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安全的地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陶然心中还是不太明白,待要仔细问问沈子成,忽然看到自己的部署快步走到大厅之前,躬叫道:“大人,按照您的吩咐,广州府衙巡检各部已经集合完毕。”

    陶然对沈子成笑道:“之前沈同知一说,我就已经吩咐下去,广州全城捕快衙役,个方面人手已经全部动员起来,就等着沈同知一句话了。要抓人,我们广州的捕快,可拿手的很呢。沈同知就只管看着一场好戏了。”

    沈子成谦逊的说道:“这也是多亏了陶大人鼎力相助,不然的话,下官也是独木难支。”

    暂且按过两人闲话不说。广州城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一个中年汉子神色慌张的走到一所宅院之前,急急忙忙的拍着大门,三长两短的拍门声一出。马上就有人打开了大门,低声问道:“什么事?”

    “才哥在不在?这下麻烦了。快带我去见才哥。”那个中年汉子说话就像连珠炮似的。

    守门的人认得他,知道这是广州巡检司的人,诨名叫做“金钱豹”,还是因为他的脸上到处都是麻子,人家戏谑的他多了,这金钱豹的名头也就叫响了。但是金钱豹办事是极为妥当的,如非意外,应该不会这么着急来到这里。急忙将金钱豹让了进去,反手把门关好,指着大厅里边说道:“才哥就在里边,我带你去。”

    金钱豹心急如焚的走到内院,去看到才哥正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上喝着茶,边还有个年轻貌美的少女,捏着两个小粉拳给他敲着腿。金钱豹快步走过去,对那少女低吼道:“滚开,碍手碍脚的。”

    那少女急忙低了头,她也知道这人是惹不起的,便小心翼翼的跟才哥陪了罪,转离开。

    才哥似乎跟金钱豹熟络,一开口就说道:“我说豹子,你什么疯呢?跑我家里来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金钱豹一把就把才哥给拉了起来,快的说道:“你听好了。锦衣卫的沈子成沈同知已经到了广州城,明察暗访之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名单。现在广州各大衙门,全力配合,城门已经被千户所封闭,许进不许出。捕快衙役巡检司马上就要出动,按照名单拿人。一个都不准走漏。这次,是布政使陶大人亲自下的命令。你的鼎鼎大名,就写在第一个,你可知道么?”

    才哥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这么快?之前大老爷不是说,沈子成还得一段子才能来广州吗?你……”

    “我什么我?”金钱豹搓着手,焦急之溢于言表,咬咬牙说道:“没办法了。这次牵连的人很多,不知道沈子成是怎么弄的,居然千户所的人也听他的封锁了城门。这下没办法了。各条路径,哪怕是出城的小路都被封死。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逃出广州。你以为锦衣卫的茶水是好喝的吗?你快些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风头没有过去,就不能露头。”

    “隐蔽?”才哥一把就抓住金钱豹的手腕:“豹子,咱们是一条船上的,我要是垮了,你也得跟着玩完。不说别的,整个广州官府,多少人是靠着我的孝敬过子的?这件事,你得给我出力,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把我给摘干净了。兄弟我的丑话说在前边,要是我被锦衣卫给弄去了。我的嘴巴很大,保不准会说什么。”

    金钱豹冷笑一声:“也就是我把你当兄弟,才冒着这天大的风险亲自来通知你。巡检司接到消息,你当其他衙门就没有消息吗?什么人来通知你了?再说了,捉贼要见赃,捉要见双。你红口白牙一顿乱咬,人家都是做官的,平时手脚都干净的很,哪怕你是真金白银送到人家府上的。人家也有办法给洗干净了。你想这个时候咬住人?告诉你,那是做梦。做哥哥的能帮你多少就是多少。眼下,你只有躲着一条路可以走。”

    才哥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踱着步,来回走了两个圈,脑子里不知道闪过多少个地方,可是在眼下看来,都不怎么安全,忽然间,他灵机一动,叫道:“有了,什么安全的地方?就把我送到杂役房去好了。”

    金钱豹一愣,随即反映了过来,笑出声来。这小子,也算是有些聪明,杂役房,是广州府衙的一个惩戒所。如是有什么轻罪,譬如偷个钱包,打个架,或者敲诈人一点钱财之类的,犯不上大罪,又不够流放充军的。便让他们进去杂役房,做一段时间的苦役来赎罪。杂役房那里,也不知道有多少才哥的手下在那儿吃过皇粮。阿才要是去了那里,自然是轮不到他干活的,除了生活条件差点,别的也跟在外边没多大区别。最妙的是,哪怕锦衣卫在广州全城搜捕,也很难想到,阿才会躲去杂役房。

    那杂役房就是巡检司的管辖,金钱豹想要办这个事,那是轻而易举啊。

    “行,老弟,看不出来,还真有你的。”金钱豹拍了拍阿才的肩膀,问道:“你手中还有多少昆仑奴?怎么处理?”

    阿才想了想:“豹子哥,还得麻烦您。我之前的昆仑奴都已经卖掉了。明天晚上,预计是有两船昆仑奴来到广州。不过,看这风头,人一到广州只怕就要被扣下。那些昆仑奴,我就不要了。可我的伙计,豹子哥要想办法通知他们一声,保他们一保。”

    金钱豹赞许道:“没想到,你还是个重义的好汉子啊。”

    阿才苦笑道:“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保怎么办?那班兄弟都是长期给我跑南洋那条线的。他们知道的太多,要是被锦衣卫抓了去,严刑拷打,什么都给供出来的话。以后我也不用在广州捞饭吃了。断了财路,不如大家一起死了干净。”

    金钱豹沉稳的点了点头:“好,这事,就包在做大哥的上。叫你家里的伙计全散了,我带你混去杂役房。”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黑云遮月,广州也不平安啊!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