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绝不亏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得了沈子成的命令,贺千户顿时勇气倍增,在升官财的驱使下,在许久未曾战斗过之后被血腥之气刺激之下。贺千户一声呐喊,带着手下官兵疯狂的朝曹凯手下的弓箭手阵地起猛烈的攻击。

    弓箭手们慌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弓箭手已经无法阻止官军的冲击。他们只得把手中的弓弩胡乱丢掉,七手八脚的拿出刀剑和已经冲锋上来的官军厮杀在一起。曹凯愤怒的挥舞着腰刀,冲杀上前,和贺千户奋力战在一起。

    “擒贼先擒王。”沈子成冷眼看着战场上的局势,虽然加起来也只有几百人,但这却是沈子成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军队在一起作战,一股来自骨子里的血,冲击得他浑上下充满了斗志和澎湃。沈子成回头看着左手边的唐一鸣:“乱军接战和单打独斗不同。我知道你的本事,不过上前去要先护着自己。帮那个贺千户尽快把曹凯拿下。”

    唐一鸣微笑着答了一声,将一泓秋水般明亮的长剑从剑鞘里缓缓抽出,看准了曹凯的方位。快步掠了过去。

    “去你娘的。”贺千户当头一刀朝曹凯猛劈下去,他是军营里出的将领,喜欢了大开大合的打法,刀法也是直来直去。反反复复不过就是砍,削,劈几招。但是胜在势大力沉。曹凯在水师休闲惯了,论起这真刀真枪的功夫,比起贺千户还是要差了一点。勉强还在支撑着。不过,曹凯手下的官兵就不同了,水师官兵,就算再精锐,也很难是陆战出的步军对手。况且人家的人数要多了那么多,在山头上一阵混战,水师官兵抵挡不住,节节败退。

    曹凯咬咬牙:“大哥,这次不是小弟不想救你。实在是没本事救你了。”心中一边想着,一边虚晃两刀,想要抽空跳出圈子来。他的想法其实很实际,既然已经没有希望去救曹仁亮,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跑,找到自己的关系,带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金银细软,去南洋逍遥快活去。总不能为了大哥把命送在这里吧?

    贺千户的功夫虽然比起曹凯要强那么一点,不过也就仅仅强上那么一点点。曹凯这故意卖个破绽,将贺千户闪在一边,刚想转逃走,忽然眼前剑光一闪,一道闪电般的剑影从面门掠过。曹凯大吃一惊,急忙挥刀护住面目,刚刚扭过来的体,又硬生生的被这一剑给迫了回去。

    “投降,或者被我杀死。”唐一鸣提着长剑,冷冷的说道。

    曹凯只觉得浑上下一阵冰冷,交手一招,他就已经深深的感触到了这个剑手的厉害。唐一鸣上的锦衣卫官服,对他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就像是小偷遇到了官差,女遇到客似的。这简直是天敌一样的存在。曹凯干涩的咽了咽口水,嘶吼着咆哮一声,挥刀朝贺千户砍去。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唐一鸣的对手,与其去挑战这个没有希望的对手,不如看看运气,能不能从贺千户那边打开缺口。

    唐一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那些不知道死活的水师叛军想要靠近他的体,唐一鸣轻描淡写的三招两式就把这些水师叛军打了。

    曹凯和贺千户挥舞着兵刃,激烈的对战在一起,唐一鸣不想拖延,平肘横剑,锋利的长剑以极快的度撕开空气,朝曹凯的后颈刺去。

    曹凯连在肚子里骂一句的机会都没有,手忙脚乱的挥刀格开唐一鸣的长剑,可是刀剑刚刚相交。唐一鸣的长剑便缠上了他手中的钢刀,刀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传来,直接震在他的虎口上。曹凯觉得手臂一阵酸麻,钢刀再也拿捏不住,脱手而出,掉落在地上。他还没来得及反抗,贺千户的腰刀就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别动。动一动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贺千户凶神恶煞的说道。

    曹凯缓缓的举起双手,不敢再动弹。野风岭上的战斗已经渐渐接近尾声。水师官兵被千户所的官军追的无处藏,除了少数几个命好的快要逆天的官兵之外,其他的人,全部被千户所的官军一网打尽。

    沈子成看着众人回来,笑道:“果然是从来不会让我失望的唐一鸣,一出手就把曹凯给拿下了。”

    唐一鸣笑了笑,指着贺千户说道:“大人谬赞了,这次抓住曹凯的,乃是贺千户。”

    “哦?”沈子成打量着贺千户,赞许的说道:“没想到贺千户这次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曹凯这个家伙,鼓动水师不明真相的官兵跟他一起杀官截囚。罪大恶极。居然是贺千户亲手把他抓住。这回,我把贺千户的功劳报上兵部。起码也要官升一级呀。”

    贺千户喜出望外,连声说道:“多谢大人栽培。多谢大人栽培。”他那满脸的横因为欢喜都忍不住笑得抖。正准备再拍一拍沈子成的马,忽然看到一彪人马快步朝这边过来。为的正是姚千户。这个千户大人在对面山坡上不知道抱怨了多久,贺千户的命好啊,锦衣卫的沈子成居然是从他那边上山。居然贺千户还拿下了曹凯。这一次,岂不是什么面子都给贺千户抢完了?那自己以后岂不是要看着贺千户的脸色做人?再说了,现在大家都是千户,斗一斗也就无所谓。要是沈子成把他的功劳报上去,贺千户升官做了贺镇抚。那以后自己还敢在他面前放个啊?

