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不知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过一个弯子,走入后院里,却未曾注意,两双冰冷的眼睛盯着他们,偷偷的跟了上来。家仆推开一扇房门,进去选了几衣服,出来对曹仁亮说道:“曹大人,我看那几件衣服应该合您穿。您就自己进去换吧,小的在外边等着。”

    曹仁亮也不理他,大步走了进去,反手把房门带上。那个家仆便懒洋洋的站在门口,忙乎了半天,可算是找到个机会松了口气,他把子靠在柱子上,斜眼看着天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到开心处,脸上还露出几分笑容。忽然间,一只手从他背后闪电般的伸出,一把扣住他的咽喉。那家仆猛然吃了一惊,却是连叫也叫不出来,跟着,另一只拳头在他后脑重重一敲。他便闷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新佑卫门一把接住家仆的体,将他软软的放倒在地上。几个动作只是在兔起鹘落之间,根本没有出什么响动来。新佑卫门给雅子打了个招呼,用语低声说道:“估计曹仁亮在换衣服,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免得尴尬。”

    雅子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柄短刀,说道:“你进去,我给你掠阵。”

    新佑卫门也不答话,一脚踢开房门就走了进去。果然,曹仁亮袍子已经穿好了,正提着一条裤子往腿上呢。新佑卫门嘿嘿一笑,这是出手的好机会啊,怎么可能错过?腰中短刀飞刺而出,直奔曹仁亮的肩窝。

    曹仁亮吓了一跳,不过他毕竟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人,也不可能因为这突然的偷袭就乱了方寸,低吼一声:“好大的胆子,什么人?”说着话,曹仁亮已经扭过躯,伸出手肘在新佑卫门的手腕上一格。两人相交一招,都感觉对方势大力沉,是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新佑卫门之前已经在后院里踩过点,知道这附近并没有什么人,就算曹仁亮大声叫喊,也未必能有人听得见。加上他现在的裤子还没有来得及提上来。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便故意卖了个破绽,闪让过曹仁亮的拳头,短刀变幻一个角度,带着一道寒光朝曹仁亮的肋下刺去。

    曹仁亮冷哼一声,他本也有些武艺,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军中一路提拔到广东水师指挥佥事这么重要的职位。那都是当初在朱元璋的军中一刀一枪打出来的。看到新佑卫门出手,曹仁亮心中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躲闪开去,至少有四种方式可以直接反击,叫新佑卫门难受不已。

    但是他忘记了,他的裤子还没有提上来,裤腰就挂在大腿那里,曹仁亮两腿一分,只听噗嗤一声,裤子被撕裂成两半,耷拉下来,自己脚步一个不稳,下盘摇摇晃晃,马上就要摔倒。新佑卫门得势不饶人,短刀嗖的一声刺出,顶在曹仁亮的咽喉上,用他那半生不熟的汉语问道:“广东水师指挥佥事曹仁亮?”

    曹仁亮知道现在命就在对方的手中,不敢不回答,可是一开口,喉结蠕动,就感觉到冰寒的刀刃在咽喉处。只得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就是。”

    “很好,那就没有抓错人。”新佑卫门笑了笑,用语叫雅子进来,两人合力,把曹仁亮捆了个结结实实。用上丢的那些衣服,直接把他绑在大椅子上。雅子关上房门,问道:“新佑卫门,抓到人了,现在要怎么办?”

    新佑卫门想起来,出之前沈子成曾经告诉过他:“新佑卫门,我希望你在锦衣卫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武夫。你要学习,要知道锦衣卫是怎么做事的。将来,我很希望你能够独当一面。成为我的左膀右臂。有些事,你必须尝试着自己去做。”

    新佑卫门笑了笑:“我来问他。”

    他一脚踩在大椅子的扶手上,短刀指着曹仁亮,厉声喝道:“你在广东水师这么久,昆仑奴这些年来在广东海域贩卖人口,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又是什么人?”曹仁亮惊疑不定的看着新佑卫门,听口音,他也猜到新佑卫门不是中原人士。可是一个本武士跑到广东来袭击自己,一开口还问什么昆仑奴的事。叫曹仁亮怎么敢随便开口回答呢?万一是什么黑帮找人来干掉自己,岂不是太倒霉了?

    新佑卫门也不跟他废话,从怀里取出腰牌,亮给曹仁亮看,低声说道:“锦衣卫办案。你实话实说吧。不要拖拖拉拉,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锦衣卫?曹仁亮差点就破口大骂起来,这么看起来,刚才沈子成是故意把酒水泼在自己的上了?这可真是太狠毒了。把自己骗到后院来,跟着就派人来抓自己。什么玩意啊这是。

    “快说。”新佑卫门的短刀朝着曹仁亮的脖子又近了一点。

    “我说,我说。”曹仁亮心头万千个年头疯了似的盘算着,锦衣卫既然来抓自己,就不是无的放矢。如果要是配合他们,自己可能会罪责轻一点,但是前途也算是完了。坐牢?流放?砍头?扒皮实草?朱元璋的那一严刑他都很清楚……可要是不配合呢?

    曹仁亮淡淡的说道:“我说,我不知道!”

    求票和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