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封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从怀里缓缓的取出一块黄绢,厉声喝道:“祁岗,跪下!”

    这个倒霉的镇抚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到底是文人的脑子比较快,陈浩然看到那块黄绢已经下意识的跪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块黄绢可非同一般,若不是皇帝手谕,谁敢这么拿着一块黄绢耀武扬威成这样?江洋大盗也好,独行侠客也罢,只不过是平头老百姓而已,若是敢于犯了皇帝的忌讳,自然有六扇门的高手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抓捕归案。黄绢,是做不得假的。

    祁岗一愣神,腿上就被陈浩然狠狠掐了一把,他一低头就听见陈浩然低沉着嗓子说道:“先跪下。”

    祁岗愕然一抬头,双腿已经缓缓的跪落了下去,沈子成冷冷的看着这两人,展开黄绢,朗声念道:“大明皇帝手谕,钦差锦衣卫同知沈子成带同锦衣卫部署,前赴广州公干。所到之处,无分官员品级,皇帝御赐沈子成见官大一级。各地官员见此手谕,如朕亲临,须尽心尽力配合沈子成行动,不得有误。违令者,诛三族!”

    诛三族?陈浩然一股瘫坐在地上,汗如雨下,张口结舌的看着沈子成,这什么世道啊。本来以为自己是广州地头蛇,没想到一口咬中了皇帝边的红人。难怪这个年轻人边高手如云,搞了半天,还真是锦衣卫的大人们。这下完蛋了。就算不是诛三族,也要被锦衣卫请去喝茶,到时候是不是还有命回来,那就难说的很了。

    祁岗虽然脑子没有陈浩然转的快,不过反应也不算慢,上冷汗直冒,可是已经趴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叫个不停:“沈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是猪油蒙了心啊。大人,您大人有大量,怎么能和小人这样狗一般人见识,要是杀了小人,那是污了大人您的宝剑。沈大人,您是皇上边的人,气度非凡,理万机。小人这样的货色,就算是送给大人擦鞋也不配啊。大人,还求您饶了小人这次吧……”

    陈浩然暗骂祁岗真无耻,不过自己说的话更加麻,陈浩然哭哭啼啼的爬着到了沈子成的脚下,抱着沈子成的脚踝,也不管自己的鼻涕眼泪是不是弄脏了沈子成的裤子,撕心裂肺的叫道:“沈大人啊……小人只是广州一个小小判官。九品芝麻而已,小人要养家糊口,家中有偏瘫在的老父,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女。小人只是一时迷了心窍,也不知如何就上了这些贼子的贼船,犯了大错……”陈浩然一转就指着林伯等人,随即又哭泣着喊道:“大人……”

    林伯好笑不笑的看着这两个官员,他早就已经和沈子成说过了,自然不怕陈浩然把脏水都泼在自己上。

    祁岗一直听不到沈子成说话,心中忐忑不安,想着,若是沈子成真的不给面子,非要对他们如何的话,事到如今,也只能横下一条心,咬着牙指鹿为马,说沈子成假传皇帝手谕,然后动手下精兵,把这几个锦衣卫全部杀死在这里,随后再把林伯等人全都灭了口好了。只是这样做干系太大,一旦被锦衣卫追查下来,自己下半辈子就只能亡命天涯了。不过,晚死也好过早死,到万不得已,也只能这么办了。

    祁岗的心思还在乱转,唐一鸣就已经缓步走到了他的边,伸手按住祁岗的肩头,一股不可阻挡的大力压迫下来,将祁岗的肩膀压得格格作响,看那唐一鸣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压,祁岗就几乎连牙都要咬断。这位镇抚再也不敢硬顶,心知来的锦衣卫实在都是硬手,哪怕自己能够带人杀死沈子成,十有也要被这个高手逃出去,随后,自己也是死路一条。左右思量,还是向沈子成求饶好了。

    沈子成收起黄绢,小心翼翼的放回怀中,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着陈浩然和祁岗说道:“你们先起来吧。”

    起来?那就是不会当场杀头了?陈浩然和祁岗庆幸的互相看了一眼,都长长的出了口气。堆着满脸笑容爬了起来,乐呵呵的看着沈子成。

    “先去广州找个地方歇脚吧。”沈子成淡淡的说道,给林伯丢了个眼色。林伯虽然老了,可还没有那么糊涂,知道沈子成是叫他不要把今天的事给泄露出去。当即点头答应了,陪着小心伺候在一旁。

    沈子成也不看陈浩然和祁岗等人,大步朝院外走去,陈浩然和祁岗急忙骂骂咧咧的叫那些军士把兵器先给收起来,跟在沈子成的后,走了出去。

    刚一走出林府的大门,沈子成就指着祁岗说道:“你,过来!”

    祁岗不明所以,吓得一个哆嗦,苦着脸看着沈子成说道:“大人有何吩咐,小人尽力而为。”

    “祁岗。”沈子成轻轻的咳嗽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带着这些军士,马上通知广州四门,传我锦衣卫的号令,四门封闭,许进不许出。所有能够离开广州的路径,全部给我安排人手控制住。一天,一天之内,只要是我的人现,有任何一个人离开了广州,你就自己割了脑袋吧。”

    祁岗硬生生的咽了口口水,愣愣的看着沈子成道:“同知大人,这道命令,若是广才妥当啊。”

    沈子成眉头紧锁,厉声斥道:“用用脑子,再说话。”

    陈浩然急忙扯了扯祁岗的袖子,那见官大一级的话,犹在耳边,就算是从二品的布政使司布政使,如今见到沈子成,也无可奈何。至于这道命令是不是应该布,沈子成见了布政使之后,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又何必在这个关头去惹沈子成不开心呢?

    祁岗一哆嗦:“末将领命。”

    “我也不怕对你说,本官要封锁广州是为了抓人,名单就在本官的手上。要是抓不到,就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祁镇抚,记得法不可传第六耳……”

    沈子成淡淡的说道,那言语中的气势却得祁岗几乎想掉眼泪。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