    山坡上的战斗一结束,姚千户就忙不迭的朝这边跑了过来,远远看到一位穿着飞鱼服的官员坐在岩石上。边还站着两名精干的锦衣卫缇骑。心知肚明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沈子成大人了。姚千户笑嘻嘻的凑过来,躬说道:“下官梅关古千户姚志坚。参见同知沈大人。”

    沈子成随意看了看他,吩咐道:“姚千户不必多礼。刚才本官看到了,你和贺千户兵分两路,分别进攻野风岭的叛军。你那边打的也不错。基本没有什么漏网之鱼。姚千户也是大明军中的豪杰人物。本官回到京都,禀告兵部的时候,自然也要是把姚千户的功劳大大的宣扬一番的。”

    姚千户大喜过望,看着沈子成的眼神也分外不同,这次虽然没有贺千户立的功劳大,不过胜在最后是沈子成去跟兵部说,大家现在都是千户。要是提拔贺千户的话,也少不了自己的好处。兵部总不好意思把沈子成推荐上来的两个人,来个厚此薄彼吧。

    贺千户自然明白他在高兴些什么,冷笑道:“有些人,也就只能沾粘别人的光了。”

    姚千户忍着这口鸟气,心道,要不是在沈子成的面前,老子一拳就打扁了你。成天耀武扬威的。沈子成看着这两个斗来斗去,没一点好脾气的千户,忍不住暗自好笑。低声吩咐道:“好了,你们也别争斗了。功劳,大家都是有的。兵部到时候怎么赏你们。我也说不准。明白?”

    两位千户大人一起点头。沈子成看着被官兵捆绑起来的曹凯和他手下的叛军,摇了摇头,又说道:“我回到京都,没法带这么多人。曹凯,证据确凿,他,我是一定要带回京都审讯的。其他的人,你们千户所先行扣留吧。就交给梅关古这里处置。另外,我不能再耽搁时间,要马上动前往京都。你们帮我手下的锦衣卫准备好食物和清水。尽快准备好了,我们即刻就要出。”

    两位千户大人一听,顿时又要争抢起来,帮锦衣卫做事,可不是随时都有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趁这个机会去拍一拍沈子成的马,何乐而不为?为了去给沈子成准备食物清水之类的东西,两个人差点就要拔拳相向。好歹沈子成又给劝说了下来。

    暂且将这些闲话少叙。一旦出了梅关古,就是江西地界了,沈子成等人带着曹仁亮、曹凯、陶然三人,一路快马加鞭,亮明了自己锦衣卫的份,拿出朱元璋的手谕来,要求沿途官员一应配合。驿站里的快马,准备好的食物。这一路上,沈子成也不知道辛苦的瘦了几斤,才回到了京都。

    巍峨的宫墙里,飞檐陡峭的宫,清澈见底的鱼塘,朱元璋就和马皇后一起坐在御花园里闲话。朱元璋虽然政务繁忙,可平素要是有时间的话,也会陪着马皇后一起说说话。两个人相濡以沫这么多年,要不是马皇后,朱元璋也未必能有今天。这一份夫妻感,是没的说的。

    沈子成快步走进皇宫,一路上引路的小太监毕恭毕敬的领着沈子成走进去。这些太监都是皇帝边的人,知道如今大明朝的皇帝对这个年轻官员实在是另眼相看。平时,太监们在其他官员面前还可以摆摆威风,在沈子成面前,他们也只有笑脸相迎的份了。

    “皇上就在前方花园里,和皇后娘娘在一起。沈大人自行进去就是了。”那个太监显然是得到了朱元璋的严令,太监宫女没有一个在里边伺候着的。不过这样也好,沈子成暗中想到,这样也方便自己跟朱元璋说话。有的时候,沈子成跟朱元璋说话,的确不像其他的大明官员一样。要是被其他的太监传出去的话,对朱元璋的形象只怕是有损坏的。

    “多谢公公了。”沈子成站在花园门口,把官服又整理了一下,快步走了进去。远远看到朱元璋和马皇后在花园里坐着,便朗声叫道:“臣沈子成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朱元璋淡淡的说道:“你一路上从广东回到京都,也十分辛苦了。不用跪了。这儿的石凳,你就自己找一个坐下好了。”

    沈子成一听朱元璋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这位爷今天的心还是十分不错的。斜眼看了看,只见朱元璋和马皇后面前的石桌子上有茶壶,便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端起茶壶,给两位倒上一杯,这才找了个不远也不算近的石凳坐了下来,微微欠着体。

