己正要去找这一帮人的麻烦,郭家没想到就当其冲的送上门来了。好嘛,郭桓和胡惟庸这样的大贪官,自己正愁没抓住他们的把柄,现在郭三霸敢来提亲。这事儿,要是不给抓住了大做文章,简直对不起自己。

    媒婆愣了一下,陪着笑脸说道:“不知道这位爷是哪位?郭少爷有名有姓,郭三霸只是京都百姓的戏称而已。这位爷不会也当真了吧?”

    她看着沈子成穿着便服,也不知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同知沈大人。心里还把沈子成当成了一般的书生。不过,媒婆到底是见的人多,看着沈子成的气度不同,像是颇有些来头的人,说起郭三霸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中十分不屑。难道是有些份?所以言语之中还是给沈子成留了几分客气。

    “他不是郭三霸,谁是郭三霸?”沈子成哈哈大笑道:“有名的吃霸王餐,听霸王戏,上霸王的郭三霸啊。”

    媒婆见沈子成说得放肆,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她沉得住气,但是她后的那一位媒婆,胖胖的,皮肤白的那个,就沉不住气了,对着沈子成斥道:“背后说人闲话是大丈夫所为吗?这话,要是被郭少爷听见了,把你拉到郭府去打上十来板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人后乱嚼舌头。”

    “哦?郭三霸还能私设公堂,滥用私刑啊。”沈子成咬住胖媒婆的话头不放:“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就是证人了。我这就叫人去问问郭三霸,看看他是不是有胆子把我拉到郭府去暴打十来板子。”

    诸位媒婆齐齐倒抽一口凉气,无不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沈子成。在京都,有胆子得罪郭三霸的人可不多。沈子成这样的人,贪图一时口舌,最后被郭三霸打得皮开烂,叫苦连天的人,大有人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怕死了。

    雀斑媒婆多少还有些好心,劝说道:“年轻人,看你斯斯文文的,莫要贪图口舌便宜,惹祸上。你要知道郭家在京都的势力,那是大得不得了。”她伸出双手,在前虚抱了一下,比划着,似乎觉得不够大,又努力将双臂展开,说道:“这么大的势力,你一个年轻人怎么斗得过他。别说了,担心惹麻烦。”

    胖媒婆却有些按捺不住了,看着沈子成嬉皮笑脸的样子,一股无明业火就从脚趾头开始点燃,指着沈子成骂道:“你倒是好大的胆子,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不要在这里罗里啰嗦。赶紧走开,别耽误了我们办正经事。要是再不识相的话,我就叫人告诉郭少爷,说你在这里说他的坏话。这里这么多人都听见了,你抵赖不了。到时候,郭少爷的手段,我怕你吃不消啊。”

    沈子成摇了摇头,背着双手,施施然的走到楚方玉家的门口,也不说话,淡淡的看着胖媒婆,一副你去告状就去的样子,真叫那胖媒婆气得半死。

    楚方玉忍不住笑道:“好了,沈大人就别逗她们玩了。诸位媒婆,这一位,就是官封锦衣卫同知大人的沈子成,沈大人。”

    哎呀妈呀,怎么惹到这么号人物。胖媒婆顿时傻了眼,呆呆的看着沈子成,不可能吧,这么年轻的小后生,怎么就是传说中锦衣卫的头儿?那可是煞星级的人物哦。听说锦衣卫里有无数酷刑,听说进了锦衣卫,就算是一只狗熊,也能被打得招认自己是兔子。胖媒婆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这般天气,本来跑一圈也未必能出汗的。忽然之间,她只觉得浑上下犹如被雨水打湿,汗了一

    雀斑媒婆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刚才没有说什么得罪了沈子成的话,而且,她也不怀疑楚方玉的话。她们是不可能拿沈子成的份来骗人的。雀斑媒婆现在再看看沈子成,只觉得这位公子爷,气派大得不得了。一看就是居高位,指挥别人习惯了的人。一股寒意从她的背后嗖嗖冒了出来,急忙说道:“民女不知道是沈大人在此,刚才言语之中多有得罪。还请沈大人见谅呀。”

    沈子成还没来得及答话,忽然听见扑通一声,那个胖媒婆站也站不稳,汗如雨下,一股坐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对自己的说道:“民女胡说八道,沈大人,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民女吧。”

    还有两个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的媒婆,暗暗松了口气,心想,老娘一句话也没说,这麻烦总不可能找到自己的头上吧?可是一抬头,正好看到沈子成的眼光看向自己,两个媒婆的心里也顿时不踏实了。锦衣卫办事需要理由吗?罪名这种事,不是有什么连坐,有什么株连吗?惊恐之下,这两个媒婆也开始低着头,连声祈求起来。

    沈子成倒不想在她们面前摆什么官威,淡淡的说道:“别求了,你们也只是随便说说话而已,难道本官气量这么小,会跟你们过不去?那什么蹲着的,坐着的,都起来吧。”

    几个媒婆一听沈子成这番话,如蒙皇恩大赦,急忙站了起来,整理一番自己的衣服。口中还连声道谢。

    沈子成笑道:“你们不是来说媒的吗?说吧,来,接着说。”

    说罢,沈子成推开大门,给楚方玉和苏坦妹让开道路,让两位美女先走了进去。几个媒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想要是不说媒,那郭三霸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四个媒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楚方玉和苏坦妹知道沈子成让她们进来,就是必然有后招的,有意看看笑话。进了门,就吩咐侍女端上茶水,让那些媒婆在大厅坐下说话了。楚方玉和苏坦妹分居左右主位。沈子成在右上陪坐。

    可怜那四个媒婆,股在板凳上都不敢坐踏实了,半天也没一个人吭声。

    “说媒啊?”沈子成催促道:“说啊,我都等着急了。”

    雀斑媒婆壮着胆子说道:“啊,是这样的,郭汉少爷……”

    “是郭三霸?”沈子成反问道。

    雀斑媒婆迟疑了一下,改口说道:“是郭三霸少爷,一直对楚方玉姑娘有独钟。所以央求郭老爷提亲。郭老爷就找来我们几个媒人,来楚姑娘家提亲了。这个男方……”

    楚方玉忍不住好笑,哪里有来提亲,说郭三霸的。她没好气的白了沈子成一眼,却见这位锦衣卫大人,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捧着茶杯,坐着喝茶。倒是苏坦妹老成一些,斯斯文文的忍着笑。

    雀斑媒婆接着说道:“男方家里是没的说啊,郭老爷为户部侍郎,那是高官厚禄。郭汉……啊,是郭三霸少爷,人品端方,才华出众,生的也是一表人才。郭家,家底殷实。郭三霸少爷尚未婚配,说是正房原配之位,就是为楚方玉姑娘虚席以待。”

    “所以就叫你来提亲?”苏坦妹笑着问道:“郭老爷是不是还告诉你,说给那丫头知道,要是给脸不要脸,我们郭家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媒婆顿时呆了,这话,郭桓还真说过。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