    朱元璋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朕已经知道了,之前你不是用八百里加急把广东那里的况都给过来了吗?这件事,做的不错。没有让广东陷入混乱之中,还能把罪魁祸带回京都来。朕没有看错你。”

    “这也是托皇上的洪福。”沈子成知道有些时候,是需要自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不过,在朱元璋称赞自己的时候,还是表现的略微谦逊一些的好。

    马皇后微笑道:“沈大人也不必过谦,只要是有本事的,能做事的,皇上是都会重用的。”

    沈子成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朱元璋说道:“陶然让朕很失望。朕让他管理广东,没想到他就是这样对朕的。稍候,朕会颁布旨意,将陶然全家处斩。株连,就不必了。”

    朱元璋说到要杀人全家的时候,表淡然的好像告诉厨子去杀几只鸡似的。沈子成低着头答道:“皇上英明。”

    “广东那里的事务,朕选派其他官员去处理。水师指挥使肯定是要换人了。朕想把常森从你的锦衣卫之中抽调出来。他是功臣的儿子,朕信得过。再说了,常森将门虎子。陆战有他大哥,水战,朕倒是想让他去好好磨练一番。怎么样?你锦衣卫那里人手够不够?”朱元璋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是大家心理都很明白,他说出口了,这事儿也就定了,难道还能去跟朱元璋讨价还价?

    不过,要是一点价格也不讨,就白白的答应了,这也不符合沈子成的格。所以,同知大人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锦衣卫现在人手的确不是很够。不过,臣已经努力选拔人才了。常森去水师锻炼,臣也十分替他高兴。这是皇上知人善用啊。”

    “你很狡猾。”朱元璋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沈子成说道:“好吧,看你那心不甘不愿的样子。朕就这么决定了。稍候,朕会让你去做一件并不算难的事,最多也就一年半载吧。做得好,回来了,朕就马上把锦衣卫全部交给你,毛骧已经老了。这份差事太费他的心神。还是不要让他劳累的这么厉害吧。你,是不是有信心呢?”

    沈子成心道,现在锦衣卫跟全部交给自己有什么不同呢?朱元璋也很狡猾的嘛,要是他去做生意,必然也是讨价还价的高手。不过,朱元璋又说道:“要是只是用一个一年半载后的名头给你看着,你也未必满意。好吧,朕许你两件事。第一,从现在开始,锦衣卫的人事任免权,全部给你。这样你和毛骧除了职务不同之外。实质上,你也得到不少了。”看到沈子成想要说话,朱元璋挥挥手,示意让沈子成再等等。

    “第二,之前你跟朕说南洋那边的事务。朕想过了。既然办法是你提出来的,就让你着手去办好了。不过,你不能钻进这门生意里,要好好的给朕打理锦衣卫,给朕做事。明白吗?”朱元璋带着微笑说道。

    “多谢皇上。”沈子成这次离开石凳,好好的谢了个恩。

    “那你跟朕说一说,具体打算怎么去办?”朱元璋饶有兴趣的说道:“说明白了,这件事,皇后也十分有兴趣。”

    沈子成顿时明白,这件事原来不是说给朱元璋听的,是说给马皇后听的啊。不过,这也一样,跟谁说,都是得说。便清了清嗓子说道:“皇上,南洋那些小国,大多是咱们大明的属国。现在他们的人,是偷偷摸摸,被人贩子拐着,被人骗着,来到大明,然后把他们卖掉。以臣之见,不如以皇帝诏书的形式,派使臣去南洋宣旨。说明,南洋诸国的百姓可以进入大明谋生,但是必须归属大明官府管辖。并且名额有限。”

    “打个比方,比如臣在广东经过统计,大约有一千户人家想要使用昆仑奴。大约需要五千人。那么着一千户人家,就先交纳一部分定金给朝廷。之后,朝廷派人去和南洋那里联系。由他们的官府出面。召集人手。来大明做工。他们要受到大明官府的管辖,同样,在契约没满之前,不能毁约。有大明朝廷这个金字招牌作保,南洋那里的人,也不怕受到欺骗。”

    “同样,要是签下十年长约,五年或者三年的,价钱自然不同。咱们也要对过来的南洋昆仑奴进行筛选。要是体不好的,不能要,有病的,不能要。严把质量关。朝廷还可以对这一份生意征税。皇上你看,里外里,南洋的人找到了赚钱的路子。大明使用昆仑奴的人,也放心了。还有就是,遇到大型工程,或者开采矿产这些工作,劳役什么不够的时候。朝廷也可以出面要求南洋昆仑奴来做。给他们钱就行。不用大明的子民这么劳累。最大的好处,还是给国库找到一份长久的进贡。皇上,您想,现在广东各路官员,吃黑的就已经有这么多钱了。摊在面上,岂不是更多?”

    沈子成嘻嘻哈哈的说完了,抬起头看着朱元璋。

    朱元璋忽然笑道:“你这个脑子,想出这么多东西来。行,把京都的事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给朕滚到广州去,把这门生意安顿好。朕不管你叫谁去做,叫你兄弟,叫你叔伯都行。你给朕弄到好处,朕也不亏待你。“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